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70章 不告诉你。
        眼看着怎么折腾都查不出病根来,最后四个人只得将喻色告知的说了出来。

        其实说出来之前还是有点将信将疑的,还是以为喻色可能是诳他们的。

        结果,医生听了他们讲述的喻色说过的病理,再重新开单检查后,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确定了。

        他们四个的病就如喻色所言,一点也不差。

        同一间病房,四个人一起挂输液。

        陈美淑垂头丧气的躺在那里,“怎么会这样?喻色真的没有用巫术吗?”

        “明早起来就去学校,都去给喻色道歉。”喻景安以一家之长的身份下了命令。

        “我不。”陈美淑梗着脖子,一想到要给喻色道歉,她心里就抵制。

        “你可以不去,不过,靖尧的手段你也看到了,你要是不怕他再让人把你踹飞,你就不去。”

        陈美淑噤声了。

        墨一那一踹,她到现在还眼冒金星的感觉,总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的样子。

        “爸,一定要去吗?”喻沫咬牙,凭什么要她给喻色那个小贱人道歉,她不乐意。

        “反正我带你妈去,至于你和喻颜,你们自己决定。”四个人中,喻景安算是把一切都看的通透了。

        墨靖尧的话就是圣旨一样的存在,不遵守的下场是什么,他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可是,我就这么放下墨靖尧吧?”喻沫就是觉得她今天如果不来大姨妈的话,她一定能扑倒墨靖尧的。

        “以后再说。”喻景安看了她一眼,叹息了一声。

        半山别墅区。

        黑色布加迪才一驶进园子,老太太就迎了上来,“靖尧,小色来了吗?”

        “奶奶,我来了。”喻色下了车,有点不好意思了。

        如今墨靖尧已经醒了,可他让她来她就来了,这又要住在一起,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的有点怪怪的感觉。

        可是答应都答应了,再反悔终究不是她的风格。

        老太太捉住了她的手,握住,“我这又不舒服了,听说你要来,赶紧过来等你,快给奶奶瞧瞧是怎么回事。”

        “听……什么时候听说我要来的?”喻色原本要问老太太是听谁说她要来的,可随即又改了口。

        她来墨家,就只有墨靖尧和他的两个跟班还有喻家人知道,喻家人不可能给老太太通风报信的,墨靖尧的两个跟班只听命于墨靖尧,应该不是他们两个传出去的。

        那就只有一个人告诉了老太太。

        那就是墨靖尧,所以,她问了也是白问。

        “不告诉你。”老太太一笑,卖起关子来了。

        可她这招真的奏效,喻色还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可能是从小就没有接触过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关系,她与老人家特别亲。

        “奶奶,进去喝口茶,润润嗓子。”喻色甩开了墨靖尧的手,扶着老太太就进了别墅。

        沙发上坐下,张嫂已经沏了一壶花茶上来。

        花茶比其它的茶好,不会影响睡眠。

        不然,这个点要是真喝了茶,老人家很容易失眠。

        “奶奶,喝茶。”

        “好好好。”老太太端起茶杯,热热的抿了一口,这才放下。

        就听喻色道:“这花茶也就今晚喝上这一壶,明天开始,奶奶要饮别的饮品了。”

        “什么饮品?”

        喻色看了一眼一旁的佣人,“明天派人去多买些枸杞和麦冬,再来一样五味子,每次枸杞和麦冬各50克,五味子30克,用沸水浸泡,然后当茶饮。”

        “丫头,你这是知道我哪里不舒服了?”老太太不明所以了,喻色这问都没问,直接就给她开了偏方了。

        所以,她稍稍有点不放心。

        “刚刚我扶您老进来的时候,你前面就有一个石块,如果不是我扶着你避开,你就踩上去摔倒了,所以,奶奶今天是不是眼睛不舒服,看什么都看不清楚?还有点头晕耳鸣?”

        “对对对,你这丫头真是神了,就扶我那么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靖尧,你这不是得了个救命恩人,是得了一个贤内助呀,丫头将来开一家医院,我保证生意兴隆。”

        “不许。”墨靖尧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拒绝了老太太的提议。

        “为什么?喻丫头都没进过医学院就这么厉害了,这要是进去学上几年,那更不得了,那就得成神医。”老太太说着,腰杆挺得笔直,仿佛是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孙媳妇而无比自豪似的。

        “医患关系很复杂,小色不需要那么辛苦。”他的女人他养着就好了。

        她要是喜欢治病救人,遇到了病患偶尔救治一个就好。

        平日里,只需要享福做他的墨少奶奶。

        “墨靖尧,我的事什么时候要你规划了,我自己作主。”喻色说着,狠狠的白了墨靖尧一眼。

        墨靖尧眼皮突突直跳。

        果然,喻色才一说完,他就看到笑的前仰后合的老太太了。

        “哈哈哈,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终于能有个人降伏我这个孙子了,喻色,你放心,以后靖尧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奶奶,奶奶绝对站你这边,你错了也站你这边。”

        “……”墨靖尧默,老太太这明知道喻色错了也要站喻色那边,他怎么就觉得面前这老太太不是他奶奶,是喻色奶奶似的。

        喻色却是眼睛都笑弯成了月芽,“奶奶真好,不过,你可别误会,我和靖尧的关系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不过是把我当成恩人罢了,再说了,我和他的年龄也不般配,他值得更好的。”

        她这边说,那边墨靖尧的脸色已经黑了。

        第一次发觉原来他已经很老了。

        是的,他足足大了喻色十岁。

        她十九,他二十九。

        “也是哟,你要是嫁给了靖尧,靖尧就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也罢,那我就不把你这朵鲜花乱插了,不然可惜了这么一朵水灵灵的小花。”老太太说着,怜爱的拍着喻色的手,越看越喜欢,“要不,你给我当干孙女好了,就做婉仪的干女儿。”

        “奶奶,很晚了,你该休息了。”墨靖尧声音冷冷的,如果这不是他奶奶,他直接叫墨一把人哄出去,哪有这样对自己亲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