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男主总想以下犯上(快穿) > 第46章 第46章离开幻境
        沈暮深在幻境中耽搁太久,  等他清醒,所剩不多的几个人要么经在幻境中死去,要么经清醒踏过绿线,  只有吴文还沉浸在幻境里始终无法醒来。

        眼看着他气息越来越弱,吴才越等越着急,干脆强行进入幻境将人带出来,结果吴文被强制唤醒,  睁开眼睛损坏灵根,体内的金丹也暗淡。

        “别怕,到一关,这关受的伤就会自动恢复。”吴才还在安慰自的宝贝子。

        顾朝朝扯一唇角,心想那你还真是天真。

        像这种在秘境中受的伤,  即便是第四关的灵泉也无法医治,吴文这辈子注定只能当个废人。顾朝朝忍不住回头看,恰好看到吴文正狼狈吐血的样子,不由得暗自庆幸自没『乱』来。

        “师尊。”

        耳边突然传来沈暮深的音,顾朝朝一个激灵:“……嗯?”

        沈暮深本来是一直回头看,想提醒快点离开,  谁知会看到这么大的反应,  愣愣之后笑:“怎么一惊一乍的。”

        “没事……”顾朝朝轻咳一,  不动『色』地离他远一步,躲开他的气息后才默默松口气,“叫我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叫师尊快一点。”沈暮深眼睛微亮。

        幻境里发生的一切,  于他而言只是做一场梦,清醒之后谁都不会被梦境所影响,所以此刻的他和从前一样坦然淡定。

        可对于顾朝朝却不是,  幻境里的种种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甚至现在都有些腰酸背疼,对上沈暮深的视线,还会识地腿软。

        ……不能再想。

        顾朝朝深吸一口气,对着他扬扬唇角,同他一起往前去。

        一路上,顾朝朝都没有再说话,沈暮深忍不住多看两眼,在即将抵达一关之前,压低音问句:“师尊被幻境吓到吗?”

        顾朝朝回,敷衍地点点头:“嗯,吓到。”兢兢业业带五年的徒弟,竟然对有那种想法,还为尽快脱离幻境,主动跟徒弟睡……简直快吓死。

        沈暮深看着心不在焉的样子,默默去牵的手,然而指尖刚一碰触到,就一个激灵,猛地往旁边跳一步。

        沈暮深从未在身上看到过如此抗拒的反应,一间彻底愣住。

        顾朝朝躲开之后,也隐隐有些尴尬,咳一艰难:“我、我……快到,赶紧!”

        说完,就抢一步离开。

        沈暮深怔怔看着匆匆逃离的背影,许久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顾朝朝急着脱离五毒幻境,本是为暂避开尴尬,结果一只脚踏入一关的瞬间,身体里的灵力就开始剧烈波动。

        起初,只当是正常的通关奖励,结果等一会没灵力稳定,反而有种越来越汹涌的觉。

        顾朝朝渐渐觉得不对,连忙到角落开始运气修炼。其他人吸收完多余的灵力,一回头就看到在打坐,愣愣后顿识到什么,年轻修者们大多是艳羡,反倒是原跟顾朝朝水平差不多的高阶修者,此刻一片嫉妒。

        沈暮深过来,没有错过这些人眼底的情绪,顿顿后立刻挡在顾朝朝身前,不紧不慢地警告一句:“还没离开秘境,若没有我师父,接来的关卡你们知怎么过吗?”

        听他的话,高阶修者顿冷静来。

        顾朝朝还在闭着眼睛修炼,隐约听到沈暮深的音后,便知有人对暴涨的修为动心思。但此刻顾不上别的,只能拼命吸收暴涨的灵力,以免成为在场唯一一个因灵力太多爆体而亡的人。

        不知不觉经到最后一关,最初的一百十多人,此刻也只剩七个。最初的嫉妒和羡慕之后,大家各自寻角落坐,谁也没有主动说话。

        吴才扶着吴文过来,一眼就看到顾朝朝在打坐,他是一愣,接着眼底闪过一丝杀。沈暮深察觉到他的情绪,立刻警惕地看他:“吴宗主不会是看我师尊有突破之,所以生嫉妒之心吧?”

        吴才冷笑一:“区区一个金丹中期,即便突破,也不过金丹后期,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

        “吴宗主明白就好,如今还要靠我师尊指点才能离开秘境,吴宗主最好是别动歪心思。”沈暮深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吴才勾勾唇,视线在顾朝朝和沈暮深之间来回扫几圈,正要嘲讽两句,一直沉默的吴文突然讷讷开口:“爹,我的伤为什么……还没恢复?”

        吴才愣一,立刻去探他的识海,当发现里面的灵根还是像之前一样破损、金丹也依然暗淡,他的脸『色』瞬间变。

        “爹……”吴文咽口水,“是不是我们还在五毒幻境的范围内?所以才没有恢复,要不往前几步再试试?”

        吴才看着一脸认真的他,眼圈微微泛红。

        吴文一对上他的眼睛,顿就疯:“爹你那眼是什么思,为什么像看废物一样看我!我还在幻境内,等我出来肯定就好!”

        说完,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推开吴才往前去,然而跌跌撞撞半天,身体依然没有恢复。吴文愈发崩溃,抱着头痛苦尖叫。

        吴才心一惊,急忙上前扶住他:“我莫怕,待出秘境,我一定想尽一切法子为你恢复。”

        “怎么可能再恢复……”吴文一把推开他,面『色』扭曲地质问,“灵根都损坏,如何还能再恢复!”

        “我……”

        “我知!”吴文想到什么后,眼睛突然一亮,“不是我出问题,而是幻境出问题……对,我现在还在幻境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幻境,我还没有出去,灵根受损只是幻境给我的考验……”

        他是被吴才强行带出幻境的,识本来就不如其他修者清醒,此刻猛地遭受刺激,更是浑浑噩噩分不清现实和幻境。

        其他修者一听他疯疯癫癫的话,便一脸晦气地离远点,只有吴才一个人担心痛苦:“我,你冷静点,日后会有办法的。”

        “老东,你少诓骗我,”吴文冷笑一抽出剑,“什么日后会有办法,当我是岁小吗?这样拙劣的谎言,定是为糊弄我继续留在幻境,我偏不上你的当!”

        说罢,他拿着剑直接朝吴才杀来,吴才脸『色』一变,急忙躲开,吴文不死心,继续拿着剑『乱』砍一气。

        吴才一边躲,一边还要注不要伤到他,一间竟然有些狼狈,吴文也好不到哪去,拼命一样『乱』砍『乱』杀,很快就让他没力气。

        不出片刻,吴文便扶着一棵树停来。

        他不甘心地看着近在咫尺、却如何也杀不的吴才,半晌突然将视线转到顾朝朝身上。他诡异地扯扯唇角,眼底闪过一丝癫狂:“我要杀你。”

        说完,直接用尽全力,一掌打过去。

        他灵根受损,金丹暗淡,却不代表彻底失去修为,他这一掌蕴含全部灵力,打出去后便猛地吐口血,勉强扶着树才没有倒。

        其余人没想到他会突然改变攻击对象,看到他的灵力朝某个方是一惊,接着发现并非是冲着顾朝朝去的,索『性』就随他去。

        死一个凡人罢,没什么不得的。

        沈暮深虽然灵根俱废,但在秘境中也增强体质,想要躲开这一掌还是很容易的,可一旦他躲开,这一掌就会打在顾朝朝的身上。

        他握着剑柄的手紧紧,最后认命地闭上眼睛。

        砰!

        “我!”

        一巨响传来,接着是吴才嘶力竭的叫喊。沈暮深若有所觉,猛地睁开眼睛。

        只吴文胸膛被打穿一个大洞,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血,他瞪大眼睛,眼底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和恐惧。

        经死。

        沈暮深沉默一瞬,回头便对上顾朝朝玩味的眼睛:“他那一掌又慢又笨,你就不能自躲开?”

        沈暮深短促地笑一,眼角微微泛红:“师尊,你可算结束。”

        顾朝朝『揉』『揉』他的脑袋,余光扫到吴才要偷袭后,立刻一灵力打过去。吴才被精纯的灵力『逼』退两步,这才怔愣地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前不过是金丹中期,怎么突破之后会成为元婴,还是灵力高他一筹的元婴?

        其余人看到吴才被打得后退,也震惊得久久不能回。

        “赢你而,有什么不可能的。”顾朝朝嘲一句,心里暗爽,可算是能打过他。

        对于自直接突破元婴这件事,起初也是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淡定——

        这些年辛苦修炼,修为却一直不涨的原因,是迟迟没有同人双修,如今在幻境中采许多沈暮深的元阳,再经过秘境的灵力加持,突然爆发直上两层也不奇怪。

        “你、你竟然……”吴才抱紧死不瞑目的吴文,眼底的恨几乎要将自燃烧。

        顾朝朝扫他一眼:“若非你多年来一直纵容,他也不会再作死,如今这场,只能说是活该。”

        吴才咆哮一,又一次朝冲来,顾朝朝蹙蹙眉,将沈暮深推到一旁跟他缠斗。吴文一死,吴才的理智也彻底崩,招式不要命一样朝顾朝朝招呼,顾朝朝反倒顾前顾后,不仅要分心照看沈暮深,还要小心别把吴才给杀,一间落在风。

        好在力量的压制是绝对的,不多会吴才便落败于的手。

        顾朝朝手起刀落,直接废他的灵根。

        灵根长于识海,要废除就得连血带肉一起摧毁,痛楚比凌迟还要深。吴才眼睛猩红地惨叫一,面『色』灰败地摔在地上,顾朝朝还未靠近,他便开始瑟瑟发抖,嘴里念叨着饶命的废话,再没前盛气凌人的模样。

        “疼吗?”顾朝朝居高临地看着他,“暮深当初可比你疼千倍万倍。”

        沈暮深眼眸微动,心底一股热流涌动。他生『性』淡薄,从来不是爱哭的人,可每次看到师尊为自出头,便忍不住眼角泛热。

        吴才哆哆嗦嗦地蜷在地上,识经不甚清醒。

        顾朝朝没有杀他,叫上沈暮深便往第四关深处去。其余观战的人状,也赶紧跟上去,只有刚才嫉妒顾朝朝的高阶修者磨蹭到最后,确定周围无人后到吴才面前。

        “吴宗主,你如今没有灵根是废人,元婴待在身体里也会很快化灰,不如交由我来保管如何?”修者说着,掏出灵器直接朝吴才的肚子刺去。

        吴才若有所觉,可惜没等睁开眼睛便没气息。

        顾朝朝不知吴才被杀的事,带着沈暮深很快到灵泉前。

        所谓的灵泉,其实里面一滴泉水都没有,涌动的全是世上最精纯的灵力,即便只站在岸边,也能受到其中的力量。

        对于这样的力量,沈暮深却不看一眼,只是专注地观察顾朝朝。

        顾朝朝被他盯得不自在,咳一抬头问:“怎么?”

        “师尊,你现在什么修为?”沈暮深好奇。

        顾朝朝:“元婴。”

        “还真是,”沈暮深笑,“不愧是师尊,竟然能连升两级。”

        他像以前一样彩虹屁,顾朝朝却无法像以前一样接受得理直气壮,因为……心虚,毕竟这连升两级的功劳,主要还是得归功于他的元阳。

        沈暮深又开始,唇角的笑略微僵僵,随后想到刚刚突破元婴,可能还不适应,便很快释然。

        其他修者陆陆续续赶来,一到泉边眼睛都绿,但没有顾朝朝的指示之前,一个个的都不敢贸然去碰。

        然而等半天,顾朝朝都没有说话的思。

        有急『性』子的等不及,只能主动询问:“顾宗主,这一关可有什么讲究?”

        顾朝朝直接无视他,在岸边坐后看沈暮深:“你也坐歇歇吧。”

        “好。”沈暮深立刻上前。

        被无视的修者脸上火辣辣的,一间表情难看,另外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另一个修者主动上前:“顾宗主,迟则生变,我们还是尽快闯关出去吧。”

        顾朝朝还是不理会他,沈暮深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多问,安分地陪在身边做乖徒弟。

        吴才父子俩死后,最后一关仅剩五人,除去顾朝朝师徒二人,就还有个人,如今两个人都问过,半点面子都不给,想来第个人也是一样。

        人表情都有些不好看,其中一个火爆脾气更是按捺不住:“顾朝朝你什么思!莫非是觉得自如今元婴修为,我们便奈何不你?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顾朝朝扬唇:“徒弟听没,我原本只是好心帮他们,他们非但不激,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如今我不想帮,还成我敬酒不吃。”

        “世人多自私,修者也不能避免,师尊不必太放在心上。”沈暮深似笑非笑地安慰。

        师徒俩一唱一和,闹得发脾气之人十分难堪,其余两人只得上前解围:“李友『性』子一不太好,若有不对,我替他顾宗主赔罪,如今大家好不容易到这一关,一百多人只剩我们五个,还望顾宗主能慷慨相助,待出秘境,我等定好好谢。”

        “只怕是出秘境,师尊和我等不到诸位的谢,反而会等到杀身之祸吧。”沈暮深淡漠开口。

        说话的人面『色』一变:“沈友这是从何说起?”

        沈暮深轻嗤一,眼底是点点不屑。

        上古秘境相较其他,确实算不上凶险,可偏偏暴『露』人心,如今能到第四关的,除他和师尊,哪一个人手上没有沾同门的血,哪一个人没有做出过害人救的蠢事,他和师尊识过这些人所有的阴暗面,出去之后这些人如何能容忍他们活着?

        气氛一僵硬到极点。

        不知过多久,还是人中的其中一个打破沉默:“若是顾宗主和沈友信不过我等,我等愿以心魔起誓,出秘境后绝不会动你们半分,否则魔障入体天打雷劈,这样如何?”

        其他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不甘心,但如今经没别的法子,于是只能跟着附和。

        这算是姿态给足,顾朝朝也不卖关子,闻言笑笑:“我没有动不动叫人心魔起誓的习惯,位既然这么说,我也信得过位。”

        沈暮深眉头微蹙。

        “不过么……”顾朝朝话锋一转,“有一事我心里确实不舒服。”

        “顾宗主请讲!”其中一人忙。

        顾朝朝笑一,眼渐渐冷来:“我顾朝朝就这一个徒弟,方才我打坐修炼,吴文对他死手,我提点过的人却无一人出手相助,这点实在叫我不舒服。”

        一提起这件事,所有人都愣住,似乎怎么也没想到,从刚才就表现得不对,是在为这件事发脾气。

        沈暮深眼眸微动,半晌偷偷扬起唇角。他倒不在别人肯不肯救他,却十分享受顾朝朝对自的偏爱和关心。

        比如此刻,他心底就是满足的。

        顾朝朝也能觉到他的愉悦,也识到自这种行为,会让他更放不自,但是……真的咽不这口气!一想到刚才自睁开眼睛,这几个狗东眼睁睁看着灵力『逼』近沈暮深,就平白觉得愤怒。

        其余人也有些尴尬,看半天眼『色』后心一狠,干脆对着沈暮深拜一拜:“方才是我们狼心狗肺,光想着不惹麻烦,却忘沈友是顾宗主的爱徒,我们在这里给沈友赔不是,日后沈友有什么需要,尽管同我们说就是,我们定会倾力相帮。”

        “诚不够吧?”顾朝朝轻飘飘地反问。

        几人愣愣,一咬牙直接从乾坤袋里掏出压箱底的宝贝,想要送给沈暮深赔罪。沈暮深没得到顾朝朝的指示,便始终没接,几人只好重新看沈暮深。

        “东不用,他一个小凡人,这些灵器也用不上,不如各位给他磕个头吧。”顾朝朝笑眯眯。

        “你!”

        “李友冷静!”

        活来的个都是高阶修者,从来只有别人跪他们,他们经很多年没有跪过别人,更没跪过连灵根都没有的凡人,此刻顾朝朝话一说出口,众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但难看归难看,谁也不想在最后一关出差错,所以没有犹豫太久,便直接朝沈暮深跪。

        沈暮深嘴角抽抽,半点被高阶修者跪的愉悦都没有,反而担忧地提醒顾朝朝:“师尊,别玩。”

        这人里有一人是元婴,那两个也是金丹后期,若是联起手来,顾朝朝根本不是对手。

        顾朝朝心里也明白,所以在他们跪完之后,就不再与他们计较,而是说起这灵泉。

        “其实说也简单,只需要跳去,往最深处游就是,泉水都是灵力,游少不得会疼,只要能忍得疼,便能离开秘境。”

        顾朝朝说罢,朝沈暮深伸出手,沈暮深立刻握住,两个人直接跳进灵泉,溅起巨大的水花后便消失。其他人状,也赶紧追过去。

        一进入水中,疼痛便从四肢百骸传过来。

        沈暮深轻哼一,脸『色』很快苍白。顾朝朝状,立刻传音入密提醒他:“灵根重塑疼痛异常,你且得忍住。”

        沈暮深乖乖点头。

        顾朝朝又:“这灵泉没有水,有的只有灵力,而这些灵力是从在秘境死的那些人身上提取的,所以等到深处,你会看到那些魂灵,但是别怕,他们只会杀那些害死他们的人,奈何不手上没沾他们血的人。”

        到第四关,许多被加禁制的话都可以说。

        沈暮深微微一怔,总算明白为何一直不让『自杀』人。他正要点头答应,突然想起顾朝朝刚才杀吴文,顿面『露』紧张。

        顾朝朝无地勾勾唇,对着他摇摇头。刚才只是将吴文打过来的灵力弹回去,吴文是被自的灵力所杀,与无关。

        这句话没有告诉沈暮深,沈暮深面『露』紧张,握紧的手。

        两人一路往深处游,游到一半,沈暮深经疼得几次要昏死过去,但皆靠着强大的志力熬来。

        眼看着快到秘境的出口,周围开始出现死去的魂灵,郑清清血肉模糊,张牙舞爪地想要抓住沈暮深,可惜的死与沈暮深无关,即便再怨恨,也无法留他。

        顾朝朝刚才再提醒沈暮深别害怕,结果一到这些奇奇怪怪的魂灵面前,反倒成为害怕的那个,为避免『露』怯,带着沈暮深加快游动的速度。

        很快,两人穿过魂灵,来到秘境出口,顾朝朝探探沈暮深的识海,看到散发着莹莹光辉的灵根后,不由得扬起唇角。

        同,身后传来个高阶修士的参加。

        顾朝朝没有回头,直接带着沈暮深闯出秘境。

        哗——

        一破水而出的音,两人睁开眼,经出现在小镇外的山林中。

        面对熟悉的场景,沈暮深有一瞬的恍惚,但也清楚地知,此刻他所在的地方并非幻境。

        “师尊。”他开口。

        “嗯?”

        “我们出来。”沈暮深扬唇。

        顾朝朝看着灵根恢复后,气场明显不同的他,也跟着心情愉悦。

        是啊,出来,灵根也恢复,是候把他交给那位无情大能。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