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163章 大罪司教竟是我自己?!
        虽然很想保持一如既往地平静声线,但不管他怎么极力掩盖,还是能听到自己嗓音中带着明显的慌乱与惧怕。

        用着干巴巴的声音,极为苦涩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虚饰的魔女,潘多拉!”

        晶莹剔透的白银色长发熠熠生辉,阳光倾洒在她背后形成一道亮银色的瀑布,那宛如宝石一般的深邃的深蓝色双眼,上面冗长的睫毛丝丝点缀,显得她极为美丽。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明明是很和气平静地微笑,却给人一种目空一切的感觉。

        柔弱且娇小的身体让人担心她是否会被强风吹走,全身上下只裹着一块单薄的长布,却给人一种只有这块布能触碰她肌肤一样的拒人千里。

        漂浮在半空的魔女,只是站在那里便带着无比恬静与美好。

        美!

        超凡脱俗的美!

        任何奢华词藻都适合她!

        毫不夸张的说,她是周防武见过的【所有的】女性当中,最美的那一个!

        看着她,周防武的心脏不争气地快速跳动起来。

        别误会!

        这并不是喜欢,而是惧怕!

        虽然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小萝莉很符合周防武的xp,但说实话,在这个世界上,周防武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她!

        ——虚饰的魔女,潘多拉!

        哪怕是嫉妒的魔女降临,周防武也有逃避和安抚她的办法,但虚饰的魔女,周防武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她到底在谋划着什么,她在渴求着什么。

        在【历史】这条长河中,又到底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没有人知道!

        而且!

        作为操纵魔女教的幕后boss,出现在这里,你说这其中她有没有在算计什么?

        “初次见面,虚饰的魔女,潘多拉大人。”

        不是那种对比自己身份更高贵的大人物的虚假客套。

        这次,周防武是真正的恭敬。

        作为傲立在世界之上的几位魔女之一,这等强者在前当然要摆正自己的态度。

        暂且放下穿越者一贯的高傲,低下高高扬起的头颅。

        同时压着菜月昴的脑袋,躬身向魔女行礼。

        他那僵直的身体犹如生锈的机械,直挺挺的弯腰都能听到‘咔咔’地摩擦声。

        他比周防武还要震惊!

        “哦呀,竟然知道我的存在。”

        虚饰的魔女一直很淡然的表情带着一丝诧异。

        随后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丝笑容。

        很美!

        美的惊心动魄,让人沉迷在她的盛世容颜之中。

        周防武赶紧躬身趁机转移视线,低声说道:“是。您威名远播,在下曾有幸了解过。”

        “不错。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看上的人……?”

        周防武蹙着眉头,不明白她说的话。

        “请问,您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呢?”

        “是来看看我所宠爱的孩子。”

        “宠爱的孩子……宠爱?”

        周防武转头看着身后的菜月昴。

        说的是菜月昴?

        不,不对!

        菜月昴是被嫉妒魔女莎缇拉盯上的人,虚饰的魔女又怎么可能宠爱着他。

        难、难道……

        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潘多拉,周防武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事实就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

        但是!

        你越不想,它就越是那样!

        所谓事实,就是这么的让人绝望!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不愧是我所宠爱的孩子。是,就是你。”

        “!”

        !!!!!!!!

        再多的符号都没办法表达周防武此时的震惊。

        她在说什么?

        她到底在说什么?

        我?

        是我……?

        被宠爱的孩子,说的是……我?

        大罪司教竟是我自己?!

        怪不得,怠惰司教说自己的身上有着魔女的余香,是被宠爱的人。

        他还以为是菜月昴的原因沾染到他身上了,没想到,原来他早就被魔女给盯上了!

        但是为什么一开始蕾姆和拉姆都没有闻到?

        难道,是因为菜月昴死亡的次数太多身上的余香太浓郁,将他身的给遮掩住了吗?!

        很有可能!

        毕竟害怕读档,他一直都在和菜月昴一起行动。

        而且……

        在王都死亡回档过10次的菜月昴,可比正常还有多死了2次啊!

        “……能不能问几个问题。”

        “当然可以。对我宠爱的孩子,我一向很宽容。”

        虚饰的魔女潘多拉带着恬静的笑容,满怀慈爱的样子,让周防武讲出自己的疑问。

        “从进入伯爵府开始,我的情绪就很不稳定,那是你做的吗?”

        “是,那是为了能让你更加接近我。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在最后关头清醒了过来,我所宠爱的孩子,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呢。”

        “是呢……到底是为什么,谁又知道呢。”

        模棱两可含糊其辞的搪塞着她,并没有说出原因。

        听到她的回答,周防武这才终于明白。

        虚饰的魔女肯定是想像怠惰司教那样,在情绪极端失控的情况下再通过改写记忆改变人格,以此来操控周防武!

        只是虚饰魔女并不知道周防武有着阿库娅的祝福,在最后关头拉他一把,才能让他重新冷静了下来。

        “那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选我?”

        这也是周防武想不明白的问题。

        是强欲不好用了,还是怠惰用腻了想要换一个。

        为什么会瞄上他?

        这次虚饰的魔女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和他一样模棱两可的说着。

        “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而且很不幸的是,强欲司教雷古勒斯·柯尔尼亚斯,他……死了。”

        “死了?”

        周防武稍显惊讶。

        一定是艾尔莎做的!

        只有知道强欲司教的弱点的艾尔莎,才有还有杀死他的可能!

        不愧是猎肠者,真是可靠!

        想了想,又问道:“既然您说我是您宠爱的孩子,那我的权能,又是什么?”

        【权能】

        就像菜月昴的【死亡回档】、怠惰司教的【不可视之手】、强欲司教的【狮子的心脏】,周防武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权能。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有着什么【权能】。

        除非……是和菜月昴一样,只有死亡后才会发动的【权能】。

        但这应该不可能。

        “权能,我不是一早就给你了吗。”

        虚饰的魔女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从你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你就已经获得了我的【宠爱】。”

        “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有……不对,我有!”

        周防武额头冒汗,嘴唇发白。

        【技能】!

        是他的技能!

        【穿越世界】、【解析与模仿】!

        可能就连【复活】这种已经触及到了世界规则的技能也是!

        穿越到这个世界,周防武惯性的认为,自己的技能在这个世界也可以使用。

        解析加护,解析魔法,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浑然没想过,这其实全都是虚饰的魔女赋予他【权能】,所带来的效果!

        明白了!

        全都明白了!

        因为自我认可扭曲了世界,所以才能使用技能!

        就连为什么会遇到菜月昴也是被安排好的吧。

        跟着他,解析了并模仿了强大的加护与魔法,实力几何倍的增长。

        当自己的战力达到世界第一梯队时,虚饰的魔女便出现了。

        她想要控制自己,把自己变成打手。

        不愧是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

        阴险、狡诈!

        “最后一个问题……我,厌恶着菜月昴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吗?”

        没错,周防武厌恶着菜月昴。

        这是事实!

        一开始,他还以是因为菜月昴粗心大意导致他死亡四次才厌恶他。

        所以一直带着批评教育的语气,甚至有的时候还带着讽刺的腔调贬低着他。

        但现在看来,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啊。

        “咦,武还讨厌我的吗?我还以为武那是在鞭策我呢,是我自作多情了吗?”

        菜月昴从震惊中缓过神,听到周防武的话后,又立马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这个时候就别耍宝了,菜月君!

        “人类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过错强推在别人的身上。明明是自己的不对却总找着借口,想要给自己一个逃避的契机,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面对周防武的质疑,虚饰的魔女并没有生气,依旧带着恬静的微笑。

        只是,她接下来的话却无比恶毒。

        “……看来不管怎么扭曲你的认知都不可能成功了。没错,是我做的。”

        “为什么?”

        “魔女与魔女会互相比较,魔女所宠爱的孩子当然也要互相敌对。”

        她承认了。

        她承认是她做的手脚了!

        不经意间淡化一些旁枝末节的记忆,让自己从一开始就对菜月昴产生了厌恶心理,在蕾姆死亡时还那么失态。

        估计对付怠惰司教时使用了全力,也是她控制自己的情绪算计自己的吧。

        该死!

        该死的魔女!

        绝对!

        绝对要打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