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53章 我要负责的
        “先生,求求你救救我,我还想照顾我可怜的儿子,不然,他就要被送福利院了。”墨靖尧一声厉喝,女人吓的缩回了手,随即就以为墨靖尧是不想喻色救她,拼命的给墨靖尧磕头。

        “她说治不了就治不了,带走。”

        他这一开口,那两个人立刻拖着女人上车了。

        喻色有些不忍,“你留个电话吧,等我想到了方子,我给你电话。”

        “好好好,谢谢你。”女人才不管喻色是不是很年轻呢,就从喻色一眼就确定她爱吐血就认定了喻色了。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多一个活的希望总不会错的。

        女人报上了电话离开了,沙滩上一时间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墨靖尧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他吃什么从来不吃多,再美味的东西到了他这里,都一样。

        喻色看看时间不早了,打了个哈欠,“墨靖尧,我要回学校。”

        “今天宿舍不能住。”不想,墨靖尧直接拒绝送她回学校。

        “你怎么知道?”喻色不相信的打开手机,才发现又是很多条未接电话和短消息。

        不过,宿舍群里一千多条的讯息第一时间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果然,宿管阿姨通知,她们宿舍那一整栋楼今晚进行最好的冲刺,就全部装修好了,所以,今晚宿舍不能住人。

        星期六,原本宿舍也没几个人。

        就是趁着没什么人,所以,装修宿舍的团队才加快了进度。

        喻色一时无语,“那我住酒店,对了,这些东西怎么办?”

        “陆江会处理。”发现喻色是真的喜欢烧烤,墨靖尧刚刚就决定就在这附近建一栋海边别墅,以后就算作是他陪喻色吃烧烤的专用别墅好了。

        他不是没有海景别墅,不过都没有装修,所以,暂时还派不上用场。

        喻色点点头,现在已经有点习惯有钱人的处理问题方式了。

        可以动不动就拉一车烧烤的食材和器材,甚至于连按摩椅都能准备好,真壕。

        上了车,喻色开始搜索附近的酒店,很快就选中了一个便宜的,经济连锁酒店,九十九块一晚,“墨靖尧,送我去这里。”

        “你没有身份证,不能住,而且,这家酒店附近就是红灯区,你确定你要住这里?”

        “我没带身份证吗?”喻色先忽略红灯区的问题,没带身份证的话,哪也住不了。

        果然打开书包翻了又翻,还真没带,于是,她抬头看墨靖尧,“用你的身份证帮我开一间不行吗?”

        “不行,万一你开了房间做违法的事情,我要负责的。”墨靖尧眸色微凛,仿佛喻色就要做犯法的事情了。

        “……”喻色低头扫视了一遍自己的小身板,就她这样的,想干点违法的事也干不出来吧。

        “那我住哪?”

        “住酒店。”

        “你同意了替我开了?”喻色眼睛一亮。

        “一起住,监督你不犯法。”墨靖尧绝对一本正经的说到。

        喻色皱眉,“你这是流氓行为。”

        “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他行,他对,他全都对。

        不过,喻色刚想拒绝,猛然想起刚刚那个女人的病,顿时一双眼睛就落在了墨靖尧的脖子上,“好吧,我同意,不过,你不能碰我。”

        “好。”墨靖尧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不过答应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她可是没少碰他摸他,他摸回来不犯法吧,也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半个小时后,布加迪威航停在了t市最壕的凯威特七星级酒店门前。

        门童迎上来,“先生,需要泊车吗?”

        墨靖尧把车钥匙递过去,随即转身亲自打开了喻色的车门,“走吧。”

        看着他递过来的手,想起那掌心的温暖,喻色轻轻落了上去,然后,小小声的在门童转过身后问道:“我付你付?”七星级的,她很想享受一次,不过她付不起,与墨靖尧这样的男人一起,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好,不然自己把自己卖了还要帮他数钱,她傻一次,不会再傻一次了。

        墨靖尧黑亮的眸子看向她,“以后都不必问,除了你这身衣服以外都是爷付。”

        喻色对上男人傲娇的一张脸,小声嘟囔了一句,“有钱了不起嘛。”

        墨靖尧唇角微勾,低低一笑,没吭声。

        小女人这是自尊心太强。

        不想要他的帮助。

        他当没听见。

        喻色紧跟了两步,就挣开了他的手。

        因为,她看到了周遭所有能看过来的人的目光,有点慌。

        怎么就有一种与墨靖尧来kai房的感觉呢。

        怪怪的。

        不过,也确实是如此。

        她有点不喜欢那些目光。

        墨靖尧到了吧台前,回头看喻色小尾巴一样慢吞吞走过来的样子,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墨少,还是总统套房吗?”墨靖尧在凯威特有自己专属的总统套房。

        “不是没有了吗?”墨靖尧低低问出了这一句,一张俊颜无比镇定。

        经理迅速的瞄了一眼他的身后,“对对,是没有了,我马上为您安排一间。”

        于是,五分钟后,喻色随着墨靖尧进了一间大床房。

        一房一卫的大床房,对比他之前专用的总统套房小的可怜。

        可墨靖尧的唇角始终都是掩也掩不去的笑意。

        “真的没有套房吗?”进了大床房,喻色不死心的问到。

        “没有,我问的时候,你也在场。”

        “标间也行呀。”至少有两张床,她不想与墨靖尧同床共枕。

        “也没有。”

        喻色认命的扫视着这间大床房,然后眉头狠皱了起来,“这浴室没办法用。”

        绝对透明的玻璃,她在里面冲凉,房间里的人可以一览无遗,那她岂不是要被墨靖尧给看光光了。

        她才不要。

        “你冲凉的时候我出去阳台。”墨靖尧秒秒钟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对于刚刚凯威特总台经理的临时发挥很满意。

        喻色想了想,也只有如此了,“好吧。”

        可,真进去淋浴室要冲凉的时候,看着透明玻璃外的房间,怎么都不敢脱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