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51章 太闷骚了
        那是苏木溪送给祝许的。

        可能是这男人查到了苏木溪送的玩具的快递信息,然后玩了一个时间游戏,他那天对祝许说回到了公寓玩具就到了。

        所以,苏木溪送的玩具到了,祝许就认定了是墨靖尧送的。

        这种先入为主的本事,她真是服了。

        墨靖尧太闷骚了。

        以至于祝许一点都不知道他后面收到的玩具与墨靖尧半点关系都没有。

        晚上是在公寓吃的。

        依然还是清淡的食物,因为墨靖尧还要继续服药。

        墨靖尧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范儿,但是他吃的时候,多多少少的还是会有一点反应和表情了。

        “墨靖尧,十副药才吃了半副,所以不急,等十副药全都吃完了,你的味蕾就好的差不多了。”

        “真的有毒伤了我的舌?”

        “不是,是伤了脾。”

        “脾?我明明是味蕾没感觉。”

        “不不不,你失去味蕾的原因是因为脾缺失了部分功能,只要修复好了,就可以恢复了。”

        “怪不得之前一直没有治好,原来是方向就搞错了。”墨靖尧转头看着喻色,忽而就觉得她是他的福星。

        没有她,他早就死了。

        没有她,他现在味蕾还不会有感觉。

        但是只是早上吃了她半副药,他就有一点点的感觉了。

        可就是一点点,于他来说都是奢侈的,让他新鲜的。

        果然味蕾有感觉的时候,吃东西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吃什么都有点美味的感觉了。

        如果再多吃几副药,再好些,会不会就吃什么都香了?

        二十几年了,他现在终于尝到这种滋味了。

        “这也不怪你从前请的医生,实在是当初给你下毒的人下的太过高明,其实就连我也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是毒伤了你的脾,墨靖尧,如果有可能,你还是想办法把当初那个害你失去味蕾感觉的人找到吧,我总觉得那人应该还在你身边,时时刻刻都在盯着你的感觉。”也把墨靖尧时时刻刻的处于危险之中。

        这一次,换墨靖尧沉默了。

        如果可以,他早就揪出来了。

        他的沉默,喻色就秒懂了,“我吃好了,我去上晚自习了,墨靖尧,你记得半个小时后吃药。”

        “好。”

        喻色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准备离开,忽而,在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后,她又停了下来,“墨靖尧,学校要开高考动员大会了,你说我让我哥喻衍代表我家长来参加行不行?”

        这是杨安安发给她的信息,高考动员大会每一个学生都要派家里一个家长来参加的。

        其实家长都来也可以。

        不过,她想她能请到喻衍就不错了,她爸她妈才不会管她的。

        “不许。”墨靖尧立刻就想起那次喻色给他戴上了口罩,说他是她哥的场面了。

        “呃,你法西斯吗,我不叫我哥难道叫你不成?”喻色没想到她只是随口问一句罢了,她一看到那讯息就决定让喻衍代为参加了,但是墨靖尧居然霸道的替她反对了。

        “嗯,我去。”结果,她这一次的随口一句,又被墨靖尧给用上了。

        听到他说他要参加她的高考动员大会的时候,喻色也懵,不过只一秒钟就反应了过来,“你是想以我姐夫的名义参加吗?”

        算起来,启美一中校里校外,全都把墨靖尧默认成是她姐夫了,他要替她参加,也只有这么一个还算是稍稍合理的身份吧。

        “我不是你姐夫。”他以后只会是她男人,其它的称呼都与他无关。

        喻色眨眨眼睛,这是墨靖尧第一次说明自己与喻沫没关系。

        不过,也就她和祝许还有詹嫂听到了,外面的人还是认定墨靖尧是她姐夫。

        “那你想以什么身份?老师发的通知里说明了,只能让家长参加,我哥比我大,凑合一下也算是家长吧。”

        “我去。”

        “你给我一个你可以去的合理身份。”

        “喻衍去就穿帮了,只有我去才合适。”墨靖尧理所当然的道。

        他这样一说,喻色猛然想起之前在校园里,因为他无赖的非跟着她,她当时无可奈何的就向同学们介绍他是她哥了。

        如果让喻衍去,还真是就穿帮那天戴着口罩的他是假的了。

        算起来,如果喻衍去会穿帮,似乎好象墨靖尧去还真的是合适的。

        “你有时间?”再想不到其它可以替喻衍出席的人了,那用墨靖尧是最好的选择了。

        “有。”事关喻色,没有时间也要有时间,等喻色去学校,他直接打电话让秘书把明天上午的所有行程都取消。

        他就代表喻色的家长参加高考动员大会。

        “那好吧,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

        “行了,就这么定了,记得餐后三十分钟后服药。”

        “记得。”

        “祝许,明天要去幼儿园,早点洗澡睡觉,玩具不能玩太晚了。”

        “知道了小姨。”

        “詹嫂,你今晚还要走吗?”喻色又关注到詹嫂的身上了。

        昨晚她回来,詹嫂已经离开了。

        祝许交给墨靖尧,墨靖尧也能搞定这孩子,可她总是觉得这样太浪费了,让一个跨国公司的大总裁带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孩子,她这是过份了。

        “是……是的。”詹嫂看了一眼正低头刷手机工作的墨靖尧,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于是,迟疑了一下,她选择实话实说。

        不然,等喻色下了晚自习回来,还是要穿帮的。

        还不如早些承认的好。

        “詹嫂,你这份工是墨少请你来的,那我想请问,我上晚自习的时候,是不是由你来照顾祝许?”

        她说着,还看了一眼墨靖尧的方向。

        詹嫂这才明白过来,喻色是觉得让墨靖尧晚上替她带祝许是有些浪费了。

        也的确是的,她也这样认为,可是墨靖尧现在似乎很喜欢留在这里的样子。

        她也想留下来照顾祝许,可是墨靖尧不同意。

        “喻小姐,墨少在的时候,或者你在的时候,有人照顾祝许,晚餐后我就离开了,如果你们两个都不在家,我自然会照顾祝许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