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164章 VS虚饰魔女!
        复仇!

        绝对要复仇!

        将她身上的衣服扒光,让她哭唧唧的道歉,同时不停地说‘自己错了,再也不敢了,请饶恕我的过错’什么的。

        ……虽然很想这么做,但周防武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一边是一位屹立在世界之巅长达400年的魔女,另一边是半死不活的剑术大师与才修行不到一个月的菜鸟初学者。

        和她对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绝对没有丝毫取胜的可能!

        没办法。

        眼下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那就是……

        找机会逃跑!

        和虚饰魔女扯了半天,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自己能有恢复魔力与体力的空隙。

        有着【魔导的加护】和【太阳的加护】这两个强力buff,此时魔力已经恢复大半,使用【空间转移】魔法逃跑,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二话不说,暗中沟通之前安置在伯爵府的魔法印记,仅一秒钟便建立连接。

        “空间转移!”

        轻喝一声,魔法阵一瞬间就构筑完毕,放着淡淡的黑紫色光芒将两人包裹在光柱当中。

        只要再有5秒钟左右,两人就能顺利逃脱,返回伯爵府!

        但是!

        虚饰魔女怎么可能会给他们逃脱的机会?

        “驳回。你并没有构筑魔法阵,而是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我的教诲。”

        仅仅这么一句话,包裹着两人的魔法阵瞬间消失!

        并不是缓慢消散在眼前,又或者崩溃成一片片那种明眼能看出来的消散,而是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堪比时间倒退!

        这就是她的权能的效果,仅靠言语就能扭曲世界!

        “怎、怎么回事?!这到底是?!”

        菜月昴无比惊慌。

        明明眼前的白发萝莉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本来已经构筑好的魔法阵,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呼,没办法了……”

        这种情况周防武心中早有所预料,但他还是想将菜月昴先送走,可惜的是并没有成功。

        “菜月君,把你的剑给我。”

        “武?”

        “给我。然后……跑,跑回伯爵府。”

        “武,你在说什么啊,我可不会丢下你独自逃跑?!”

        “别傻了,菜月君!你留在这里什么也帮不上!快跑!头也别回的跑,直到跑回伯爵府为止!”

        虽然菜月昴说的很是慷慨激昂,但实际上他留下来也只会成为拖后腿的存在,所以让他快点离开,好让自己能放开手脚。

        而且。

        周防武总感觉虚饰魔女将菜月昴骗过来,不可能就是单纯的为了让自己能有所顾忌。

        绝对,还有着什么其他的目的!

        比如还没有恢复记忆,手里还拿着钥匙的爱蜜莉雅。

        “武……啧!我去找人帮忙,直到我回来为止,可千万别死了啊,武——!”

        大声喊着,菜月昴转头就跑。

        他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不如回去搬救兵。

        【雷之呼吸法】急速运转下,一眨眼就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傻瓜。这可是魔女,虚饰魔女!除了远在王都的莱茵哈鲁特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打败她了。”

        周防武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让菜月昴逃,也是为了能让他在死亡之前获得更多的情报,然后再下一次轮回中带给自己最关键的信息,从而让自己掌握主动权!

        “那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尽可能的拖住你!”

        “难道你认为单凭你自己就能拦住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周防武没有了一开始的恭敬。

        手中的长剑对准魔女的咽喉,嘴里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单纯比拼战力的话,怠惰是魔女赢、强欲是司教赢、嫉妒是魔女赢、暴食是司教赢、愤怒是司教赢、色欲是平手、傲慢未知。”

        “你,是在说什么。”

        “我是在说,虚饰担当vs虚饰魔女,谁会赢!”

        “啊。你是认同了自己的身份了吗,我感到很高兴。”

        “很可惜的是,我一点也不感到高兴!”

        说话间,周防武瞬间发难!

        “极之呼吸·雷水·霹雳一闪·水面斩击!”

        以目前知道的情报来看,魔法、权能、秘术等神秘侧能力对虚饰的魔女毫无效果,也就只有物理攻击能伤害到她。

        所以,就用剑来战斗!

        可周防武也知道,就算能杀死虚饰魔女上百次,她也能一次次的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

        不能焦虑,心无旁骛,专心对战眼前的魔女。

        不能有情绪波动,以免再被她控制!

        不要管是否能从她手下逃脱,只要能拖住她,就是胜利!

        唰!

        周防武的速度极快!

        一眨眼就出现在魔女的面前,一击强而有力的横斩,带着一道凌冽白光,轻而易举地划过她瘦小且柔软的娇躯。

        噗呲!

        鲜血飞溅!

        轻而易举的就将虚饰魔女拦腰截断!

        但是周防武知道,她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杀死!

        果不其然。

        下一秒,虚饰魔女重新就出现在周防武的面前。

        她漂浮在半空中。

        依旧是那么的美丽,依旧是那么的恬静,没有一丝伤痕!

        就连身上的衣物也没有任何的损坏!

        “啧。麻烦的家伙。”

        轻声咂舌,对魔女的难缠有了一个确切的认知。

        她轻启樱唇,淡淡的语气说道:“还真是粗暴。居然会被自己宠爱的孩子伤害什么的……”

        虽然没有情绪起伏,但周防武还是能感觉到她带着一丝生气。

        “请允许我问您一个问题。”

        “说来听听。”

        “为什么要把菜月昴带过来?您这么做,应该不是单纯地为了给我带来麻烦的吧。”

        菜月昴会出现,确实让周防武好奇。

        如果说,虚饰魔女这么做是为了让怠惰司教的意识转移到菜月昴的身体里还有可能,但她似乎并没有这么做的打算。

        “因为魔女因子。”

        虚饰魔女解释道:“怠惰司教、强欲司教,还有已经逃走了的那个孩子,他们身上都有着【魔女因子】这个东西。”

        “……您是想将那些魔女因子都收集起来?”

        “对。确切的说,是想把它们都聚集在你的身体里。”

        “原来如此,我理解了。”

        周防武了然的点点头。

        【魔女因子】就是魔女权能的体现,怠惰司教当初就是因为尚且不能掌控【魔女因子·不可视之手】权能,强行融合后被虚饰魔女趁虚而入,最终导致自己沦为傀儡。

        看来虚饰魔女是想让自己获得其他大罪司教的权能,企图在控制自己后,自己的实力会变得更强。

        但同时,周防武的心中带着一丝希望。

        看来她并不知道菜月昴的权能是什么啊,否则绝不可能说出要得到菜月昴的【魔女因子】这句话。

        等等!

        那怠惰司教的意识呢,去哪里了?

        那个可以强制契约的邪精灵,为什么没有了他的存在?

        而且,他的【魔女因子】跑到哪里去了?

        像是察觉到周防武的疑惑,潘多拉主动开口说道:

        “请不用担心。怠惰司教培提其乌斯·罗曼尼康帝,他的意识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怪不得他没有附身在我们的身上,就像是使用过后就会被销毁的工具一样。如果我被控制,也会变成那样的吧。”

        “希望你不要误会。怠惰司教并没有被丢弃,他只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且,你是不同的。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永远不会被丢弃也永远是我唯一一个我所宠爱的孩子。”

        “……”

        怎么说呢。

        有种被即有实力又强势的富婆萝莉给包养的既视感。

        可惜。

        虽然心动,但周防武才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暂且不提自己不会在这个世界久留,就虚饰魔女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被誉为最会说谎的魔女,潘多拉的威名让任何人面对她时都要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这个由谎言所构成的魔女!

        “抱歉。虽然我很心动,但我还是拒绝。”

        周防武再次举起手中的长剑,“我有着自己的意志,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做主,我是不会答应成为他人的傀儡的!”

        “对此我也只能深表遗憾。但是……有些事,并不是自己的意愿做主。”

        潘多拉的微笑依旧美丽非凡,但说的话却无比恶毒。

        就好像是她必定会达成自己的目的那样!

        周防武则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那就让我们试试看,魔女!”

        说着,便再继续上前挥砍。

        虚饰魔女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她能让一个人产生幻觉,而是她的话语、行动中无时无刻都含有谎言的信息,让你在不经意间就落入她所设下的陷阱当中。

        所以周防武便封闭自己的听觉,封闭自己的嘴巴,同时也封闭自己的感官。

        没有交流,亦是没有思考。

        就是单纯且机械性的重复着挥砍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将她杀死,让魔女的鲜血喷洒在整片石林当中。

        可惜的是,不管杀死她多少次,她都会再次复活。

        魔女是没什么事,周防武却累的够呛,她只是单纯的漂浮在那里,任由长剑落在她瘦弱的娇躯上。

        “不行!再这么下去,没等虚饰的魔女发力自己就会活活累死。就没有,就没有什么能派的上用场的加护吗?”

        心中焦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周防武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扭曲!

        神秘在更神秘的存在面前会失去神秘!

        在更高位的存在面前,他没有任何改变的能力!

        已经束手无策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使出自己最强的招数,作为最后的挣扎吧!

        心中想着,周防武便再次开始发动加护。

        拖延的时间已经很久,【魔导的加护】所带来的恢复效果很强,自身的魔力已经恢复大半。

        来吧!

        【魔导的加护】,发动!

        【太阳的加护】,发动!

        【剑圣的加护】,发动!

        ……

        …

        突破天际的极光柱,它又又又出现了!

        犹如冠绝天下的强者,带着无比恐怖的威能,再一次向世界宣告它的回归!

        虚饰的魔女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看着周防武,看着面前的男人那气势如虹的姿态。

        她的眼中带着喜爱的神色。

        对眼前散发着耀眼光彩的少年无比的满意!

        然后,她轻声说道:“静听我言。你并没有使用加护,也并没有对我抱有恶意,而是在虚心接受我的教导,接受着我的教诲。”

        噗。

        一声轻响。

        刚才还有无敌之姿的周防武,一瞬间就被打落成凡人,这种刹那间的转换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

        周防武无比的沉默,同时内心也无比的沉重。

        唰!

        仅在眨眼之间,虚饰的魔女便出现在周防武的面前。

        轻轻地捧着他的脸……

        亲了上去!

        ——亲在周防武的脸颊上!

        魔女的嘴唇带着一股冰凉且柔软的触感贴了上来,零距离接触让周防武不知所措。

        心跳加快,却丝毫没有男女之间的火热。

        相反,心中的温度逐渐消退。

        最危险的时刻来临了!

        “没关系。你是我所宠爱的孩子,我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不用自责,这样就好。把自己交给我吧,我会让你成为登顶世界之人。睡吧,等你想来后就会发现,世界将会变的更加美好。”

        轻声细语地在他的耳边诉说,带着让人困顿的呢喃。

        就像是慈爱的母亲在哄着自己的孩子,让他快快入眠一般,充满诱惑地话语好像在说祝你有个好梦。

        周防武顿觉一昏。

        昏昏欲睡的感觉异常强烈。

        现在的他,就想沉溺在魔女的怀抱之中。

        “唔……”

        “没错。睡吧,睡吧。你就安心的睡去,剩下的交给我就好,全部交给我就好。”

        “是,我会安心睡去……”

        迷迷糊糊间,周防武说出了这句话。

        “不对!”

        蓦然!

        一股清凉之感从头到脚,在周防武的身体里流淌。

        瞬间便清醒过来!

        关键时刻,又是阿库娅的祝福起了作用!

        阿库娅,我真是爱死你了!

        双眼恢复清明,一个闪身便离开了魔女的怀抱。

        “哦。不愧是我所宠爱的孩子,总是做出让我吃惊的事,你让我越来越满意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但实际上,我并不想获得您的认可。”

        周防武用征求的语气,问道:“如果可以的话,还请魔女大人放我离开。”

        虚饰的魔女淡淡的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也是呢。”

        苦涩的附和一声,然后又带着坚定的表情,说道:“但是,我也不会束手就策就是了!”

        虽然这么说,但周防武还真的没有应对之法。

        潘多拉的位格太高,自己的技能在她的面前又毫无作用。

        到底怎么做才能顺利的逃走呢?

        突然!

        一道魔法阵介入了两人之间的战斗,并出现在周防武的脚下,将他包裹在其中。

        “嗯?这是……空间转移?”

        是贝蒂!

        也就只有她这位阴系上位大精灵能使用这个技能了。

        再过5秒钟,他就能被转账走!

        但是贝蒂,这个技能在虚饰的魔女面前是没有作用的,只会白白浪费魔力而已。

        然而!

        这回虚饰魔女什么都没有做,任由周防武被转移走!

        “这是这么回事?!”

        带着这个疑惑,周防武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