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25章 墨靖尧喜欢你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

        拿出手机与杨安安煲起了信息。

        不外乎就是她昨天今天离开杨安安后的遭遇罢了。

        安安这是关心她,她知道。

        直到出租车停了,她才发现已经到了,付了车资下车,她之前常来,所以,别墅大门的指纹锁里一直都有她的指纹。

        试了一下,门开,喻色进去了。

        想着进去把手机交给墨靖尧就离开。

        不想,她才一推开玻璃门,就怔住了。

        客厅里黑压压的站着人。

        全都是别墅里的佣人。

        管家站在最前面,后面的男男女女的佣人,全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而这些佣人的正前方,正是墨靖尧。

        是的,不是她以为的洛婉仪或者是墨靖汐,而是墨靖尧。

        她是真没想到墨靖尧一个男人居然会训斥佣人。

        这个活,应该是洛婉仪和墨靖汐比他更适合吧。

        “我再说一遍,如果自己出来,除了丢掉墨家的这份工作,我不会再追究其它,否则,你们懂的。”

        喻色懵了懵,听不懂墨靖尧这是在说什么。

        客厅里还是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是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那就不用面对墨靖尧了。

        他就往那一站,就让人条件反射的畏惧。

        就在这时,站在角落的张嫂突然间道:“喻小姐来了。”她就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就发现了喻色,一张老脸上顿时全都是笑容了。

        喻色来了真好,不然只怕今晚上他们这所有的佣人都惨了。

        墨少这是要谁都不放过的要惩罚每一个人了。

        张嫂这一嗓,墨靖尧也看向了喻色。

        其实喻色进来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

        那时还以为是墨靖汐回来了,就没理会,没想到居然是喻色,“你怎么来了?”

        “原来你急着回来,就是要训斥他们?大晚上的,不能明天再说吗?”喻色觉得这些佣人大可怜了,忍不住的就要替他们求情。

        “不能,这次的事情不能通融。”明天他要工作,晚上回来处理的话还是现在这个时间,没什么差别。

        “到底什么事?”

        墨靖尧似乎是不想让她知道,“你呢,这么晚有事吗?”直觉告诉他她是有事的,不过不然不会过来。

        看到她的一瞬间,他原本冷肃的面容立刻就缓和了些微。

        就连客厅里的温度都仿佛瞬间提升了许多。

        “你手机落在我那里了。”喻色说着,扬了扬他的手机。

        “为什么不打我电话?这么晚了,我派人去取就是,你不该来。”想到喻色一个人打车过来,墨靖尧脸黑了,万一要是出点什么差错怎么办?

        “呃,一路过来路不偏的,而且我打的是正规的出租车,我有拿发票的。”

        可喻色这样解释,墨靖尧还是黑着一张脸,“下次不管是什么事,我和陆江不接电话不确认,你就不能出来。”

        “我打你电话了,你手机关机。”

        墨靖尧这才想起自己手机关机的事情了,“行了,我现在派司机送你回去。”

        喻色委屈脸,“你刚刚真凶。”明明就是他手机关机了还凶她。

        “报歉,是我疏忽了,乖,你先回去。”看着喻色可怜兮兮的样子,墨靖尧心疼了。

        他这一句出口,原本都耷拉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的佣人们,全都整齐一致的抬起头,然后吃惊的看着墨靖尧。

        他们是不是幻听了?

        刚刚那句话是墨少说的?

        不可能。

        一定是幻听了。

        他们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就从没有遇见过墨靖尧对人温和的时候,更别说刚刚那样的温柔了。

        “我不,我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喻色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沙发上,宛然这是她家一样。

        墨靖尧听完,逆天的大长腿就走向了喻色。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下坐到了她身边,温声道:“你先回去,回头我再告诉你。”

        原本就惊呆了的佣人此一刻的口型全都变成了o字型。

        这真的……真的是他们的墨少吗?

        是不是被谁人附体了?

        不过,很快就想起在喻色没进来之前他对她们的冷肃了。

        似乎好象,还是墨靖尧。

        “不行,我看完了再走。”

        女孩说着,没骨头般的惬意的就靠在了沙发上,然后就象是发现新大陆般的道:“怎么换成布艺的了?”

        是的,喻色是在靠到沙发靠背上的这一刻才发现的。

        然后,认定墨靖尧不会知道,直接看向张嫂,“张嫂,这沙发什么时候换的?好舒服。”

        “下午。”

        “咦,这茶几也换了,也是下午吗?”

        “是的。”张嫂答,这一刻轻松了许多,喻色来了真好。

        她恨不得喻色天天都在墨宅,可惜最近喻色来的有些少了。

        喻色眨了眨眼,猛然想起她下午说起她喜欢布艺的沙发,她说布艺的沙发有家的温馨,很舒适。

        还有茶几也是,玻璃的比那种艺术品款的好打理。

        然后,墨靖尧这里就全换了。

        这是巧合还是……

        脑子里再次闪过杨安安今晚的那一句‘墨靖尧喜欢你’。

        她突然间不敢想下去了,“墨靖尧,你该干嘛干嘛,不用理我。”她坐在这舒服的沙发上看戏就好了。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赶上了,没有理由不关注一下就离开的。

        她也好奇墨靖尧这是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她走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觉得墨靖尧这审人的事可能与她有关。

        所以,更不想走了。

        眼看着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墨靖尧的脸色先是黑沉了下来,可是对喻色,他还是没辙。

        怎么也狠不起来。

        最后,只得对张嫂道:“去取些点心和水果。”

        “是。”张嫂乐颠颠去了,为喻色服务,她最乐意了,无怨无悔。

        墨靖尧这才重新又走到了之前的位置上,站定。

        既然瞒不过喻色,他就不瞒了。

        “出来。”

        他这一声冷喝,一众佣人立刻又集体一致的耷拉下了头,不敢看墨靖尧了。

        “以为我不知道是谁?你虽然是用新买的手机号拨打的喻沫的电话,但是你一定是在我这里拨打出去的,那就说明你的手机现在就在这宅子里,只要一搜,就搜到了,我不说,只是想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罢了,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