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54章 真不想
        她比墨靖尧熟悉这里,毕竟高中三年每年都要在这里参加几次学生大会。

        先到班长那里签到,“这是我哥,她来替我参加。”喻色指着墨靖尧镇定的说到。

        因为上一次她在校园里这样介绍墨靖尧,也没出什么问题。

        不想这一次,班长并没有先行记录她‘哥’的到来,而是抬起头看向了戴口罩的墨靖尧,“喻色,你有几个哥?”

        “一个,怎么了?”

        “呃,那你妈带来的那个是你表哥?”

        “我妈?”喻色转首扫过周遭,果然扫到了陈美淑还有喻衍。

        她头大了。

        她明明已经回了陈美淑的短信不同意陈美淑来的,没想到陈美淑还是来了。

        “表哥和哥有什么区别吗?”相比于喻色的微慌,墨靖尧却是淡定无比的。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自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认同的感觉。

        班长立刻点了点头,“也是,喻色那就登记你哥了?”

        “嗯,不必登记我妈那两个人,我没有同意他们参加。”

        班长是知道喻色与喻家人的情况的,便道:“那行,我让人把他们两个请出去。”

        “谢啦。”听到班长要帮忙,喻色的心情顿时好了。

        一看到陈美淑她就倒胃口。

        不然,她是想过去与喻衍打个招呼的。

        有陈美淑在,就不必了。

        登记完了,喻色拉着墨靖尧坐到了靠前的位置,对陈美淑和喻衍是眼不见为净。

        然,她才坐下,就听原本只有窃窃私语的阶梯教室里,陈美淑高声喊道:“我是喻色她妈,她是高三的学生,作为她的家长我来参加高考动员大会,你们凭什么赶我出去?”

        整个大型阶梯教室里,先是瞬间的安静,随即窃窃私语声再起,所有人都看向了陈美淑的方向。

        “阿姨,已经有人代表她家长参会了。”班长低声解释着。

        “呃,他是谁?他有什么资格替代我这个当母亲的参加我女儿的高考动员会?你们谁见过女儿的高考动员会不让父母参加,而是随便大街上拽一个人来参加的?这算什么回事?”

        陈美淑一看她的高嗓门瞬间就吸引了已经到场的学生和家长看过来,嗓门又拔高了些微。

        她今天赶过来就是要参加这场动员大会的。

        人多。

        有些事情她就是要理论理论,她的肚子可不能被白划了一刀。

        已经很久了,可最近肚子里还总是丝丝的疼。

        喻色正要站起来,不想,一只大掌轻轻摁住了她,“我在。”

        听着男人低低哑哑的两个字,喻色立刻就不慌了,安然的坐下去,看着面前的讲台上,司仪在试着麦克和准备工作。

        “这应该是你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大会了,想不想上去说点什么?”墨靖尧一边低头刷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道,对后面陈美淑的吵闹充耳不闻。

        “学生代表发言吗?这应该在会议前就事先安排好了,我不参与。”喻色只想低调。

        “呵,作为连续三次年级模拟考试第一名的你,你不觉得你是最适合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吗?”墨靖尧对于身后的吵吵闹闹还是无动于衷,仿佛他有自动屏蔽陈美淑声音的超能力似的。

        喻色想想他说的也对,但还是道:“我不想发言。”

        “真不想?”

        “真不想。”

        之后,墨靖尧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不过手机一直在手,也不知道他在刷什么文字。

        身后,陈美淑还是不肯出去,“这是我儿子喻衍,是喻色她哥,她跟她哥感情一向都好,为什么连他也要赶出去?你这个学生简直太过份了,太不尊重长辈了。”

        墨靖尧不说话,陈美淑在身后的吵吵闹闹就特别清晰的送到了喻色的耳中,她听着听着,正忍无可忍的想要亲自去把陈美淑赶出去,就听安静的阶梯教室里,突然间传来了脚步声。

        喻色下意识的回头,就见一个人不疾不徐的走向了陈美淑,然后停在了她面前。

        就见那人拿出手机在陈美淑的面前晃了一下,然后也不知道那人对陈美淑说了什么,陈美淑看了一眼那人的手机,居然就随着那人离开了。

        喻色眼看着陈美淑被那人在众目睽睽下轻而易举的带走,立刻就想到了什么,转身对墨靖尧道:“你做的?”

        “她自己要走的。”

        “你用了什么办法?”其实在发现陈美淑也到了的时候,喻色是很郁闷的。

        很担心陈美淑在几千人的会议上给她难堪。

        所以,墨靖尧提议让她作为学生代表宣誓发言的时候她直接拒绝了。

        她没心情。

        却怎么都没有想到,突然间就出现一个人,然后三言两语后,陈美淑就跟着那人出去了。

        她能想到为她出头的人,除了陪她前来的墨靖尧,不做第二人选。

        因为,他正好撞见,刚刚他刷手机一定是在安排人过来处理。

        也幸好是他来,否则,只怕现在陈美淑还在这阶梯教室里大吵大闹。

        陈美淑不嫌丢人,可她嫌丢人。

        “也没用什么办法,不过因为她是你妈,所以我最近比较关心了一些罢了。”墨靖尧低低笑开。

        “你发现了什么?”喻色更好奇了。

        “听说她上次被人划开了肚子后总是不舒服,我就好心的请医生在她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关注一下,嗯,总是你妈,我不忍心看她生病难受。”

        “所以,你这是请人告诉她她不舒服可以治好了?”

        喻色说着,回想了一下陈美淑刚刚的面部表情和表现。

        蓦的,她脑海里闪过了一条讯息,“我知道了,她被划开的肚子做缝合手术的时候有纱布残留在里面了,只要取出来就不会不舒服了。”

        “嗯。”

        “你都知道?”喻色惊了,她是自己用自己的能力感受到的,但听墨靖尧的意思,好象他很确定的知道。

        “嗯。”

        “不应该帮她。”喻色又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离开的喻衍的方向,正好对上喻衍看向她的目光。

        “你不想她肚子里的纱布取出来?”

        “不想。”很确定的说完,喻色靠近墨靖尧,然后小小声的问道:“你告诉我,我妈的肚子是不是你派人去划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