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52章 晚安。
        詹嫂这样说,喻色就放心了,“再过几天我就高考了,所以我这几天有些忙,就劳烦詹嫂照顾祝许了。”

        “不会,这是我分内的工作。”

        “我明天要上晚自习,晚上不回来住宿舍,那你今晚能不能不走?”

        “这……”詹嫂看向了墨靖尧。

        墨靖尧还在刷手机工作着,听到这里,低声道:“你高考前,我都住这里。”

        “洛董会反对的。”

        “我留下吃药治病,她不会反对。”

        喻色服了,墨靖尧这理由,太理所当然了,“那行,你要是不觉得麻烦,就留下。”

        原来她以为她说她晚上不回来了,墨靖尧就应该也不会留下了。

        但没想到墨靖尧居然还说留下,果然他留下来不是因为她。

        这样就好。

        上晚自习了,眼看着没有几天就要高考了,教研组的老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各个科目的习题,认真的讲解着。

        这么关键的时候,万一教研组的题押对了,高考的时候正好考了而她没听课,那绝对会后悔的。

        她现在的目标就是t大医学系。

        记完了晚自习老师上课的笔记,喻色伸了个懒腰,然后开始收拾课本准备两分钟后下课。

        她就可以去宿舍美美的睡一觉了。

        今天在幼儿园,又是被人误会她和墨靖尧的关系。

        她觉得她有必要与他保持距离了。

        她身体已经恢复好了。

        至于那块玉所能传授给她的源源不断的文字,她现在并不是迫切的需要了。

        给人诊病不过是她的副业罢了。

        遇到病人就救治一下,遇不到也无所谓。

        况且,她脑子里现在有的,已经够用了。

        所以,从方园长叫她墨太太开始,她就打定主意以后要与墨靖尧保持距离了。

        明天的高考动员大会,不过是意外罢了。

        她也不想马上要高中毕业了,让当初把墨靖尧当成她哥的同学知道她当时撒了谎。

        毕竟,她哥喻衍的身高要是出现的话,怎么着都与墨靖尧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差太多了。

        就在这时,喻色的手机亮了一下。

        她随意打开。

        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脸黑了。

        杨安安也凑了过来,“喻色,你妈要参加高考动员大会?”

        “谁知道是谁告诉她的,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

        “哈哈,我也想说这句来着,你可千万不要让你妈来,倘若你真想让家人来,也是让你爸来,你爸多多少少比你妈能强一点点。”

        “我让他来。”

        “哪个他?你哥吗?”

        “墨靖尧。”喻色一想起那次把墨靖尧说成是她哥,她就一脸忧伤。

        一不留神,就扯上关系了。

        “真的假的?那能过关吗?张老师不同意怎么办?”杨安安率先替喻色急了。

        喻色想了想,这事不用她操心。

        就凭墨靖尧与石校长的关系,他说他来,他自己就能搞定一切了。

        “不会。”

        “好吧,你自己确定没事就好。”

        下晚自习的铃声响了,喻色还坐在那里,回复了陈美淑三个字‘不需要’。

        从那晚陈美淑和喻景安还有喻颜强行把她带回喻家,发生的那些事,她就再也不想与喻家扯上关系了。

        拿着课本回宿舍。

        结果,手机又响了。

        因为下课了,所以她删除了静音和震动功能,没想到才删除就响了。

        这其实是陈美淑的新号码,喻色直接拒接,随即拉入了黑名单。

        其实,除了喻衍,喻家其它人的号码她都拉黑了。

        只留了一个喻衍,是因为喻衍到底没有真正的伤害过她。

        她这个人,一向分的清。

        洗漱睡觉,忽而就有些舍不得这才装修没多久的宿舍了。

        等高考结束,她再想住进来都不可能了。

        这也是她这两天想要回宿舍住的原因。

        只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了。

        手机响了一声,她下意识的拿起,是墨靖尧的短信,“早点睡,晚安。”

        她看着这一行简简单单的字,心头微暖。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还是握着手机睡着的。

        没有玉,她也可以睡的很好。

        但是墨靖尧就不可以了,他离了玉睡不好。

        食堂的早餐虽然也不错,但是比起墨家或者是詹嫂做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用餐的人太多,所以没有那么精致。

        高中生,最需要的就是营养,所以,只要时间来得及,她早餐从来不亏待自己。

        不过,用完了早餐正准备去上早自习的时候,一想起昨晚墨靖尧发送给自己的那条短信,她礼尚往来的道:“早安,别忘了吃药,好转了告诉我。”

        没想到那边秒回了,“吃了,正准备送祝许去幼儿园,他哭着吵着让你一起送。”

        喻色一敲头,瞧瞧,她把第一天送祝许去幼儿园的事情给忘记了,急忙的就拨给了墨靖尧。

        那边秒接。

        “把手机给祝许。”

        墨靖尧看着来电显示上的‘色’字,最终还是把手机递给了祝许,“小姨的电话,你自己跟她说。”

        “小姨,你能不能送我去幼儿园?我想你和墨叔叔一起送我,我有点害怕。”软濡濡的小声音,还是带着讨好的味道。

        小家伙就是心里发虚。

        没爸没妈的孩子都是这样吧。

        她小时候也是。

        “等我,我请了假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起身就往外冲,“安安,给我请早自习的假。”

        “喂,你这是要去哪?动员大会还要不要参加了?”

        “放心,很快就回来,会参加的。”送完了祝许就来学校,正好参加。

        上午九点,时间很充裕,足够了。

        祝许这边挂断了电话,仰起小脸看墨靖尧,“墨叔叔,我给小姨电话了,你就能让妈咪跟我说话吗?”

        “嗯,不过只能说两句,她很忙,然后,要保密哟。”墨靖尧低笑着捏了一下祝许的小脸蛋。

        “好的。”

        “小姨也不能说哟。”墨靖尧很严肃的说到。

        “嗯嗯,小许不说,只有小许和墨叔叔知道,拉勾勾了。”祝许点点头,只要能听到妈咪的声音,他什么都答应。

        墨靖尧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就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