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026章 也就比你们多上那么亿点点
        “等等!”

        正当众人激动不已的时候,和灶门炭治郎不对眼的不死川实弥率先刁难他,说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有什么奇怪的?”众人不太懂他的意思。

        不死川实弥盯着灶门炭治郎,恶狠狠的说道:“如果他真的会日之呼吸法,那他为什么还要去和前代水柱·鳞泷左近次学习水之呼吸法,难道日之呼吸法还比不上水之呼吸法吗?”

        “这么说的话,确实……”听到他说的话,众人陷入沉默。

        不死川实弥的话也不无道理。

        要知道,日之呼吸法可是最强的呼吸法!

        没道理不学日之呼吸法转而学习水之呼吸法,这种舍近求远丢西瓜捡芝麻的事情,真的有吗?

        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

        灶门炭治郎也赶忙再次澄清,说道:“我只会水之呼吸法,并不会日之呼吸法!”

        说实话,众人是希望灶门炭治郎会日之呼吸法,但不死川实弥说的也不无道理,而且凭什么会日之呼吸法不学,而去学弱多少倍的水之呼吸法?

        众人更倾向于不死川实弥的说辞。

        周防武却一点也不慌,他老神在在的对灶门炭治郎说道:“不,你会。”

        “不不,我不会。”

        “不不不,我说,你会。”

        两人就此开始扯皮。

        这有意思的就来了。

        周防武和灶门炭治郎,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是谁在说谎?

        一时间,气氛逐渐变的古怪,颇有些耐人寻味。

        “周防前辈,我真的不会什么日之呼吸法,就连日之呼吸法的名字我都没听过,您是不是搞错了。”

        灶门炭治郎也希望自己会,但实际上,他确实没听过日之呼吸法的名头。

        产屋敷耀哉不认为周防武是无的放矢,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出声问道:“周防君,请说明一下吧,我可爱的孩子们都等的焦急了。”

        ‘我看是你焦急吧。’

        周防武心中诽谤一句,但也不再卖关子,开口说道:“这其中确实有隐情。”

        “什么隐情。”

        “传闻,在继国缘一从鬼杀队离开后,并没有把日之呼吸法在继国家族传承下去,而是将它连带自己的耳饰传给了一个卖炭郎,并且将它的名字改了……”

        周防武笼统的概括一番,然后看着灶门炭治郎,说道:

        “改的名字叫……”

        “火神·神乐舞,是火神·神乐舞!”

        灶门炭治郎也终于明白过来,接上周防武的话,并且大声的喊出了自家传承已久的神乐舞。

        他终于明白,在与下弦五·累一战,他情不自禁使用出来的火焰剑技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呼吸法,是最强的日之呼吸法!

        “竟然……是真的!!!”不死川实弥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灶门炭治郎。

        那个任他拿捏弱小不堪的废材,居然真的是日之呼吸法的继承人!

        开什么玩笑!

        他风柱·不死川实弥绝不承认!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哪怕他拒绝承认也毫无改变的可能。

        “炭治郎,关于那个……火神·神乐舞,能请你详细说说吗?”产屋敷耀哉一直淡然的脸再也维持不住,他知道,日之呼吸法真的就在他身边!

        “是。”

        灶门炭治郎低头应答,然后开始说明。

        “其实关于火神·神乐舞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每年一到祭典时,父亲都会跳这种舞蹈,而且从黑夜跳到天明,跳上一晚也不会累。

        父亲曾经说过千万不要忘记家传的舞蹈,也告诉过我,跳火神·神乐舞最重要的就是维持呼吸。

        我想父亲所说的,就是日之呼吸法了吧。”

        他满脸的悲伤。

        再一次想起父亲,这让他有些难过。

        石锤了!

        石锤了呀!

        火神·神乐舞就是日之呼吸法呀!

        这一次,众人也不得不相信,灶门炭治郎确实是日之呼吸法的传承者。

        “炭治郎,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日之呼吸法传授给鬼杀队呢?”产屋敷耀哉温和的说道,并没有强迫他的意思。

        “愿意,我愿意!”

        灶门炭治郎大声说道:“只要能够杀死鬼舞辻无惨,让我妹妹变回人类,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

        “少年……干得漂亮!”

        炼狱杏寿郎顿时对灶门炭治郎的感官大大改进。

        “这是多么美好的兄妹爱~”甘露寺蜜璃也感动不已。

        “华丽的本大爷对你刮目相看了!”宇髄天元哈哈大笑,用力的拍打灶门炭治郎的肩膀。

        “啊,炭治郎,你的愿望会实现的。”悲鸣屿行冥在这一刻也终于相信灶门炭治郎,之前他虽然同情灶门炭治郎的遭遇,但因为自己过去的经历而不信任灶门炭治郎。

        但在这一刻,他确信灶门炭治郎不是心怀恶意之人。

        就连之前坚决要处死他的伊黑小芭内,也对灶门炭治郎果断的决定微微侧目。

        “这家伙……”不死川实弥的心中也无法言明其现在的心情。

        “……”

        剩下的柱都没说话,但对灶门炭治郎的好印象都在大幅度提升。

        “谢谢你,炭治郎,鬼杀队不会忘记你的付出。”不枉之前产屋敷耀哉极力要求众人不得处罚灶门炭治郎,而还没过一个小时,这回报就来了。

        虽然他本意也不是为了回报。

        “不过我还有个疑问,是否能请周防君解答一下。”

        产屋敷耀哉再次出声,问道:“为什么继国缘一会选择将日之呼吸法传给炭治郎的先祖,而不是传给继国家族呢?”

        这个问题,也引起众人的疑惑。

        将强大的力量留给子孙后代是人之常理,没理由会传给一个外人啊。

        这确实很奇怪。

        “我想,应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子孙,为以后能铲除鬼舞辻无惨留下最后的火种吧。”

        周防武叹息一声,“你明白的,这是在变相的保护子孙和传承技艺。”

        “原来如此。”

        产屋敷耀哉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但他不太确定,所以才提出这个疑问。

        毕竟可能会有其他理由,也不是不可能。

        产屋敷耀哉又说道:“周防君知道的隐秘还真多呀。”

        “一点点,一点点。”

        周防武嘿嘿一笑,右手立在胸前,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露出一丝缝隙,“我知道的,也就比你们多上那么亿点点。”

        ps:为了阅读方便,火神·神楽舞用的是简体字,如果觉得不对劲还请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