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029章 治愈
        蝴蝶忍带着周防武走进蝶屋。

        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正站在屋子前眺望远方,眼神略微空洞无神。

        “香奈乎,你在看风景吗?”

        蝴蝶忍对少女打声招呼。

        但少女转过身后并没有说话,只是呆愣的看着蝴蝶忍,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

        蝴蝶忍对此也早已习以为常。

        她指着少女对周防武介绍,说道:“她叫栗花落香奈乎,是我的继子。因为某种原因,她不太喜欢说话,希望周防君见谅。”

        “没关系。”

        周防武对她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你好,香奈乎,我是周防武。”

        “……”

        可惜,这个女孩子太过三无,只是微微点头也不说话。

        无口无心无表情?

        “啊哈哈……”

        蝴蝶忍很是尴尬,就连她也对栗花落香奈乎的三无表示束手无策。

        “周防君,我们先去看看我妻善逸和平嘴伊之助吧。”

        打过招呼后,蝴蝶忍拉着周防武往里走,期间还看到了寺内清、中原澄、高田奈穗三人,并和她们见了面,打了招呼。

        还未等他进屋,就听到我妻善逸在里面大吵大闹,“这是药吗,这是药吗!?我不要喝,我不要喝!!!”

        “听话,快点喝!”娇俏女声严厉的逼迫我妻善逸喝药。

        “不要,我不要!”

        “快喝!”

        “不——喝——!”

        这是毒药吗,这么大反应。

        那叫声,就像是要杀了他一样。

        直到周防武走进屋,我妻善逸也没喝药。

        蝴蝶忍看着他,温柔的问道:“为什么,不喝药?”

        “因为药好苦。”

        我妻善逸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向蝴蝶忍求助,“就没有甜的药吗,我怕苦。”

        神崎葵咬牙生气的看着他,恨恨的说道:“药哪有甜的,少废话,快喝!”

        周防武也适时走上前来,对他劝说道:“善逸,良药苦口利于病,药越苦越有效哦。”

        我妻善逸看到周防武后立马从床上蹦下来,“周防前辈!”

        “哟,善逸,身体还好吗。”

        “谢谢前辈救了我!”

        我妻善逸满脸感激的看着周防武,“听医护人员说,要不是前辈对我及时治疗,我很可能活不下来。”

        “哪里,你不也救我一命吗。”

        周防武靠近拍拍他的肩膀,“那只蜘蛛鬼可是你一刀秒杀的。”

        不说还好,一说我妻善逸就又哭丧着脸。

        “太丢人了,只杀了一只恶鬼就差点死掉,要是爷爷知道我这么废,他肯定会打死我。”

        “所以说,我不想加入鬼杀队啊!”

        我妻善逸再也忍不住,大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他真的不想加入鬼杀队!

        蝴蝶忍看着他温柔的说道:“善逸,加入鬼杀队的选择权在你,鬼杀队也从不逼迫一个人,是去是留都由你自己决定。”

        但她又说道:“既然你留下了,那肯定也有着重要的理由吧。”

        我妻善逸想到了爷爷,他不想辜负老人家的期望。

        只是他真的能回应爷爷的期望吗?

        其实他也想回应。

        他是怕死,但更怕爷爷对他失望。

        一时间他沉默下来。

        但过了一会儿,他就拿起药碗,捏着鼻子苦着脸一口喝下。

        看来,他也有自己的信念。

        “嗯嗯,好孩子,好孩子。”蝴蝶忍摸摸他的脑袋,让他躺回床上休息。

        周防武也走上前,“善逸,身体还有哪里不适吗?如果有的话要尽早说,我可以为你治疗。”

        “治疗……哦,那个绿色的光!”

        我妻善逸想起了那令人感到温暖与舒适的光。

        “哪里不舒服吗?”

        “不,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我妻善逸摆摆手,又像是突然想到一样,指着躺在他旁边的少年。

        “周防前辈,如果可以的话能治疗下伊之助吗?他的喉咙被恶鬼捏碎了目前说话呼吸都很困难,而且他的身体也受了很严重的伤。”

        “那个少年吗。”

        周防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带着猪头套的人正老老实实的躺在病床上,嘴里还低声念叨着:“对不起,都怪我太弱了。对不起,都我太弱了。对不起……”

        来来回回的,一直在念叨这一句话。

        ……

        经此一战,从来都不懂畏惧是何意的嘴平伊之助,终于品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简单的说,就是被恶鬼打的自闭了。

        “拜托你了,周防前辈!”我妻善逸虽然喜欢嘲讽嘴平伊之助,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同伴,也不会让同伴受苦。

        “小事小事,交给我吧。”周防武来到嘴平伊之助的身边。

        将他的野猪头套摘下,看到他宛如女子般美丽的脸庞,心中的顿时升起一丝怪异。

        一个大男人竟然长的如此漂亮?

        “什么……情况……”被摘下头套的嘴平伊之助这才反应过来,转过头呆愣的看向周防武。

        “哟!你叫伊之助吧,我是周防武。”

        周防武对他打声招呼,“你的喉咙受伤了,我来为你治疗。”

        “……”

        嘴平伊之助没说话。

        要是往常他早就大喊大叫的闹翻天,说自己不用治疗。

        但可能这次对他的心灵创伤很大,所以他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等着治疗。

        “治愈!”

        周防武的双手放在嘴平伊之助的喉咙处,发动自己的治愈技能,消耗魔力值开始为他治疗。

        在周防武的双手上开始浮现绿光。

        “这是什么?”

        神崎葵第一次看到,她不由得大声询问。

        “这是治愈能力,是我独有的治疗手段。”

        周防武解释道:“可以治疗**上的损伤。”

        5分钟过后,嘴平伊之助治疗结束。

        “复——活——!!!”

        才治好身体,嘴平伊之助又开始大吵大闹起来。

        但下一秒,他就被神崎葵按在床上,“你才刚刚被治好,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才行!”

        虽然嘴平伊之助很想反抗,但在神崎葵说一句“你还想再被打伤吗”后,乖乖的躺回床上,嘴里又念叨着:

        “对不起,都怪我太弱了。对不起,都怪我太弱了。对不起……”

        得,又自闭了。

        蝴蝶忍在一旁看后,情不自禁的说道:“再一次看到,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周防武吐出一口浊气。

        “抱歉,这是我独有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会教给忍。”

        说的很真诚,蝴蝶忍能感觉到周防武不是在敷衍她。

        “对了,周防君,不知道你能否治疗家主大人?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救助家主大人,鬼杀队不会亏待周防君的。”

        蝴蝶忍突然想到了产屋敷耀哉,他的身体异常虚弱,也不知道能再坚持多久。

        如果周防武能救治,那在产屋敷耀哉的带领下,未尝不能尽早打败鬼舞辻无惨。

        鬼杀队的夙愿也会在这一代终结!

        “抱歉,我做不到。”

        周防武满脸无奈的说道:“产屋敷耀哉的病已经病入膏肓,我无能为力。”

        先不说能不能治疗,就他那早已融入血脉,不知沉淀了多少代的血脉诅咒,即使周防武会净化也不敢说百分百能治愈。

        除非阿库娅也能来到这个世界。

        但可惜的是,周防武目前还不能带人穿越世界。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要产屋敷耀哉变成恶鬼就好了。

        变成恶鬼之后,再让珠世帮产屋敷耀哉脱离鬼舞辻无惨的血脉控制,这样不管是寿命还是血脉诅咒,全都迎刃而解了。

        到时候,身为恶鬼的产屋敷耀哉,反而带领鬼杀队斩杀恶鬼?

        嘶……!!!

        有马贵将直呼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