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火鸦 > 第409章 火鸟乐团的神秘力量
        “这样的谣言!竟然也有人相信!”庄紫娟不由得翻起了白眼,她有些将信将疑,“你到底听谁说的啊!”。

        “但这并不是谣言,而是真的就发生了!”程紫山瞪了庄紫娟一眼,对她没有认真听银狐的讲述表示不满,说实话,这两个女人针尖对麦芒的闹腾,让他都有些招架不住。

        但他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眼神,响鼓不用重锤敲,他知道庄紫娟此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接着说,“那天下午,火鸟乐团演奏的时候,果然出现了灵魂升天的奇观!现场观看演出的前排18排之内,所有的人都在这个奇观之列!”

        “老程,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银狐这个时候有一点诧异的望着程紫山,像是看一个外太空来的怪物,“这个事情,我是在家族的秘史里面看到的,在海州都鲜有人知道此事!你又是从哪里得到的资料?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他!知道的应该比这还多!”庄紫娟笑了笑,对程紫山,别人不知道不了解,可是她是了解的,毕竟他可是跟海森老城主,跟着海浪那个海州的老怪物交流过很久的。从当事人嘴里面了解到的东西,应该是最有权威的东西。

        “千人的大聚会!刚开始是一些政要的祝贺!一些重要人士的讲话或是致辞!为优秀的建设者和赞助团队颁发奖状!海森的致辞,激情彭拜,让会场进入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但是,近千人期待的还是乐队!还是传闻!还是对传闻的期待!

        就在一个百人乐队缓缓登场的瞬间,完工仪式的会场一片鸦雀无声!每个人的两只眼睛都盯着这个乐团,盯着乐团里面的每一个人!盯着他们手上的每一件乐器!哪怕是指挥棒!”

        银狐的讲述,仿佛身临其境,把大家带入了十年前的那个奇幻的夜晚。

        ……乐团指挥是背对着大家,看起来像是一个银发花白的外国老人,他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袍,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高高的礼帽,最奇特的,是他的嘴里,叼着一个黑色烟斗,看起来神秘而又随和。

        这个百人乐团,是非常完备的,他们按照弦乐、管乐、打击乐拍成了三队,从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长笛、短笛、单簧管、双簧管到小号、短号、长号、圆号,以至于钢琴、竖琴、木琴、铝板钟琴、钢片琴……整齐的建制,古香古色的乐器,处处透露着不凡。

        他们的服装,从帽子,领带,衬衣,外套,到皮鞋,也是清一色的黑白装,没有一丝杂色,看起来精神抖擞,时尚而稳重。

        更特别的是,他们的乐器,都是银铁铮亮的,没有铜管,没有金丝,也没有其他的金融材质!

        就在大家的期待和好奇之中,乐队指挥的头稍微一动,紧接着,他手中的指挥棒,缓缓扬起,划出一个奇怪的符号……

        “咚”一声,随着这个符号的划出,所有看演出的人脑子里都不由得轻轻的响起一个美丽的音符!

        仿佛,从那一刻开始,他们的灵魂已经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缓缓飘向天空的一片片云彩,迷幻而幸福……

        从那一刻起,所有人都明白,火鸟乐团所说的,以及关于火鸟乐团的种种神秘传闻,都是真的!

        听乐团演出,竟然真的可以让灵魂飞升!

        “是的,那个灵魂飞升成了火鸟乐团最著名的事件!把一个百人乐团推上了神位!也成为海州当时轰动世界的事件!我记得除了海州集团内部的人之外,所有海州的市民,都争相买票,要去感受这奇迹般的体验!”银狐接着讲述。

        “你们海州集团的人为什么不参与呢?”庄紫娟好奇地问。

        “海州集团当时还在海森和海浪的管控之下,他们对自己请来的这个火鸟乐队还是保持有一定的警惕!”程紫山说,“若是这种警惕长期保持下去,那也就好了,可是,海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种小心翼翼和保全大家的警惕,他最后也成为了内部攻讦的目标!”

        “说到体验!短短一个月时间,海州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观看了乐团演出,体验了这个灵魂飞升的感受!”银狐又接着说,“海州人把火鸟乐团当成了神,甚至是把自己所信奉的所皈依的种种诸神都请下了神位,而是将这个以音乐为主导的团队奉上了神坛!他们甚至是请求海州城主,将一只鸟的标志作为海州城的城市标志!”

        “海州城主!那个海森,他绝对不会答应!”庄紫娟摇摇头,“他是一个倔强的人,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的底线!”

        “他当然不会同意,这个事情反而是惊醒了他!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威胁!”程紫山接着讲述,对他来说,把这个海州的旧时翻出来,串联在一起,若不是有银狐,还真的很费力,也很费解,现在经过银狐穿针引线一般的讲述,极富现场感的一番解释,很多情况都让他清晰起来。

        “有一天,他突然派人包围了他们的住所,将这个百人乐团抓了起来!”银狐笑了起来,没想到程紫山在对故事的把握上能够与自己配合的这么默契。总是在自己讲述的有些费力,有些拿捏不住时,接上话茬,让故事更丰富下去,甚至是吸引了自己。

        停顿了一下,银狐接着讲述起来,这一次她的讲述有些遗憾的意味。“这也许是海州事件中最关键的一处,但是,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是知道,这次事件之后,海州就变天了!”

        火鸟乐团消失了!

        伴随着火鸟乐团的那个灵魂升天的体验,也消失了,唯一留下的,是那首乐曲,一支优美悦耳但是又很忧伤的乐曲,而这,也只是整个轻音乐里面的一小段而已。

        “吁吁,嘘嘘…………”口哨声响起来,是程紫山有些伤感的吹出来的曲子,这只被后来人叫着“爱丽丝与梦境”的曲子,感染者车里面的三个人。

        “嘎嘎,嘎,嘎嘎嘎!”突然之间,外面的胡杨木上,所有的乌鸦飞起来,他们发出轻轻的啼叫,竟然是一只接一只的向越野车飞过来。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