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然,连敲了六七下也没有反应。

        她有点急,还以为自己记错了地址,拿出手机就拨给了祝红。

        手机那边响起了手机铃声,但没人接。

        再拨,这一次终于有人接了,“呜呜呜,你是谁?你来救救我妈咪好不好?”

        小孩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声音,显然的,祝红的病犯了,应该很严重的样子。

        “宝宝,你和你妈妈现在在一起是不是?”

        “嗯嗯,是的,妈咪睡着了,姐姐,你能不能帮我把妈咪叫醒?”孩子哭的越来越狠了。

        “那宝宝听到敲门声了吗?”喻色赶紧问过去,不然她真弄不开这门。

        哪怕是破旧的门,她也弄不开。

        “听……听到了,是姐姐在敲门吗?”

        “嗯,就是我,你放心,我是答应你妈咪来救她的人,你把门打开,我就能救醒她了。”想到小男孩很有可能是早就听到了她的敲门声而不给她开门,一定是祝红教育的他不要轻易给陌生人开门。

        果然,她这样一说,那孩子就道:“你是喻姐姐对不对?”

        “对。”

        “那你等我,我马上开门。”

        小家伙挂断了电话,应该是来开门了。

        喻色耐心的等待,很快就听到了门里传来了小孩子的跑步声。

        紧接着,房门开了。

        门里,是小家伙惦着脚尖拉开门的小模样,一眼看过去,乖萌的可爱。

        是她喜欢的类型。

        喻色一弯身就抱起了小家伙,然后随手就要关门。

        不想,门没关上不说,门外又挤进来一个人。

        一看到喻色,便冷声道:“你就是那个只看一眼就知道阿红经常吐血的女孩?”

        “嗯,是我,我来看看她。”喻色看着闯进来的男人,看看他,再看看小家伙,难不成这是祝红的男人,小家伙的父亲?

        不过她并不想插手别人的家事,她只是要救祝红而已。

        “不行,你年纪轻轻的还穿着高中校服一看就不会医术,要不是你,祝红现在也不会昏迷不醒。”男子说着,已经越过喻色就走进了房间。

        很破旧的房间,没有客厅,一房一厨一卫的格局,这应该是租的,所以什么都很简陋很破旧。

        而喻色之所以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祝红,是因为祝红并不在床上,而是在床的另一侧的地上。

        此时,就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因为被床遮住了视线,所以刚刚喻色没有发现她。

        放下小家伙,喻色一个箭步冲过去。

        出事了。

        祝红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

        然,她才到祝红的身边,再次被男子拦住了,“滚出去,这里不需要骗子。”

        喻色再看一眼祝红,更担心了,“我不是骗子,我可以救醒她。”

        “你有行医资格证吗?”男子不屑的看喻色,一脸的嘲讽。

        “我没有,不过我向你保证,我真的能救她。”喻色急了,她现在只想救治祝红,祝红再耽误下去,就真的救不活了。

        “要不是你,她也不会昏迷不醒,小宝,把这个女骗子轰出去。”

        “是姐姐让妈咪昏迷不醒的?”小家伙认定了喻色是姐姐,不相信男人的反问了一句。

        “对,就是她,你妈咪昨天接到她的电话,以为自己有救了,昨晚上就高兴的喝了酒,结果,一早起来就这样了。”

        “她喝酒了?”喻色惊。

        “对,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答应来看她,她也不会高兴的喝酒的。”

        “你……你知道她不能喝酒?”

        “对,她一喝酒病情就会加重,所以,有一阵子没喝酒了,昨晚以为今早就能见到你以为喝点不会有事就喝了,所以,都怪你。”男子怒道。

        喻色暗恼,都是她不好,没有事先提醒祝红,不然祝红也不会以为她要给她医治了,病要好了就喝酒了。

        “对不起,是我忘了提醒她,不过,你让开,我保证我能医好她。”再晚,祝红就真的完了。

        “你不来,她还能多活几天,还能多照顾小宝几天,你一说要来,她就这样了,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个女骗子,出去,快出去。”

        喻色纹丝不动。

        她现在要是离开这里,祝红今天必死无疑。

        眼看着她不动,男子更气了,扯着嗓子喊道:“大家快来看呀,这里有个女骗子,专门来坑蒙拐骗的。”

        喻色恼,“我吭谁了蒙谁了拐谁了骗谁了?”

        “骗阿红了。”

        喻色无语,她真没有。

        可男子这么一喊,忽拉拉的就闪来了好几个左邻右舍。

        这种简易的出租房,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全都是租客。

        因为租不起贵的,所以这里不止是房子老旧,就连装修也是好多年前的装修,很老旧。

        不过这样便宜,也很受这些贫穷百姓的青睐。

        一个女婆娘怀里抱着个小婴儿走了进来,“阿红哥,阿红怎么样?还没醒吗?”

        “没。”

        那婆娘走到喻色身边,看了一眼地上的祝红,“地上凉,你倒是把人抬到床上去呀。”

        “不敢动,我怕一动阿红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唉,造孽呀。”男子看着地上的祝红,叹息着。

        喻色嗅到了他漫身的酒味,也是皱了皱眉头,“你是小宝的舅舅?”

        “对,你管不着,你个女骗子。”

        “女骗子在哪?祝刚,你不用怕女骗子,我们都站在你这边。”很快的,又进来几个邻居。

        喻色无语了,她什么时候就成女骗子了。

        “喂,你那什么眼神,说你女骗子你就是女骗子,说好了七点来,结果都这个点了才来,阿红要是有什么三条两短,我们几个邻居谁都不会放过你的。”

        喻色眼看着这些人是不准备相信她了,但是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就凭这些人的话语,她就清楚祝红一定是对这些人说起过她,而且还是夸她来着。

        不然,这些人不可能知道她是来救祝红的。

        只是她也没想到祝红昨晚上一高兴就喝了酒。

        眼见着怎么说怎么解释也不行,喻色打开身上的背包,拿出了一个药包,递向祝刚,“你把这包药喂给她喝了,我保证她三分钟内就能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