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麻衣蛊婿 > 第一百零一章 西屋白骨 (上)
        “就知道你小子会在这时候揭我的老底!”百里知好想上来给我一拳,亏我提前就晓得了他鬼伎俩,早早就从他身边跑开了!

        “哥们儿!你那胳膊也太粗了,下次扮的像点儿!”我冲他吼了一句。

        “你这犊子说正事儿吧!看把长辈们吓的!”我又凑到他身旁,说道。

        “调查的怎么样?”我迫不及待的问他。

        “我们做为一个亲历者!在履行完相关的手续之后,我们一起去看看!”百里知朝百姓们看了一眼,不过话却是我说的。

        穿制服的小哥哥们相继问了我们几个问题,就离开了。

        看他们的影子特别帅。

        有他位在,老百姓多少能放心些。

        但也不是每一家都是这样的。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人都散去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真相大白的。

        老百姓的嘴是堵不住的,说什么的都有。

        我们也就当耳旁风听听得了。

        百里知是老百姓口中,鼠娘的儿子!

        他们不敢和他多接触,在百姓们眼里,他们还不如看到苟宝贵物的好呢!

        这个白三儿不受他们待见。

        “人都哪去了?”我这是在明知故问。

        我不想叫百里知过分的了解我。

        反正我们不是一路人。

        彼此之间都是人生路上的一个插曲罢了!

        那不如就珍惜现在在一起的每一天吧!

        百里知这人挺好的!

        奈何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都在一个叫白晶的女人家呢!”百里知口中的这个白晶我知道,就是中午时第一个抱着黑山王尸体大哭的人。

        那女人要是眼睛瞎点儿,叫黑山王那个老东西给那个了,可能我会……

        不敢想这个,水生一定会阉了我的。

        再说情花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虽然没尝试过。

        可它的大名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村民们一路跟躲瘟神一样躲着百里知。

        我跟他走在一起,自然也不是个好东西了。

        我们身后,唾沫星子横飞。

        百里知上辈子也不知道得罪谁了。

        我们一路聊着聊着就来到了白晶家。

        这女人哭的这个厉害啊!

        我有意朝她肚子看去一眼。

        不曾想刚一露头就叫水生提着我耳朵就把我给薅了出去。

        “别!别!别!水生!我这也是为了工作需要,也是为了工作需要!”面对水生的雌威,我的话只能说的越短越好!

        可是水生却一点儿也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

        相反她还一脸的歉意。

        这还倒把我整不好意思了!

        从她的眼睛中我也看出来了!

        她要说的,我和百里知在路上的时候,百里知就和我说过了。

        就是没说我也猜得到。

        斯托夫哪儿那么容易就能就我们的范。

        早就跑的没影子了。

        那么厉害的人物岂能那么容易就被我们灭掉。

        游戏嘛!还是要慢慢玩的好!

        我都没太把这太当回事儿。

        没一会儿花嘎也出来了。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吉祥和芳久。

        屋子里除了主人就是百里知叔嫂了。

        几个妞见我没什么反应,也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们有话还是进去说吧!”虽然她们知道我根本就没有生气,但她们还是怎么也乐不起来。

        主凶跑了!

        要命的她们只是凭几寸不烂之舌才说服了这个叫白晶的年轻女人。

        我前脚刚一迈进她家门槛。

        白晶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小兄弟!看的出来你是个神人。”白晶边说边指了一下她家西屋。

        大热的天,她家西屋凉气逼人。

        如果不是水生把我拖出去我肯定会说这事儿的。

        “大姐,妳是有孕在身的人,不方便这样!再说了,我也没那么神,别听她们乱说!”我想说妳肚子里怀的根本就不是人种。

        想想后我就把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现在还不到说这说话的时候。

        我顺着她手指朝西屋看了一眼。

        那里有用红线绳吊起的白骨一具。

        整个屋子除此之外还有椅子一把。

        杀虫药若干。

        我目前想到的只有这些。

        “大姐,妳家男人死多久了!”为了表示我并没有她说的那么绝,我只好把那具吊着的白骨说成她丈夫。

        她的眼神告诉我,我错了!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