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外,墨靖尧颀长的身形踏进了喻家的园子。

        冷眼扫过周遭。

        这幢联排别墅,只有二楼亮着一盏灯。

        而楼下的餐厅和客厅,却是灯火通明的。

        喻色的短信通知他,她在家里自己的房间等他。

        她说她有话要对他说。

        于是,他就来了。

        “墨……墨少,姑爷,快请进。”陈美淑手捂着肚子,强忍着疼与墨靖尧打招呼。

        “喻色呢?”墨靖尧却是眼尾都没甩她一个,直接越过她就走进了喻家。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此刻只有陈美淑一个人。

        “喻色一回家就去了楼上她自己的房间了,也不知道这孩子在闹什么别扭,这阵子跟我和她爸都在闹脾气,可能是因为你那次……”

        然,不等陈美淑说完,墨靖尧已经上了楼梯。

        长腿几步就到了二楼。

        陈美淑跟上去,看到他直接走向喻色的房间时,唇角勾出了笑意。

        她果然猜对了。

        墨靖尧还真的是知道喻色的房间。

        果然墨少就是墨少。

        哪怕是从来也没有来过他们家,但是他知道喻色住哪个房间。

        不过,心里稍稍得意的同时,眼神却是从没有过的狠,等喻沫拿下墨靖尧,喻色再也甭想回这个家了。

        就凭喻色给他们一家四口下巫术,就是死不足惜,她从此没有这样的女儿。

        可,就在墨靖尧的手落到那扇门上的时候,陈美淑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她这上了楼,还没有遇到喻景安和喻颜。

        糟糕,喻景安和喻颜此时一定也是在喻色的房间,与喻沫一起藏喻色呢。

        喻色那小妮子一定是反抗了。

        不然不会这么长的时间的。

        “哎哟,墨少真是厉害,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喻色的房间,可是,亲家母不是认定了我们沫儿做儿媳妇吗,墨少来我家,更应该是见我家沫儿才是。”

        墨靖尧倏的回头,冷冷看了陈美淑一眼,“闭嘴。”

        他只低低两个字,而且,没有任何的肢体语言,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让陈美淑一个抖擞,身体就抖成了筛糠一般,吓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这男人,气场真的太……太强大了。

        是她见过的所有人中,气场最为强大的。

        强大到只看他一眼,就再也不敢说话了。

        墨靖尧大掌落到了喻色的门把手上,轻轻一环,门就开了。

        一室的黑暗。

        他才要伸手开灯,一个妖软的身子就扑了过来,直直的往他的怀里撞。

        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难闻的让墨靖尧一侧身,就避过了撞过来的女体。

        喻沫眼看着扑了个空,可她并不气馁,伸脚就踢上了房门,然后手就牵起了墨靖尧的衣角,扯着他往床前走去。

        她不说话。

        她也不敢说话。

        刚刚才换的姨妈巾。

        她也不知道墨靖尧会不会发现她大姨妈来了。

        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放手一搏。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想放过。

        扯着墨靖尧的袖子就往床上倒去。

        结果,男人的身子纹丝不动。

        倒下去的只有她自己。

        此时的墨靖尧长身玉立在床前,透过黑暗,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她。

        喻沫的心口怦怦怦的狂跳了起来。

        既便是看不清墨靖尧的脸,她都是兴奋的。

        他太帅了。

        这样的男人,哪怕是让她拥有一次,她都知足了,更何况是只要经历了今晚,她很有可能拥有他一辈子。

        那这一晚,她就拼了。

        就算是血崩也拼了。

        说不定就真的拼出一个墨少奶奶来了。

        想到这里,她唇角全都是笑意,喻色,她要让喻色亲眼看着亲耳听着她救过的男人成为她的丈夫她的男人。

        她喻沫看上的男人,那就是她的,从此与喻色半点关系都没有。

        她躺在床上手碰不到墨靖尧。

        可她还有一双小脚。

        都说男人最喜欢女人的上围,其次就是一双小脚了。

        脚尖一起,她就要去勾墨靖尧的衣角,勾着他躺下来,他就是她的了。

        到时候,她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拥有了墨靖尧,就拥有了全世界。

        然,墨靖尧象是看到了她的小动作似的,身体骤然一退,同时,大掌捂住了口鼻,“这房间里什么味道?        ”

        喻沫默了。

        她不敢说话。

        她娇软的身子都靠近墨靖尧了。

        他不可能没感觉吧。

        只要他有了感觉,他就应该立码扑向她才对。

        可现在,两步外的男人哪里有半点要扑向她的意思。

        没有。

        他静静站在黑暗中,对她没有半点感觉似的。

        这不可能。

        可喻沫还是不敢说话。

        不过,她吸了吸鼻子嗅了嗅这房间里的味道。

        全都是香水的味道。

        她喷了整整一瓶的茉莉花香水。

        茉莉花的味道已经掩盖了她身上大姨妈的味道。

        镇定。

        不能慌。

        深吸了一口气,喻沫不服气的再度爬了起来,身形妖娆的晃到了墨靖尧的身前,还故意的挺了挺身子。

        房间里虽然黑,不过她前凸后翘的轮廓是可见的,她这么好的身材,墨靖尧一定会动心的。

        到了。

        墨靖尧身上清冽的男性气息真好闻。

        喻沫兴奋了,她再次往前一扑。

        同时,陶醉的闭上了眼睛,她马上就要扑到墨靖尧的怀里了。。

        忽而,就觉得一股风过。

        随即就是“嘭”的一声闷响。

        头很痛。

        确切的说是额头很痛。

        她撞上的不是墨靖尧的身体,而是墨靖尧身后冷硬的墙壁,“嘶”,低嘶了一声,就觉得额头流血了。

        这一刻,房间里的血的味道更浓了。

        大姨妈的血混合着她额头鲜血的味道,再弥合上茉莉花的香,这味道怪极了。

        手抚上额头,喻沫要崩溃了。

        明明墨靖尧就在眼前,怎么就觉得他象是在天边一样,她怎么都抓不到他的感觉。

        眼看着再不说话,再不拿出她的温柔语调根本拿不下墨靖尧,喻沫只得开头,“靖尧,就是茉莉花香水的味道,挺好闻的。”

        她说着,又朝着刚刚避过她的墨靖尧走了过去。

        “喻沫?”冷沉的声音,透着冷彻入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