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168章 给罗兹瓦尔一拳!
        罗兹瓦尔的沉默让众人更加好奇。

        爱蜜莉雅出声问道:“罗兹瓦尔,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说这里是圣域?”

        “这让我怎么解释呢——。”

        “那就让本大爷来解释说明好了。”

        很是嚣张狂妄的说话声,强硬地插入两人之间的话题,打断了罗兹瓦尔的说明。

        突然闯入的外来者,让罗兹瓦尔再次苦笑不已。

        这个人的出现让他也很头痛。

        还是服侍他的鲨齿女仆,法兰黛莉卡出声训斥着无礼的来者。

        “嘉菲尔,你太失礼了,这些人都是罗兹瓦尔大人的贵客!”

        “姐姐!独自逃出圣域的你,可没资格教训我!”

        说话间,一个金发少年闯入了这间小屋子。

        他的身高与菜月昴相差不多,有着和法兰黛莉卡一样的金发和鲨齿,只是他的额头间还有着非常显眼的【x】型白色疤痕。

        嘉菲尔·丁泽尔。

        他看似有20岁,但其实真实年龄才不到15岁,正是倔强、不听劝的叛逆期。

        嘉菲尔带着凶恶的目光审视着众人,嘴里喊着法兰黛莉拉姐姐,却没有一点亲近。

        对于被誉为【圣域之盾】的他,确实没必要给擅自闯入这里的外来者们好脸色。

        就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被他归类为外来者了。

        法兰黛莉卡扶额叹气。

        这几天来她没少试图和这个急躁又不听劝的弟弟沟通,但每次都以失败而终,叛逆期的孩子,真的很难靠言语说服。

        “本大爷是嘉菲尔,是守护这个圣域的盾。”

        嘉菲尔狂傲的做着自我介绍。

        又指着罗兹瓦尔说道:“你们这群外来者,是想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吧,就让本大爷给你们说明一下好了。”

        “怎么回事……?”

        “罗兹瓦尔的伤,是他被试炼拒绝的结果!这个圣域是有着结界存在的,任何混血儿只要进来都休想从这里离开……当然,也包括身为半精灵的你。”

        “是【爱蜜莉雅大人嘉菲尔!”

        “哼!那种事本大爷才不管!”

        法兰黛莉卡纠正着嘉菲尔的无礼,却得到了一声冷哼作为回应。

        “这个结界只对混血儿有作用,普通人却没有任何作用!……是不是有点不公平,是吧爱蜜莉雅大人?想要解开结界就只能挑战坟墓的试炼,但如果是混血之外的普通人去挑战的话就会被拒绝……也就会变成那样。”

        说着,嘉菲尔指向罗兹瓦尔,在告诉众人,普通人贸然强闯会怎样。

        “安心好了,所有的村民都已经被我聚集在一起,只要不暴乱我是不会动手的,一天三顿管吃管住。”

        随后他又恶狠狠地说道:“但是,本大爷有个要求——【解除圣域的结界】!为此爱蜜莉雅大人去进行试炼!不解除结界,那些村民一个都别想走!当然,现在的你们自己也走不掉就是了。”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没有停留。

        “姐姐?!而且,试炼……是什么试炼?”

        爱蜜莉雅问着法兰黛莉卡。

        嘉菲尔说完就走,让她一头雾水。

        法兰黛莉卡面露难色。

        踌躇了半天,磕磕巴巴地解释道:“其实,我和嘉菲尔是姐弟……亲姐弟!试、试炼……要解释的话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解释清楚。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晚上爱蜜莉雅大人去体验一下应该就能明白了。”

        她并没有解释太多,爱蜜莉雅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毕竟法兰黛莉卡看起来很难过,满脸带着被人误解的痛苦——这和之前的她何其相似。

        跳过这个敏感的话题。

        爱蜜莉雅又问道:“试炼,是很难的事吗?”

        “如果简单的话,圣域的结界早早就被解除了。”

        “是吗……碧翠丝,你知道关于试炼、还有结界的事吗?”爱蜜莉雅又问着贝蒂。

        既然贝蒂知道圣域,那她应该也知道结界的是才对。

        “试炼什么的,贝蒂也不知道。”在周防武的示意下,她说出了这个答案。

        “没办法,也只好等晚上再说了。”

        未知的谜题一个接一个,让爱蜜莉雅无从下手,现在的她,也只有等黑夜的降临了。

        “那么——,试炼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了,能不能请爱蜜莉雅大人说说,您为什么会来到圣域呢——。”

        在这件事结束后,罗兹瓦尔便出生询问着,一副想知道的样子。

        “就让我来说明吧。”

        周防武作为唯一了解事件的经过,且参与了全部事件的人,他最适合这项工作了。

        当即把从罗兹瓦尔消失不见后的事说了出来。

        和【剑圣】家族结盟、独自讨伐白鲸、消灭了来袭的魔女教、消灭了怠惰司教、被虚饰魔女潘多拉盯上、再到契约贝蒂逃到圣域。

        一桩桩让罗兹瓦尔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从周防武的嘴里说了出来。

        这让他差点忍不住从床铺底下掏出睿智之书查看一番。

        “……嘛,大致上就这些了吧。”

        周防武隐藏了蕾姆死而复生,将大部分的事都告诉了他。

        又提议道:“这些惊爆所有人眼球的伟业,都能为爱蜜莉雅带来不小的名声,罗兹瓦尔你可要好好运作一番,别辜负了我的努力啊。”

        “当然了——,武这么努力,做到了我所做不到的事,当然要好好宣传一下了——。请安心,我一定会好好利用武所创造的机会的。”

        罗兹瓦尔浮夸、虚伪的赞扬和无比做作的姿态,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小丑】一角还在继续。

        让周防武确切的明白了,【罗兹瓦尔故意将蕾姆留在伯爵府】的这件事。

        而且不止是蕾姆,贝蒂也被他舍弃了。

        “你这个混账!”

        一点儿也没顾忌面前的小丑是个伤员,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击重拳!

        噗!

        一声闷响。

        在周防武的拳头与罗兹瓦尔的脸颊之间传来。

        拳头很重,很有力。

        罗兹瓦尔的嘴角被打破了皮,留下了鲜血。

        “武?!”

        “武!罗兹瓦尔大人!”

        “武,罗兹瓦尔大人!”

        “武,你在做什么?”

        爱蜜莉雅、拉姆、蕾姆,就连贝蒂也惊声叫着。

        她们不明白,为什么周防武突然暴起,明明罗兹瓦尔还说会努力帮忙。

        “这可是、这可是什么情况呢——,武这么做,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对我不满吗?”

        “抱歉,看到你这个小丑,再结合你所做的事,我怎么也忍不住的想给你一拳。”

        周防武面无表情的道歉。

        他这样就好像是将罗兹瓦尔的【努力】全都视而不见,是在故意找茬、刁难一样。

        “不是这样的,罗兹瓦尔。”

        爱蜜莉雅赶紧替周防武辩解,“武只是受到魔女的操控,所以他才这么冲动。他本来不是这样的人,你是知道的吧。”

        “当然——,那可是魔女,而且我知道武不是那样的人——。”

        “不!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周防武的这句话,反而让众人更加不可思议。

        “武、武……?!”

        “抱歉,能不能让我和罗兹瓦尔单独谈谈呢。”

        “可是你刚刚……”

        “请放心,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绝不会再动手了。”

        说着话,又用眼神示意罗兹瓦尔。

        活了400年的人精,立马就明白周防武是想要和他说话,也跟着求情。

        “没关系的爱蜜莉雅大人,我相信武不会再动手了。”

        “既然罗兹瓦尔这么说了……”

        连被打的人都这么说,爱蜜莉雅当然无法再劝,说道:“那你们可千万别在打架了,要好好相处,好吗?”

        “嗯。”

        “请放心——。”

        得到两人的保证,爱蜜莉雅便离开了房间,连带着其他人都走了出去,只留下了两人在这窄小的屋子当中。

        “那么——,武找我是要说什么事呢——。”

        “我们来谈判吧,罗兹瓦尔!为活了400年的你,画上一个和贝蒂一样的句号。”

        周防武语出惊人。

        这句话真的是让罗兹瓦尔惊到无法出声。

        【400年】!

        这个隐藏的时间是就连贝蒂也不知道,只有他一人知道的秘密!

        然而,却被眼前的男人给说出了口!

        顾不得周防武还在一旁,罗兹瓦尔连忙从床铺之中掏出了一本书。

        ——【睿智之书(青春版)】。

        他快速的翻动着书,仔细的查找着,却怎么也没有查到。

        没有了知晓一切的底气,现在的他无比的慌乱,脸上的表情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而周防武只是在静静地等着。

        等着他发现并清楚的知道,【书里没有这件事】的事实。

        半晌,他停了下来。

        “怎么样,书里没有这样的未来吧。”

        “……确实。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武会知道这件事?”

        没有了怪异的腔调,小丑的面容也一并消散,他不再伪装成一个小丑,而是罗兹瓦尔。

        “嘛,谁知道呢,可能是从艾姬多娜那里知道的也说不定。”

        “……看来武和我说的谈判,我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了。”

        “啊,关于这个,请先让我办件事。”

        “什么事?”

        在罗兹瓦尔好奇的表情中,周防武一个闪身消失在他的面前,仅消失三秒钟便再次出现,同时怀里还抱着一个身材高挑成熟美丽的女性。

        ——艾尔莎·葛兰西尔特

        是猎肠者。

        “真是的,一来就探查到你在这里,我都惊讶了。”

        看着怀里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丰腴美人,周防武心中带着欣喜。

        说真的,他还以为艾尔莎会被杀死呢,早都不抱希望了。

        因为那可是虚饰魔女,就连莱茵哈鲁特也不一定能打过的魔女!

        万万没想到艾尔莎会出现在这里。

        肯定是罗兹瓦尔叫她来的。

        虽然不知道叫她来的目的,不过这反而让周防武的谈判占到了有力的一方。

        “哼哼哼猎肠者可没那么容易死亡。”

        说着,艾尔莎一口咬在周防武的锁骨处,直到鲜血流淌她才又伸出香舌舔着被她咬出血的伤口。

        看到这么亲密的两人,罗兹瓦尔脸色骤变。

        要是他再不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他这400年可真的就白活了。

        原来,周防武才是那个暗中掌控一切的人!

        “这还真是让人吃惊啊,武。”

        本来还胸有成竹的罗兹瓦尔,此时看着两人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深深地戒备。

        为了让众人相信,他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

        否则他一定会逃离这里!

        “别紧张,罗兹瓦尔,我只是想要找你谈判而已。”

        “那么就让我洗耳恭听吧……倒不如说,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听你说了。”

        “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但,在正是谈判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请随意问。如果是我知道的话,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告诉武。”

        罗兹瓦尔仰躺在床上,一副任由对方摆弄的样子。

        艾尔莎从周防武的怀抱中离开,却又站在椅子后面环抱着他,将他的头放置在自己高耸的胸脯之上,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周防武问道:“魔女教来袭是你搞的鬼吗?”

        “不是,我也只是收到了情报而已。”

        罗兹瓦尔摇头否认,看起来他并不像是在说谎。

        “为什么带领民走?可别说你在乎他们的死活,那可和你的人设不符。”

        “带他们走,不过是为了有理由让爱蜜莉雅大人也来到圣域罢了。”

        “是以此来迫挟吗?那,为什么不带走蕾姆?”

        “故意留下蕾姆,就是为了当吸引魔女教的视线。对魔女教有着深入骨髓的恨意的她,正是适合的人选。”

        “贝蒂也是被你故意抛下的吧?”

        “是。如果贝蒂就那样消亡,对她来讲反而是救赎。不过……”

        罗兹瓦尔又带着惊奇的表情,“没想到武最后会契约了贝蒂,让她从束缚中走了出来。说实话,贝蒂幸福的模样,让我都嫉妒到发狂了呢。”

        “嫉妒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罗兹瓦尔。”

        周防武顿了顿,又说道:“那么,让我们正是开始谈判吧。”

        “请。”

        “接下来爱蜜莉雅会挑战试炼,在她完成试炼期间,我不允许你搞小动作。当然,我也不会出手帮她。”

        “抱歉呢,我做不到。”

        罗兹瓦尔举起手中的书,“这本书上的一切我都会照办,哪怕搭上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说的很果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是在圣域下雪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倒是无所谓。只是,除此之外我不允许你做任何事!”

        “你居然知道?!可是,我又为什么要答应呢?为了我的夙愿,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夙愿呢……”

        周防武打断他的话,问道:“罗兹瓦尔你的夙愿就是复活强欲的魔女,艾姬多娜是吧?”

        “连这个都知道了……是,就是那样!为了复活她,我什么都会做!”

        “那,如果说我可能会复活艾姬多娜呢?”

        “什么?!”

        罗兹瓦尔激动的直起身

        却又再度躺了下去。

        “那武又如何让我相信你,你又会如何证明呢?”

        “证明……艾尔莎最开始是你派去袭杀爱蜜莉雅的刺客吧?把她再次召回来估计也是再次刺杀。”

        周防武指着站在身后的艾尔莎说道:“其实一开始她便被我杀死了,但我又将她复活了。还有蕾姆也是,被魔女教杀死的她也被我复活了。当然,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问其他人。毕竟,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是无法说谎的。”

        “……一次又一次的说出让我惊讶的话,我真是没有办法再思考了呢。”

        因为震惊的次数太多,罗兹瓦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死者复生!

        是他的老师艾姬多娜都办不到的事,也是他400年来都从未听说过的事!

        但罗兹瓦尔确信,周防武肯定能办到让死者复生这件事!

        因为周防武不会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

        “好吧,我就相信你好了!但是,在圣域下雪这件事,我是不会改变的!”

        罗兹瓦尔思考片刻便同意了这个对他来讲无比诱人的条件。

        但同时他也做两手准备。

        因为在他的心里,书的安排比周防武的话要更加绝对。

        “那么,条件成立?”

        “条件成立!”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