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63章 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真的吗?”陈美淑仿佛听到天方夜潭般的表情。

        喻色静静的听着,这一些她治过的病例,没有一条传播到网络上的,而喻沫已经有几天没有去过墨家了。

        但是,喻沫居然知道的这样清楚。

        这分明就是有人通风报信通知喻沫的。

        而且,绝对是墨家的人。

        不然,外人是不知道墨老太太和墨靖勋病了的。

        墨家的人虽然为了墨氏集团的总裁之位争的死去活来的,但是,家丑不可外扬,他们的家事从来不外传。

        网络上也搜索不到。

        “真的,妈,你要不信,你自己明天找个半山别墅区的人打听一下你就清楚了。”

        “那个小区的人你以为是想联系就能联系的?个个都是非富既贵,我不打听了,我就信你的话,一定是这个小贱人下巫术让我们三个人犯了病让你来了大姨妈,喻色,你立刻收起你的巫术给我们医好。”陈美淑又冲到喻色的面前,恨不得打死她。

        喻色淡淡的看着陈美淑,此时疼的脸都扭曲了。

        有她在助力,陈美淑想不疼都不可能。

        疼死她。

        “哎哟,怎么这么疼?”陈美淑说着,疼的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后开始打滚了。

        这个样子,就算是她想,也没办法上前折腾喻色了。

        喻色坐了起来,虽然手不能动嘴也不能说话,肚子因为刚刚陈美淑的又打又踹有些疼,但是比起此时陈美淑和喻颜还有喻景安,却是轻多了。

        看着他们疼的厉害,疼的无暇来“照顾”她,喻色的心情多少好了些微。

        生在这样的人家,是她的不幸,她怪不得谁。

        这世上,一个人最做不得主的就是出身。

        随着陈美淑打滚般的疼,喻颜也紧跟着在地上打起了滚。

        喻景安的额头是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只是比起陈美淑和喻颜,他一个男人更能忍罢了。

        此时此刻,倒是在床上的喻色算是最健康的一个了。

        陈美淑真的疼的受不了了,扯着嗓子大喊,“喻沫你过来,快过来,把她手上的绳子解了,嘴上的胶布揭下来,快点让她施巫术解除我的病痛,不然我疼死了,疼的我不想活了。”

        “姐,你快过来,我也疼。”喻颜也是受不了的喊了起来。

        然,此时的喻沫早就去到喻色的房间洗澡去了。

        大姨妈来了也不怕,她妈说了可以欲血奋战,那她就欲血奋战,她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哒,她就不信今晚上拿不下墨靖尧那个高冷男人。

        都说越高冷的男人其实越会疼老婆,她嫁给墨靖尧,将来就是享不完的福。

        她这边是美美的把自己洗的香香的,所以,压根听不到那边陈美淑和喻颜的喊声。

        不过,不管她怎么洗,都洗不去一身的血腥味。

        大姨妈的味道怎么都不好闻。

        越洗越是皱眉头。

        还有,为什么她这次的大姨妈这么多的量?

        冲凉的时候就顺着腿往下淌。

        这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量。

        喻沫吓坏了。

        冲了一冲就赶紧换上性感的吊带睡衣出来了。

        而且,垫上了最厚的姨妈巾。

        可晓是如此,也抵不住大姨妈的量,实在是太多了,她就感觉象是流水一样一样的。

        这样子,要是墨靖尧真来了,那不止是浴血奋战,那是欲河奋战了。

        原本是想着黑暗中他看不见也就水道渠成了,但现在这么多的量,以墨靖尧的精明,他不可能感觉不到。

        眼看着一个姨妈巾已经湿透了,喻沫慌的一匹的打开门就冲了出去,“妈,好多好多,怎么办?”

        结果,她还没到自己房间的门前,就看到了倒在地上打滚的陈美淑和喻颜,还有手揉着额头脸都青了的喻景安,“怎么回事?”

        “小沫,快把她嘴上的胶布揭下,让她把她的巫术解了,她要不解,就给我打死她。”陈美淑边哼哼着边命令着喻沫,她是真的疼的受不了了。

        “好好好。”喻沫感受到自己这边又要湿透的姨妈巾,更慌了。

        难不成,喻色真的被她说的会巫术了?

        急忙的冲过去,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揭下了喻色嘴上的胶布。

        终于可以说话了,喻色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四个人,“活该。”

        疼死他们活该。

        “喻色你个杀千刀的,你赶紧解了你的巫术。”陈美淑疼的快要疯了,真的真的好疼。

        “喻色,赶紧告诉我,为什么我大姨妈的量这么多?吃什么才能减少?最好是能直接结束。”喻沫这个时候最关心的却是自己,再不把她这么大量的大姨妈解决掉,她一会就没办法成为墨靖尧的女人了。

        “喻色,平日里我对你怎么样,你想一想,咱们家里我对你最好了,你小时候爸妈没时间哄你,是我哄你最多,你怎么能给二姐下巫术呢,快给二姐解了巫术,二姐谢谢你了。”疼的厉害,喻颜也是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的求上了喻色。

        倒是喻景安咬牙倚在墙壁上,一直没吭声。

        他有些迷糊,他还是不相信喻色会巫术。

        可是,之前喻色说过的话每一句都应验了,又让他不得不信。

        这一刻看着喻色,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洛婉仪虽然给了他一个亿,但是治标不治本,大部分还了债,剩下的拿去周转,公司还是没有起色。

        这样子下去,早晚要倒闭的。

        那他们一家子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所以,他没有阻止陈美淑和喻沫的行为,甚至于还是帮手。

        他这都是为了喻家的未来。

        “呵呵……”喻色笑了开来。

        “你笑什么?你还敢笑,你再笑我就撕烂你的嘴。”陈美淑跳了起来,就要冲向喻色,然,她只移动了一小步,肚子的疼瞬间加剧了,随即又栽倒了下去,“疼死我了,啊啊啊,疼死我了。”

        “我笑你们自作孽不可活,现在这样子挺好的。”

        “喻色,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大姨妈这么多量?还有,我大姨妈明明才走了半个月而已,怎么你说来就又来了呢?”喻沫急了,她就是算准了今晚是她的排卵期,希望今晚上不止是拥有了墨靖尧,再顺便怀上墨靖尧的孩子,那她这辈子就妥妥的是墨少奶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