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靖尧醒了。

        看到这五个字,喻色“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遍,手机屏幕上还是那一句‘墨靖尧醒了’。

        不,这不可能。

        她现在还没有练好九经八脉法。

        因为五脏六腑受损,所以,只能在修复身体的同时一天天进步。

        但是距离练成,还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所以,就算她现在想出手,也救不醒墨靖尧。

        想到这里,喻色随即发送了一条“不可能”。

        然,喻色才发送完毕,陆江就象是正等在那里似的,立刻又发了一条过来,“有人潜进了墨少的卧室,墨少受伤了,喻小姐,你要不要现在过来看看墨少?”

        “墨靖尧受伤,应该请医生。”喻色淡淡的,因为看陆江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墨靖尧受的应该是外伤,所以,请医生比请她更实用吧。

        明天周六,她是答应明天过去,再者今晚太晚了,这么晚她打出租过去连别墅区的大门都进不去。

        就算半山别墅区的治安很好,就算是有路灯,她也不想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路上。

        这一次,陆江应该也是觉得她的提议有道理了,没有回复。

        喻色把手机调成了自拍模式,当镜子般的看了看自己的眼睛,肿了。

        刚刚哭太久了。

        她真没用,明知道喻家一家子不把她当家人,她居然还是会期待。

        真傻。

        亲爸亲妈加亲姐,总以为是最至亲的人,结果总是伤她。

        睡不着,喻色干脆不睡了,看看被泪水浸湿的被头,开始拆被罩。

        不然湿湿的盖在身上很不舒服。

        楼下,突然间又传来了宿管阿姨的声音,“喻色,快下楼,有人找。”

        喻色继续拆被罩,拆完了洗干净,趁着周末宿舍没人赶紧晒干。

        至于来找她的人,一定是不死心的喻沫和陈美淑。

        她不会再见他们了。

        一想到他们,她鼻子又一酸,眼泪扑簌簌的又流了下来。

        从前就觉得有娘生没娘养这话是骂人的。

        不过此刻用在她身上,绝对贴切。

        “咚咚……”宿舍的门响了。

        喻色吸了吸鼻子,“阿姨,我不想见他们,让他们走吧。”

        紧接着就是宿管阿姨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门开了。

        清新的空气飘进来。

        喻色头都没回,直接道:“阿姨,那不是我爸妈,也不是我姐,我不想见。”

        “喻色,是一位姓陆的先生,他说你认识他,你看……”

        喻色微微一怔,有些不相信的转身,越过宿管阿姨看向楼下,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宿舍楼下的陆江,如果这不是女生宿舍,她敢肯定陆江一定会直接上来。

        而宿管阿姨这么热心,绝对是陆江的原因。

        “报歉,我心情不好,哪也不想去,陆先生,你回去吧。”爱谁谁,她现在是真的哪都不想去。

        墨靖尧是死是活她都不想管。

        可她才转身,就听陆江道:“喻小姐,少爷受伤了,昏迷中说着梦话,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你看你能不能……”

        喻色惊了,昏迷不醒的墨靖尧不可能知道她名字吧,“他说梦话叫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