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贞话里已经有不悦之意,可惜王员外色迷心窍,完全没有领会。

        或者他已经领会,却只是不以为意而已。

        这白姓女子只有一个妹妹,两个如花女眷在这荒山野岭根本毫无抵抗之力,自己软硬兼施之下,还会怕她们敢不就范。

        到时候自己坐拥双美,每天在这园子里岂不是过上神仙般的日子!

        王员外心里想着没事,笑的像开了花的包子:“妹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怎么好意思要你们两名弱女子的钱,不如这样,我也搬进园子里来同住!这样一来你们不但不用花钱,平日里的体力活也有人干了!”

        “要是你们不同意的话,那我只有去报官,到时候你们姐妹二人怕是免不了牢狱之灾啊~”

        王员外说话间眼神不住在白素贞浑身上下打量,**百出,简直是毫无掩饰。随后他竟然伸出手去摸了下白素贞的手背。

        触摸之下,白素贞的手背冰冷滑腻,简直如同蛇类一般,王员外被吓了一跳:“妹子,你的手好冷!”

        王员外不知道,他面前这一位并非普通弱女子,而是修炼千年,可以翻江倒海的大妖,他这番行为,已经给自己惹下杀身之祸。

        白素贞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她本来想和这王员外好好商量让他让出这珞珈山,没想到这王员外不是个好东西,一上来就心怀不轨。

        你真当我千年修行是吃素的不成。

        白素贞掩口轻笑,站起身来走到王员外近前,伸手摸向他的额头。

        “王大哥如此仗义,小女子真是感激不尽,我们两个弱女子,自然一切都听大哥的。”

        王员外闻言狂喜,笑的整个身躯都随之颤动起来,突然一阵眩晕上涌,臃肿的身躯摇了几下后,噗通一下躺倒在地昏睡了过去。

        这时候小青端着茶盘回到凉亭中,看到王员外躺倒在地,哎呀了一声:“这胖子怎么躺在这里睡觉,好碍事~”

        白素贞脸色冰冷:“本想和他好说好话,没想到这登徒子得寸进尺,还想要住进园子里当男主人,真当我白素贞是好欺负的不成!”

        小青面露惊色:“姐姐,你生气啦?”

        白素贞冷眼望向小青:“都是你惹出的麻烦,我说过这次下山是为了结因果,一定要低调行事,结果你占用别人家的地,还惹上这么个恶心的家伙!”

        小青噘着嘴把茶盘放在桌上:“姐姐你说低调行事,我才找的这处荒山嘛,哪知道连这种荒山都是有主的。”

        说完后小青走到王员外近前,伸出脚踢了下:“这里明明是一座荒山,凭什么就变成你这胖子的了!”

        “姐姐你不要生气,我把这家伙连同外面那十几个手下一口吞了,不就没人来捣乱了。”

        白素贞皱眉坐回原处:“小青你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吃人,我们入世修行,又不是洪荒中的妖兽,杀人是要承担业障的。”

        小青唔了一声:“杀又不能杀,那这个胖子要怎么办,打一顿把他赶走么?”

        白素贞望向昏迷不醒的王员外:“杀是不能杀的,可以用惊魂咒扰乱他的三魂七魄,让他变成痴呆的模样,也就不会再来烦我们了。”

        小青哇了一声:“惊魂咒太难了,我可施展不出来,姐姐你要亲自给他下咒吗?”

        白素贞没有答话,起身走到王员外近前,伸手拔下头上的一只发簪,随后蹲下身子。

        “我既然入世,这世间的规矩自然是要守,本想给你些钱把这片荒地买下来,但你一再出言无礼,就不要怪我了。”

        说话间白素贞扬起手,噗的一声将手中的发簪刺入王员外的头顶百会穴,这一下用力极大,一掌长的发簪被完全刺入,如果不是扒开头发查看,几乎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白素贞随后站起身来:“可以了,七日后惊魂咒发作,他就会变成疯疯癫癫的模样。”

        小青啊了一声:“还要七天后发作,那现在他醒来了怎么办?”

        白素贞望向小青:“如果我让惊魂咒现在发作,那他的家人必然会找上门来,岂不是自找多事。”

        “你把他叫醒,再去找些银子来交给他,就当做买下珞珈山的定金,先把他打发走便是了。”

        小青眼睛一亮:“我想起来了,上次偷的库银还有剩,正好给他算了。”

        白素贞脸色一冷,转头望向小青:“你说什么?上次偷的库银?”

        小青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一时嘴快,把不该说的说出来了!

        再想瞒是不可能了,小青只有如实招来:“那个……上次下山的时候,我在杭州府的库房里拿了些库银,很少!”

        白素贞面孔冷若冰霜:“我这段时间一直闭关,小青你这丫头倒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还敢去招惹官府!”

        小青吓得一哆嗦,知道姐姐生气了,连忙跪倒在地:“青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青大声认错,心中还在暗自侥幸。

        还好姐姐不知道许仙也被牵涉入其中,而且还坐了十几天的大牢,不然非要拔掉自己一层皮不可!

        白素贞眉头依旧是紧皱,神色略有缓和:“青儿,我等苦修千年岁月才有一朝登天的机会,这其中若是踏错行差半步,便可能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这随心所欲的性子的确不适合继续留在我身边,如果不能收敛些,只怕早晚铸成大错!”

        小青从地上站起来,坐到白素贞的身边,伸手挽住她的胳膊:“青儿一定改,姐姐不要生气了~”

        白素贞低头望向脚下昏睡不醒的王员外:“你去把库银都拿出来,抹去官府的印记后交给他,就当做是买下这块地的定金,这样将来就算官府追查,没有印记也查不到这批库银的下落。”

        小青哎了一声:“姐姐你和那个书生怎么都知道要抹掉官府的印记,就我不知道,我真是太笨了!”

        白素贞望向小青:“那个书生也知道你偷了官府的库银么?”

        小青点了点头:“他知道,不过他那个人呆头呆脑,不会去告密的。”

        白素贞欲言又止,最后点了点头:“去取库银,之后叫醒这人,把他送出去吧。”

        ……

        片刻后,一脸茫然的王员外在小青的陪同下走出了园子的大门。

        门外那些家丁看到员外出来了,纷纷围上前来:“员外,谈的怎么样了,我们还要不要砸了这个园子?”

        王员外茫然的愣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不……不要砸,白姑娘她很好,就让她们继续住下去,我们走吧。”

        小青站在后方,笑嘻嘻的望向王员外:“王大人慢走,你手中那些银子可要收好,不要掉了哦~”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