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山野农家 > 145 男主
        宿岩既然是摄政王,他便有一百种办法不暴露身份的同时解决今天的事。

        宿岩:“我早就想跟你说,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

        于是在听到放在青石街这边的丙卫报到王府的消息时,他直接就这样过来了。

        “当日,本该一同把所有事都对你坦白”,宿岩看她的面色不像特别生气,便继续说道,“只是我看你对我有些抵触,就隐下没说。”

        游蕊心想当时要知道你是摄政王,肯定是要尽量和离的。

        她来到这个书中世界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走的一向是不挨女主的路人路线,相比炮灰,她更想做个毫无存在感的路人,过自己的生活。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穿越第二天相中的男人,就是书中男主呀。

        游蕊丧气地啊了一声,捂住脸往旁边一倒。

        “蕊儿?”宿岩往前倾身,伸手托住游蕊倒下去的那边脸颊。

        游蕊闭上眼睛,抱住他的手,现在说和离,她的确舍不得了,这么多日子的相处,她早把这个人也安排在未来中。

        宿岩顺势蹲在她面前,看着她,道:“不管我是谁,当初你让我写的那个契约书都作数。”

        那个如果他出轨就和离的契约书?

        游蕊差点忘了。

        她坐正身体,把宿岩也拉起来,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问道:“你真是摄政王?大周朝,只有你一个摄政王?”

        宿岩好笑:“自然只有我一个。”

        游蕊心里天人交战,是趁着他正对自己有感情好说话的时候和离,还是就这样走下去,赌一赌剧情的惯性会不会存在。

        但如果摄政王和他的娇妾这个剧情依然会到来,他和游欢意天雷勾动地火之后,自己这个“前任”,只怕会被和平毁灭。

        游蕊是不相信宿岩说的契约书作数的话的,这是他在感情深厚说的,没了感情时,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农妇算什么?

        这些可能,只是想想就让游蕊觉得心塞,她根本不想臆想自己的男人会在以后跟别的女人情根深种。

        但谁让她眼神这么好,一来就拉了摄政王来结婚。

        本以为是躲过以后嫁给老光棍的火坑,没想到自己一个炮灰第一集就自投罗网。

        马车辘辘行进,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爷,游氏妇幼院到了。”

        游蕊说道:“宿岩,我们,能先签好和离书吗?”

        游蕊知道自己这样很伤人,但是她终究不敢拿感情去赌。

        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一紧,宿岩看着游蕊,问道:“你说什么?”

        游蕊避开他的视线,“你也看到了王家夫妻的结局,我承认我自私了,我想先为自己考虑。”

        宿岩自嘲一笑,却是沉默好一阵儿,才声音哑了嗓子问道:“这么多天的相处,你对我就是那样的印象?”

        “不是”,游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都怪我,一时糊涂。”

        竟然对你有好感,为免以后嫁给老光棍,还让你去提亲,现在又要和离---

        怎么越想,自己越像是个渣女?

        忽而,听到宿岩轻轻一笑,“你知道是糊涂就好,以后不要再提和离书。我出来这一趟,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我如今已有妻子,其实你要了和离书,也没用。”

        游蕊:我说的一时糊涂,不是一时糊涂要和离书啊。

        “下去吧,接了小黑蛋和小恕,该回家了。”

        手再次被拉住,游蕊躲了下,接触到他的手指,有些微的凉。

        游蕊看看他的面色,到底没再提和离书。

        “姑姑”,一掀开帘子,小黑蛋就扑过来抱住游蕊的腰,然后才好奇地看向跟游蕊一起进来的宿岩,瞅了一会儿,觉得这个陌生人有些熟悉,问道:“姑父?”

        “嗯”,宿岩伸手揉了下他的脑袋。

        凳子倒地的声音传来,卫不恕见鬼一样看着宿岩。

        游蕊过去扶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道:“怎么了?那是叔叔。”

        这孩子的反应很不对,宿岩这个样子怎么能吓到他?

        卫不恕赶紧摇头,“我没事。”

        心里却乱糟糟的一时扯不出个线头。

        就是再给他十个脑子,也猜不到这个他一直觉得不简单的溪叔,会是摄政王。

        卫不恕一直拉着游蕊的手,他现在特别害怕姨姨以后会被辜负,想要找机会单独和她说话。

        然而回到家中,也没找到这样的机会。

        马车已经回去,四人是步行回的青石街,至于堂上那几个证人,在回家之前就被摄政王府的人警告过:到家后不要乱说。

        于是游蕊他们回到青石街,街上虽然站着不少人在说话,看见他们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顶多是投在宿岩身上的目光多了些。

        大胡子就是他的容貌封印,现在去掉,引得大姑娘小媳妇频频看来。

        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妇人问游蕊:“溪家的,这年轻后生是谁啊。”

        游蕊心道他不年轻了,只笑回道:“他就是我夫君啊,我让他把大胡子剃了。”

        说完又无语地在心里吐槽自己,怎么倒先给他打起掩护来,自己现在不是应该生气吗?

        闻言,妇人惊讶地张大嘴巴,“这,这,你有福啊,夫君长得这么俊。”

        游蕊忍不住一笑,回道:“是啊。”

        她必须承认,自己也是个看脸的,别的不说,看着宿岩,实在不能和他生气太久,更何况,还有这么多天的相处在。

        街上的人又问起王家的案子,游蕊和宿岩就一手牵一个孩子进了家门。

        宿岩十分自觉地去厨房煮粥,游蕊随后也跟进来,问道:“你就这样在这儿没问题吗?”

        “我会再安排一些暗卫过来”,宿岩说道。

        游蕊点点头,也是,现在这种通讯环境,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见到宿岩这个层次的人物,甚至连他名字都不为所知。

        要不然她能蒙在鼓里这么久?

        “不过,你还是回王府吧”,这样一个小巷子,根本谈不上什么安保,再者说,也不可能大张旗鼓调兵来这边守卫,游蕊觉得,摄政王这种可能敌人比较多的一国领导人,还是待在王府比较安全。

        宿岩从暴露摄政王这个身份之后,可以说是相当小心翼翼,按往常,这种你我分明的话,他是会生气的,此时却只敢建议道:“你若觉得不放心,我们一起回去。”

        连声音里都能听出几分小心的衡量。

        游蕊看向他,“你就这么怕我吗?”

        宿岩苦笑,道:“我怕你坚持要离开我。”

        这些日子的相处,足以让他明白,他的妻子是个有勇气独自生活的人,甚至宿岩都觉得,当初她能那么干脆地嫁给他,就是为了成为一个妇人,能和她奶奶去学接生。

        如今她已经学会接生,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妇幼院也开起来了,真有可能说不要他就不要他的。

        他唯一能倚仗的,就是这些日子两人之间的感情。

        游蕊看到那双星眸中黯淡的色彩,一阵心疼,只能转过身去不看他,“你喜欢待在哪儿就待在哪儿。”

        晚饭是两菜一汤,两人一起做的。

        饭桌上,小黑蛋捧着饭碗,看看姑姑又看看姑父,满脸天真问道:“姑姑,你和姑父吵架了?”

        游蕊笑道:“没有啊。”

        小黑蛋道:“那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卫不恕也看了游蕊一眼。

        游蕊道:“今天有些累,就不想说话。快吃饭,吃完饭你们俩还得写两张大字。”

        卫不恕说道:“叔叔的样子和之前不一样,名字是不是也不一样啊?”

        看似问得随意,其实他握着筷子的手心里已经渗出冰凉的汗意。

        宿岩看他一眼,只是毫无痕迹的一瞥,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把这个小孩子带着心机的询问放在眼里。

        游蕊觉得宿岩的真实名字还是不要跟小孩子说,便道:“他还是溪叔叔。叔叔的样子也不是变了,只是把胡子剃掉了。”

        卫不恕更加着急,看样子姨姨还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并且半点警惕心都没有。

        摄政王隐瞒身份和姨姨生活在一起,难道是觉得姨姨配不上他?

        宿岩听到这话,却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晚饭后,游蕊带两个孩子回房,监督他们写好大字,整好被窝让他们睡下,她才端着灯烛回去。

        房间里,宿岩正坐在桌旁,在灯下翻看着什么,游蕊走近了,见到那一沓褐黄色的硬皮折子,不问便知是奏折。

        好嘛,身份一暴露,就半点都不装了。

        这一点空还要看会儿奏折,也不知道先前那些天日日早退,他都是怎么平衡生活和工作的。

        “马上要到年关,各地汇总的事务比较多”,宿岩抬头,说道。

        游蕊手里还端着盏灯烛,烛光照到他眼中,份外明亮。

        她愣了下,哼道:“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说完,吹熄烛光,放在一边就走到床边,掀开已经铺好的被子缩进了被窝里。

        宿岩回头看一眼,提醒道:“脱衣服。”

        游蕊:“---”

        她起来脱下衣服,再躺到被窝里,发现宿岩没在看她,就侧躺着一直看他在灯下的背影。

        他的后背很宽厚,往下,腰也细。

        宿岩的身材比例十分完美,这是游蕊早就知道的事,她不仅知道,还经常能切身感受,某种时候,她特别喜欢把腿缠在他腰上。

        思绪越来越偏,游蕊抬手在自己脸上拧了一下,而后翻过身,面朝墙壁闭上了眼睛。

        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