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028章 劝诫蝴蝶忍
        和蝴蝶忍一同走在后山小路。

        沉默片刻。

        蝴蝶忍率先开口说道:“周防君,谢谢你。”

        “……谢什么,谢我告诉了你们有关鬼舞辻无惨的消息?”

        周防武转头看着她,“别误会,这只是个交易而已。我告诉你们信息,你们将呼吸法传授与我,各持所需罢了。”

        其实哪怕产屋敷耀哉不同意和他交换,他也会把有关鬼舞辻无惨的消息告诉他们。

        因为屑老板人神共愤。

        要是阿库娅在的话,那她一定会嚷嚷着将鬼舞辻无惨净化。

        只不过周防武确实需要呼吸法和剑技,所以也就顺水推舟索求了。

        而且……

        如果什么都不要,无条件提供帮助的话,那反而会让他们以为自己别有所求暗中谋划着什么。

        毕竟自己和鬼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狮子大开口让他们放心。

        然而,这在自己看来是厚颜无耻的狮子大开口,他们却不以为然觉得这只不过是小意思。

        这份豪横颇让周防武无语。

        这就是传承了千年的鬼杀队的底蕴吗?

        爱了爱了!

        又走了一段路,周防武对她直言说道:“忍,如果想去找童磨报仇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去送死。”

        这话很伤人也很直男,一点都不留情面。

        “……”

        蝴蝶忍没说话,只不过脚下的步伐稍有些缓慢,渐渐地停了下来。

        周防武也停下脚步,看着她。

        两人对视。

        他发现,此时的蝴蝶忍没有在微笑。

        “周防君,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啊,完全暴露无遗了。就算你极力的隐藏对童磨的憎恨之意,但细心的众人还是察觉到了。想必产屋敷耀哉也察觉到了,所以才派你来,目的也应该是将你支开吧。”

        作为领导者,产屋敷耀哉做的很到位。

        在周防武说出两名上弦恶鬼的情报后,他就知道蝴蝶忍的姐姐,前花柱·蝴蝶香奈惠就是死于上弦二·童磨之手!

        他派蝴蝶忍来,不外乎两种意思:

        顺势告诉蝴蝶忍更多关于上弦二·童磨的情报,又或者断绝蝴蝶忍想要去报仇的心。

        至于选择哪一种,那就看周防武认为蝴蝶忍的实力够不够了。

        真是的,不愧是大家族的领导者。

        产屋敷耀哉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男人。

        只不过本应该蝴蝶忍先开口询问的问题,反倒是被周防武抢先一步点破。

        “周防君,有兴趣听听我的过往吗……”

        还没等周防武说话,她便开始自问自答,“我本是一个药师世家之女,原本幸福的一家四口。某一天,恶鬼突然入侵家门,父亲与母亲被恶鬼残害,我和姐姐……”

        周防武并没有不知风趣的打断她,任由她诉说自己的经历。

        蝴蝶忍的过往和周防武所知道的一样:

        父母被恶鬼杀害,被路过的岩柱救下,经过辛苦磨炼后和姐姐一起加入鬼杀队,再到姐姐成柱被童磨杀害,她继承姐姐的柱位。

        她所经历的过往令人心疼,但不知为何又再次温柔的笑了起来。

        但她的笑容中没有丝毫的温度,哪怕她一直在笑着。

        言语也很轻柔,却充满了对恶鬼的仇恨。

        尤其是在说到姐姐被杀的时候,她自身的仇恨和怒意怎么也掩饰不了,满怀恨意的言语表明她一定要杀死上弦二·童磨!

        “是这样嘛……”

        周防武并没有让她放下仇恨,也没有出声嘲讽她不自量力。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但你知道,现在的你对上童磨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周防武实事求是,“那个童磨,哪怕是现在所有柱级队员围攻,估计要死伤大半才有可能消灭他吧。

        不,是很大概率会团灭。”

        “……”

        在没有开启斑纹,在没有通透世界,在没有赫刀等加持的情况下,这些人还真打不过童磨。

        尤其是童磨的血鬼术极为可怕,无声无息之间就冻伤破坏他人肺泡的手段真是让人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会阴沟翻船,更别说他还可以创造出5个和自身实力相当的冰人偶的bug血鬼术。

        要不是最后蝴蝶忍的70倍毒素在他体内爆发,导致他露出一瞬间的破绽从而被人砍死,估计还要再被他换掉几位柱。

        “……”

        蝴蝶忍没再说什么,情绪愈发低落沉重。

        想要蝴蝶忍不死,就只有成为一个直男,毫不客气的断绝她的希望。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周防武叹了口气。

        “忍,迟早有一天鬼杀队会和童磨相遇的,到那时我会帮你。

        我一定会帮你,杀死童磨!

        所以,现在还是先积累实力吧,让自己变得更强。”

        蝴蝶忍也没想到周防武会说出这句话,“为什么,为什么会……”

        “因为我……算了,没什么。”

        周防武想说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但发现将要说的话太孟浪,又立马改口。

        “帮你只是别有所求罢了。”

        “别有所求?……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呼吸法也已经进行交换,并没有什么其他值得周防君看重的东西了。”

        “忍忘了吗,你是药师,有着丰富的药理学。”

        “是这样啊……如果周防君在药理学上有什么不懂的话,可以随时来请教我哦。”

        蝴蝶忍温柔的笑着,那笑容令周防武的心神一怔。

        “啊……!对不起,周防君。”

        蝴蝶忍又小声惊呼道:“尽是对你说些抱怨的话,令你不快了吧,真的对不起。”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毕竟之前身边一直有着经常抱怨的人在。”

        周防武想起了阿库娅,那个总是抱怨生活艰苦、工作麻烦的女神。

        “啊~!我猜,肯定是女孩子吧!”

        “女孩子?嘛,硬要说的话,应该说是女神吧。”

        “……”

        “怎么了,不说话。”

        蝴蝶忍笑眯眯的说道:“不是,只是没想到周防君对她那么看重,竟然上升到女神的高度什么的……”

        “呃,我……”周防武百口难辩。

        这误会,属实有点大。

        不过他也没有要改正的想法,因为越说越乱解释不清,索性不如不解释。

        “周防君,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蝴蝶忍指着不远处的三层古楼。

        “那里就是蝶屋,我妻善逸还有嘴平伊之助两人都在,过一会儿,灶门炭治郎也会被送到这里。”

        “嗯。话说,他们的伤势如何,需不需要我帮忙?”

        “正在恢复当中,情况良好。

        不过周防君要是能帮忙的话,我倒是非常欢迎。”

        蝴蝶忍也想研究下【治愈】技能。

        之后,蝴蝶忍带着周防武走进蝶屋。

        “在这之前,周防君去换身衣服如何,这身衣服的样式好奇怪。”

        蝴蝶忍看着周防武的衣服,指指点点的说道。

        “麻烦你了。”

        周防武也没拒绝,顺势同意。

        毕竟幻想风和写实风差异过大,确认很惹人眼目。

        ps:脑袋晕晕乎乎的,暂且先这样吧,有时间再改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