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喻色墨靖尧 > 第48章 杀她的心都有了
        眼看着那人摁下的数字110,喻色想起生日那天,如果不是110和120,她和墨靖尧都没办法离开墓园。

        手机拨通了,那人真的报警了,“你好,我报警,地点在半山别墅区,我这里有人挡住了一个急诊病人的车,再不开走就要出人……”

        “等一下。”突然间,劳斯莱斯车厢里的苏木溪大声喊了一嗓。

        而且,底气十足的。

        与她病人的形象一点都不符的感觉。

        “老婆,你又怎么了?疼的受不了了?已经报警了,他们再不把车开走,警察来了就带走他们。”靳承国擦着额头的汗,看着自家老婆的眼里全都是心疼。

        可他刚这样说完,就听喻色道:“苏阿姨,是不是已经不疼了?”

        “你这是不想进局子里,故意歪曲事实。“靳承国指着喻色,杀她的心都有了。

        说完,又看向因为苏木溪的一嗓子而停下来报警的男人,催促着,”报警,继续报警。”

        “好的,我继续。”男子也是看不过去喻色这样的行为,太过份了,拿人家的生命当儿戏。

        “等等,先不要报警了,晚点再说。”忽而,一直不声不响坐在那里感受身体状况的苏木溪又开口了。

        正报警的男子懵了,“靳太太,什么意思?”

        “先别报警,我好象不疼了。”苏木溪说着,又认真的感受了一下身体,真的不疼了的感觉。

        “老婆,你不用怕墨靖尧,大不了咱们靳氏以后不与墨氏合作就是了,我就不信,他还能把咱们靳氏怎么着不成?”靳承国握住了苏木溪的手,心疼的揉着她的虎口,更担心了。

        苏木溪伸手拍掉靳承国的手,“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真的不疼了,你看,我现在自己都能动了。”

        苏木溪说完,起身推开靳承国,身子轻盈的如同常人般的就下了车。

        然后,人就站在劳斯莱斯车前,踢了一下腿又弯了一下腰,再晃了一圈,自言自语的道:“好神奇,我真的不疼了。”

        说着,又感受了一下。

        然后在众人不相信的目光中,转身就拉住了喻色的手,“丫头,你怎么弄的,我真的不疼了,我是不是好了?”

        “还没有,刚刚那一下只是稍稍缓解一下,不超过两分钟你还是会疼的。”喻色镇定自若的说道。

        “臭丫头,你这是在诅咒我老婆,她明明都好了,你居然还说她会疼,这么小心肠就这么歹毒,这什么家教?”靳承国一把拉过苏木溪藏到身后,生怕喻色又把他老婆弄疼了似的。

        喻色微微皱眉,不过没有反驳。

        她这样的不声不响不反驳,其它的人又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了,之前报警报了一半就挂断的男人迷糊的问靳承国,“靳总,那还要继续报警吗?”

        “报警,快报警,绝对不能就此放过这个丫头,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再不管教,以后就是为害社会了。”

        于是,那男人又要重新拨打110了。

        眼看着他就要拨通了。

        苏木溪刚刚站的笔直的身体突然间就弯了下去,一张刚刚多少有些缓和的脸色瞬间又惨白了些分,“哎哟,疼,又开始疼了,就跟生孩子似的,疼死了。”

        靳承国先是愣了一秒钟,随即看向喻色,“你刚刚说不超过两分钟……”他自言自语着,然后低头看一眼腕表,顿时惊了,“还真的是两分钟左右就又疼了。”

        “这位姑娘,你再掐掐我手上这里,你刚刚好象就是一掐这里,我就不疼了的。”苏木溪是真的疼狠了,忍着疼的走向喻色,就把手递了过来。

        喻色这一次并没有直接点苏木溪食指一侧的商阳穴,而是道:“苏太太要是信得过就先上车,很快就好了。”

        “很快是多久?”靳承国之前是完全不相信喻色的,但这会子已经是将信将疑了,毕竟,刚刚喻色捏了一下苏木溪的食指苏木溪好象真的不疼了那么一会,然后喻色又说两分钟左右还会疼,结果还真的应验了。

        “三分钟。”喻色很肯定的语气,不容质疑。

        看着女孩镇定自若的表情,靳承国居然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老婆,那快上车,让这姑娘给你治一治。”

        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总比让苏木溪继续疼下去要好。

        听到靳承国同意了,喻色松了口气,扶着苏木溪上了车,“苏阿姨慢点。”

        两个人才坐上去,靳承国开了车门也要跟上来。

        喻色转头看他,“靳总,您上来有些不方便。”

        “你要对我老婆做什么?”靳承国摸了一下额头,很不放心就这样把自家老婆交给喻色。

        苏木溪应该是疼的又厉害了,“靳承国,她一个小姑娘,她还能把我强了不成?先治了再说,不然疼死了。”

        自家老婆这样说,靳承国只好关上了车门,然后站在车门外搓着手的转圈圈,一付紧张的样子。

        车厢里,喻色伸手就拉上了车帘。

        车厢里暗了下来。

        苏木溪有些紧张了,“丫头,你这是……”

        之前点你手指那时,我发现苏阿姨这车里有一次性小便器,“阿姨最近是不是经常尿频?”

        “你……你是看到了才这样认定的吧?”苏木溪没想到喻色说的这样准。

        “阿姨最近还总是腰疼吧?”

        喻色这紧接着的一句,让苏木溪彻底的服了,“对对,这两天腰特别疼,尤其是现在,之前我以为是月经要来了,就没怎么注意。”

        “阿姨,你不是月经要来了,你虽然快近五十了,不过你身体底子好,更年期与你还早着呢,你月经才走没几天,所以最快也要二十天左右才会再来月经的,不会没有规律乱来的。”

        “我的天,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苏木溪现在已经是用崇拜的眼神来看喻色了。

        毕竟,她大姨妈这么隐秘的事情,除了她和靳承国,就连女儿都不知道,更别说对喻色说起了,在此刻之前,她跟喻色都不认识,见都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