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小说 > 肖先生的掌上娇 > 第五十三章 不安心
        事情发生的五个小时后,辰星紧急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各大平台直播官博转发。

        肖玦麻药醒来第一时间去了发布会现场。

        除了日常的各种合格证书流程,还公开了一则短视频。

        蓄意挑起者在公安局的口供。

        视频结束后,肖玦抬眸,盯着下面各大媒体的镜头缓缓开口:“辰星走到今天靠的是脚踏实地和人心,从来不惧怕任何污蔑和轻视,我对每个买单的顾客负责,也对身后的每个辰星人负责,我很护短,所以,望那些有其它心思的人,三思而后行。”

        …………

        秦笙悦盯着屏幕里的肖玦,抿着唇笑了笑。

        肖玦本是矜持低调的人,经过职场多年的洗礼,位居高位后多了谦逊和沉稳,带着这个年纪少有的内敛和气度,不躁不急,将警告的话说出了谦恭有礼的气质。

        就算还有人质疑,但是面对这样一个相貌出众还谦卑有礼的人,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吧。

        如此真诚的告诉大家,我不提倡搞事情,但是我搞事情一定搞最痛的!

        说实话,辰星的公关能力,那是相当牛掰的。

        肖玦从机场赶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他一进门就见秦笙悦窝在沙发上睡着了,一条腿已经快要掉到地上。

        肖玦赶紧上前,做好了随时接住她的准备,许是用力过猛,扯到手臂上的伤口,疼的“嘶”出声音。

        秦笙悦条件反射的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弹坐起来。

        碰的一声。

        啊——

        额头不偏不正撞到某人的下巴。

        两败俱伤!

        肖玦顾不得疼眼疾手快的扶着她歪倒的身体:“小心!”

        “你怎么回来了?都没有声音…………?”

        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人吓人会死人的啊!

        她一单身女性独居,动不动就有个男人不动声色的进她房间,没有心脏病也差不多了。

        “今天一直在忙,怕你担心,就回来了,可惜还是吵醒你了。”

        肖玦低头,仔细看了眼她的下巴,只是微红,放心下来,抬起没受伤的手松了松领带,一疲惫顺势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看着她。

        秦笙悦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严重吗?”

        肖玦挑眉,将受伤的手伸到她面前:“家属情绪比较激动,伸手挡了一下,没看清是什么东西。”

        秦笙悦轻轻拉开他的休息,见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隐约可见还有淡淡的红色。

        “这种情况是要住院治疗的吧,你这是跑回来做什么?”

        “嗯,手机上有六个未接来电,不安心,就回来了!”

        “我那是正常的慰问而已。”握着他手腕的肌肤传来异样的温度,秦笙悦扫了眼他的脸色,抬手覆在她的额头:“你在发烧?”

        肖玦嘴角微弯静静的看着她:“嗯,可能吧!”

        秦笙悦眉头一皱,瞪了他一眼:“烧傻了?”

        伤成这样露什么酒窝,真是的!

        肖玦低笑出声,盯着手腕上白皙修长的手指,一个翻转将她的手握在手里,缓缓摩擦:“手这么凉,空调怎么不调高一点。”

        秦笙悦垂着眼睛,看着他的手,又缓缓抬头看他的脸……猛地将手抽了出来。

        “再占我便宜信不信我轰你出去!”

        “好,不占便宜!”

        肖玦面子很配合,眼睛里的笑却怎么也藏不住。

        碰的一声,沙发上的手机径直掉到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屏幕亮起,显示的时候微信发送的界面,还有一段正在编辑未发送的话。

        “伤口怎样了?”

        秦笙悦弯腰一把抓起地上的手机,有些羞涩,很尴尬,一种口是心非被揭穿的感觉。

        肖玦垂着眼睛笑而不语,生怕他一出声,这倔姑娘扭头就将他踢出去。

        毕竟,这种登堂入室的机会不可多得。

        他用心良苦换来的,岂能亲手葬送!

        秦笙悦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企图用这样的行为掩饰自己的慌乱,屏住呼吸坚决不开口!

        肖玦抬头缓缓吐出几个字:“我没看见,真的!”

        “噗……咳咳咳咳……”

        秦笙悦扶着桌子使劲咳嗽!含着泪痛心疾首。

        撒个谎会死啊,这人,真是……无可救药,活该单身!

        肖玦起身,淡定的帮她拍后背:“别紧张,我也没说什么,还是说,你心里有不一样的看法?”

        秦笙悦气死了,一把挥开他的手,站的远远的:“麻烦你去睡觉吧,我怕猝死在这里。”

        肖玦笑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外套:“不逗你了,帮个忙。”

        秦笙悦嗤之以鼻,又看了看他受伤的手,认命的上前帮他脱去外套,顺手挂在衣柜里。

        想了想,指着卧室的那张床:“要不你今天晚睡床,我睡沙发!”

        “与其半夜我还得去捡你,算了吧!”

        “那我帮你去前台问问重新开个房间?”

        “太晚了,不用!”

        “这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要大眼瞪小眼熬到天亮,明天直接帮你叫救护车,再上一次热搜?你好得也考虑一下观众的视觉疲劳吧,一个星期上三次热搜,再铁的粉丝也受不了吧!”

        肖玦倒是一点没在意,盯着卧室的床看了半晌,缓缓开口:“其实,这床挺大的!”

        秦笙悦立刻将他推进浴室,顺便帮他把门关上:“浴缸,去睡!”

        盯着浴室的门,秦笙悦默默的松了口气。

        这一晚上的兵荒马乱!简直是惨不忍睹!

        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一回!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话这么多?一句话无数个套路等着你!

        肖玦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被秦笙悦强行按在了床上,颇有一种多一句废话用就要被她用被子闷死在床上的架势。

        难得的顺从,乖乖躺下,任人宰割!

        见他不挣扎,满意的挑眉。

        安置好他,自己则躺在一旁的躺椅上,改了床厚厚的被子,舒服得眯起眼。

        “将就一下吧,明天重新帮你开个房间。”

        肖玦扭头看了她一眼,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半晌。

        秦笙悦闭着眼睛嗡声嗡气的问他:“是程家吗?”

        “嗯。”

        “为了你和程潇楠的婚事?”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