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专业剪红线[快穿] > 135、金主的职业素养(3)
        二分之一以下两日哦,  鞠躬。  杜新直奔其中一家,门口的两张桌子拼到一块就成了一桌。

        “这家的烧烤那是真不错,沈醇也尝尝,  觉得好吃以后可以常来吃。”杜新介绍道,“你们点菜吧。”

        “老杜,  这还没有吃上呢,  你这广告先打出来了,老板可得给你广告费。”一个男生笑着打趣道。

        店主是夫妻,老板娘穿着围裙看起来跟杜新很熟,态度也十分的热情:“是应该给,等会儿多给你们加两串腰子。”

        “那可是大补之物,是得给我们老杜补补身体,  免得虚了。”骆灿开玩笑道。

        一群人哄笑起来,  沈醇也是难掩笑意,  倒是那边点着菜,老板娘扫了一圈笑道:“会长也来了,这位同学新过来的?之前也没见过。”

        “不用这么客气。”谢柏远开口道。

        “这是我们新来的学弟,  叫沈醇,帅吧。”杜新搭着沈醇的肩膀道。

        “长的真排场,帅的很呢,以后常来,我给你优惠。”老板娘笑道。

        “还有这福利呢。”

        “老板娘,我第一次来你都没发现,  我们小学弟一眼就发现了,  这怎么吃烧烤还看脸呢。”

        “不行,我心灵也受创了。”

        “这待遇跟我们会长一样啊。”

        “给你也优惠,行了吧。”老板娘确定着单子笑道,  “辣椒都要吧。”

        “都有什么忌口没?”杜新转头问道。

        “没有。”

        “没有,啥都吃。”

        其他人两两三三的说着,只有谢柏远没开口,沈醇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吃辣重,麻烦老板娘四分之一多加点儿辣椒。”

        “行,记下了。”老板娘笑着离开了。

        杜新啧了一声道:“沈醇你是南方人啊,吃辣重?”

        “我是本市人,口味重而已。”沈醇笑道。

        “口味重还不长痘,羡慕了。”对面的男生羡慕道,“你看我这一脸痘印子,都是吃辣害了我。”

        “那你别吃了,一会儿都是我的。”他旁边的男生说道。

        “那不行,事实已经存在,怎么能委屈了自己的嘴。”那男生笑道。

        不管学历光环如何,混熟了以后他们跟一般的男生群体其实区别不大。

        只有谢柏远若有所思的看了沈醇一眼,他讨厌住的地方留下食物的味道,沈醇就一次没有将饭菜带回宿舍过,只是偶尔在食堂看到过他,盘子里满满当当的红烧排骨,食堂阿姨的手看起来不仅一点儿没抖,还可能想给他连盆倒,再加上三两样素菜,倒是也完全符合男生的食量。

        只是三四道菜里面连一点儿辣椒都没有看到,真喜欢吃辣,食堂里川菜样的也不少。

        而喜欢吃辣的是谢柏远本人,这边的菜对他而言普遍辣味不够,只是很少有人能够摸清他的口味,他也不想因为这一点儿爱好多说什么。

        烧烤一盘盘的端上来,滋滋的冒着油和热气,让人看起来食指大动,啤酒也上了一打,这东西虽然含酒精,但是对于男生而言,一人一瓶根本醉不了,纯粹当饮料喝了。

        有了啤酒,气氛更加热闹,肉串份量本就不大,一人一两串也就清空的差不多了。

        沈醇在这种场合也不会太过于讲究,生菜包着五花肉,也就是一两口的事。

        味道虽然不算太精,但是也如杜新所说还算不错。

        边吃边聊,话匣子更打开了,骆灿取过一个新上桌的羊肉串放在了沈醇的面前道:“来来来,你要的超辣羊肉串。”

        羊肉倒是闻起来很香,只是上面覆盖的辣椒都快把肉给淹没了,沈醇倒是能吃点儿辣,但是对于过于辛辣的真的敬谢不敏。

        自作孽啊……

        一旁的谢柏远看着沈醇略有些视死如归却勉强笑着的神色心中有些好笑,原来这人也不是面对什么都淡定的。

        谢柏远拿过了那串羊肉串道:“给我吧。”

        他说的小声,动作也做的自然,只是他本身属于众人中心所在,骆灿愣了一下问道:“会长也爱吃辣?”

        “嗯。”谢柏远说道。

        “这盘子里还有,柏远你怎么还抢学弟的,这就过分了啊。”杜新打趣道。

        谢柏远动作顿了一下,他是为了给沈醇解围,但是这种举动在别人看来就是在故意欺负新来的人了,捏着棍子的手一时放下也不是,还回去也不是。

        沈醇低头轻轻笑了一下,这一笑在谢柏远看来十分的欠揍,只是不等谢柏远动作,沈醇笑道:“老板娘也太舍得下料了,这么辣我也入不了口啊,谢谢会长了,会长厉害。”

        他这听起来好像是在夸人,但谢柏远怎么都觉得不对味。

        尴尬的氛围解了,一个男生笑道:“我还以为我们学弟是那种一碗面半碗辣椒的,原来还是咱们北方人的辣度嘛。”

        “是。”沈醇无奈道。

        “我记得会长好像是南方人吧,他们那块儿好像是特别能吃辣的。”另外一个男生说道。

        谢柏远的手上戴着手套,签子这东西串东西方便,但吃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就容易沾到嘴边,他虽然有洁癖,但还不至于把肉全捋下来一个一个夹着吃,自然也难免沾到了嘴边。

        沈醇端着杯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啤酒,目光却是定在了谢柏远的身上。

        相比于其他男生,谢柏远的动作属实斯文很多,即使是在吃羊肉串,那样的一举一动好像都带着一种极其认真的意味,红艳艳的辣椒沾上唇角,他也只是微蹙一下眉头随手用纸巾擦去,只是痕迹没了,那双唇却是被辣椒灼的极红,透着些许平时难以看到的艳.色。

        谢柏远若有所感,转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沈醇正在跟其他人碰杯喝酒,并没有在看自己。

        错觉吧。

        一顿饭宾主尽欢,回去的时候其他人难免打着嗝,连谢柏远都觉得有点儿饱,唯有沈醇好像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一群人呼呼喝喝的回去,各自分散回去,沈醇率先打开了宿舍门,就听谢柏远在身后问道:“那地方不合口味么?”

        上的菜很多,但沈醇吃的很少,只是人多,少有人注意他吃的多少,只有谢柏远看到他只是偶尔动,看起来在吃,但并没有动多少。

        “没有,很合口味。”沈醇让开了位置让他先进,“只是我没有晚上吃东西的习惯。”

        这副身体迟早会老,样貌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但能让人一眼看着舒服,就得从年轻的时候保持良好的习惯,要不然他自己都会嫌弃自己的。

        谢柏远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却又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能够锻炼出那么好的身材,的确是需要自制力的,而能够拥有自制力,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

        “你点的多辣应该不是给自己点的吧。”谢柏远换上了鞋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吃辣重?”

        或许是因为当时沈醇的体贴,又或许是一顿饭真的能够让人熟悉起来,他还是没忍住开口了。

        “那会长又是怎么知道我不吃辣的?”沈醇看着他笑着问道。

        门被从背后关上,隔绝了楼道上有些喧闹的声音,只留下一室的安静,谢柏远的目光对上了沈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吃辣多烧心的缘故,心脏在那一瞬间火热的不可思议:“我……”

        即使告诉自己不要招惹直男,但是那种在意不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如果不是在意,又怎么会去在意一个刚进校门的学弟爱吃什么口味。

        甚至现在想想,他连沈醇的很多习惯都知道,他很少去碰饮料那一类的,多是喝清水,最多是沾过酒,谢柏远在他的抽屉旁见过烟,但却几乎没有从他的身上闻到过烟味,那一整包虽然被拆封,这一段时间里面也就少了一根就再也没有动过。

        即使没有早课,他也习惯早睡早起,晨起的时候动作很轻,往往谢柏远睡醒的时候那边床铺已经没有了人,只是偶尔他自己睡的浅,水声略大些,他迷迷糊糊的探头去看,会得到一声轻声的抱歉。

        衣服鞋子从不乱丢,即使是用过的资料也是整理的很好,身上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异味,让人跟他处于同一个空间会觉得十分的舒心。

        明明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关系也不算亲近,可是真让谢柏远去想,他总有那些清晰至极的记忆,就好像他自己无意识的时候在观察着眼前的这个人一样。

        如果不是在意,谁又会去留意这些细节,或许……

        “偶尔看见的,会长你吃面的时候加了不少的辣椒,又从其他学长那里知道你是南方人,想着应该是吃辣重的。”沈醇笑道。

        “原来如此。”谢柏远有些难以忽略的失望。

        “会长,我们要一直堵在门口么?”沈醇看着面前略有愣神的人说道。

        “抱歉。”谢柏远回神,脸色已经恢复了冷硬,只是转身的动作带了几分的急促。

        跟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沈醇看着拿过衣服进了洗手间的人想到。

        【宿主,刚才谢柏远的心跳指数很高哦。】521汇报道。

        【年纪轻轻就有心脏病的征兆,真可怜。】沈醇笑道。

        【不是的,主角攻身体没问题的。】521说道。

        那跳动的频率和激素水平明显是心动嘛,主角攻喜欢宿主,宿主一旦回应,任务完成基本上就板上钉钉了,可是系统是不能直接干预宿主的恋爱的,所以还不能说。

        【哦,也有可能是吃辣吃多了。】沈醇笑道。

        521:【哦,这样嘛。】

        也不是没有可能吖。

        【当然了,我还能骗你么?】沈醇肯定道。

        521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全面检查一下自己的核心数据,一定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他知道谢柏远很刻苦,据说每次放假图书馆闭馆的时候都是泡在自习室的,故而有此一问。

        谢柏远看了他一眼道:“我放假的时候有事,就先不去了。”

        他倒不是嫌许泽烦,而是既然没有那个意思,就不要给对方希望。

        毕竟一般男生即使表达关怀,也不会那样子送东西,而是会像沈醇那样,坦坦荡荡,让他连多想都没办法。

        “哦,这样啊。”许泽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学长现在要去图书馆么?”

        “现在去学生会安排中秋的事,你有事的话可以先走。”谢柏远冷声说道。

        “那我先走了,会长再见。”许泽组织部的工作并不是天天有,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只能告别转身离开了。

        谢柏远一向这么拒绝人,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转身如之前所说的去了学生会。

        ……

        沈醇回家的时候受到了沈母的热情欢迎,沈母热情的拥抱了他笑道:“几天不见,我儿子又帅了一大截。”

        “是是是,你儿子整天什么不干,就变帅了。”沈醇笑道,“都是妈给的基因好。”

        沈母顿时笑开了花,她模样的确生的好,穿着连衣的长裙,看起来格外的年轻,即使跟沈醇走在大街上说是沈醇的姐姐都有人信,原身能长的好,沈醇的话也并不是夸大其词。

        “真是长大了,嘴这么甜。”沈母笑道,“手上都拿的什么?妈妈不是说不要月饼的么。”

        “不是月饼,是包,新上的,我觉得您会喜欢就买了。”沈醇将礼物递了过去道。

        沈母接过了礼物,还没有打开就已经开始夸:“我儿子真有眼光,妈妈一早就想要这款了,今天我就背上给她们看去。”

        “赶紧进来,别杵门口。”沈父坐在沙发上看着这里的其乐融融冷声说道。

        沈醇笑了一下,从包里取出了另外一个盒子走了过去放在了茶几上:“爸,这是送你的。”

        沈父身形高大,即使坐在沙发上,板正的衬衫西裤也显得他的身材十分的好,年过四十的男人,没有一点儿的啤酒肚,脸上连皱纹都鲜有踪迹,只有成年男性的稳重和成熟。

        沈家能够有今时今日的财富和地位跟沈父的忙碌分不开,长期处于上位的气势只有在家中才会收敛。

        只是因为他曾经的忙碌,忽略了沈醇原身的教育,父子二人见面的时间都快以年计算了,而一见面几乎都是横眉冷对,经常是原身犯了错被沈父抽一顿,然后再犯错,再被抽。

        直到一年前,十七岁的少年深夜飙车,却是在岔道上遇上了刚拐出来的车,急打方向盘的情况下撞破了护栏,更是撞上了旁边的大树,那样猛烈的撞击下,车子都变了形,更何况是人体那么脆弱的东西。

        肋骨断了几根,处处骨折,头破血流,在急救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命,直到沈醇因为系统的交易而到来,在恢复药剂的帮助下也躺了两个月才下床,随即便是准备高考。

        刚来就处于濒临死亡的状态,沈醇作为曾经分.身进入任务,毫发无伤的任务者对于断缘组同事的生存环境表示了同情,然后发现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不过经历过濒死才知道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也珍惜别人的,断缘组的任务并不仅仅是针对任务对象的,还有宿主本身。

        沈醇并不讨厌这样的改变,他甚至想看看这样的任务能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改变。

        原身的记忆中沈父沈母似乎都是不爱他的,但是在沈醇醒来的时候,那个记忆中模特出身一贯爱美的母亲哭的毫无形象,那个一贯冷酷板正的父亲西装揉的跟草一样,整个人身上还有些难言的味道。

        他们一直守在那里,守着他们的孩子。

        这件事情很难论断谁的过错,当事情说开,连沈醇都叹了一声可惜,原身不断的折腾事,是为了让父母多关注一些,而沈父的少归,则是以为自己的儿子讨厌他这个父亲。

        但即便再可惜,逝者已逝,一切也都没有了弥补的机会,双方自愿,沈醇借用这具身体要用一生,自然也要将原身的义务承担起来,至少他没有惹事挨抽的爱好。

        “爸知道你有钱,但是有钱也不要乱花。”沈父拿过了那个盒子,看见里面的领带时脸色一如既往的冷硬。

        要是换作原身在这里,父子俩只怕又要横眉冷对,但是沈醇却不会如此,而是笑道:“爸你这么说,我下次只送我妈礼物,不送你了。”

        沈父脸色僵硬了一下。

        沈母笑着过去拿过了那个盒子,取出了里面的领带道:“儿子送你礼物就好好收着,来,试一下。”

        沈父面上看着不乐意,却是站了起来低头让沈母给他戴着领带,等到戴上了后有些不自在的正了正道:“还行。”

        沈母笑道:“你爸特别喜欢。”

        沈父一张脸绷的越发的紧,沈醇笑道:“喜欢就好,我现在收益还好,爸你不用担心我破费,要真是赔了,还不得靠你拉我一把。”

        “嗯。”沈父点头,算是应了,绝口不提刚才不想让儿子送礼物的事。

        沈醇一年前康复后开始努力准备高考,那种事对于他而言简单,只是样子还是要做,一年的乖孩子做下来,直到成绩出来,也彻底让沈父沈母放了心,只当他是鬼门关走上一遭彻底想开了。

        也因此沈醇在家中的地位直线上升,这次假期回来,更是被关怀备至,陪着沈母晨练一趟,沈母可谓是逢人便夸。

        “这次去学校有没有看上合适的对象,谈个恋爱什么的?”沈母有些八卦的问道。

        “有是有,不过正在追,还没有追到手。”沈醇说道。

        “我儿子这么帅都还没有追到手啊,那得多优秀啊,有照片么?给我看看。”沈母兴趣更大了。

        “没有。”沈醇笑道。

        “小气。”沈母的性情并没有随着年岁增长而变得老成,这是她的优点,曾经也是缺点,因为这一份不够成熟,她给原身的关爱并不够多,但沈醇并不想去评论原身与其母亲相处时的对与错。

        人各有自己的为难之处,即使是父母,也很难为了孩子而放下自己的一切。

        沈母好奇心没被满足,有些不甘心:“你就给妈看看嘛,我又不做什么。”

        她完全不信儿子没有照片!

        “我主要是怕你们反对,万一我爸又抽我,我可受不住。”沈醇一脸为难道。

        “你找什么样的爸妈都不反对,外貌嘛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人品得过关,咱们这种家庭也不图对方的财富,但是你们三观也得合的上,要不然以后吵架的地方多了去了。”沈母推了推他的手臂道,“给我看看。”

        “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儿子撒娇。”沈父坐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现在却是开口了。

        他从前不常在家,现在却是沈醇在家,他一有空闲就会在家里待着,尽管默不作声的时候多,但总归是在的。

        “我多大的人了?”沈母反问道。

        这一声下去,沈父哑口无言,沈母哼了一声跟沈醇大声嘀咕:“你看,这就是三观不合了,我还没嫌他老呢,他先嫌我老了……”

        沈父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没这个意思,只是做长辈的……”

        沈母瞪他:“做长辈的怎么?”

        521小声问道:【宿主,这就叫做雷区蹦迪吧。】

        【聪明。】沈醇夸道。

        521见识了数据记录中的东西,结合了实际,又被宿主夸了,一时间有些晕晕乎乎,美的冒泡:【也没有了。】

        沈父不说话了,站起身来道:“我上楼去了。”

        他不应该在楼下,他应该在房顶。

        “你看你爸,每次给我惹毛了都不知道哄哄我,就知道逃避责任。”沈母委屈的哼了一声。

        沈父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沈醇却觉得沈父不是不想哄,是怕留下来哄的话把妻子惹的更毛,还不如不说。

        沈母对于沈父对沈醇的态度解读的倒是清楚,一到自己身上就犯糊涂。

        沈醇开口笑道:“妈,照片还要不要看了?”

        “要要要,我要看。”沈母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沈父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下,只是注意力已经不在什么财务报表上,而是在沈醇掏出的手机上了。

        那是一家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在国内自然不必说,入职就是管理层,可见对方的重视,但对于谢柏远而言,也是实至名归。

        “只是拿到了offer而已,那种企业里优秀的人比学校里只多不少。”谢柏远却没有太过于兴奋的情绪。

        一步步的往上走,一步步的走到更优秀的群体中,就会发现芸芸众生,自己其实也是里面很平凡的一个人,并没有什么能够骄傲的地方。

        “会长就是太谦虚了。”沈醇笑道。

        谢柏远想的也不是那个,而是:“我一旦入职,在学校的时间就会减少,会长职位也会慢慢交接,你……”

        没有足够的时间陪伴恋人,总是让谢柏远有些担心。

        “公司离学校很远?”沈醇查了一下距离,挑了一下眉头。

        距离倒是不算太远,但是在a市这个早高峰车辆几乎一堵几小时起的情况下,确实麻烦。

        上班这种事,当然是住的近一些比较轻松。

        “两点中间的地段选一个地方,你觉得怎么样?”沈醇笑道。

        “你要跟我住一起么?”谢柏远诧异的看向了他。

        同居这种事当然让他很开心,但是这么快会不会……

        “我们现在不就在同居么?”沈醇看向了他道。

        谢柏远耳朵动了动,上面染上了一些红色的痕迹:“可以。”

        选取中间的地段,交通便利一些,去两边也就半个小时左右。

        沈醇看着他的耳垂,伸手微微捻了捻:“会长要是跟别人在一起,也会这么考虑未来么?”

        谢柏远的成绩一直优异,即使代表参赛,也从来都是捧着奖杯回来,每年的奖学金更是拿到手软,他这样的成绩自然也是保了研究生,但一旦入职,全日制就只能转为在职研究生了。

        两者的区别倒是不算特别大,但是会十分的辛苦。

        虽然总有人说年轻的时候精力足该多努力一些,但是人生的哪一个阶段都不应该只被繁重的东西压在身上。

        谢柏远会这样选择,明显是在为将来做打算,毕竟原世界线中,谢柏远选择了硕博连读,虽然也对接了外面的公司,但是却没有早早的就要出去工作。

        “我怎么会跟别人在一起。”谢柏远动了动耳朵道,“只有你,不会有别人的。”

        “嗯?我不信。”沈醇放软了语气拥住了他笑道,“会长要是真去上班,得把戒指戴上,外面的诱.惑太多了,免得遭人惦记。”

        “好。”谢柏远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沈醇会担心他被抢走的感觉真的很好,他喜欢这个人对他占有欲爆棚的模样。

        计划定下,日子也是在憧憬中一天一天的过去,能给沈醇下绊子的人不多,他人脉广,连谢柏远都明目张胆的护着他,更没有什么人敢犯到他的头上。

        只是欺负许泽的却不少,比如将自己的任务推到他的身上,或者捧高踩低抢走他的功劳,他要是试图反抗还好,但他的性情中有些许逆来顺受,反而助长了一些人的气焰。

        “这次策划案写的不错,再接再厉。”陆涛拿着王鹏程的活动策划书夸奖道,“就按这个来就行,一应开支跟外联部那边对接一下。”

        “谢谢部长,感谢部长的信任。”王鹏程笑的十分讨喜,“部长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啊?”

        “行,我们也刚好说说活动的内容。”陆涛笑道,“下次团建大家也先出一份预案看看,会议到此结束,大家这次要辛苦一点儿。”

        “好的,部长。”

        “不辛苦。”

        “应该的。”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沈醇的目光则落在了一旁许泽的身上。

        青年垂着头,看起来有些没精神,其他人都纷纷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坐在那里,半晌后才缓缓起身,嘴唇抿的很紧,眼角带着微红,慢腾腾的挪着步伐。

        他倒不是嫉妒,而是被人抢了策划案,但这种场合如果大声说出来,别人只会以为他是嫉妒,没礼貌,却不会相信他,所以他选择了隐忍。

        原世界线中也有类似的走向,许泽被宿舍里的甚至同班的同学排挤,王鹏程讨厌他,却又偷走了他辛苦做好的方案,顺便的将他的原稿删除的一干二净。

        同宿舍的,也不会存在监控这种东西,他连说理都没处说的。

        憋屈而又无奈。

        陆涛并不会管这种事情,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原世界线中是谢柏远看到了许泽一个人默默的垂泪,问明了缘由,找相关技术人员找回了原件解决了这件事情,也让许泽对他进一步的情根深种。

        现在人都是自己的了,沈醇当然没必要让原来的齿轮有再度合上的机会。

        沈醇写预案写的很快,同在一个组织,他当然也有许泽的联系方式,消息直接发了过去:我这边预案做好了,要不要交换积累一下经验?

        许泽看到新发来的消息时停下了正在查资料的手,捧起了手机连忙回复:我还没有开始做。

        只是一个下午,就已经完全做好了么?!

        王鹏程拿了他的方案能够被选中,完全就是因为外联部那边借调了沈醇,他根本就没有出什么活动方案的缘故。

        沈醇的活动方案一般都是被部长当作范本来讲的,如果能看,当然是能积累经验。

        沈醇继续发消息:没关系,你做好发给我就行。

        他连着文件发了过去,许泽只能默默接收,打开了团建方案的文件,看着里面的方案,默默关掉了浏览器原本打开的页面。

        相比之下,真的还差的很远啊。

        许泽回复道:好,我会尽快做的。

        “哎,你方案做出来了,效率很快啊。”王鹏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看着打开的方案道。

        “这不是我的。”许泽连忙关着页面道。

        “切,不就看一眼么,小气。”王鹏程嗤了一鼻子转身走了。

        许泽松了一口气,将文件分类放好,这才重新打开了浏览器搜索着新的资料。

        直到熄灯的时候,许泽关掉电脑时重新设置了密码,这才去洗漱睡觉。

        “团建方案?”谢柏远坐在沈醇的旁边看着,“你做的没什么问题,让我看什么?”

        “让你证明一下是我做的。”沈醇说道。

        谢柏远若有所思:“有人窃取你的成果?”

        “那倒没有。”沈醇眸色微深,“会长这么熟练,是被人窃取过成果?”

        “刚进学生会那会儿有,不过他没想到我u盘网盘里都有备份,连整理的过程和资料都有,就败露了痕迹。”谢柏远认真叮嘱道,“这种事你也要做好防范措施,虽然大部分人是好的,但总有一部分人会动错主意的,你这次是为什么?”

        “组织部有这种人,不过没动到我头上,我听会长的话,防着点儿。”沈醇笑道。

        “嗯,要是有什么万一,跟我说。”谢柏远冷声道。

        “好。”沈醇关掉了文件,侧目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凑过去亲了一口。

        谢柏远蓦然被亲,心跳快了几分:“怎么了?”

        “会长真可爱。”沈醇合上了电脑,凑过去打量着他泛起粉色的面颊道,“晚上一起睡好不好?”

        “宿舍隔音不好……”谢柏远略有迟疑。

        虽然他也很想跟恋人更亲密一点儿,但是宿舍并不是个好地方。

        “嗯?”沈醇的语气意味深长,“会长,只是睡觉而已,你想哪里去了?”

        谢柏远原本只是泛粉的脸颊蓦然爆红:“我,我也是这个意思。”

        “哦……”沈醇的语调略有拉长,笑道,“没关系,我总是相信会长的。”

        谢柏远:“……”

        小混蛋。

        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贴上,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充斥在方寸之间,让谢柏远不仅喉咙发干,连呼吸几乎都快凝滞了。

        “会长。”沈醇叫了一声。

        谢柏远轻应了一声:“嗯。”

        “你很紧张么?”沈醇抱着他的腰身轻声问道。

        谢柏远的确很紧张,现在这样亲密的感觉跟午睡时的那种温馨是截然不同的,黑暗总是容易让人内心深处被埋藏的欲.望疯狂滋长,但说出来就感觉很丢脸:“没有。”

        “你身体都僵硬了。”沈醇将长腿搭在了他的腿上,十分没有睡相,“我都说了不会做什么的,放松。”

        黑暗中呼吸离的很近,声音又是刻意放轻了的,本就低醇的声音好像都染上了几分暧.昧的色彩,他越是这么说,谢柏远的身体就越是紧绷。

        “会长,我要掉下去了。”沈醇轻轻说道。

        “往这边点儿。”谢柏远挪动身体,总算放缓了紧绷的神经,只是他挪的地方有些大,明显感觉身侧有些空的时候被沈醇搂着腰又拖了回去。

        原本的一个人平躺,一个人侧睡变成了面对面的紧紧相拥。

        “会长也别掉下去了。”沈醇轻声说道。

        “好。”谢柏远能够闻到他说话时清爽的薄荷味,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睡觉吧。”

        “睡不着。”沈醇轻叹了一口气。

        “要是觉得挤的话……”谢柏远轻轻抬腿的时候呼吸一滞,后面的话自动消了音。

        “不挤,刚刚好,睡不着是因为没有晚安吻。”沈醇轻轻笑道,那些微透进窗帘的光芒好像都汇聚在了他的眸中,让谢柏远心跳加速。

        谢柏远没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动。

        “会长,我也忍的很辛苦的,你不给,我就自己取了。”沈醇微微挪动了一下,吻住了他的唇。

        心跳的声音交错在了一起,一时间也分不清哪个是谁的,只是觉得耳朵里轰鸣的厉害。

        521待在小黑屋里默默的翻阅中系统手册,其中一条载明:宿主太过亲密的事情系统是不能看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