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98章 疯的莫名其妙
        “咦,他不接电话也不进来,这是什么意思?”手机自动挂断了,喻色懵懵的起身,“你等我一下,我去叫他进来。”

        “喂……”杨安安起身,很想跟上去,可看到外面如雕像般站在那里的墨靖尧,莫名的就有些心慌,愣是没敢跟出去。

        怎么就有一种她要是跟出去的话,墨靖尧会砍了她的感觉呢。

        不会的,不会的,喻色说墨靖尧人很好,不会暴力的。

        喻色推开了玻璃大门,眼看着墨靖尧被人围在正中,她根本挤不进去,只得惦起脚尖看里面的男人,“墨靖尧,你人都来了,怎么还不进去?我和安安等着呢。”

        她催促的声音,让一直如雕像般站在那里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墨眸缓缓抬起,只是当视线落到她脸上的时候,脸色更黑了。

        “动了,他动了,妈呀,我心跳加速了,他太帅了。”

        “能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一眼,死都值了。”

        “他要是肯做我老公,就算让我天天侍候祖宗一样侍候他我都愿意。”

        “他看我了,瞧瞧,他往我这边看呢。”

        “呃,他是往你身后看,你别自做多情了。”

        围着的女生,所有的目光都在追随着墨靖尧,他人在哪她们的目光在哪,他看向哪里,她们也看向哪里。

        然后,不约而同的全都随着墨靖尧的目光看到了人群外的喻色。

        然后,不约而同的眼神里全都是敌意。

        “他看那个女孩做什么?难不成他喜欢那个女孩?”

        “这什么情况?这女孩是墨靖尧的女朋友?”

        “长的还不错,就是看起来有点太嫩了,与墨少的年纪不匹配吧。”

        墨靖尧起初还是怔怔的看着喻色的方向不说话,也没有其它的反应。

        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最后听到的话语刺激到了他,他倏的开口,“让开。”

        只是一声低喝,但周遭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静的,仿佛掉根针都清晰可闻。

        墨靖尧开口了。

        他的声音真好听。

        这是他停在这里以来的几分钟内,第一次开口。

        那是能使人怀孕的声音,磁性,悦耳,动听。

        却又夹杂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慑性,于是,围着的女生在墨靖尧的一声低喝声中,不由自主的让开一条通道。

        就见墨靖尧徐徐走出人群。

        那一步步,分明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太男人了。

        “哇,他是我男神。”

        “他是我的,你们都不许觊觎。”

        “帅暴了,我酥了。”

        “妈妈呀,来生你把我托生成他的女人好不好?做他的女人太太太太幸福了。”

        “瞧,他朝着那个小女生去了,他们认识?”

        “不般配吧,感觉都能给他做女儿了。”有人酸酸的说到。

        羡慕喻色简直羡慕的快要发疯了,于是就故意这样形容。

        墨靖尧的脸色越来越黑。

        喻色懵了。

        实在是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男人了。

        她是真的第一次见到墨靖尧这种山雨欲来般的样子。

        有些瘆人。

        “你……你要干什么?”算起来,从他醒来,他还从来没有凶过她。

        而且,算是对她有求必应吧。

        他从来没有带着漫身的冷意这样看着她的。

        喻色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她走神的功夫,只觉得身子一轻,随即,整个人就腾空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墨靖尧扛到了肩膀上。

        “喂,你干什么?你放下我。”喻色迷糊的在墨靖尧的身上又踢又踹的。

        可是她这个体位根本踢不到也踹不到墨靖尧,要想对他动武,只能动手。

        眼看着墨靖尧扛着她就走,喻色直接捏了一下他的脸,“你放我下去,我不要跟你走,安安还在咖啡厅里等你呢。”

        她加重了‘等你’两个字,可她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墨靖尧的脸色更黑了,“闭嘴。”

        “呃,我好心好意给你介绍女朋友,费心费力的让你脱单,身为你的救命恩人我容易吗?你不感恩也就罢了,居然对我使用暴力,墨靖尧,我想咬你。”喻色真的要咬人了,只是她的头被扛的倒垂在墨靖尧的胸前,根本咬不到他的脸。

        根本完不成咬他脸的动作。

        于是,恼了的喻色隔着衣服就咬在了墨靖尧的肩膀上。

        她咬的真的挺狠的。

        甚至于连牙齿都有些疼了。

        可是咬完,就见墨靖尧仿佛没感觉似的,扛着她就到了他的车前。

        黑色的布加迪象野兽睡着了似的停在那里。

        而她眨眼间就被墨靖尧给丢进了车里。

        等她伸手去推车门的时候,锁控已经上锁,根本打不开了。

        她刚想打开驾驶座那边的车门冲下去,墨靖尧已经上车了,不等坐稳,大掌就捏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钟,喻色被摁在了座位上,只听“咔嗒”一声响,安全带扣上了。

        随即,布加迪就如同脱缰的野马,倏的往马路上开去。

        车子所经的围观的人吓的惊串四散。

        喻色在车里都能听到刚刚还对墨靖尧花痴的女人在喊他疯了。

        喻色也觉得墨靖尧疯了。

        还疯的莫名其妙。

        “墨靖尧,你在发什么疯?我朋友在里面,说好了一点在这里不见不散的,一起喝杯咖啡的,我午餐还没吃呢,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的抢人似的说把我带走就带走?”一口气吼完,喻色是真恼了。

        回头看咖啡厅的方向,被人挡了视线,她根本看不到坐在窗前的杨安安。

        眼看着墨靖尧不理她,她又下不了车,只好拿出手机,正要拨给杨安安,杨安安的电话来了。

        “安安,对不起呀,墨靖尧疯了。”

        “没……没事,小色,你忙你的,我……我也忙我的。”杨安安那边仿佛惊魂不定的说到。

        听得喻色一头的雾水,“你怎么了?大白天的,不会有鬼追你的,你怎么声音都不对了?”

        “没有……没有,我饿了,我点了一份牛排,就不给你和墨少点了,你们随意,拜拜。”

        然后,不等喻色回应,杨安安已经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