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小说 > 帝将杀 > 第11章 救援
        地上,已经是尸体堆积如山。

        尸体都很完整,身上全都是致命伤害,看样子被围攻的那人,伸手不简单。

        她不由得看向包围圈内的人。

        这孩子,年纪不大,样貌堂堂,眉宇里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英姿飒爽,身姿挺拔,是个好苗子!

        陈湘熙呼吸一滞。

        她这一辈子,见到惊艳的人多了。

        不管是号称“风流倜傥第一美男子”的丹清宫宫主耶律瑄云,还是被称为“四海八荒内第一冷面美男”的风侍葬,亦或者说是“温文尔雅儒雅含蓄内敛的翩翩公子边玉鑫”,都是她极为亲密的人,平日里见惯了这些人,对于男色也是好提不起半分兴致。

        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一个只是一眼,便觉得惊艳的男子。

        年纪不大,也不过是14,5岁的年纪,却在剑术方面极有天赋,出剑防御,近身搏斗,样样精通。

        她心里不由得一惊。

        究竟是怎样的优秀人物,才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出色的孩子?

        一想到这孩子或许会死在这里,她心里竟觉得有些可惜,手心多出来几枚暗器,躲在草丛里瞄准那帮人的眉心,而后手腕一挥。

        “噗嗤——”

        “噗嗤——”

        “噗嗤——”

        所有暗器都精准无误地照着她的目标飞去,而后割破了他们脖颈间的动脉,殷红鲜血纷纷流出。

        只是几道冷光闪过,那身影便如同被割了的韭菜一般,纷纷倒地。

        甚至连呻吟声都没有。

        她看到鲜血,赤红色的瞳孔跳动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暗器——真是想现在立即跳出来和他们一决高下!

        这感觉真是令人兴奋——陈湘熙紧紧握拳,心脏跳得很快——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指挥着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厮杀的感觉!

        这暗器尖锐部位都抹上了一层剧毒草药,一旦见血就封喉!

        她这辈子得罪的太多太多了,都恨不得想让她死,隐居在这里,没有个出色的防身技能,怎么能行?!

        剩余的人见到偷袭者并非等闲之辈,也不敢仓促出手,而是将那被围攻的男子用身体遮住,朝着暗器方向厉声喝道:

        “谁——是谁在那里——”

        其中一个抽出长刀,“刺啦——”一声划开那片灌木丛,只见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手里的短剑边缘泛着冷光。

        这显然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场面,不由得后退几步,与她拉开距离。

        她嘴角一勾,冷笑道:

        “呵,别急,阎王会告诉你们我是谁!”

        而后,她手握剑,一个健步冲来。

        离她最近的那人反应也不弱,直接大喝一声一刀劈来,却就在刀锋触及到她额前碎发的刹那间,被她侧身夺过,只蹭贴着她的胸衣划过,却因为用力过猛收不回来,身体直直地往前扑去。

        另一个兄弟眼见得他要被她一刀捅死,赶忙跑上前想要帮忙,却被跳到半空中的她一脚踹到胸口,竟活生生地喷出一口血。

        陈湘熙勾唇微笑——她最擅长的,便是速度!

        当年在阴阳路里修炼的时候,身为女子天生弱势,没有足够力量进行打斗。。

        为了活下去,她被他硬逼着苦练速度,最后竟成了他们五个之中,速度最快的一个。

        不过即使如此,想要解决仍旧有些吃力。

        那少年也不笨,眼看着有人前来救自己,挥剑劈杀,帮着陈湘熙解决躲在暗处的人。

        那夜的月色实在是透亮,却丝毫比不过这人间的月华惨白。

        看着地上倒下的尸体,她勾唇——四海八荒第一战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片刻后,待到所有人都倒地,她这才喘口气,一擦脸上鲜血,将所有暗器都收回。

        猛地一甩暗器上的鲜血,将血液全部甩掉,陈湘熙动作一僵。

        等等——她看着地上的惨状,咧嘴——动作太快,竟忘了留个活口问问情况......

        “你——何人?”

        一声问话打断了她的自责。

        陈湘熙转身,只见那人捂着自己的手臂,喘着气注视着她,双眸炯炯。

        借由月色,她这次看清楚了他眼底的微光闪烁。

        像极了漫天繁星。

        她摊手。

        “我是谁这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不会伤你就好。”

        她说着指着地上那帮人。

        “我问你,你可知这帮人是谁?”

        他背靠树干坐在地上,一手紧紧捂着伤口,喘着气却对答如流。

        “以烧红的铁面覆于脸上,直接将皮肉烫烂,以至于面具永生永世摘不下来,自是逐鹿盟的死侍。”

        陈湘熙挑眉。

        “既然如此,你还敢和他们单挑?你怕是不知道,当年雍耀国和坞暝国两国合力清剿这个盟,都未曾成功。这死侍,一个个都是顶尖武斗高手,就算是当年号称‘四海八荒第一战神’的陈湘熙,也都不敢与之硬碰,你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还想要单挑?平日读过史书没有?”

        他捂着伤口喘了口气,声音也不由得平稳了一些。

        “自是读过。”

        她听闻,声音不由得略略抬高了些。

        “既然如此你敢与之缠斗?今儿算你运气好,恰好遇上我了,倘若恰我今日不上山,怕是你现在连尸骨都没了!”

        就算是当年全盛时期的我,也不敢单独与他们缠斗,这小子还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样好的孩子,在家定是爹娘被当做珍宝一样的人。若是今夜交代在这里了,那还不得让他们哭死?

        念及此,她心里又急又气。

        急的是他竟然敢不要命了与他们缠斗,气是这天下大乱刚过,一片太平盛世,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他竟然如此不惜命,不留着一条命给朝堂效力而随便交待在这里,真是暴殄天物。不过,一想到自己赶来的及时救下了一个未来可以帮他守护一方百姓的时候,她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庆幸。

        当然,不和他们单挑的原因主要还是......

        每次受伤,都免不了要被他一顿责骂。

        陈湘熙缩了缩脖子,心里一阵恶寒——啧,每次他一沉下声音,她的会吓得浑身发凉。

        甚至光想想他清冷的脸与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眸子,都感觉浑身发凉。

        不管多少年都是这样,哪怕现在已经三年未见。

        她搂着双臂缩着脖子,一幅怂样,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英姿飒爽的模样。

        最害怕他生气了......

        “逐鹿盟潜伏于暗处多年,挑拨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使其交恶,并暗中挑拨战争趁机发财,还纵横各诸侯国之间使得雍耀国四分五裂,怎能不除?”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