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102章 情不自禁而已
        然,喻色的碎碎念还没‘念’完,墨靖尧直接打断了,“不必。”

        “呃,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呢,我这么操心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这样年复一年的老下去,等你再想找人生另一半的时候,就都是别的男人挑剩下的了,到时候你一定不甘心。”

        “不劳费心。”墨靖尧把小笼包放进了蒸锅里,开蒸了起来。

        “哇哇,真的有小笼包呀,墨靖尧,你早就冷冻在冰箱里的?”

        “嗯。”她喜欢的,他都备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的用上了。

        “好吧,看在有小笼包吃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跟你生气了,不过,你还是要说清楚你今天到底发什么疯。”抿了抿唇,一看到小笼包,喻色更饿了。

        她是真的从早上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吃。

        进了绿岛咖啡明明已经要吃到牛排了,结果墨靖尧一到,就被他给带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以后不许给我介绍女朋友。”墨靖尧只得再强调一次,不然喻色这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呃,你就因为我给你介绍安安,你就发疯了?”墨靖尧连着两次几乎一模一样的回答,喻色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是不喜欢她给他介绍杨安安。

        “其它女人也不行。”不论是什么女人,他都不接受,尤其是喻色介绍的,他更不接受。

        只要一想到喻色在不遗余力的给他介绍女人,他就别扭。

        喻色这是有多不喜欢他的就想给他介绍女人呢。

        墨靖尧这一句说完,喻色就觉得明明在冒着热汽的厨房里仿佛一下子降了好几度似的,冷嗖嗖的感觉。

        让她打了一个寒颤,“算了,你比我大,以后你的终生大事我就不操心了,不过作为朋友,墨靖尧你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然,我跟你急。”

        听到喻色承诺再不操心他的终生大事,墨靖尧的脸色这才多少好转了一点,可听到后面,立码又黑了,“我这人有第一次控,你是我第一个亲过的女人,所以,以后再想让我亲别的女人有点困难。”

        所以,让他有其它的女朋友非常困难。

        不,是不可能。

        “墨靖尧,你什么意思?你强亲了我,还要我负责?”

        “不是强亲。”自然而然的亲亲而已,哪里就象喻色说的那么难听了。

        情不自禁而已,不是强亲。

        “怎么就不是强亲了,墨靖尧,你这一言不合就玩亲亲的毛病得改。”

        “不改。”只是这一句,墨靖尧是在心里默念的,绝对没有说出来。

        他上网查过了,都说女人说‘不’的时候,其实是想要的。

        所以,他才又亲了她。

        聊着说着,小笼包蒸好了。

        十五分钟整,打开锅盖一股香气飘出来,喻色吸了吸鼻子,两眼都放光了。

        墨靖尧无奈的摇了摇头,端了一屉往餐厅走去,“过来,你先吃。”

        “我可以先吃?”

        “嗯。”又没外人,就他和她,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吃吧。”

        热汽腾腾的小笼包放在餐桌上,喻色被诱惑了。

        端着墨靖尧调好的蘸料就开吃了起来。

        味道虽然不及她之前在墨家吃到的那种现包的,但是也不差多少,很美味。

        一会的功夫,他之前承诺她的食物一样样的真的都端了上来。

        反正只是加热而已,这种没难度的工作墨靖尧手到擒来,不用学,天生都会。

        喻色美美的吃着,“墨靖尧,虽然你只是负责加热,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墨靖尧把最后热好的粥放下,这才坐到喻色的身边,修骨玉长的手拿起筷子开吃了起来。

        与喻色的没形象相比,他永远都是不疾不徐的优雅绅士。

        喻色一看到他的吃相就忍不住的吐槽了,“墨靖尧,我每次看你吃东西,就仿佛一点都不美味似的,只是为了完成用餐这个任务才吃似的,可我吃着明明就很好吃嘛。”

        墨靖尧手里的筷子一滞,足足顿了有两秒钟,才将一个小笼包喂入口中,随即慢不经心的道:“我的确吃不出来美味的感觉。”

        “吃什么都是吗?”喻色不相信了。

        “嗯。”

        “从来都没有?”

        “很久了。”

        喻色听着这话有毛病,“很久是多久了?”

        墨靖尧放下了筷子,认真的想了想,“也有二十几年了。”

        “呃,你马上就是而立之年了,这说明,你这种情况在你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喻色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吧。”

        “你这是味蕾没感觉,还是吃啥都真的不觉得好吃?”

        “一。”

        墨靖尧轻声一个字,喻色只觉得喉间一梗,她从前只以为他吃什么都不美味的样子是因为他吃多了美味珍馐,所以吃什么都不觉得好吃了。

        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他是味蕾没知觉了。

        “墨靖尧,是谁做的?”

        墨靖尧摇了摇头。

        喻色想起墨靖尧‘昏迷不醒’的时候,墨家人对洛婉仪的攻击,生在那样的大家庭,或者,从他一出生开始,就注定成为了家族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说起这事,她想起了他的车祸事件,“车祸的事,你找到真凶了吗?”

        墨靖尧轻轻转首,“正在查。”

        这一句,分明就是在告诉她,的确是有人要弄死他。

        好在他命大的遇到了她,不然,那次的车祸他必死无遗。

        一想起那天发生的所有,喻色又别扭了。

        两个人默然无声的吃完了这午餐不午餐,晚餐不晚餐的一餐,喻色看看时间,再看看窗外,已经近黄昏了。

        “墨靖尧,什么时候回去?”她想回学校了。

        不然,孤男寡女的两个人呆在这么僻静的地方,她心有点乱。

        “周六你没有晚自习,就住这里吧,一人一个楼层,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

        “玉借我?”喻色又盯上了墨靖尧的玉。

        墨靖尧此一刻真想直接把玉砸了,怎么就感觉喻色对他的玉好象比对他还上心。

        “好。”不过心里想的是一样,说出来的又是一样,只要是她喜欢的,他全都想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