妙笔阁 > 都市小说 > 帝将杀 > 第39章 乖一点,听话我就放他走
        他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眸中带笑,声音揶揄。

        “怎么变得这么乖?这不像你啊.......”

        她笑道:“他们在你手里,我怎么能不乖?”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拉在手心里一下下地揉搓。

        冰凉的触感冻地她浑身僵硬,她笑容勉强。

        “想跟我谈条件?你有资格么?”

        声音阴恻恻的。

        她附身,凑到他面前直视着他的眸子,笑容明艳。

        “你觉得呢?”

        那个笑容实在是久违了,大概是让他想起了过往,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陈湘熙眸子一暗。

        就是现在!

        她手腕一翻,掌心中多出一枚薄如蝉翼的刀刃,照着他脖颈侧的动脉猛地刺去,抬腿朝着他的小腹踢去——挟持他威胁那帮人放了边玉鑫!

        一旦被他带进皇宫,再想让他放了他,难如登天!

        她注视着他的脖颈,眸中杀意涌现,猛地刺去,却在电光火石之间被突如其来的一击猛地弹回,而后——

        “啊——”

        仿佛有一个惊雷在头顶炸开,刹那间的疼痛震得她面色发白。

        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嘴唇刹那间失了血色。

        竟然被他,反手钉在了墙上!

        肩膀被彻底贯穿,死死地钉在了墙上,浑身衣物被冷汗浸湿。

        看着她被疼得额头上冷汗密布的样子,轻笑一声,毫不怜惜道:

        “鬼把戏还真多........”

        而后,低头,注视着她。

        疼痛感从伤口处传来,冷汗顺着额头滴落,她仰头踮起脚尖,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往上,好让自己的身体重量不全部压在伤口,缓解疼痛。

        双眼迷离中,冰凉的触感从胸口传来。

        不必看,就知道,他在干什么。

        他以前就喜欢这样。

        胸口热流传来,她不安分地动了动,想要挣脱开来,却被肩上传来的刺疼疼得呼吸一滞,头皮发麻,僵硬在原地,再也不敢动一下。

        冷汗,又将她浑身渗透了一遍。

        感受到了她的挣扎,他抬头,看着她的眸子,一双血眸似笑非笑,笑道:“疼?”

        她头皮发麻,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好用眸子注视着他,祈求他能放了她。

        就现在这个姿势,别说表演活春宫,很可能一次下来她就直接失血过多而死。

        纵使她现在体内拥有凤凰血,却也因为参商咒被腐蚀个七七八八,早已不像往常那样拥有强大的生命力。

        若是真的闹腾下去,真的有可能会死!

        他俯身,咬着她的锁骨。

        “乖,不乱动,越挣扎越疼........”

        陈湘熙心里一紧,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与身上的酥麻,立即停下来,生怕惹火上身。

        他竟然动情了!

        他平日里叫她“阿熙”,若是心情愉悦的话会叫她“宝宝,乖”等一类的词。

        不过那种情况大多出现在床上,将她压在身下肆意折磨的时候,附在她耳边说的话。

        一声声的“宝宝”“乖”,轻咬着她背上的一对蝴蝶骨,引诱着她哭喊着他的名字,沙哑着声音说“爱他”,被他逼着说出他每一个想要听到的字眼。

        她双眼迷离,整咬牙浑身紧绷决定承担他的所有,肩上突然传来了剧痛。

        突如其来的阵痛,疼的她瞳孔皱缩,头皮发麻,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人。

        他竟然直接把刀从她的肩膀里拔出来了!

        只见他注视着她,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惜。

        “真是没想到速度竟然下降到如此地步。”

        他摩挲着她的侧脸,声音怜惜。

        “非要逼我做到这一步才听话么?”

        浑身已经完全被疼痛包裹,丧失了反抗之力,她哭着祈求。

        “放了他.......”

        “天子之令,怎能收回?”

        “求求你,放了他.......”

        “这件事情跟他无关,你放了他好不好........”

        听闻她声音有些不对劲,慌忙停下动作,起身看向她。

        只见她眼角的晶莹闪烁,一双眸子早已逝去了往日的桀骜,所剩的唯有祈求。

        她性格极为刚烈,极度讨厌以女子柔弱的身份来哭泣,也因此,平日里很少落泪。

        像今日这般眼眶一红泪水溢满眼眶的场景,是在是太罕见了。

        饶是他,也愣住了,注视着她的双眸难以置信。

        看着她的泪不断地从眼角滴落,哄着眼,他眸中终究是闪过几丝怜惜,附身轻吻上她的脸,一点点吻干她脸上的泪痕。

        “不哭了,乖。”

        果然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见到她哭了。

        她不答,只是哭。

        红着鼻子抽抽搭搭的,泪水不断涌出。

        他叹口气,掏出手帕替她擦拭着泪水。

        陈湘熙依旧是哭泣不止,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他怎知道她现在的心态?

        明明是那样的想要见到他,明明是想扑到他怀里告诉他她错了,不管他怎么罚都好,就是不要赶她走,明明是那样的委屈,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有潸然泪下的感觉,就有一种所有的委屈终于有发泄的地方了的感觉,却不知怎么开口。

        葬,当年我们明明是这样亲密的两个人,怎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为什么我们明明都努力抗争了,与天斗与地斗,与自己的命格斗,到头来却依旧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

        他摩挲着她的下巴。

        “听话,跟我回去,不要再逃了。”

        “........”

        终于,她屈服了,低头放弃了反抗。

        “好........”

        他这才笑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轻蹭几下。

        “真乖。”

        他褪下自己的龙袍,将她浑身包裹严实,又抬手捂住她肩上的伤口,默念咒语,直到伤口不再流血,这才见她搂在怀中。

        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她现在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没了力气,不由得头一歪,靠在他的胸膛。

        他低头,只见她依偎在自己怀中,竟像只小奶猫一般,不由得勾唇轻笑一声,附身吻上她的额头,声音竟柔的如如同化不开的春水一般。

        “熙儿,别怕......睡吧,睡一觉,就不疼了。”

        就在这低声轻哄之中,她不由得闭上了眼,陷入了昏迷,浑身软了下来。

        他这才走向外面。

        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春雨洒落,有些微凉,站在门口的侍卫见到他来了,立即撑伞上前,将伞罩在他的头顶。

        他眉间戾气重了几分。

        “混账!一群群的都是废物么?!怎么这样毫无眼色?!”

        几个人一愣,看到被他紧紧搂在怀中的女子,顿时反应过来,慌里慌张地将伞遮在她的身上。

        伞不够大,无法将两人都遮住,落在伞面上的水珠顺着伞面流淌下来,滴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头顶以及后背衣裳,已经被春雨打湿,有人见状想要将伞撑在他头顶,却被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吓得退了回去。

        宁愿自己被淋湿也不愿意让她沾染半点春寒,这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依然揭晓。

        搂着怀中人的手臂紧了紧,低头看到她微皱的眉头知道这个姿势定是压住了她的伤口让她疼了,又稍稍换了个姿势,直到看到她眉宇平息下来,眸子这才小心翼翼地捧着她,往龙车走去。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