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41章 人间极品
        他睡了就睡了。

        喝了酒最好睡。

        “喻小姐,有事?”陆江很快就接了起来,恭敬的问到。

        “靖尧在我这里,你看你要不要过来接他回去?”

        “这……这个我已经睡下了。”陆江说着,就掐了一下身旁的人儿。

        喻色随即就听到了一声惊叫。

        还是女人的声音。

        顿时就尴尬了,“不……不打扰你了,你帮我通知一下墨家的管家,靖尧就不回去了。”

        墨靖尧人醉成那样,她也不好强行让他回家。

        好歹,这里也是他的房产。

        就连她都算是寄人篱下。

        还是寄他的篱下。

        “好的,放心吧,我一定通知管家。”陆江说完就挂断了。

        墨靖尧今晚喝酒了。

        酒还是他亲自送过去的。

        墨靖尧心里想什么,别人不清楚,他是清楚的。

        想当初喻色被洛婉仪请去墨家的时候,墨靖尧明明早就清醒了的,却连着几天硬是把自己变成‘昏迷’不醒的样子。

        其实就是恋上了喻色陪在他身边的感觉。

        甚至于,还不许他告诉任何人他醒了。

        如果不是墨靖勋给喻色送花求爱,估计墨靖尧还会一直‘昏迷不醒’下去的。

        算起来,也怪喻色,招花引蝶了。

        如果墨靖尧那天不‘醒’过来,或者,早就查到那起车祸的幕后指使者了。

        景株招了也没用,查到的人全都是无关紧要的,而且,还都断了气。

        不过这些,现在急也没用。

        只能暗暗查访,总会查出真凶的。

        墨靖尧那样的九死一生,查不出真凶,别说是墨靖尧,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人,必须要找出来。

        喻色挂断了手机,从阳台转回到客厅。

        陆江不来接墨靖尧,她只能把他送去房间了。

        再试着拿下他腿上的笔电,这一次睡沉的墨靖尧没有拉住她,任由她拿走放到了茶几上。

        “墨靖尧,我扶你回房间睡觉,嗯?”之前给他盖毛毯,是想着他睡一会还有可能醒来继续工作,毕竟笔电还在他腿上。

        直到反应过来他是喝酒了,才觉得还是把他扶到床上睡更来的合情合理。

        墨靖尧还是一动不动。

        喻色试着推了推,他好重。

        虽然墨靖尧看起来一点都不胖。

        相反的,宽肩窄臀大长腿的身材简直是人间极品,但是毕竟他身高摆在那里,而且身体摸起来特别的有肌肉感。

        推不动,喻色只能继续低唤,“墨靖尧,你醒醒,我扶你去房间睡好不好?”

        软声的哄着,睡着的人,只要你叫他,就算是睡着了也是有感觉的。

        果然,墨靖尧随着她手的力道站了起来,然后头一歪就靠到了她的身上。

        喻色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墨靖尧这简直太重了。

        试着扶着他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还好,墨靖尧还算配合,虽然走的慢,不过总算是进到了他的房间。

        一步一步走过去,等到了床前,喻色用力一推,墨靖尧就往床上栽倒而去。

        喻色才以为自己大功告成了,忽而手上一沉,然后她整具身体就被墨靖尧直接拽到了他的身上。

        是的,她整个人都在他的身上。

        “小色,别走。”

        “你怎么知道是我?墨靖尧,你醒了是不是?”喻色拍了拍墨靖尧的脸,但是没反应。

        “小色……”不过,男人一直在低低喃喃着他的名字。

        上瘾了似的,一直不停。

        喻色试着动了动,可是才要挣开,转眼又被墨靖尧给拉了回来。

        这一次,她的脸正对着他的脸。

        她看着他闭着的眼睛,赫然就想起他们初见的那一天,他也是这样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那时的她就觉得他太晦气,怎么看都不顺眼。

        那时的她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醒着的墨靖尧才更好看。

        他那双眼,就象是会勾魂一样,每次让她对上的时候,只觉得心跳加快。

        “墨靖尧,我困了,明天我还要上学,你松手。”

        男人没理她,安安静静的睡着。

        是的,睡着的他怎么可能理她。

        他喊她的名字,不过是做梦梦到她罢了。

        可一直这个姿势躺在他身上,也不是长久之计。

        总不能一个晚上都这样。

        她想睡觉。

        就在喻色懵逼的不知道要怎么挣开男人的时候,墨靖尧忽而动了起来,带着她翻起了身。

        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墨靖尧的身边,他大掌搂住了她的腰,继续睡。

        这一次睡,睡得更沉了。

        也没有再喊她的名字。

        喻色松了口气,在已经习惯的黑暗中盯上了墨靖尧脖子上的那块玉。

        他味蕾的功能缺失了。

        她一直想要医治好他。

        看着他的玉,她的手就象是被盅惑了似的,悄悄的就伸了过去,然后,轻轻拿下。

        就放在自己的胎记上。

        他说过,玉不在他身上,他就睡不好。

        她就等着能治愈他味蕾的办法入脑海再还回给他。

        墨靖尧的玉,只有每次落在胎记上的那一瞬间,才会有文字灌入她的脑海。

        而且她发现了,也不是每一次都有。

        一天里最多不会超过两次。

        但是,戴着他的玉练功会事半功倍。

        如今,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了。

        至少不会象之前那么弱了。

        玉到了手中,清清凉凉的置在胎记上,喻色闭上了眼睛。

        去感受那每一次奇迹发生的瞬间。

        试过几次了,总是找不到治愈墨靖尧味蕾的办法,这一次她也不过就是想试试罢了。

        却不想,才片刻间,脑子里突然间就涌入了一条讯息。

        喻色倐的睁开了眼睛,黑暗中,她看不清墨靖尧的一张脸。

        但是,已经知道他味蕾的问题要怎么治疗了。

        墨靖尧这个病,她其实一直都是放在心上的,只是可惜一直没有良方。

        这一刻有了,喻色兴奋的原本的瞌睡虫立刻就被秒杀了,起身就下了床。

        墨靖尧睡的很沉,清清浅浅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可哪怕他睡的再安稳,她心底都升起了一道殇。

        她现在的医术,已经不止是单纯的脑子里被注入的文字了。

        而是已经把那些文字变成了她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