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邪神的恋人[西幻] > 第111章 nbsp; 我早就说跟着凯奥斯会出大问题……
        这道雷霆巫术足以在猝不及防下让洛丽琉丝受到不轻的伤势。

        空中飘散的血腥味儿能激发人的战斗欲。但在经历伤势后,  这只不知痛苦的天使依旧没有要放弃争夺的意,在雷柱的底端,那道高的人形顷刻间化为乌有,下一刻,  一条如山的蟒蛇冲破一切,  它的翻身都能捣毁无数的建筑和树木——如果这座马戏团的驻扎地不是地处偏僻的话,  那么一定会造无法挽的、关乎命的破坏。

        如山的银白蟒蛇要比阿诺因的蛇尾形态百倍不止,他庞的身躯除了比不过天的两位之,  几乎能在现世当中被视为怪兽。洛丽琉丝的鳞片有着烧焦的痕迹,疼痛感让他的情绪波动严重。

        他的身躯环绕着一道时间的纽带——这是时间之王的象征,  一道永远循环不变的莫比乌斯环。这样的动静几乎惊动到所有的人,这条庞的蛇张开嘴,想要将阿诺因吞进腹中再慢慢交流时,  蛇头被一条从天穹蔓延下来的巨型触手包裹缠绕住了,  绞紧时的腐蚀『性』烫出一片烟雾。

        伴随着洛丽琉丝超越人类听觉的惨叫声,另一边的天空中降下光束。阿诺因的前被那道不刺、但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光芒笼罩,  他的精神忽而极为恍惚,  在正神级别的争斗影响中,他的视觉从人类升为神话物,  见到了诸多如碎屑般飞舞的怪异圆珠,  一只发光的、蠕动的圆球被它们簇拥着。

        随后,阿诺因的身躯、连同这条被黑暗触手绞住的巨蛇都一同消失。当他再睁开时,前正是一片星空。

        准确来说,天、地下,  全都是一片星空,分不清东南西北、下左右。而在脚下,则是由光芒线条交织如棋盘的地格。

        他愣了一下,  手腕被牵动着覆盖么冰凉的东西。阿诺因见到一条柔腻的触手扯着他,而身旁则是曾经见过的、在他梦里出现过的神座。

        凯奥斯正垂眸望着他。

        神座是暗灰『色』的、几乎没有么光泽,而祂——祂不过是个拟人的形态,连五官面貌都很难分清,轮廓极为模糊。灰白流动着的发丝垂落下来,同样质感的双凝望着他。

        虽然阿诺因没有问,但他莫名觉得,这样已经是凯很努力的结果了。让一个邪神认真地维持人类的形态,不得不说,这样的配合度前所未有。

        而在两人的对面,概三十米远的距离,在星光网格的另一端,灿金耀目的神座凝结而,面爬满了不同的篆文,在神座的方,一个圆形放『射』状的金『色』太阳符号、跟一道扭曲的圆环彼此纠缠。神座之慢慢地出现拉瑟福德身形,就如圣典当中所说,祂兼具男人女人的优点,面容兼顾英俊美丽,分不出『性』别。而光芒凝聚出的长发、眉心浮现出的神纹,都跟光明教廷中传颂的表有着相同之处。

        无数的锚稳固着祂的形态和样貌,拉瑟福德垂下手,右手边光芒汇聚之中,那条银蛇缩小了万倍出现在祂的身边,随即化身为人。

        女体的洛丽琉丝半跪在神座右侧,单手支着地面,睛所在的那一条线被腐蚀出金红『色』的血『液』,『液』体一滴滴地落了下来,进入无尽的虚空中。

        急促地喘息,伤势虽然不严重,但那股缠绕和窒息带来的威胁感却让洛丽琉丝后怕不已。

        “你太冒失了。”拉瑟福德道,“的天使。”

        “抱歉……向您忏悔。”洛丽琉丝低下头。

        愧疚比起,似乎不想看到另一边的凯奥斯,畏惧得脊骨发抖,只有栖息在神主脚下时,才会得到一丝安抚般的宁静。

        拉瑟福德没有再责怪,而是望向凯奥斯那一段,在无尽虚空中漂浮着的神座之间,祂一望见对面那个“人类”……而人类,是不该进入这个空间的。

        “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祂问。

        “除了人类以,他是新任的繁育之神。”凯奥斯道。

        拉瑟福德似乎非常费解,祂不太清楚这其中经过了怎样的运作。尽管祂明白欲望之蛇贪婪教母的争端,但祂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是这样的,按理来说,人类应该被神格撕碎,或是被神格『操』纵理智,为新的命体、怪物般的神话物。

        冰凉的触手勾着阿诺因的手指,他下意识地捏了捏,然后就被缠住了,随后——多的触手从神座之后探出来,抱住他的腰,将他带进这座没有光泽、黑暗而混沌的神座。

        凯奥斯抱住了他,低下头沉沉地抵在他的肩膀,温顺、静默、带着长久无声的沉溺感。

        这个空间仿佛都为之一滞。

        令另一个命体登临神座,凯奥斯一定是疯了,不过,祂本身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拉瑟福德注视着他们,过了片刻才道:“如果他作为你的从神出现,以理解。”

        “不。”凯奥斯道,“他应作为的……”

        拉瑟福德耐心地等待着他说出么“信徒”、“眷者”之类的话,这都是一位神明给予的最高宠爱,而等候了很久,祂竟然听到对方说:“……作为的伴侣。”

        伴侣。这是神话物概念应该有的吗?

        拉瑟福德加难以理解,比起凯奥斯来说,传教的他要为清楚人类社会,他明白人类本『性』之中的荒唐、恶劣、虚伪……作为以信仰稳固自身的神明,祂只能包容这种劣『性』,且纵容人类在信仰过程中将劣『性』传递到自己的身,他跟人类为贴切的说,是一种共关系。

        “伴侣?”拉瑟福德轻轻地质问,“他弹指一挥的命,在你的世界里,就像是星海闪烁了一秒,微弱到无人发现。”

        不会这样的。凯奥斯想。祂的星海会为这一秒静止。

        “们的争端只会毁灭这个世界。”拉瑟福德不愿意在一个话题太多拉扯,祂认为凯奥斯在目睹这个命凋零之后、就会放弃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即从人类转为神话物、转为繁育之神,相对于无穷无尽、永无止息的混沌来说,这短暂的陪伴不过如此。神明的路途总会因为各类变化升起或降落,连祂本身……拉瑟福德自己,明白这一切都是短暂的。

        “这个世界……”凯奥斯考着,“不在意。”

        “是的。”拉瑟福德淡淡地道,“清楚你的态度,才要跟你终止这场纷争。”

        “阿诺想让你换个教廷。”

        拉瑟福德望向他的怀里,即是一贯的光明正义、善良稳定,他冒出一种类似于忍无忍的情绪:“他总不会想让换个世界吧?”

        凯奥斯迟钝地反应了半秒,然后低下头看着阿诺因,他的眸没有么感情,但望过来时,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注视感,在阿诺因的睛里,凯奥斯的命形态仿佛凝固在了一个简单的标准线。

        “你想换吗?”凯奥斯问。

        阿诺因居然真的听到他这么问,虽然很想在这时候开个玩笑,但理智告诉他这很危险,于是老老实实地道:“不想,亲爱的。”

        凯奥斯点了点头:“那就没有必要换这个世界。”

        这岂止是宠溺,这简直是无法无天。拉瑟福德无奈地叹了气,道:“在世界崩毁之前,们要议定这件事,凯奥斯。”

        “不想商议。”凯道,“很麻烦。”

        “你只乐于睡觉,和寻找兴趣,和娇惯你的‘兴趣’。”拉瑟福德讽刺了一句,祂指得“兴趣”就是阿诺因。

        “毁灭在的统辖范围里。”凯奥斯道,“如果你愿意换一个教廷,以帮你凿穿旧船。”

        “……真是谢谢你。”

        “不用谢。”凯奥斯道,“腐朽之船而已。”

        “在说得颇有理由之前,最好想想你到底是为了么才为难的。”拉瑟福德瞥了阿诺因一,“没有人认你为父神,是情理之中。”

        祂们不想让自己的诞之处、世界的诞之处、起源于这样一个荒唐混『乱』、任『性』至极的存在。尽管这是事实。

        “被眷者冲昏头脑的神明。”拉瑟福德冷冷地评价了一句,他的神座光芒慢慢地发散而去,在这个静寂的空间里消失了。祂手旁的洛丽琉丝化身为光芒的一束,消散于无形。

        凯奥斯仍在品味着对方的话语,拉瑟福德是他数能记住名字、且相识较久的存在,他一向认为拉瑟福德的想古板而克制、像一位沧桑的老者,远不如祂有活力。

        “祂是么意?”凯奥斯品味不出,一边蹭了蹭阿诺的脸颊,一边问道。

        阿诺因沉默了半晌,不太好意说,但是在凯的严肃注视下,还是叹了气,小声道:“祂说你是恋爱脑。”

        “……这是么意?”

        “就是你的脑袋里只装着……某种,怎么说呢,就是某种让人失去理智的情感。”

        凯奥斯想了想:“祂说错了。的脑子很多的。”

        是实际意义的多,准确来讲,每条触手都带着自己的想法。

        ————

        在如同辐『射』般令人不适、让命变异的半空当中,那道一只发着光、旋转着圆环的巨光芒物慢慢收缩,它庞的身躯一点点远离——不是缩小,而是远离。

        就像一颗压迫到面前的行星移动着远去一样,在这过程当中,所有的天使都如受感召,展开对的羽翼飞向空,而将莉莉丝完全压制在下风的阿顿身躯一停,『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抱歉了,女士,们再会。”

        “没人要跟你再会。”莉莉丝道。

        他展开对的羽翼,洁白的身躯被翅膀包裹起来,然后升、升、一直升到最高点,伴随着巨的光球一同离开,而打开的天国之门跟着慢慢消散,飘入云峰之中,再难以用肉见到。

        另一端,阴郁漆黑的天空当中,同样盘踞着的黑『色』怪物同样埋入乌云里,无限扩张的阴影布满了整个天空,化为一场沉闷的阴暗暴雨。

        这虽然不是本体相争,但确实已经是凯奥斯和拉瑟福德的原型现身了。怪异的神话物们收敛起表,重新装点人类的模样。就在此刻,乌云滚滚的暴雨中被撕开一条裂缝,一道轰然的雷鸣占领天空。

        裂缝之间,黑『色』高跟鞋踏入空中,紫『色』长裙的莎琳娜握着巫杖出现,被阿诺因的那道巫术激活时的反馈惊动,踩着个尾巴赶了这场盛会。

        莎琳娜看着暴雨当中的吸血鬼、恶魔投影、满地废墟,头脑之中刮起一阵风暴——阿诺人呢?早就说跟着凯奥斯会出问题的!你看看!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