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43章 不解释
        他想过直接命令陆江不要煎药,不要理会,可是一看到喻色,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合眸睡去。

        夜色温柔。

        天亮了。

        门铃突然响起。

        喻色激棂一下坐了起来。

        转首看窗前,天色已经亮透了。

        陆江太慢了。

        按照她的计算,几个药壶同时煎的话,天才朦朦亮就到了。

        她跳下床就要去开门,直接忽略了床侧的那一抹凹陷。

        进了客厅看到茶几上自己昨晚温书的课本时,猛然发觉自己刚醒过来的地方不对了。

        她昨晚应该是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的。

        所以,她这一刻更应该是在沙发上才对。

        转头看一眼墨靖尧的房间,门轻阖着,应该是还睡着。

        嗯,他喝了酒,还睡着正常。

        所以,应该与他无关,一定是她睡着睡着迷迷糊糊就回到了房间睡到了床上。

        门开,门外两个人。

        一个是詹嫂,一个是陆江。

        詹嫂手里拎着食材。

        陆江手里提着一个全都是药包的袋子。

        “喻小姐,药煎好了,一共十副,每天两副,十天的量。”

        “多谢。”喻色接过,詹嫂也进来了。

        接了药,她就要关门。

        陆江眼看着门要关上了,有些恼了,“喻小姐,你这药是煎给谁的?要不要我帮你送过去?”催他大早上送过来,肯定是要早上喝的,所以,陆江也跟着墨靖尧一起,好奇喻色这药是给谁抓的了,居然敢劳烦他亲自监工。

        最好不要让他知道这人是谁,否则,他跟这人没完。

        “不用了,我自己给他就好。”

        “哦,那……那好吧。”心底里有一千一万个气怨,可是一对上喻色微微笑的小脸,再想起墨靖尧那张在他面前从来都不会笑的颜,陆江到底不敢说什么了。

        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然,他才走了一步,就听喻色又道:“等一下。”

        “喻小姐还有事?”一夜未睡的陆江此时此刻恨不得砍了喻色。

        他凭什么替他人做嫁衣。

        “小区大门侧有一家小超市,你帮我买一些糖果。”

        “哦。”

        “再买些香辣的小零食。”

        “还有吗?”听到喻色说了一样还有其它,陆江真的快要不耐烦了。

        “你看着买吧,反正带有刺激性的食物都可以,要是有榴莲最好了。”喻色觉得榴莲这种东西,是女人的最爱,但是男人就很不喜欢那种味道。

        以前在喻家,陈美淑喻沫喻颜就特别爱吃,喻景安和喻衍就从来都不吃。

        她也喜欢吃,但是从来都没有她的份,她还真没怎么吃过榴莲。

        “好。”陆江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再也不想听喻色的吩咐了。

        就算喻色再想让他给买东西,他也不管了。

        他不乐意,不解释。

        陆江走了,喻色跟着詹嫂进了厨房。

        食材挺丰富的,鸡鸭鱼肉很齐全。

        “詹嫂,今早上的早餐清淡为主,白米粥就好,那一盘黄花鱼就不要煎了,今早不吃鱼,生冷油腻都不要。。”

        “好……好的。”

        “最近只要墨少在的时候,生冷油腻都不要。”

        詹嫂瞄了一眼喻色手里提着的药袋,“这是给墨少准备的中药?墨少有病?”

        “噗”的一声,喻色笑喷了。

        墨靖尧有病,这话听着就好笑。

        不过,这话也不错,墨靖尧是真的有病。

        不过,墨靖尧的这病,一般人真看不出来。

        只看人,她也看不出来。

        如果不是发现他吃什么都不香都没感觉的样子,她是真的不知道他有病。

        她这一笑,詹嫂懵懵的,“喻小姐,我说错话了吗?”

        “没……没有,墨少是有病,你没说错。”喻色说完,把药包放进了双开门的大冰箱,转身就出了厨房。

        有詹嫂在,她还是温书去吧。

        争分夺秒的能学一会是一会,她还要考t大的医学系呢。

        詹嫂望着喻色走开的背影,喃喃自语着,“墨少有病?墨少真的有病吗?这可怎么是好呢。”

        想着,她一边摘菜一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喻色温书了。

        低头看书的时候,脑海里闪过刚刚才偷窥看到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墨靖尧的睡姿从来都象是在立军姿似的,哪怕是睡着了,也是身体笔直的躺在那里,绝对高大上的那种。

        至于祝许,睡觉就一点睡相都没有了。

        骑着被子睡的,要多没形象就多没形象。

        忽而就想,她自己的睡相也不知道怎么样。

        不过不管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怎么舒服怎么来。

        厨房里飘出了香气。

        就算没有生冷油腻,感觉詹嫂的早餐也应该不错。

        “喻小姐,二十分钟后开饭。”知道喻色起了,詹嫂探头通知了一下喻色。

        喻色起身先去了墨靖尧的房间,他是大人,叫一声就能醒,不用费事。

        推门而入,忽而想起自己一早上莫名其妙从床上醒来的事情,看到墨靖尧就觉得这可能与他有关。

        不过,就算她问他他也不会认真回答吧。

        这男人看起来挺高大上的,其实很无赖。

        “墨靖尧,开饭了,起来吧。”喻色伸手一推墨靖尧。

        墨靖尧没反应,仿佛没听见般的继续睡着。

        这不可能。

        她嗓门绝对不低。

        墨靖尧不可能听不见的。

        喻色弯身就去掐墨靖尧的脸。

        刚拧了一下,身子一沉,一下子被一只大掌拽到了床上。

        “啊……”她一声惊叫,不过随即就被封堵住了。

        墨靖尧的,封住了她的。

        喻色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颜。

        墨靖尧太过份了。

        他这是明着流氓她。

        直到氧气的即将殆尽,墨靖尧才缓缓松开了她。

        随即,一双黝黑的若幽潭般的眸落到了喻色的眼里。

        四目相对,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喻色大脑缺氧的看着墨靖尧,一时间忘了反应。

        不过,她没反应,墨靖尧反应了,“咦,你怎么在我床上?小色,我刚刚做梦了,好象……”

        “墨靖尧,你就装吧。”喻色拳打脚踢的招呼了过去,这男人一定早就醒了,她叫他的时候就醒了,还装作没醒,然后欺负了她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