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73章 你要不要脸
        她还能不能活了?

        于是,不看则已,这一看更加的不敢动了,随即,吓昏了过去。

        病房里一时间人荒马乱起来。

        谁都睡不了了。

        陈美淑被送进了手术室缝合伤口。

        喻沫和喻颜不情不愿的陪着喻景安等在手术室外,好困。

        喻沫打着哈欠,一脸困惑的道:“咱妈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喻色气到了,自己划了自己一刀?”

        “咱妈又不傻,她怎么可能自己划自己一刀呢,一定是别人划的。”

        “对哟,应该是别人划的,爸,报警吧。”喻沫觉得喻颜说的有道理,最好是喻色派人来划的陈美淑的肚子。

        这样警察要是破案了,直接就把喻色抓进去。

        这样,墨靖尧就又是她的了。

        如此一想,喻沫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喻景安迟疑了一下,随即道:“你和喻颜在这里守着,如果你妈出来,给我电话。”

        “爸,你这是要去哪里?你要报警在这里用手机报就可以。”

        “去查监控,还有病房。”

        “爸,等查完了,不管是不是查到什么,都一定要报警。”到时候,不管是不是喻色做的,她都要认定就是喻色派人划伤陈美淑的肚子的。

        “知道了。”喻景安匆匆离开了。

        喻沫盯看着手术室的门,若有所思。

        “姐,你说会是谁干的?”喻颜想起陈美淑肚子上的伤就后怕,倘若进去病房的人划的不是陈美淑的肚子,而是她的脸,她就毁容了。

        “就是喻色,一定是喻色,妈今天踢了她的肚子,所以她就派人划伤了妈的肚子,不然咱妈不可能这么巧的别处不伤,只伤肚子。”喻沫越分析越觉得就是喻色干的。

        现在缺的,就是找出证据。

        到时候,就可以把喻色送进去了。

        “姐,爸去查监控了,我觉得倘若对方是有预谋的,那监控绝对早就弄坏的什么也查不出来了,为今之计,想办法找出一个证人吧。”喻颜一想起自己肚子疼了一整晚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后来医生检查真的不关喻色的事情,但是她就是不满意喻色。

        要不是喻色那样说,她和陈美淑也不会疼了好几个小时吧。

        疼的肝肠欲断。

        现在想起来都还疼着的感觉。

        喻沫眼珠一转,起身就往外走。

        “姐,你要去哪?”喻颜不明所以的跟上一步,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喻沫这往外走一定是听了她的话去找证人了。

        想到这里,她冷冷笑开,这样挺好的,要么喻色被喻沫搞的送进局子里,要么喻沫被明显偏着喻色的墨靖尧搞服,反正鹬蚌相争,最后心里舒坦的都是她,挺好的。

        “你别跟着我,我和爸都离开了,你留在这里守着妈。”喻沫头也不回的吩咐,脑子里现在就一个目标,那就是整死喻色。

        把喻色送进局子里。

        半山别墅区。

        喻色睡的沉沉的。

        她体寒,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总是蜷缩成一团象只小猫咪似的,然后,下意识的就会寻找暖源。

        感觉到一个大火炉贴近,喻色舒服的就靠了上去,再也不肯移开半点。

        墨靖尧默默搂上主动靠过来的小女人,她说睡客房就睡客房。

        反正睡哪里都是一样的结果。

        黑暗中,他墨眸微眯,视野里全都是喻色安静的睡颜。

        恬静而美好。

        搂着她睡,让一向难以入眠的他很快就睡着了。

        夜色深沉,客房里静谧一片。

        忽而,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惹得大床上的两个人瞬间警醒。

        喻色激棂一下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就去拿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

        这才发现根本动弹不得。

        她整具身体都被禁锢在一条有力的臂膀中。

        哪怕是睡着了,墨靖尧都是紧紧的搂着他。

        “墨靖尧?”喻色用力的挣扎,用手机的光线照向身旁的男人。

        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清冽浓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一嗅到,她就知道是他了。

        墨靖尧墨眸缓缓绽开,对上喻色看过来的视线,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的一手环搂着她的纤腰,同时低低道:“谁那么吵?”

        很明显的不悦,仿佛他要是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电话一定会把对方大卸八块似的。

        喻色先是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所以,起床气极浓的她直接挂断,然后就去掐墨靖尧的手臂,“你给我起开,谁让你上我的床的?”

        “你的床?”墨靖尧眸色淡淡,仿佛没感觉到喻色的狠掐似的,神色很是淡定。

        仿佛,这根本不是喻色的床而就是他的床似的,他睡在这床上面天经地义。

        面对男人镇定自若面不改色的俊颜,喻色懵了懵,转头扫向周遭,然后就十分确定这是属于自己的客房了。

        “墨靖尧,你要不要脸?这明明就是我的客房,你的房间在隔臂,起开,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手一指门,喻色抓狂了,气的小脸瞬间就红透了。

        发现喻色眼圈红了,原本还觉得理所当然的墨靖尧瞬间心疼了,“别哭,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因为玉在你这里,所以我就梦游了。”

        “因为玉?”喻色怔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臂看那块被自己用丝带绑在胎记上的玉,“离了玉,你睡不好?”

        “嗯。”墨靖尧想都不想的直接说到。

        喻色皱了皱眉头,这有点难办了。

        她现在,也离不开这玉了。

        这玉能修复她的身体。

        但是,这玉毕竟是墨靖尧的玉,霸占着墨靖尧的玉而让墨靖尧睡不好觉,这似乎很不讲道理。

        墨靖尧眼看着女孩眼底里的迟疑,再看看她手臂上自己的玉,瞬间就秒懂了,“你也跟我一样离不开这玉了?”

        “是……是有点。”喻色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如果不承认的话,墨靖尧以后都不借她怎么办,她还是示弱一下,然后承认一下,这样以后才好相借。

        听到这里,墨靖尧原本稍稍还有点阴郁的眉宇立刻多云转晴,“那就省一个房间省一张床,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