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67章 先办点正事
        然,就在走廊里瞬间安静下来之后,下一秒钟,男人磁性的嗓音骤然响起,“怎么不掐了?”

        又是“轰”的一下,喻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这掐他的习惯简直是分分钟上线,掐上瘾了。

        可她从前都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掐他的,还从来没有在很多人的现场掐他。

        “我饿。”只想逃离现场的喻色低应了一声,就想墨靖尧带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先办点正事再去用餐,嗯?”

        喻色点头,“好。”

        才不管墨靖尧要办什么正事,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他带她去果腹就好。

        于是,墨靖尧抱着喻色就走向了楼梯口。

        喻家的别墅不是独栋别墅,也没有电梯,上下楼只能走楼梯,所以,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都只能从喻家四口人的面前过去。

        而走廊就那么短,三两步就到了楼梯口。

        不等墨靖尧说话,陈美淑就推着身后的三个人一起后退,不由自主的就给墨靖尧让开了一条通道。

        从墨靖尧抱着喻色出来,她就大气也不敢出了。

        然后,从亲眼看到墨靖尧与喻色的亲昵,她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她是不是眼睛花了,喻色真的会巫术了。

        喻色是使了巫术让墨靖尧找到了她,然后,被施了巫术的墨靖尧就成了她的跟班似的,这一刻的眼里只剩下了喻色。

        可哪怕是这样认定了墨靖尧,她还是不敢上前。

        眼睁睁的看着墨靖尧抱着喻色下了楼。

        然后,就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此时的男人比他们所在的楼层低了一个楼层,可他轻轻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居然就给她一种他是高高在上俯视着她的感觉。

        “下来。”

        这一声低喝,陈美淑终于回过神来。

        随即,捂着肚子就往楼下走去。

        身后,喻景安喻沫和喻颜自然也是被墨靖尧强大的气场震慑的不由自主的跟了下去。

        等几个人下来的空档,墨靖尧把喻色放在身边,转头认认真真的把她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挺好的。”她就肚子挨了几下,她自己用了点小办法,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有没有人碰过你哪里?”

        “没有,我们谁都没有碰过喻色,姑爷,都没碰过,你不用问喻色,我告诉你就好了。”

        “刷”,一股冷冷的视线射向陈美淑,随即,他拿出手机说了一句,“进来。”

        墨靖尧的尾音才落,便有两个黑衣人快速的闪了进来,“墨少。”

        “把她的嘴拿胶布封了。”手指着陈美淑,墨靖尧冷声吩咐。

        “不要,不要,姑爷,不管你是要娶喻沫,还是要娶喻色,我都是你丈母娘,你不能这样对我,喻色会恨你的。”陈美淑慌了,要是嘴被堵上了,她还怎么说话。

        墨靖尧看都不看她一眼,视野中只有喻色一个人,环着她的腰,鼻息间全都是她身上淡雅的馨香,再次问道:“有没有人碰过你哪里?”

        他只认喻色的话,其它人直接让其闭嘴。

        “有。”喻色是诚实的姑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都谁碰了喻色?”

        客厅里顿时又静了下来。

        面前的四个人,全都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尤其是陈美淑,摇的最快最欢实。

        因为,她的嘴已经被黑衣人给堵上了。

        “小色从来不说话,那就是你们说谎了,掌嘴。”

        听到这一句,四个人停止了摇头,全都恐慌的看向墨靖尧。

        “我真没碰喻色。”喻沫率先开口。

        喻沫说完,喻颜也紧跟着道:“我也没有。”

        喻景安没吭声,但上眸光却是落到了陈美淑的身上。

        “既然不肯自己掌嘴,那也好,墨一墨二,你们来。”

        “是,墨少。”

        “是。”

        两个黑衣人异口同声的,随即便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了最近的两个人,一个是陈美淑一个是喻沫。

        “不要……不要……”喻沫摇头,已经吓坏了。

        陈美淑则是慌的直往后退,可怎么退都避不开靠近的黑衣人。

        “不许打我,我可是你们未来的墨少奶奶,洛董都承认了的,老太太也知道的,你们不能打我。”喻沫慌了,感觉这两个人就象是地狱的使者一样,分分钟都能把她撕了。

        于是,她硬着头皮宣布自己是未来的墨少奶奶。

        “呵,墨家哪一个的少奶奶?”墨靖尧冷笑着睨过去,眼神如刀一样。

        “就是墨……墨……”可喻沫看着墨靖尧,怎么也说不出他的名字来。

        她就有一种感觉,她这个时候要敢说出墨靖尧的名字,墨靖尧能扒了她的皮。

        于是,身子一颤,她不由自主的道:“墨家的哪一个少爷都好。”

        “呵,喻大小姐,真不好意思,墨家我这一辈的兄弟,但凡是结婚,都要经过我的默许,不过,在我墨靖尧的字典里,你没有成为墨家少奶奶的可能,掌嘴。”

        墨一墨二听到这里,又前进了一步。

        另一边,陈美淑的脸上已经连挨了几巴掌,已经有好几道重叠的五指山了。

        喻沫看了一眼,就慌了,“我自己来。”她自己掌自己的嘴,多少还能手下留情些,要是被面前这个黑衣人给掌嘴了,只怕三天都不用出门了。

        脸肯定会肿的。

        “掌下一个的脸。”墨靖尧一边指挥着一边不经意的握过了喻色的小手。

        而此时喻色的注意力全都在面前的四个人身上,所以,一点都没发现小手被墨靖尧给轻薄了,看着喻沫自己掌自己的脸,一晚上的委屈,已经散去了大半。

        “我自己来,自己来。”喻颜看了这半天,也学着喻沫的样子自己掌自己脸了。

        喻景安还是不说话。

        墨靖尧一个眼神,黑衣人就走了过去。

        喻景安还是不开口。

        于是,黑衣人左右开弓的在喻景安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又一个的五指山。

        “说吧,到底谁碰了喻色?”

        “是我妈,就她打了喻色,剩下我们三个人只是抬过她的身体挪过她的身体而已,谁都没有打她。”喻颜已经吓哭了,一边煽自己的耳光一边哭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