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89章 来不及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喻色徐徐转首,对上迎面朝她冲过来的女生,是隔壁宿舍的夏晓秋,她认识。

        不过,她与夏晓秋并不是一个班,之所以认识,全都拜周则伟所赐。

        夏晓秋喜欢周则伟,这是启美一中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是周则伟喜欢她,高中三年从未间断过追求她。

        不过,全都被喻色拒绝了。

        所以,一看到是夏晓秋,喻色就明白了,夏晓秋这是来找她的麻烦的。

        夏晓秋认定了她是情敌。

        只不过‘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只有夏晓秋,因为她对周则伟真不来电,没感觉。

        “夏晓秋,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我没偷你的东西。”偷东西这种事情她没做就是没做,绝对不承认。

        “就是她,晓秋,一定是她,不然一大早的咱们那一层楼再没其它人出现过。”另一个女生也跟着跑过来,指着喻色说到,同时,直接冲到了喻色的身边,恶狠狠的撞了她一下。

        喻色本来能避开的,可是在女生撞过来的时候,夏晓秋正好凑过来,如果喻色躲开女生就会撞到夏晓秋,于是,反正都是要撞上一个的结果,喻色没躲。

        这一撞,让她踉跄了一下,随即往左侧后方微退了一步,终于与女生和夏晓秋拉开了一点距离。

        “我没偷。”

        “偷了,我亲眼看见的,我可以为晓秋做证。”女生撞完了喻色,趾高气扬的站队到了夏晓秋的身边。

        “我没有。”喻色咬唇,甚至于神色都有些‘紧张’的感觉了。

        毕竟,被人举证偷东西,这种事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很有可能被启美一中从此扣上了偷儿的名头,再也摘不下去。

        “来人呀,快来人呀,这里有人偷东西不承认,是不是应该报警?”夏晓秋见喻色死不承认,大声的嚷嚷了起来。

        她这一嚷嚷,很快就有学生围了过来。

        有喻色认识的,也有喻色不认识的。

        大家都是同学,与喻色是同学,与夏晓秋也是同学。

        一时间,议论纷纷,各不相帮,就只是看热闹而已。

        见人越围越多,夏晓秋越来越得意了,上上下下的扫过喻色,无比倨傲的道:“大家来评评理,喻色偷了我的东西还不承认,是不是应该报警?”

        “如果她真偷了那是应该报警。”

        “如果没偷你要是报警那就是冤枉好人,也要被谴责的。”

        “我说喻色偷了就是偷了,齐艳是证人。”夏晓秋一指指证的女生,有理有据的就要告喻色。

        喻色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人越围越多,任由夏晓秋左一句右一句的诋毁她,什么话也没反驳。

        人群里有人看不过去了,“夏晓秋,你把喻色当情敌,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故意冤枉她呢。”

        “也是哟,不过喻色从来都没有答应过周则伟的求爱,你说你把喻色当情敌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呃,你们胡说什么,喻色偷了我的东西就是偷了我的东西,与周则伟没关系,提他做什么?”一听到众人提起周则伟,夏晓秋的脸色就变了。

        高中三年,她一个女生倒追周则伟,而周则伟则是锲而不舍的一直在追求喻色,不管她怎么努力周则伟看都不看她一眼,这于她来说就是一个耻辱。

        就是这个耻辱,让她不知不觉的就恨上了喻色。

        “喻色偷了你什么东西?”有同学问了过来。

        “手链,我爸妈送我的生日礼物,一千多块呢。”

        “你真的确定?”眼看着夏晓秋说的有板有眼,有人相信了。

        “确定以及肯定。”夏晓秋得意的一甩头,以绝对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喻色。

        喻色淡定的站在那里,还是没有反驳。

        于是,她这样的不说话,就让人以为她是心虚了。

        “喻色,是不是你爸妈不给你生活费,你没钱吃饭了,所以偷了晓秋的手链要拿去换钱当伙食费?”关于喻色的情况,她一向节俭,穿的都是她姐不要的旧衣服,当然,这阵子除外,至于吃,从来都是挑最便宜的东西吃。

        “我没有。”

        “喻色,你就认了吧,不然真到了警察局,最后难堪的是你。”夏晓秋手叉着腰,微笑的表情里全都是笃定,认定了就是喻色偷了她的手链。

        喻色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她七点约了那个女人,这会子真没时间与夏晓秋扯这些,“我还有事,我说了没偷就是没偷,我先走了。”

        说着,她转身就要离开。

        然,她才走了一步,就被齐艳拉住了,“喻色,你说你没偷就没偷吗?我可是证人,再者,你身上就有证据,你这样说走就走,明显就是心虚就是要逃避。”

        众人听到这里,大部分都没出声,不过有几个平时看喻色不顺眼的学渣来了劲,“夏晓秋,齐艳,既然你们两个认定了是喻色偷了手链,那就报警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

        “对,快报警,让警察来主持公道。”

        很快就要高考了,学校里一天一小测,三天一大测,有事没事就来一场考试,不过,喻色最近就象是打了鸡血了似的,也没见她怎么用功学习,但是最近这一个月她每次都考年组第一。

        是的,绝对是年组第一,比之前的年组前三可是提了两个名次。

        要知道,从前喻色偶尔还能有一两个科目考个第二第三来着,但是现在,只要是她参加的考试,她一律第一。

        于是,被碾压的渣都不剩的学渣越看喻色越不顺眼。

        凭什么看起来她们比她还用功还努力,但是最后的结果总是喻色比她们强。

        被学渣们一起哄,夏晓秋来劲了,真的拿出手机就报警了。

        喻色没拦。

        拦着也没用。

        眼看着夏晓秋打电话,喻色也拿起手机,她是准备打给那个女人先请一下假。

        因为约好了七点她赶过去的,结果看现在的情形,根本来不及了。

        然,她才拿起手机,齐艳就一推她的手臂,“呃,喻色你有种偷没种认吗?这是想要打电话搬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