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修真小说 > 玄门不正宗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天下最危险的人
        王弃感觉自己刚才说错话了……那真的是整个人‘激灵’一下,就连方才那一场恶战的疲惫都散去了不少。

        果然,修行到了深处,心灵的力量才是根源……呸,王弃已经感觉到了阿姣姐的愤怒,他必须做些什么让她再‘快乐起来’。

        但现实往往会火上浇油……

        他就这么赢了,在所有人眼里,因为方才的那两句对话,就变成了是渺思仙子在最后关头故意让着他的了。

        而当他回到金吾卫阵中的时候,渺思仙子也是一根筋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回来了……然后老实不客气地站在了老包的前面。

        老包有些不服气,但是看着渺思仙子那因为一场大战而略略显得狼藉的背影忽然他就摸着鼻子什么都不说了……嗯,人家是妹子,让着点比较好。

        林触见状也是又是欣喜又是有些哭笑不得……王弃这一次可以说是替他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唯一的麻烦就是这孩子家里可能会有些风浪。

        随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去操那份心……男人嘛,总要经历一些风浪才行。

        而这个时候,王弃甚至暂时都不用去考虑家里面的事情,因为渺思仙子这一手成恨已经替他完全拉满……

        蜀山仙盟之中,那些年轻辈的弟子们一个个目光要喷火……他们的仙子竟然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最关键的还在与,渺思仙子那种‘自己送上门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真的是‘女神’心里只有‘男神’,‘舔狗’不得好死么……

        他们无能狂怒,然后就有人忍不住冲上了擂台要向王弃发起挑战……

        “王大人,我也要挑战你!若是我败了,我也当你的手下……可若是我赢了,我只求你放渺思仙子自由!”

        众人惊异地看了过去,却是都有些心中不齿……谁都知道王弃刚才和渺思仙子一番鏖战已经身疲力竭……(好像有些不对劲?)

        但这人呢?竟然是在这个时候挑战……说得似乎是一片痴情为了渺思仙子,其实本质上还是趁人之危!

        然而王弃则是微微侧头对着老包那边说道:“这小子有些欠收拾,以后你要费心调教一番。”

        老包当时的表情是懵的……同时头皮发炸,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王弃已经深吸一口气重新走上了校场……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他的疲惫,却不知为何他还有这个信心能够重新回来?

        “一言为定。”他直接就应了,一副懒得和这人废话的感觉。

        而那人则是还提醒了一句:“在下乃是蜀中四方门修者赵达,擅长的乃是咒术之道,王大人小心了!”

        王弃闭着眼睛冷冷点头道:“无妨,咒法我也会一些,那就比比看好了。”

        ……这一瞬,冉姣猛地打了个寒颤。

        “叔母,你怎么了,是在担心叔父吗?叔父他没关系吧?”小去疾敏感地察觉到了冉姣的异常连忙问。

        而冉姣则是有种心悸的感觉说道:“你叔父他不会有事的,我是在怜悯那个赵达……”

        ……

        “阴咒法:痛苦!”

        这道得自于‘通幽道’的秘法终于在世人面前展现……

        事实上他们只能感到王弃对着那赵达遥遥一指似有幽光闪过,接下来就什么都没了。

        只是作为当事人的赵达,却是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钻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令他体内五气失衡,然后渐渐地‘扯了蛋’……

        “嘶~”

        他忍不住夹住了双腿,痛得浑身发软,然后就这么内八着跪倒在了地上,脑袋一下磕在地面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因为超越十二级的痛感已经压倒了一切。

        观战中的蜀山仙盟众人那是齐齐地往后倒退了一步,明显有被骇到了。

        这一门法术看起来也太邪恶了一些吧……

        然而所有看到王弃施法的人却又能感觉到这门法术在原理上的‘堂堂正正’……以阴气打入人体之中引起人体阴阳五气失衡,这就是标准的玄门正宗的道理啊。

        只能说,这门法术发挥作用的角度太刁钻了。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王弃施展法术的时候所使用的是纯阴之气,不带一丝杂质,这使得这些年轻的修者们很难抵挡!

        其实这就像是王弃用纯阳的力量能够轻易抵挡、消灭恶灵等邪物一样,那些邪物虽然是以阴气为根源,但其中已经掺杂了太多的东西,可谓‘杂阴’……于是以纯阳对杂阴,效果自然拔群。

        而现在云姨施展的‘阴咒法:痛苦’则是以她自身提炼的纯阴之气来施展,而那赵达之类虽然是修者,修的也是阳属力量……可他们要想达到‘纯阳’的境地还差得远。

        于是以纯阴对杂阳,自然是无往不利。

        阴阳两者相生相克,本就不存在哪一方的绝对优势,差别只是在量与质的不同而已。

        就像王弃现在有少阳真气护身,那也是纯度极高的阳属,自然能够抵抗云姨的‘阴咒法:痛苦’,其他人却是不行了。

        从这方面来说,王弃以此一道咒法,至少在眼下是立于天然的不败之地。

        “我认输……认输……”赵达脸磕在地上痉挛着说道,都要口吐白沫了……

        王弃也是有些不为己堪,轻轻点了点腰间的葫芦……片刻后云姨便收了法术,这人才总算是回过了气来。

        然后他仰天躺在地上让自己尽可能地放松不给那处一丁点压力,贪婪地感受着这种‘不痛’的感觉。

        王弃又赢了……然而这一次威慑力极强,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是明知道他状态不佳却也不敢来‘捡便宜’了。

        他们原以为渺思仙子已经将王弃逼到了极致……却没想到竟然是将这么一门‘危险的咒法’给逼了出来。

        惹不起,惹不起……

        这一场大比直接就这么冷场了,那些仙盟中人是被狠狠地震慑了一下,一丁点都不敢出来‘跳’。

        林触无语地捂住了脸,他有些不确定这次大比的目的是否有完全达成。

        但无论如何,看着对面那些如同鹌鹑一样乖乖地缩头站在那里的蜀山仙盟众人,林触觉得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就是……

        他又看了看王弃,没想到这后辈已经进化成了这么‘危险’的人物了啊。

        ……

        王弃放了大招,于是所有人都‘投’了。

        校场上一篇静悄悄,没人感挑战了,他就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其实到了现在,两个仙盟的修士先后下场比斗还都输了,对于大彭官方的这些人来说就已经是圆满完成了既定目标。

        至于后续效果如何,则是要看怎么发展了。

        至少现在陆徹是毫无疑问地龙颜大悦,高兴地叫着校场上的王弃道:“上前来,让朕好好看看这位勇士……这是朕的勇士!”

        能把那些高傲的隐世修行者给打败……哪怕只是年轻弟子,对于陆徹来说这都是一件极涨脸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当着众人的面有所奖赏才行。

        而陆徹作为君王或许有许多地方值得诟病,但是在对手下的赏赐方面却是极大方的。

        他看着王弃登上高台,似乎很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一员勇将,来啊,先赏金三百!”

        要知道当初王弃和丙纪力保曾皇孙不失也只是得赏一百金,现在却是直接一口气赏了三百金……

        不过这也和场合有关。

        王弃这相当于是被当做一个典型来竖立了,即是给军中战将们看到他们的‘榜样’有多好,也能让那些仙盟之人看到自己的慷慨。

        “谢陛下恩赏。”

        王弃依然闭着眼睛接受了。

        先前没有睁开,现在当然也不能睁开。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与这位‘爷爷’面对面,只是他没有睁眼看,也无所谓看不看得到了。

        但陆徹的兴质似乎很高,他又多问了一句:“王弃?这名字可不好听,可有表字?”

        王弃略略错愕,却还是道:“王弃是穷苦人家里的孩子,并未取表字。”

        陆徹挺高兴的样子说道:“如此,便由朕来给你取个表字如何?”

        这能不答应吗?

        王弃只能先谢一句:“谢陛下,有劳陛下费神了。”

        陆徹捋着自己的胡子,似是琢磨又似有深意地说道:“王弃……‘弃’字寓意可不好,不如表字就叫‘子归’来着补吧?”

        弃子归……

        在王弃的心里这寓意才是真的不好啊!

        但他面对这个却依然还要拜谢,因为这是皇帝金口玉言的恩赐,对于常人来说就是莫大的恩赐。

        甚至就因为这个赐字,所有人看他的表情都不一样了……仿佛都看到了他的‘平步青云’。

        陈昀看着他略略有有些警惕,也有些深思……他警惕的是担心未来王弃如果是在这金吾卫衙门中成长起来,那很容易动摇他的这个‘基本盘’。

        而深思的,则是将先前那位寻回的曾皇孙与如今的王弃联系了起来……

        他当然不可能想到王弃就是十多年前就被判定葬身火海的‘陆颀’,而是联系到这段时间陆徹一共给曾皇孙赐了一个名,也给王弃赐了一个字。

        曾皇孙叫陆寻,而王弃则是字子归……连起来就是‘寻子归’。

        在陈昀看来这寓意很有意思,仿佛皇帝对这个失而复得的曾皇孙十分青睐。

        他能够成为皇帝身边亲信之人一方面是在御前恪守规矩从不逾越,另一方面则是特别会揣摩帝意,会在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做一些看似无用但一旦让皇帝知道就只会觉得舒服的事情。

        就好像这一次,他觉得帝心在曾皇孙那里,所以正想着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善意。

        另一个人也在想着投机的事情,而且他想的就简单粗暴了,就是如何直接拉拢王弃!

        只见那陆貔忽然上前一步抱拳对陆徹说道:“父皇,既然先前袁玧自觉胜之不武没有领那‘碎星’神弓,那不如就将这神弓赐予子归做奖励如何?”

        这套近乎套得也太明显了,甚至有些抢他老爹戏的感觉了。

        而且王弃也是被这一声热切的‘子归’喊得有些犯恶心……还有,他现在可是对这柄‘碎星’神弓避之唯恐不及呢,这货居然还硬要往他这里塞……这果然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他心中正忿忿不平地想着,同时一言不发只等陆徹的回应。

        事实上陆貔的急切被陆徹看在眼里也是不由得皱了眉。

        他还没死呢!!

        只是当了三十多年的帝王,也有了长子的惨痛教训,他对自己剩下的儿子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宽容。

        他说:“那你就去取来,亲自给子归送去吧。”

        这正是陆貔要的,他一脸很是高兴‘纯天然’的样子来到了旁边的兵器架上,然后双手用力好不容易才费劲地将那柄沉重的‘碎星’长弓给抬了起来。

        他‘吭哧吭哧’费劲地将长弓抬到了王弃面前,以一脸‘单纯’的模样说道:“宝弓配英雄,这是子归你应得的。”

        若非先前亲眼所见他对冉姣的刁难与羞辱,王弃倒是还会有闲心给这番演技打个分……终究是帝王家的孩子,总是要有些演技的。

        然而现在他的心情极糟糕,只能先应付过去眼前这一关吧。

        所以他就想要伸出双手接过,并且随口敷衍两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陆貔自己作死送上门来了……

        他忽然又将这‘碎星’长弓给收了回来,然后以一种仿佛开玩笑仿佛玩味的语气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本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子归可否答应?”

        王弃额角的青筋差点就要炸出来了,但还是尽量压抑地问:“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这陆貔一派‘纯天然’的样子道:“本王看你一直闭着眼睛好奇得很,不知能否睁开眼睛让本王看看?”

        好家伙,先前他就是好奇冉姣眼睛上的丝巾硬要她拿下来,现在又要他睁眼……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王弃内心‘呵呵’一声,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殿下,并非末将不愿,只是末将正在演练一门十分深奥的绝学,若是睁眼前功尽弃还是其次,怕是会唐突了殿下。”

        可陆貔继续作死,他的好奇心反倒是被彻底勾了起来,颇有些无法无天式地说道:“没有关系,我不怕的……子归,我可是都替你把‘碎星’神弓求来了,还换不得你一次睁眼?”

        绝口不提王弃会因此‘前功尽弃’的事情。

        此言一出陆徹都有些皱眉了,如此就太过了!

        他刚想要出言阻止,但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就又停了下来,有种听之任之的感觉。

        而王弃则是已经做出无奈的神色,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说道:“如此,就冒犯殿下了……”

        说着,他就缓缓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也没有修炼什么特殊的瞳术……他这一刻所做的,就是将体内暴躁的怒意瞬间爆发出来,凝缩成无穷杀意从双眼之中死命地输出!

        开玩笑呢,感欺负我婆娘?

        看我不瞪死你……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