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表小姐要出家 > 第48章 第48章周念南主动坦白,“是我……
        周念南的视线缓缓扫过众人,  中间略有停顿,又悄然移开。

        庆阳郡主察觉到他的走神,恼扯住他的袖子,  “周念南,  你听到我方才说的话没?”

        周念南夺回袖子,  不耐烦地道:“郡主,大庭广众之下,注意注意分寸。”

        “大庭广众又怎样?谁不知道你跟我好事将——”

        “郡主。”周念南眼神冷冽,微笑提醒:“祸口出,  病口入,慎言。”

        几年不见,  他仍旧这般不识时务。

        庆阳郡主笑容顿凝,随即松了手,  自笑道:“铁板钉钉的事情,  你便是不愿又如何?”

        周念南懒理她,顾自往男席而。庆阳郡主眸中闪过薄怒,却能若无其事地道:“后日是我的生辰,皇婶叫你陪我逛庙会,  到时候记来接我。”

        这句话,  她故意说清脆而响亮,众人都听分明。

        她回过身,  毫不避讳众人目光,  红唇轻斜,  扶了扶鬓钗,理所当然地坐到女席最中央。

        无论在哪,她庆阳都要做最高调,最受人瞩目的位。

        事也是如此。

        不多时,  她身边已聚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娘子,言语亲热,阿谀逢迎。连辜幼岚都暂时弃了崔夕珺,转头与她亲热地说起话。

        崔夕珺周遭瞬时冷清,她盯被众星拱月的庆阳郡主,回想其与周念南定亲的传闻,指甲险些掐破掌心。

        这位郡主是出了名的骄横野蛮,有眼睛的人都瞧出,周三公子她没有好,她偏偏仗身份尊贵,要强迫周三公子娶她——

        苏盼雁多少察觉到她的隐秘心思,此刻见她满脸妒『色』,心底一惊,忙小声问:“夕珺,你还好吗?”

        她借此提醒崔夕珺莫要失态,崔夕珺敛了眸,紧跟,隐含期待地望向周念南。

        正巧他过来,两人目光相撞,崔夕珺不心神怦然,忐忑转眸。

        他在自己吗?莫非他也……

        周念南当然没在她,他在某个一直装瞎的姑娘。他好说歹说劝服了母亲,让她将谢渺加入花朝宴邀请名单里,到场一,谢渺不仅没有欢喜鼓舞,反倒跟个影子似的,默默藏在崔夕珺背后。

        平时他么能耐,遇到大场,却显忒拘谨。

        周念南不调地想道:啧,多让她练练,免以后扛不起侯府儿媳这个名号。

        *

        待右相夫人、定远侯夫人及其他贵夫人们出现,右相夫人简短致辞后,便司礼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花朝宴行乐整日,节目诸多,精彩纷呈。

        先有百戏杂耍,吞刀吐火,险象环生。鱼龙曼延,虚幻多变,引人入胜。再有歌舞俳优,连笑伎戏,逗人捧腹开怀,喜不自胜。

        席备八珍玉食,美酒佳酿,赏乐的同时亦没有亏待口腹。

        谢渺挑将桌案上的素食都尝了一遍,饶有兴致地热闹。

        现下已到贵家小姐们大秀才艺的环节,她们自小学习琴棋书画,能歌善舞,通音晓律。或弹琴奏琵琶,或盈舞击花鼓,或一展歌喉,余音绕梁。

        贵公子们不甘落后,他们文思敏捷,能诗善词,挥墨成峰,引水辟涧……

        其中以辜幼岚的琴、庆阳郡主的舞及温如彬的画最出彩。

        你问周念南?

        ……抱歉,周三公子懒凑热闹,只想抱酒壶喝酒,偶尔偷某人几眼就行。

        定远侯夫人暗暗结,转念后,难免黯然想道:南儿生『性』顽劣,不知他早夭的二哥,是个什么样的脾『性』……

        她闭了闭眼,压下胸口钻痛,用余光向谢渺。若说第一次见,谢渺是漫不经心地量,这次她倒是认认真真端详。

        满场热络里,她安静地伫坐。她的出身过低,低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然而她神情自若,杏眸清澈,似乎不这世人的喧闹所染,自成一片天地。

        一如上次,出人意料的沉稳。

        她又向庆阳郡主,一袭红衣,如玫瑰般张扬,赛火焰般热烈,眼底堆满的灼灼光华,是皇家子女与生俱来的自信。

        *

        宴席过半,貌美女婢们捧姹紫嫣红的花卉紫砂盆栽,袅袅行入。

        二十株洛阳花神节选出来的花中极品,快马加鞭送到花朝宴,等待贵人一掷千金。前十九株花卉相继被人竞买,所出价三百至一千两白银不等。待到最后一株并蒂牡丹时,竞卖陷入空前激烈的时刻。

        花中之王,本就富贵雍容,何况是并蒂呈祥之相!

        众人争抢,价码越抬越高,眨眼便到三千两白银。向来不喜纷争的温如彬突然举高玉牌,喊出五千两白银的高价,场内霎时无声。

        温如彬柔地凝视苏盼雁,深情不言而喻。

        被人如此高调示好,苏盼雁心情复杂又隐约透丝缕甜蜜,不多时,便有人破坏了氛。

        “一万两白银。”周念南轻描淡写地举牌。

        虽是行善事,一万两白银……足足一万两白银啊……

        公子小姐们参宴是凑热闹,花银子博个好名声,叫他们拿一万两白银买盆花回,怕不是会被爹娘揍满头是包!

        定远侯夫人倒吸一口冷,要不是有其他人在场,恐怕已经窜上前,不顾形象地揪掉周念南的耳朵!

        逆子,这绝是逆子!

        以他每月二十两的羽林卫俸禄来算,他不吃不喝存上四十二年!

        人前,定远侯夫人必须忍住,挤出一抹高深的微笑。

        一锤定音,并蒂牡丹被周念南收入囊中。

        庆阳郡主目不转睛地盯他,忽闻耳旁有人道:“后日便是郡主的生辰,周三公子此番豪掷千金,定是讨郡主欢心。”

        马屁拍到位,庆阳郡主神『色』飞扬,心情大好。

        染鲜红丹蔻的纤指捻起玉杯,她轻饮酒水,意一笑。

        她就说,她想要的东西,何人能够阻拦?

        *

        了半天的热闹,谢渺腹中饱胀,告知崔夕珺要暂时离席。

        今日崔夕珺的注意力全在庆阳郡主,反倒顾不上她,随意挥了挥手,“快快回,莫要多生事端。”

        谢渺跟婢女离开,走了蛮长的路,又穿过游廊,才到一处精巧矮殿前。

        哦豁,不愧是清月宫,连溷藩都雕梁画栋。

        谢渺进殿片刻后出来,却遍寻不到方才领路的婢女。她狐疑地环顾四周,偏僻安静,悄无人声。

        有古怪。

        谢渺提裙摆想走,刚踏进游廊,便被人暗处一拉,跌跌撞撞地随他藏到树后。

        古榕参天,枝叶繁茂,将二人身影掩密。

        “谢渺。”始作俑者兴致勃勃地喊,完全没有做坏事的自觉。

        谢渺表情麻木,恨不装聋作哑,直接走人。

        周念南不满意她的无视,试图用手掰正她的脸,“我。”

        谢渺堪称熟练地拍开他的手,戒备地连退数步,“周三公子,你找我有何事?”

        周念南主动坦白,“是我叫母亲邀请你来参宴。”

        短短一句话,表『露』的意思不少。

        谢渺张口结舌,久久才组织好言语,“你跟定远侯夫人说了什么疯话?”

        周念南唇畔噙笑,言道:“我早你说了,我是认真的。”

        谢渺觉他简直不理喻,“周念南,我也说很明白,我,要,出,家,当,姑,子。”

        周念南只当她在搪塞自己,锲而不舍地道:“谢渺,你别耍小『性』子,仔细想清楚,嫁给我定是你最好的出路。”

        谢渺:……

        “虽然你听不懂人话,”她道:“我还是最后跟你强调一遍,我不会嫁给你,绝不会。”

        眼她又要逃开,周念南猛地上前一步,黑眸定定地锁住她,“三个月内,我定会上崔府提亲。”

        他眼里的光璀璨而热烈,似浩浩长空中高悬的抹骄阳,拥有摄人心魂的魔力。

        换做不经世事的少女,兴许会被他『迷』『惑』,谢渺无比清醒,眸光轻动,冷静地推开他,“如果你想害死我,就尽管按你想的做。”

        周念南不解,“你——”

        “周三公子,我不是庆阳郡主,没有尊贵出身,更没有任『性』的本钱。”谢渺道:“我所求很少,唯愿安稳度过一生,也希望你能行行好,别将我卷入侯府争斗中。”

        周念南脸『色』微变,是他大意了,忘了庆阳这号危险人物。幼时他她的小丫鬟多笑了几下,她便找借口污蔑小丫鬟偷盗,当他的将人奄奄一息。另有向他示好的千金小姐,恰好都会遭到“意外”,轻则出尽洋相,则身体受伤。

        她虽离开了几年,依她往日脾『性』,若知晓他喜欢谢渺……

        他敛容肃『色』,郑道:“谢渺,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谢渺已经被到心累,说不出话。

        周念南站直身子,忽地咧嘴一笑,“我已进了羽林卫,如今随驾圣上左右。”

        谢渺轻愣,倒是真情意地道:“恭喜。”

        *

        谢渺回后,席座已空,婢女们告知众人正移步芙蓉园放风筝。

        谢渺没兴趣掺,算随处找个地方发呆,不料恰好撞见回马枪的定远侯夫人。

        谢渺忙恭敬行礼,“定远侯夫人。”

        定远侯夫人抬手,不紧不慢地回:“谢小姐。”

        她毫不避讳的量,谢渺在心底将周念南来来回回骂了几百遍。唉,想必在定远侯夫人眼里,自己就是个贪慕虚荣,蛊『惑』她儿子的落魄心机户。

        她猜的是也不是。

        定远侯夫人固然觉她不『露』山水,她更了解周念南的霸王脾,并没有将错都怪在谢渺身上,反倒谢渺报一种拭目以待的态度。

        她倒是要,谢渺有哪里值她儿子另眼相。

        她道:“我刚好也要芙蓉园,一道走吧。”

        “……”谢渺:“好。”

        谢渺硬头皮跟上,一路上,定远侯夫人问了些寻常话,谢渺中规中矩地答了,没『毛』病,亦不出彩。

        好不容易到了芙蓉园,谢渺想找借口离开,却见定远侯夫人伸指往前方一点,问道:“边是你的表妹?”

        谢渺抬头一,登时哑然。

        姹紫嫣红的芙蓉花丛间,崔夕珺左右站苏盼雁与辜幼岚,正与的庆阳郡主一行人形成峙姿态。

        虽离不近,谢渺也能清楚听见她们的话。

        崔夕珺声音清脆,壮胆粗,“庆阳郡主,您离开已久,恐怕不了解如今的京城风尚。”

        庆阳郡主微眯起眼,“哦?不如你来告诉我?”

        旁人均听出庆阳郡主话里的不善,崔夕珺却被情绪烧糊了脑,脱口而出道:“您在燕都待了好几年,里环堵萧然,物资匮乏,生活习『性』与京城南辕北辙,喜好亦是天差地别。”

        庆阳郡主似好声好,虚心求教,“比如?”

        崔夕珺忽视苏盼雁在扯她的袖子,喋喋不休道:“就比如您身上用的香,香味浓郁过头,闻久了便容易头昏眼花。还有您用的禁步样式,京城前几年便过时,现下都流行用素雅『色』编穗……”

        庆阳郡主耐心听,唇边带笑,却透一股冷森。

        定远侯夫人见惯类似场,要化解冲突自是心应手,她心念一转,望向谢渺,“谢小姐,你不过吗?”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