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你非替身 > 第65章 :你不配即便得到别人的一……
        第六十五章:你配

        落安回到观赏台,  应聂兴奋凑过来:“好家伙,你小子真狠啊!干得错!老子早看那家伙爽了。”

        越阳宗宗主饶有深味看了眼落安,而后看向落闲,  他道:“看来今天惊喜小,我挺好奇落闲会做么。”

        落闲?

        应聂愣了,  才发现落安来后神情动作间并未有太大的放松,反而隐隐有点说出的担忧。

        担忧谁?

        落闲?

        对啊,  按理说落闲早该上场了啊。难道落闲有放弃比试?可现在已经来到化神榜上的前一百名,里力至少在化神巅峰,有的甚至能对战出窍期。落闲才化神初期,怎么打?!

        而且落闲和谁打?

        等会。

        应聂脑子有么一闪,,,会吧?

        一场比试以极为血腥残忍的方式结束,场应天宗快速带走穆寒,  由莫少云为穆寒救治。比试台上,  老再次询问一百名到五十一名可还有人要挑战。

        无一人应声。

        老再次确认后,  念出最后一段:“排名五十至第一位,可有人挑战?”

        浑浊的双眼再次恢复寡淡无味,  难得么多天终看见一场有意思的比试,  可惜只有一场。化神比试,也是整万宗聚会要结束了。

        前五十名根本会有波动,名次对他们来说已经十分优秀,  再往上打一场都会伤筋动骨。到时候名次前进了,反而伤及根本,得偿失了。

        在话音落,老已经准备收拾一,  宣告万宗聚会结束时,同上次一,一声音传了来。

        相同的位置,相差无几的话,然而次是平常无奇,稍有些清澈的女声:“我欲对战排名第五十位,容玖瑜。”

        ??!

        女修?!

        挑战容玖瑜?!

        么?越阳宗的人是疯了吗?!

        “落闲姐姐!”轻灵欢乐的声音打破僵局,谢开颜激动站起来,隔着遥远的位置开心地冲着落闲喊。

        过落闲根本看她,在落闲即将飞身上去时,落安拉住她的,具的漂亮双眼里藏住的担忧:“小心一点,受伤。”

        落闲微笑:“好。”

        依旧身穿越阳宗的弟子服,还是从方才那落安身边上来的。落闲有落安那么出众的气质,她相貌顶多算清秀,大抵天生一双睡凤眼的原因,在她眼睑微垂时,总有种懒洋洋的随『性』。

        然而是那双清秀无奇的眉眼,看着时莫名让人心中一安,连着心中的烦躁神知鬼觉也淡了很多。

        落闲来到比试台上,依旧带着笑,气势温和:“我名为落闲,曾在应天宗当过外弟子,驱逐出宗后现今在越阳宗,尚无排名。”

        当初应天宗为了自己名声,把落闲的主动离宗说成是落闲好吃懒做,被驱逐出宗。如今,落闲正好顺着话所说。

        说罢,落闲中灵气乍现,化神初期的波动以及夹杂着的四种灵气,完全展现在众人视线中。

        落闲的一句话包含了太多令人震惊的消息,犹如水进热油般,顷刻炸裂开来,整场比落安上去时还要掌控住。

        “她方才说么?她要挑战容玖瑜?!”

        “等等,人是四灵根的化神修士?四灵根还能修炼到化神?!疯了吧,是!四灵根怎么可以修炼到化神的?我连四灵根的金丹修士都见过几,居然能有人能四灵根修炼到化神?!”

        “你们听说了吗?落闲好像是越阳宗的丹峰长老,是前久越阳宗新多出来的那七品的丹峰长老,应天宗居然把她给驱逐了?是给越阳宗送了高阶丹修过去?”

        “落闲为么要挑战容玖瑜?”

        “她是想让应天宗后悔吗?可容玖瑜已经是化神巅峰,是半步出窍啊,只差半步可晋升出窍期的,她一化神初期,单靠威压碾死她。她哪来的信心?”

        “慢着,落闲,落安?为么他们名字么相似?他们是兄妹吗?”

        “是,我方才好像听说,他们是道侣。”

        哦,是兄妹,是道侣。

        么?!

        是道侣?!

        人声嘈杂堪,道侣之词在数清的喧闹声中,知为何精确清晰落到谢开颜耳中。原本正开心,终有机会看见落闲出的她,心情轰然一跌落。

        那种自己看上的东西被人触碰的感觉再次袭上来,心里躁怒得想要杀人。

        应天宗接连被挑衅,加上落闲一来便自述身世,他们应天宗当初瞧上人四灵根,如今人仅成了化神修士,还成了帮助越阳宗反打他们一的七品丹修,更是能有资格公然对战他们的少宗主。

        本来半步出窍的容玖瑜居然让区区一化神初期的女修挑战,已经是屈辱,想到人还是他们曾经低贱的外弟子。

        简直是奇耻大辱!

        应天宗的人脸『色』一赛一难看,隔壁的越阳宗宗主看在眼里,脸上幸灾乐祸的神『色』怎么藏都藏住。

        老暗中看了眼自落闲出现后情绪显然变化了的谢开颜,原本有些瞧上落闲四灵根的他,放缓声音,收敛嗓音的鄙夷,道:“确定吗?”

        “化神初期对战半步出窍的容玖瑜,确定吗?”

        落闲点头,眸子轻转看向应天宗方向:“少宗主,战或战?”

        上场因为穆寒一事而脸『色』惨白的容玖瑜,此时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他回以一笑:“自然。”

        “瑜,落闲同落安是道侣。”

        应天宗宗主传音提醒,容玖瑜闻言,动声『色』看了眼越阳宗的落安。即便隔着具,但也能清楚感觉到落安一直紧盯着比试台上的落闲。

        本身对落安抱有极度的厌恶,如今加上穆寒和谢云凌的事,容玖瑜只恨得一刀一刀剐了落安的肉。

        “我明白的。”容玖瑜回道,旋即飞身跃上比试台。

        老简单用神魂审查两位有有带的东西,落闲和落安一只用了柄简简单单的法剑。

        “你袖中是么?”老发现在落闲袖中还有一点的灵气。

        落闲拂袖,腕翻转,袖中带有灵气的东西滚入掌中,是一枚圆润饱满,成『色』极佳的留影石。

        也知道落闲带留影石做么,过确定是的法宝之后,老再理会,点了头,旋即飞身离开比试台。

        灵气罩升起,比试正式开始。

        容玖瑜身着应天宗亲传弟子所独有的黑白弟子服,分明冷冽端庄的弟子服,穿在容玖瑜身上硬生生变了味。

        伦类,眉目生来带着柔气,即便经过么多年,容玖瑜早习惯了落安的丹海等物,身子并无大碍,依旧带着种一吹倒的病气。

        想到人将人和落安相比,落安以命换来的元婴给了人用,落闲心中说出的悦。

        容玖瑜的本命法器乃一支玉笛,青翠玉笛之上金纹缠绕,尾端垂着天丝金蛛蛛丝所制的灵结。曾有人说,君子配玉笛,容玖瑜的本命法宝他本人在符合过。

        音修在对上剑修种攻击很强的修士时,最易吃亏,所以容玖瑜一来身子往后一跃,拉开和落闲之间的距离。

        指尖抚笛,音律骤起。

        独有带着紫雷的灵气缠绕其上。和穆寒那隐隐带着紫『色』的雷电同,容玖瑜得到了落安的元婴、丹海、灵根,以及服用了落安几乎全身紫雷淬炼过的血肉,他的紫雷浓郁至极,天道之威直直压迫得人喘过气来。

        灵气罩压住天道威势,坐得离比试台稍近的修士在紫雷出现那一刹那,脸『色』瞬间白了来,浑身灵气受到恐怖的压制。

        在乐声出来时,汹涌势大的紫雷随着律动对落闲冲来,是容玖瑜的强大之处。

        因为紫雷,即便是自保能力差,攻击段也高的音修,但紫雷完美补足了容玖瑜的缺点,让他跻身化神榜排名位前的强。

        音修攻击无非利用音律和独特的乐谱,『乱』人灵气,坏人神智,更有甚引发人的心魔,还有的能凭借音律硬生生引爆体内筋脉。

        在容玖瑜笛声响起那一刹那,落闲心中则有半点感觉。那些烦人笛声甚至连她体内的一点灵气波动尚且牵引起,是容玖瑜的笛声用,而是落闲已经习惯了。

        当初在无名派,落闲灵气全封,四师兄整天唱歌给她听。那时候她明白,等后来在须弥芥子中时,她才知道四师兄的歌声中全是高深的音修曲谱。

        所以,容玖瑜对落闲而言,根本足为惧。

        她真正要对付的是落安的紫雷。

        透骨炙热扑而来,落闲掌心提剑,改『色』,对着化神高阶的修为直迎而上。火灵气自掌心而出,缠绕剑刃。

        紫光和火光相接,落闲聚灵气臂之上以抵挡紫雷之威,然而想象中的灼热并未传来。在缭『乱』中的灵光之中,观赏台上的人视线模糊。

        但落闲清晰看见那些触碰到她的紫雷全部湮灭了,和上场落安对战穆寒时,那些紫雷触碰到落安时一,逃匿得烟消云散了。

        饶是心静如水的落闲此时此刻也由惊了。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世,她像落安有纯粹的神兽血脉,所以含了天道的紫雷怎会如此?是因为她和落安双修过,沾染上了落安的气息吗?

        思索只在刹那,若容玖瑜唯一的紫雷对落闲都有用,那么容玖瑜在落闲过蝼蚁一只。过落闲并想要比试么快结束,所以她撤掉自身灵气,想让紫雷给她造成点困扰,然而紫雷硬是像吓坏了的鹌鹑,敢碰落闲一根汗『毛』。

        落闲无奈,只得强行用灵气『逼』得自己脸上苍白,悄无声息用自身火灵气灼伤皮肤。

        含了天威的紫雷,外人敢用神魂探查比试台上的情况,落闲轻而易举瞒过众人,容玖瑜见落闲神『色』惨白,心中微喜。

        笛声越发得躁『乱』,指加快速度,他直接吹起破神咒。

        既然他法直接找落安报仇,那么他便一点一点碾碎落闲的神魂,利用灵气寸寸压破落闲筋脉,他要落安痛欲生!

        笛声和紫雷同时攻击,声音无孔入,比试台上根本避无可避。

        落闲动作显而易见受到了制约,清秀脸上血『色』全无,在艰难对抗层出穷紫雷的同时,还得避开音律最大的地方。

        像困在笼中绝望找寻突破的鸟,在灵气罩笼罩的比试台上,落闲身形四处划动,像是在无助挣扎一般。

        观赏台上,应聂和林师兄他们屏紧了呼吸,脸上担忧神『色』显而易见。

        落安微蹙紧了眉,他很清楚落闲的力,可如今看见落闲越来越慢的动作,和难看的脸『色』,心跟着提了起来。

        最高台上,谢云凌神情冷淡,倒是身侧的谢开颜难以抑制地站起身来,紧紧盯着台上的落闲。

        “开颜,便是你觉得很厉害的落闲?”

        “会!我才信,她是几道同修吗?现除了剑法,她一还用。”话是说,可谢开颜也多少底气,她道:“反正能让容玖瑜弄坏了!等会,我让停止比试得停止比试。”

        谢云凌对自己素来任『性』的妹妹有些无奈,他轻笑:“随你。”

        其他倒挺想让容玖瑜解决了落闲,像谢开颜想杀了落安一,他也想杀了落闲。

        音修的比试确无聊,见容玖瑜久久未拿落闲,有人又说起了容玖瑜君子风度,大概是看落闲是女修,修为还低了他三小阶,所以留情,免得落闲输了难看。

        其细看,会发现比试台上的容玖瑜额边已经泛了细汗,笛声也越来越急躁。落闲早些时间看起来一副要输的子,可现在还是那副子,管他怎么加大攻击,落闲依旧太大改变。

        跟摁死般!着让人烦躁。

        突然,一直飞身躲避的落闲身子一转,在众人可置信的注视中,一直被紫雷压制得近得容玖瑜身的落闲,竟是提剑贴近容玖瑜。

        紫雷当即形成护盾围绕在容玖瑜身边,在大家皆以为落闲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只见落闲的剑竟然直直穿过紫雷护盾。

        眼见剑尖来到喉前,容玖瑜指一动,腕翻转,玉笛攻向落闲。同时一物自落闲袖中掉出,玉笛上的灵气留影石碰撞。

        咔擦一声,留影石裂开,里的影像在灵气放出瞬间,在数十多万人目光,高高升起,清晰无比地呈现在最中心,最大的比试台上空。

        “师父,是小师弟吗?”月夜凄冷,恢宏的寝居之外,明月悄无声息躲入阴云之中,那方出生的婴孩中捏着的测灵石,亮起的四『色』灵光格外显眼。

        灵光照着那位修真界人人称赞的圣贤尊儒雅脸上,阴沉晦暗。

        “小师弟身子先天足,即送往『药』谷治疗。”随和的声音低沉阴狠。

        “师父!我在秘境中得到一婴孩。”

        “此子乃水属『性』天灵根,或许可以用融血换婴之法。先将两人的血融合,让双方互相熟悉彼此的血『液』,等此人修到元婴之时,在取来灵根、丹海、元婴等物,给玖瑜用。你看如何?”

        一字一句隐秘的交谈全部通过小孩视角放了出来,影像中的声音如惊雷般将所有人劈晕在原地。

        应天宗宗主呼吸骤停,隐藏了两百多年的秘境,此时如同揭『露』丑陋的疤痕般完全展现在众人眼中,他根本顾上么气度,声音几欲破裂。

        “瑜!快!快毁掉影像!”

        容玖瑜呆立了一会,突然如梦初醒,当即带着前所未有浓郁的紫雷冲向半空还在继续放的影像。

        而时,一直看似被压制的落闲动了。

        灵气卷起袖袍,无数知道么时候刻制在地上的灵气丝线缠绕着指尖,火灵气从指而出。

        有人失声大喊:“七品幻阵和七品心魔阵!”

        容玖瑜眼前的影像已经彻彻底底消失,在双阵启动的那瞬间,他眼前天旋地转,眼前出现一双目失明,全身染满血迹,腹部处鲜血淋漓的人。

        人是他一直都在暗中注视着,嫉妒又恨又羡慕的,刻在他记忆深处里,附骨之疽般甩都甩掉的容玖玉!

        容玖玉身后拖曳着一路的鲜血,他向他伸出白骨似的:“还给我!”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本来是我的!”容玖瑜旋即捂住自己的丹海,他容狰狞地对地上的人喊:“你的命是我父亲给的,你知道我父亲为么救你吗?!那都是因为我!你是为我而活的,是我给你的命,是我让你活去的!本来是我的!”

        随后画再次一转,他看见自己从『药』谷出来,只能小心翼翼装作人的模,来到应天宗暗中偷看。

        他看见那院中长得他有六分相似的小男孩,每一剑使出间,说出的好看。

        他的父亲道:“瑜,你若晋升元婴,会更出『色』的。”

        是的!

        他只是生来运气好而已,他本该是天灵根的!

        如果他有天灵根,他一定会更出『色』!

        画再次一转,他躺在床上,瘦小狭窄几乎有灵气的丹海硬生生挖开,灵根剖出,他痛到撕心裂肺。

        可系,他马上有天灵根和元婴了!

        然而画再次跳转,他已经晋升元婴。他中拿着剑,已经挥练了几百次,可无论如何也使好。

        管他怎么练,他的剑是使好。

        “算了,你适合当剑修,还是当音修吧。”

        当音修吧。

        当音修。

        你的资质配。

        即便得到人的一切,你还是配!你是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