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226章 进击的美神【必看!】
        【神之宴会】

        顾名思义就是神所举办的宴会。

        虽然名字很高大上让人心生敬仰,但其实它只是神感到无聊时,不定期所举办的普通宴会而已。

        哪怕举办的地点是高贵典雅的大型礼堂,可依旧改变不了众神像是接地气的菜市场大爷大妈那样,聚集在一起吹牛打屁、互相攀比,争吵个不停。

        其实这早已是常态。

        纵使是神,可他们也和人类一样,有着互相攀比的心里。

        甚至他们的**,比人类还要旺盛。

        只是,这次的宴会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喂——!芙蕾雅!小矮子!”

        当洛基看到自己的死对头赫斯提亚来到会场时,她不管不顾的抛下了狄俄尼索斯和德墨忒尔,然后一溜烟地跑向了贫穷萝莉神所在的方向。

        只是本来还笑的挺开心的她的脸,突然间变的难看起来。

        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死对头,赫斯提娅居然穿上了晚礼服!

        虽然这件晚礼服很朴素,但本就不喜欢穿女式晚礼服的洛基,这次特意穿上不就是为了能够好好嘲讽她一番吗?

        可是这么一来,自己的计划不就流产了吗?

        和山峰巨大的赫斯提亚一对比,自己不就成小丑了吗?!

        哦,她本来就是小丑。

        那没事了。

        不只是她,赫斯提亚看到洛基后也上一样的不爽。

        “切!”

        “啧。”

        看不顺眼的两人,互相嫌弃。

        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多余的事的洛基,扯着赫斯提亚身上的晚礼服,说道:“喂,小矮子,你身上的这件晚礼服是哪儿来的,不是你偷来的吧?”

        言语中不乏对面前这个**萝莉神的恶意。

        身为恶神的她,自然是毫不留情的贬低着自己的死对头。

        在一旁看着两人斗嘴的芙蕾雅,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对呢,赫斯提亚,我也很好奇。”

        “确实,没想到之前还哭着跑来说自己没钱、没住处、找不到工作的赫斯提亚,在短短的1个月后就穿上了礼服,真的让人好奇你最近是不是撞大运了。”

        插话的是一位戴着眼罩的高挑女性,她正是火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

        赫菲斯托斯作为赫斯提亚的好朋友,对自己这位贫穷到吃土的神友,能穿上晚礼服也很好奇。

        贫穷的灶神一改之前的寒酸,穿上礼服打扮过后的赫斯提亚显得更加动人。

        一出场,就吸引了在场所有男性神明的目光。

        这汇聚过来的目光让赫斯提亚骄傲的挺直了腰杆,本就傲人的山峰变的更加挺拔。

        【山峦】的赫斯提亚vs【绝壁】的洛基!

        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洛基留下了羡慕的泪水然后像是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一样,她哭着灰溜溜的逃走了。

        “撞大运……嘛,这么说也对。”

        赫斯提亚伸出右手比划个胜利的手势,骄傲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有属于自己的眷族了!”

        “啊,是那个叫贝尔的人类是吗?”

        作为神友的赫菲斯托斯当然没少听她在耳边念叨,“是那个……有着白发红瞳的少年的来着?”

        “不,不是他。”

        “诶?不是那个少年吗?”

        “不是贝尔君,而是另一个新加入眷族的少年!”

        听到她这么说,赫菲斯托斯明显愣了一下。

        连带着本来想要提出离开之意的芙蕾雅,也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听着赫斯提亚大肆吹嘘自己新收下的眷族。

        “诶——,就你那个眷族,还真是稀奇呢。”

        “什么叫我这种眷族啊!”

        听到自己的神友在贬低自己,赫斯提亚当然不爽。

        但她又立马骄傲地说道:“武可是一个好孩子,成熟、稳重、懂礼貌,最重要地是他那无与伦比的【器要是让他成长起来的话,足以傲视整个欧拉丽!”

        再次说明一下!

        这个宴会的性质就是神明之间互相攀比、炫耀!

        要是有机会,他们更会大肆吹嘘一番。

        哪怕是赫斯提亚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此前的她经常炫耀的贝尔太名不经传,所以其他神就当她是带有‘自己的孩子天下第一’的那种自娱自乐性质,并没有搭理她。

        “要说最令我开心的,就是那个孩子是主动选择我的眷族的哦!”

        就像这是一件足以骄傲的事一样,赫斯提亚挺着高耸的山峰,非常自满的样子。

        赫菲斯托斯出声问道:“那个孩子,就那么特别吗?”

        看到自己的神友这副表情,她感到很好奇,这和赫斯提亚之前介绍自己唯一眷族的时候大不相同。

        “特别,真的很特别!”

        发现自己的神友来了兴趣,赫斯提亚加大力度。

        “初次面的时候就感觉他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区别,哪怕经过交谈也只是单纯的以为他是个成熟稳重、懂礼貌的好孩子,可是在授予他恩惠的时候才发现,他、他……”

        赫斯提亚苦恼的挠挠头,她好像找不到合适的句子来形容了。

        “就像是被蒙尘了的珠宝,经过简单的擦拭后就散发出自己本身的光芒——那道不输于任何人的、无比耀眼的绚丽的光。”

        一旁静静地芙蕾雅突然说出了这句话,“是这样吧,赫斯提亚。”

        “是,就这样!还是芙蕾雅会说!”

        赫斯提亚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武选择了我,要不然我就错过这个出色的孩子了!”

        说完后她就傻乎乎的笑着,完全没有察觉到那悄然袭来的恶意。

        “是呢,我也是差点就错过了……”

        “嗯?芙蕾雅,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哦,你听错了。”

        “是吗?”

        赫斯提亚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又突然想起有正事要办,对自己的神友说道:“赫菲斯托斯,我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事先说好,要是借钱的话,我1瓦利斯都不会借给你!”

        赫菲斯托斯对有着前科的赫斯提亚郑重提出自己的要求。

        有关于从自己这里借钱的这件事,想都别想!

        “我是那样的人吗!”

        赫斯提亚不满的大喊一声,然后指着自己身上的晚礼服,说道:“我现在已经有钱穿上晚礼服了,又怎么可能向你借钱?”

        “确实……那,你有什么事拜托我,说来听听。”

        赫菲斯托斯又低沉的说道:“根据你说的内容,我有可能会选择与你断绝一切关系。”

        “其实,我想拜托赫菲斯托斯你,亲手帮我打造两把武器。”

        “我拒绝!”

        赫斯提亚才刚说完,就被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诶——?!为什么呀!”

        赫斯提亚很是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神友,大声询问道:“为什么赫菲斯托斯会拒绝我啊!”

        “你才是,为什么要这么惊讶?”

        赫菲斯托斯叹口气,扶着额头对萝莉神解释道:“赫斯提亚你是知道的吧,我的眷族的武器价格有多么昂贵,而且你还要求我亲自打造,我不认为你能出的起这笔巨额的费用。”

        “我知道。”

        赫斯提亚点点头,毫不意外的样子,“我当然知道,让赫菲斯托斯你打造武器需要高昂的费用。”

        “那……?”

        “不过!我有交易的东西!”

        “东西?”x2

        不止是赫菲斯托斯,就连芙蕾雅也带有感兴趣的表情。

        她很好奇面前这个贫穷的萝莉神,能拿出什么让赫菲斯托斯心动的东西。

        “就是这个!”

        赫斯提亚拿出藏在山峰中的几块矿石,递给【工匠之神】的赫菲斯托斯。

        “这个……是什么?”

        赫菲斯托斯那在手中把玩,同时问着自己的神友。

        “一看就知道了吧,这个是矿石啊。”

        “我当然知道这个是矿石,我的意思是说,你从哪里得到的?”

        “是我的眷族,是武给我的!”

        赫斯提亚再次挺起了胸膛。

        芙蕾雅出声询问道:“就是那个后加入眷族的人类,是吗?”

        “啊咧,我有说过武是人类吗?”

        赫斯提亚疑惑了一下又说道:

        “不过,就和芙蕾雅你说的一样。

        在我来此之前武曾和我说过,这是世界上仅存的几块独一无二的矿石。

        要是赫菲斯托斯你不同意的话,就把这几块矿石拿出来给你,这样的话你就应该能答应。”

        “就应该能答应……什么的。”

        赫菲斯托斯对着赫斯提亚说道:“这,不就是普通的石头吗?”

        “怎么会?!这不可能是普通的石头!”

        听到自己的神友说出这样的话,赫斯提亚当然会大声反驳。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这个【火与工匠】之神的眼光吗?”

        “不,但是……武他绝对不会骗我!”

        看来要是不好好沟通一下,两人很可能会心生间隙。

        只是……

        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

        要说为什么?

        因为芙蕾雅看到赫菲斯托斯的右手,正紧紧地攥着那几块矿石不松手。

        虽然面色如常没有变化,但这样反而更加说明了一切。

        【要是普通的石头,那早就应该被丢弃掉才对。】

        “赫菲斯托斯,你说谎了吧。”

        芙蕾雅的话一下子就让面前的两人惊了一下,“那几块矿石,是很稀有的吧。”

        “……啧,果然被你发现了啊,芙蕾雅。”

        赫菲斯托斯轻声咂舌,略有些懊恼的样子。

        “诶?什么意思?”

        只有赫斯提亚没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说,你带来的几块矿石,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矿石……至少,是我不曾见过的。”

        似是越说越生气,赫菲斯托斯狠狠地捏着她的脸颊,大声斥着道:“为什么要这么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几块矿石的价值啊,你这个白痴!”

        她这是在为自己的神友担心。

        万一这几块矿石的消息流传了出去,就算赫斯提亚说这是仅有的几块,可是那些贪婪的神可不会这么认为。

        是不是私藏?

        是不是垄断?

        贪念是最可怕的**,哪怕是芙蕾雅也会选择发起眷族战争的吧。

        而赫斯提亚又是欧拉丽最弱的眷族,肯定无法面对那些强大的眷族。

        “啊,果然如此……”

        赫斯提亚一点也不惊讶,她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几块矿石的价值似的。

        “果然如此……是什么意思?”

        赫菲斯托斯觉得自己看不懂自己的神友了,明明才只有1个月没见,变化的如此巨大。

        更重要的是,赫斯提亚居然敢跟自己卖关子!

        这让她更加生气了,捏脸的力度逐渐加大,直到赫斯提亚求饶,她才放开。

        赫菲斯托斯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解释一下!”

        “我的孩子,武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赫斯提亚想了想,开口说道:“从见面开始,他就有着有别于其他孩子的价值观。他,不喜欢欠人恩情。”

        “不喜欢欠恩情?”

        “嗯,这样的他,感觉就像是在进行公平交易一样。”

        赫斯提亚轻声应答,“之前,在授予他恩惠的时候也是,自说自话的要求我从地下室中搬出来,而且还为我准备了这件晚礼服。

        这次也是……明明是我自私的想给贝尔打造武器,明明说过和他没有关系,可是他就像是在偿还【某个人】的恩情一样,强行的将这几块矿石塞给了我。”

        “是……这样吗。”

        “是啊!所以,拜托你了,赫斯菲托斯!”

        说完,她便对着赫菲斯托斯乞求着能答应自己的愿望。

        “啊啊啊,麻烦。”

        赫菲斯托斯揪着自己的头发,可短暂的想了想后她就答应了下来,“算了,看在这几块矿石的份上我答应你了。”

        “真的?!”

        “但是!材料费是不需要了,可我的手艺费是很贵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知道了吗?”

        “是,我早有所觉悟!”

        之后,赫斯提亚便与赫菲斯托斯商讨着该打造什么样的武器。

        就连芙蕾雅什么时候离开的,两人也浑然不知。

        ——————

        “不喜欢欠恩情……吗?”

        酒馆的二楼员工宿舍中,希尔正摇晃着一个玻璃瓶。

        其中两枚面值500瓦利斯的硬币,和瓶壁相互碰撞后发出叮叮的悦耳声。

        这让一旁的阿妮雅来了兴致。

        “好奇怪喵,为什么希尔你会做便当,明明米娅妈妈都拒绝了。”

        “因为可以挣小费。”

        希尔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看,2天就有1000瓦利斯,多丰厚的报酬啊。”

        她摇了摇小玻璃瓶,两枚硬币再次发出悦耳的声音。

        “可是,他好像很很不乐意的样子喵。”阿妮雅说出了一个伤人的事实。

        “是呢……是因为我做的便当很难吃吧。”希尔有些苦闷的叹了口气。

        看起来她好像不想放弃这诱人的,每天500瓦利斯的额外收入一样。

        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对于这个,我可以为你想个办法喵。”

        “是什么?”

        “强行将便当卖给他喵!要是不买的话,我们就狠狠地教训他,像今天一样喵!”

        阿妮雅非常自豪的说着足以被当做犯人的话,“就像我之前那样,不由分说的将他带进酒馆里,然后还向他推销我们这里最贵的套餐喵!”

        可她刚说完,后脑处就被轻轻地打了一下。

        “别给我们酒馆添麻烦啊,你这个笨蛋阿妮雅。”

        揍她的是露诺娃·法斯特。

        在酒馆中扮演着两个性格脱跳的猫耳娘的劝说者,总是教训她们不要自掘坟墓和得意忘形。

        就像现在这样履行自己的职责。

        “那,该怎么办喵?”

        “这个情况,不应该让希尔好好锻炼下厨艺,然后让他心甘情愿的买吗?”一旁的露诺娃终于看不下去了,所以便出声提醒。

        阿妮雅听后震惊的大声喊道:“喵喵喵!居然还有这种方法!”

        露诺娃扶额叹气,“倒不如说,这才是正常的方法吧。”

        “是呢,就像露诺娃说的那样,我也要好好锻炼下厨艺才行。”

        看来希尔选择锻炼厨艺,然后她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至少,要能吃下去的那种!”

        “好!那明天开始就要加油了喵!”

        “那明天开始,就让阿妮雅来当我的试菜员吧。”

        “喵喵喵喵喵——?!!!”

        “就这么定了。”

        对于根本不给她拒绝的希尔,和在露诺娃节哀顺变的眼神中,阿妮雅顿时怀疑人生了。

        在这间酒馆的人,有哪一个不知道希尔的手艺有多么的糟糕。

        它不是能不能吃下去的问题,它是那种……是那种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但此时已经无法拒绝的她,只能被动接受即将到来的摧残。

        只希望自己这只娇弱的猫耳娘不会被希尔玩坏。

        而作为迫害者的希尔,则看着手中的玻璃瓶,想象着它被装满时的样子,同时脸上还带着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魅惑笑容。

        ——那是美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