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42章 熟悉的怀抱
        她一直以为墨靖尧的味蕾有问题是舌有了问题。

        但此刻才知道,根本不是舌的问题。

        不得不说,那人下毒的手法太残忍了。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为了不惹人注意,不被发现,悄然间的下了一味损坏墨靖尧的脾的毒。

        但是,下毒的剂量很轻,不会弄死他,也不会被人发现。

        于是,等到他失去味蕾的感觉的时候,再来检查,已经什么都检查不到了。

        不得不说,这人很高明。

        也很阴狠。

        看着沉睡中的墨靖尧,她忽而就懂了,或者,在这个世上,几乎就没有几个他可以真正信任的人吧。

        下毒的人当初一定是他身边的人,否则,不可能下毒成功的。

        所以,他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已,从不理会。

        他这样冷漠的性子,一定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吧。

        比如他的味蕾。

        原来他在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踩着曾经的残殇踽踽独行罢了。

        原来,他看起来的好,还不如她的过往,至少,她还活着,她还是健康的。

        喻色轻握了一下墨靖尧的手,随即起身就走出了墨靖尧的房间。

        走进阳台,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夜深了,此时是一盏接一盏的熄灭。

        没有全部亮起来的绚烂,只给人一种繁华落幕的感觉。

        喻色现次拨打了陆江的电话。

        “喻小姐,还有事?”陆江看到是喻色的号码,还以为她又想让他把墨靖尧送回墨家。

        所以看到的时候他是不想接的,但是又觉得要是墨靖尧知道他不接喻色的电话,只怕……

        所以,硬着头皮接了。

        “陆江,我马上发送给你一个药方,你现在就去抓药,亲自盯着煎好了给我送过来。”事关墨靖尧的药,喻色不想大意了,更不想假手不信任的人,祝红的死是前车之鉴。

        万一有人偷换了一味药,那就是害了墨靖尧。

        所以,必须陆江亲自监督煎药。

        “现在?”陆江不相信的看看墙壁上的夜视时钟,这马上就凌晨了,他现在爬起来出去,大街上的药店早就关门歇业了。

        除非是去医院,把医院的药房开了买药。

        但是这大晚上的,那得折腾起来多少人。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都不想起,哪里好意思去折腾别人。

        不想,喻色是一点也不迟疑的笃定,“对,现在。”

        “很急的病人吗?”陆江知道喻色的医术,还是很靠谱的,不过他就觉得如果不急的话,天亮了再抓药也是一样的吧。

        这样,他能睡个好觉,别人也能。

        不是很急的病人就明天处理不好吗?

        喻色这样的热心肠虽然证明她心善,但是到了他这里可就不是心善了,有点折腾他呢。

        “急倒是不急,可是我想明早就用。”就象墨靖尧说的,已经二十几年了,所以,他已经不急了。

        因为急也没用。

        急了也治不好。

        就以墨靖尧的能力,他不可能不想治自己的这个病。

        一定是治不好,所以放弃了。

        但是,这一刻她得了药方,知道他的病根源于哪里,她恨不得立刻马上就治好他的病。

        “那好吧,我这就去办。”陆江有些不情不愿,不过还是起了。

        喻色也听出来了,也不拆穿,只是道:“这个病人要是治好了,给你涨薪水。”

        她这话绝对没错的,要是墨靖尧的病治好了,说不定他一高兴给墨氏集团的每一名员工都涨了薪水也说不定。

        况且,这药绝对会是陆江亲自看着煎好送过来,陆江到时候就是大功臣。

        她再向墨靖尧吹几句风,墨靖尧给陆江涨薪水就是秒秒钟的事情。

        “真的吗?”陆江的语气终于不再那么不以为然了,这一刻特积极。

        “真的,我保证。”

        “好,我这就去办,都煎好了就送过去,到时候天没亮我送过去会不会打扰你休息?”

        “天亮的时候你能送到已经不错了,我要十副药。”

        “十副?”陆江差点跳起来,“那我用现在那种煎药方式,把十副药全部放在一起一次性煎好,再分装塑封可以吗?”

        “不行,必须一副一副的煎。”

        “好吧。”陆江垮下了脸,看来,他今晚上甭想睡了。

        “陆江,记得亲自取药,然后煎药的时候也要盯着,否则,出半点纰漏,你懂的。”

        “知道。”陆江拧眉穿起了衣服,要不是知道墨靖尧对喻色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真不想理会喻色。

        煎个药这么多的要求,当他是打杂的吗?

        墨氏集团,除了墨靖尧,还没有人敢这样奴役他。

        “谢啦。”喻色挂断,还兴奋着呢。

        也可说是亢奋。

        她终于就快要医好墨靖尧味蕾的病了。

        直接把药方发送给陆江,白豆蔻20g,扁豆10g,砂仁30g,白术5g……

        发送完毕,这才放松了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干脆就拿过了课本开始温书。

        能学多少学多少,总比不学好。

        反正,不能浪费了时间。

        喻色就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的看起了书。

        时间很快就过了零点。

        一点。

        两点。

        两点多的时候,喻色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客厅里灯火通明,她就那么睡了。

        之所以开了所有的灯,是因为她眼睛不好。

        从小姨结婚她回到喻家,她卧室里的灯就从来都是暗的。

        陈美淑就从来没有给她换过亮一点的白炽灯。

        以至于,她的眼睛最怕暗。

        所以,只要是学习的时候,她会把所有能开的灯都开了,不伤着眼睛。

        一条毯子轻轻盖在她的身上,随即她整个人就窝在了一个无比熟悉的怀抱,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喻色蜷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沉了。

        墨靖尧熄了灯,在一室的黑暗中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女孩。

        陆江说她让他抓了十副药,然后煎好,明早送来。

        也不知道她这药是给谁抓的。

        一想到喻色在操心着一个他不知道的人,不由得面色冷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