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030章 交心
        不过可惜的是,产屋敷耀哉哪怕死,也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如果他这么做,那就是颠覆了鬼杀队存在的意义,鬼杀队瞬间就会分崩离析。

        估计产屋敷耀哉也明白这个道理。

        “是吗……”

        蝴蝶忍有点失望。

        说话间,从外面又走进来一名隐成员,他的背上还有一人。

        “炭治郎,你也来了!”

        我妻善逸率先看到背上的人影,连忙大呼小叫的打招呼。

        “啊,善逸,你也在这里!”

        趴在隐成员背上的炭治郎听到后抬头,又环顾一周,“周防前辈,蝴蝶前辈,就连伊之助也在!”

        他在鬼杀队的熟人,大部分都聚集在这间小屋子了。

        “蝴蝶忍大人!灶门炭治郎已经送到,属下就先下去了。”隐成员慌张的打声招呼,连忙将灶门炭治郎放在床上后转身离开。

        应该是柱的威望太高,吓到他了。

        不过众人也没在意,反倒沉浸在相聚在一起的欢乐之中。

        “炭治郎,让我为你治疗一下。”

        随后周防武便开始使用【治愈】技能,为灶门炭治郎治疗,绿光笼罩在他全身。

        片刻之后,灶门炭治郎伤势全好。

        他站在病床上,大喊一声,“复——活——!!!”

        这种既视感……

        三人都是一个德性吗?

        之后神崎葵又和刚才对付嘴平伊之助一样,将灶门炭治郎按在床上,强迫他好好休息。

        “谢谢你,周防前辈!”

        灶门炭治郎躺在病床上对周防武感谢,“不光救了我妹妹,还为我治疗,真的非常感谢!”

        “嗯,你的感谢我收到了!”

        周防武拍拍他的肩膀,“你们三人身体才刚治愈,虽然伤势已经完好,但身体还很劳累。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们。”

        “是!”x2

        我妻善逸和灶门炭治郎大声回答,嘴平伊之助则继续念叨着‘对不起,都怪我太弱了’。

        之后,他便和蝴蝶忍离开病房。

        期间两人还一起去看了眼灶门祢豆子,去的时候发现,灶门祢豆子早已陷入昏迷当中。

        周防武也为她治疗了一番。

        虽然灶门祢豆子是恶鬼,可以**再生,但有了【治愈】技能的帮助后,她也可以将苏醒的日子提前一些。

        总不能让她和原著那样,接近大结局才苏醒吧。

        可惜的是,【治愈】不能补充她体内的能量,否则她能苏醒的再早一点。

        在治疗的过程中,蝴蝶忍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

        随后,两人离开。

        来到蝶屋较为偏僻的一角,这里有座独立的二层小楼。

        “周防君,今晚就请在这里休息吧。”

        蝴蝶忍带他来到一楼的一间屋子,“虽然有些窄小,但很干净,希望你不要介意。”

        “有个地方躺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周防武双手捂脸,往事不堪回首,“你知道吗,之前的我可是睡在马厩里。”

        “……那可真是辛苦呢。”

        蝴蝶忍微微沉默,“那么稍后我派人送晚饭过来。”

        “谢谢你,忍。”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说完,蝴蝶忍转身离开。

        这间屋子很简约,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床头有着看向外面的窗户。

        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周防武单独一人躺在床上休息,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在思考。

        时间很紧迫,他想早些学习日之呼吸法。

        但目前鬼杀队正在消化自己带来的消息,应该没时间搭理他。

        至少今天不行,马上要天黑了。

        明天去炭治郎那里,看看他身体恢复的情况。

        然后让他抓紧修行【呼吸法·全集中·常中】,同时也让他放弃【水之呼吸法】,转而学习更适合他的【日之呼吸法】。

        对了!

        再让炭治郎把头发留长,让他眼神空洞一点,气势再稍稍改变一下。

        就照着继国缘一的样子整!

        就算不能百分百还原继国缘一的姿态,能学个3、4成也行啊。

        到时候,鬼舞辻无惨看到记忆中的天敌,又会是何种表情?

        是害怕不已,还是恼羞成怒?

        一定会很有趣!

        这可真是让人兴奋不已!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将周防武从幻想中拉扯出来。

        “稍等。”

        周防武起身将房门打开,发现站在外面的是神崎葵,她的手中端着一个木制托盘,上面有着一些吃食还有几件普通的衣物。

        “是你啊,葵。”

        “周防前辈,我来给你送晚餐了。”

        周防武侧身让她进来,“请进。”

        “谢谢。”

        两人进屋。

        “周防前辈,这是蝴蝶大人送来的衣物,是给您换洗用的。”

        “换洗……有心了。”

        周防武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就只有这一套衣服。

        “葵,替我谢谢忍。”

        “是,周防前辈的话一定转告。”

        躬身行礼,神崎葵转身退下,临走时说道:“我会在一个小时后再来收拾。”

        “麻烦你了。”

        周防武笑着对她摆摆手。

        神崎葵送来的饭菜比较清淡,但胜在种类多营养也丰富,周防武吃的很满足。

        一个小时后神崎葵来拿走餐具,周防武也跟着出去走走,同时也帮她们一点点小忙,干点体力活。

        正直的少年不会一直吃白食!

        直到太阳下山,黑夜笼罩天空,周防武才返回住处。

        劳累一天,本以为马上就能陷入梦乡,但实际上周防武仅仅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醒了。

        他睡不着。

        他有些怀念那个香香的、软软的,带着浓郁纯净味道的大型抱枕了。

        虽然抱枕很有压迫感,但他好像已经习惯那种被挤压的感觉了,没有大型抱枕在,他反而睡不着。

        屋子太小,躺在床上也没有意思。

        算了,出去透透气。

        走出屋门,皎洁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晚风微凉吹拂在脸庞。

        稍有惬意之情。

        “啊啦,周防君。这么晚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呢?”

        温柔女声从身后的小楼上传来。

        转身看去,发现原来是蝴蝶忍,她正坐在楼顶看着周防武。

        “忍,你怎么在这里?”周防武有点诧异。

        “不会是来监视我的吧……”

        “你误会了,周防君。”

        蝴蝶忍笑眯眯的说道:“我就住在周防君的楼上,这里本来是我的住处啦。”

        “哦,是这样啊。”

        周防武双腿用力,一道不明显的电光闪过。

        他跳上楼顶,坐在蝴蝶忍的身边。

        “怎么,忍也睡不着吗?”周防武看到她泛红的眼角,好像才哭过的样子。

        “我……想起姐姐了。”

        蝴蝶忍的神情低落。

        今天对周防武的倾诉,再加上灶门祢豆子的事,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周防君,你说……人和鬼能友好共存吗……”

        “不能!所有的恶鬼都是狡诈恶徒阴险无比的存在,根本可能和人类和平共处!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灶门祢豆子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固有印象。”

        周防武所说的,也正是蝴蝶忍纠结的地方。

        一方面,她对恶鬼极度愤怒,恨不得将恶鬼全都杀死;可另一方面,她又寄托着姐姐的期望,希望恶鬼能和人类友好共存。

        灶门祢豆子的出现,令她不知所措无法判断。

        “周防君,姐姐曾经说……”

        “停,打住,不用再说了!”

        蝴蝶忍还想回忆关于姐姐的过去,却被周防武毫不客气的打断。

        “忍,你是你自己,你不是你姐姐!”

        周防武抬起她的头,盯着她的双眼,“你的想法又是怎样的?”

        “我的……想法……”

        “对,你的想法!

        你可以带着你姐姐的遗愿活下去,但这不是抹杀你自己的意志的借口!

        你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你姐姐而活!

        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想法!”

        “我的想法……”

        蝴蝶忍陷入沉思。

        看的出来,她现在很纠结。

        半晌,她笑着抬起头。

        “周防君,谢谢你。我想见证,看看祢豆子到底是不是姐姐说的那种,可以和人类共存的恶鬼。”

        然后她又满脸坚定的说道:“这是出于我自身的意志。”

        “……是吗。”

        这是委婉的拒绝了吗?

        也是,姐姐的遗愿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又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被他轻易的动摇?

        算了,一步步来吧。

        “谢谢你,周防君。”蝴蝶忍再次道谢。

        “……”

        周防武没搭话,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她道谢。

        “不过,周防君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呢。”

        “嗯?这话怎么说?”

        “因为你看,一见面就毫不客气,习以为常的叫人家名字……”

        “呃……”

        周防武这才想起,在岛国,除非是亲近之人,一般人都不会叫名字,一般只会叫姓氏。

        “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哦。因为周防君有种【一见面就像是知心朋友】的感觉。”

        “这是啥?”

        周防武摇头失笑。

        “嗯。那么……周防君,夜色已深,该回去休息了。”

        蝴蝶忍笑眯眯的说道:“晚安。”

        “晚安,忍。”

        周防武也转身回屋。

        ps:各位读者老爷们,本书达到签约资格了。想投资的读者老爷们是不是该安排上了,别等过几天晚了收益就变少了。

        另外,今天是3000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