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188章 武,为什么你只是看着?
        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因为那瓶泡泡酒的原因吗。

        什么【水之女神】啊,一口泡泡酒就晕过去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掌管水的女神?

        不是什么液体触碰到自己的时候都会被净化成纯水吗?

        真基尔丢人,你退出女神的行列吧。

        但是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了,现在还是要专注眼前发生的一切才行。

        “为、为为为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武住在一间屋子,谁来给我说明一下!”

        达克妮斯羞红了脸,大声咆哮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嘛,冷静点,达克妮斯。”

        周防武反倒是很平静,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的说道:“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差错,不小心把我们两个安排到一间屋子里了。你想想,达斯提尼斯府邸又怎么可能会缺屋子呢?”

        完全没有和美少女独处一室的激动。

        哪怕面前的达克妮斯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衫,纯白透明的睡衣将她的内在映的若隐若现无比诱惑,心中的这份悸动也被周防武强压了下去。

        因为……

        那扇门的后面藏着一个为老不尊的领主大人啊!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是和美少女同处一室,明明已经得到了父亲的同意,两件事相结合在一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所以说,您到底是在考验我,还是在打助攻,我已经搞不明白了啊,岳父大人!

        起身,缓步走到门前。

        开门。

        ……

        没打开。

        这就没意思了吧。

        可能是听到了异响,门外传来女仆的询问声,“是武大人吗?”

        “是,是我。”

        “对不起,武大人。”

        还没等周防武询问,屋外的女仆反而先开口道歉,说道:“因为今天来了不少客人,达斯提尼斯家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应家主大人的要求,只好委屈您和大小姐一间屋子了。”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这么大的一个府邸,怎么可能连一间空屋子都没有,而且还躲在这里偷听,你在骗谁呢。

        但是周防武知道,不管他再怎么说也是白费功夫,因为女仆们是不会让他出去的。

        喂,躲在门后的岳父大人,小心我真的把你的女儿,把达克妮斯给【吃干抹净】哦!

        但等了一会儿,屋外的女仆们也没有任何动作。

        摊了摊手,让听到女仆们的回答的达克妮斯知道,这并不是他的错。

        “怎、怎怎怎怎么办,武,我们两个、我们两个要一起睡吗?”

        达克妮斯显得很慌乱。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成年男性独处一室。

        之前哪怕和她的父亲,和达斯提尼斯领主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的她此时无比的慌乱,以至于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呢,照这么看来也只好一起睡了。”

        “诶,诶——!”

        达克妮斯比刚才更加慌乱了。

        但下一秒,她就傻了。

        只见周防武右脚向前一步踩在地面上,一道水蓝色的波纹向外扩散直到将这间屋子整个笼罩其中,然后慢悠悠地取出了一根绳子,再将被【时雨之化】技能禁锢到不能动弹的达克妮斯给捆绑住。

        ——用的是龟【甲】缚。

        这种捆绑方法用的力气很大捆绑的也很紧,这就让本就凹凸有致的达克妮斯显得更加诱人。

        “啊、啊咧——?!”

        达克妮斯一脸茫然,她不懂周防武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这并不妨碍她抖M的性癖觉醒,大声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武!你,难道你要玩弄我吗,是要玩弄我的肉体吗?你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本性,要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来了吗!”

        并不是在斥责,反而带上了渴求。

        她对周防武把自己绑住这件事无比的兴奋,抖M属性在这一刻完全爆发。

        “喂,你这个笨蛋,说什么呢!”

        周防武吓了一跳,赶忙用【沉静】技能让这间屋子传不出去任何声音,然后解释道:“其实,我是害怕自己兽性大发,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嗯……嗯?”

        很显然,达克妮斯也没想到周防武会这么说。

        看看被捆绑着的自己,又看看双手自由的周防武,“那不应该绑住你自己吗,为什么要绑住我?”

        “我是害怕自己兽性大发啦,但我更害怕你对我用强。”

        说出这话,周防武都觉得丢脸。

        眼前的这个抖M变态女骑士,2个月不见腹肌更加明显,她的肉体之强悍已经远超周防武了,就连力量也是她更胜一筹。

        要是放开她,万一趁自己不注意将自己推到了怎么办?

        是很想推倒达克妮斯,或者被她推倒啦!

        但更担心此时正在门外偷听的,那个为老不尊的领主大人会以此迫挟他,要求他留下来和达克妮斯成亲,该怎么办?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姜还是老的辣啊。

        这鱼钓的,也太明显了。

        可惜,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但让周防武没想到的是,达克妮斯可不这么想,她喘着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娇声说到:“害怕我对你用强……什么的,其实是借口吧。”

        “什么?”

        “我早就知道了,武你虽然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其实暗地里是一个色X对吧。”

        “啊?”

        “不用掩饰了!我知道的,每次我在豪宅里穿着宽松衣服在你面前走来走去的时候,你那打量着我每一寸肌肤的猥琐目光,无不是在暴露你自己的本性!”

        “那是你总是在我面乱逛,一直在诱惑我的的错吧!”

        “你那道貌岸然之下潜藏着令人害怕的欲望,还有那次浴室相遇也是,欺骗无知少女然后触碰她的每一寸肌肤,嘴里说着不情愿实际上求之不得吧。”

        “噗,咳咳,咳咳。”

        “撒,不用隐藏自己的本性,冲我来就好,将你那充满原始的野性,把你的恶欲全都释放在我的身上,让我承受你的狂(feng)暴(yu)!”

        达克妮斯越说越起劲。

        在畅所欲言之后,她的脸上泛着潮红,跪坐在床上,整个人浑身颤抖不已。

        然后这个变态抖M女骑士大声说道:“来啊,正面上我啊!”

        该死,这个女人没救了,已经病入膏肓了!

        周防武怀疑她拿自己当挡箭牌,很可能是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自己就是她所想的那样,表面是个正经人,背地里却是个人渣。

        “哈、哈、哈……呼,哈、哈……”

        达克妮斯跪坐在床上,嘴里的呻吟声愈发诱人,“武,为什么你只是看着,难道你真的不是色X?”

        我本来就不是!

        正当周防武想解释的时候,却听到这个变态女骑士大声说道:“我懂了!”

        你又懂什么了?

        “是放置Play,是吧!”

        达克妮斯像是猜透了周防武这么做的目的。

        她扭动着身体潮红着脸,说道:“是想看我出丑,看我不堪入目的丑态,是吧?果然我没看错,武你就是个十足的下流人渣!”

        被达克妮斯连番污蔑,周防武气的恐吓她道:“喂,你再这样我就真的把你【吃】了哦!”

        “是忍不住自己的恶欲了吗……也好,身为女骑士,这也是我应尽的义务啊!”

        “所以说女骑士的义务为什么会是这个?”

        “撒,不用客气,来正面上我啊!”

        “对此敬谢不敏!”

        周防武想都不想的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