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 325、番外四·工作狗
        蓝染在回忆人生。

        他还是个人类时,  生于阴阳术鼎盛的时代。母族为平氏,父姓是蓝染,而他的诞生是平氏为拉拢新贵蓝染的政治产物,  从他记事起,  他就活在阴谋诡计的漩涡里。

        但,  他乐在其中。

        他自出生起就具有强大的灵力和不俗的天赋,  早慧早熟,心眼多如牛毛。在知晓自己看得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后,蓝染第一时间隐瞒了自身的异常。

        在平安朝,  阴阳师确实可贵,强者如安倍晴明更是受到各方敬仰。可蓝染知道,  阴阳师再厉害也不是贵族,甚至,“阴阳师”是一个被钉死的阶级,  他要是成为阴阳术的传承者,那么这辈子将无缘至高位。

        可是,拥有灵力就这么放弃真的好吗?

        当然不,  他都要!

        利用贵族的身份,利用孩童的天真,  蓝染轻而易举地交到了“朋友”。他们或是神宫的神官预备役,  或是阴阳术的传承者。

        蓝染常以好奇为由,  让这些孩子施展术法,  在他刻意的吹捧和夸赞下,小孩子自然乐得将绝学展示。

        殊不知,  蓝染是个看一遍就会的天才,而孩童们心性单纯,哪会想那么多。他们甚至以为这是朋友之间共同的秘密,  与蓝染无话不谈。

        时年九岁,蓝染学完了阴阳术。至十三岁刀术有所成就,蓝染突然厌倦了贵族的生活。

        很无聊。

        如果想登顶高位,他还得娶一个平氏贵女,或是拉拢源氏的王女。不仅要解决源氏的子嗣,还得干掉平氏的后嗣,最后还得解决“蓝染”这个姓氏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

        不是办不到,只是极其麻烦。

        成为天皇作甚?坐一个无聊的位子,接受朝拜和供奉,一生被规矩和传承束缚,就算把阴谋玩出花又有什么用?

        没用,还不如刀术靠谱。而且,他最近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黑衣服的死神,用刀将一个人的灵魂敲成了蝴蝶……他想要这样的力量。

        十八岁,他拒婚出走。二十二,他刀术大成。二十四,他参加了母亲的葬礼,同年八月,他的生父被安排着迎娶了另一位贵女。

        这样的生活果然没意思透顶,他们被贴上“贵族”的头衔养在笼子里,像一群被剪掉翅膀的鸟。无力反抗,只能接受被安排的命运。

        真是凄惨,他永远不要这种生活。

        二十八岁,蓝染用禁术将自己转化为灵体,他顺利进入了尸魂界,之后是被选中、就读真央、成为死神的一生。

        他原以为这是让他登顶高天的起始,却不料死神是一份正儿八经的职业,不是什么代表“境界”的证明。

        要干活的,还996!

        蓝染:……

        但为了站在高天之上,蓝染一干就是几百年。他装成一个老实厚道的人,花数百年套取了虚圈、死神和灭却师的各种秘密,在融合全部信息后,蓝染决定向灵王进发,成为他的取代者。

        年复一年,他稳扎稳打,实力已超越了山本总队长。他决定推翻尸魂界,建立虚夜宫,利用死神和虚的结合成就自己的质变,却不料一次意外的任务,让他遇到了犬山的三岁半妖。

        之后,他的人生就像脱缰的野马,再也拴不住。

        全盘计划被打乱,差点直接做白工,不仅被西国之王惦记人头,还被半妖徒弟从高天打落。可以说,自从遇到了狗,他的人生之路就铺满了狗屎。造反失败坐牢两万年,怎么想都是狗的错。

        不过,尸魂界实在太废了。当千年血战打响,他一个刑期两万年还没坐满两年的重刑犯就被提溜出来上了战场,这操作骚得连他都有点看不下去。

        尸魂界究竟哪来那么大的脸,把他当抹布使唤?要不是黑崎一护开挂,他真不至于输。

        事实证明,尸魂界是真不要脸。

        白哉:“蓝染,此战过后,你可以回到尸魂界。”

        蓝染哪听不出弦外之音,简言之,朽木白哉这货告诉他:蓝染,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机会,等完事以后,你就继续回尸魂界996吧,我们真的没人使唤了。

        蓝染:……

        很好,成为死神后先是给尸魂界干了几百年活,虽然他干翻了平子真子,夺取了不少死神的灵魂,制造了瓦史托德,搞出虚夜宫对立,企图覆灭整个东京……但他又是帮忙打仗,又是996做文件,怎么也算是行善积德,结果尸魂界还想让他腰椎间盘突出!

        呵,死神!

        但为了试刀,他还是打完了千年血战。不得不说干架令他身心舒爽,几经证实后他发现,这世界上除了黑崎一护,鲜少有人能连续不断地开挂。当然,狗除外。

        可想留住他不可能,蓝染干完架直接去了虚圈,可他千算万算算不到,朽木白哉也是个狠角色,他居然跟虚圈的瓦史托德达成了合作,把虚夜宫也发展成了996的据点。

        蓝染:“你是怎么做到的?”瓦史托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收服了?

        白哉:“夏油杰无所不能,他很受虚的欢迎。”

        蓝染抓住关键人物,深入了解了一下夏油杰,发现这货的生平跟他相似又不同。夏油杰也是个征服世界失败不得不“从良”的主,而他的能力十分稀罕,竟然能把虚当作咒灵使唤。

        尤其是他的刀“罗生门”,会让大虚本能地亲近他。

        发现了不得了的人才,蓝染自然是递出橄榄枝。夏油杰理所当然地接过橄榄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拉着蓝染一起996。

        夏油杰:“毁灭世界是没有希望的,只要你有毁灭世界的念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挂王出来揍你,你还要面对这样那样的社死意外。”

        “唯一改变世界的道路,就是要从996做起。只要你在上班,我在上班,开挂的他们也不得不上班。只要他们在上班,我们的才智才能得到更大的施展。相信我,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改变世界,上班的挂王根本无法拿我们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只要在上班,挂王永远不可能开挂!”

        蓝染:……

        会信就有鬼。

        蓝染可不吃这一套,他只是往现世走了一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在路过冬木市时,听见一金发碧眼的小姑娘大喊“咖喱棒”,紧接着,开天辟地的冲天灵压升起,那道剑压横扫大地,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沉默三秒,蓝染从此相信世界上有鬼。

        他回虚圈996了,他要从长计议

        谁知,这一干又是百年。由于老龄化社会加剧,每年死亡人口逐步上涨,年轻人厌婚厌育增加,导致尸魂界渐渐被灵魂塞满。

        这下可好,在投胎工作的凝滞期,一个个死神活成了街道办的管事,每天需要解决居住民鸡零狗碎的事一大堆,已经没什么时间提升实力了。

        冬狮郎:“游魂太多该怎么解决?你有办法吗?”

        蓝染:“送到虚圈喂虚。”

        冬狮郎:……当我没说。

        又百年,蓝染从山一般高、海一般深的文件中抬起头,才发现杀生丸来找他切磋了。彼时,夏油杰顶着一周没洗的油头长叹:“别打太久,也别把他打伤了,不然活没人干。”

        杀生丸蹙眉。

        “无妨,我也很久没打架了,正好松松筋骨。”蓝染从容不迫地起身,结果伴随着椅子拖地的轻响,他的腰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蓝染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坐太久了都这样,不介意的话可以等我做个热身操再开打吗?”

        杀生丸:……

        蓝染发誓,他亲眼看到大妖怪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了一下。

        嚯,真难得啊,居然能恶心到杀生丸?蓝染立刻再接再厉:“要不你再多等会儿,我还想洗个澡吃到饱睡一会儿。实不相瞒,我一周没合眼了。”

        杀生丸:……

        诚如夏油杰所说,只要他是在上班,挂王永远开不了挂。想干架的杀生丸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遗憾的是,蓝染天天996,桌案上的文件就没低下去过。

        蓝染:“不介意的话,一起来处理文件吧?”

        从此,杀生丸再也不来虚圈。

        蓝染一笑,他可不是傻,对面的犬妖一看就是灵王级别的强者了,凑上去不就是挨打么?想切磋可以,等他摸到灵王级别的边界再说。届时与杀生丸交手,他一定能顺利突破。

        果然,他还是以前的他,就算是灵王级的强者,他都能拿来当踏板。

        夏油杰:“蓝染,白哉又送新文件过来了,你让葛力姆乔去取一下。”

        葛力姆乔:“别把我当取件员使唤,混蛋!”

        蓝染:……

        这日子似乎望不到头?

        ……

        高天原的“狗舍”。

        缘一:“兄长要去异时空找蓝染吗?”

        杀生丸:“这个已经废了,去异时空会会他。”

        “好。”

        可惜,俩兄弟实在是事故体质。就在他们穿过冥道的那一刻,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出现在魔术师召唤从者的魔法阵里。

        远坂凛:“宣告!汝身从于吾下,吾命运赋予汝剑!”

        “遵从此道者,回应吧!”

        魔法阵光芒大放,紧接着天边一声巨响,她家屋顶直接被砸穿。远坂凛大吃一惊跑上楼去,推开门一看,发现沙发上躺着两只狗!

        他们长得十分漂亮,威风凛凛,仿佛闪耀着挂逼的光芒。

        可是,这是狗啊!

        她打圣杯战争召唤出了两只狗?

        远坂凛:“所以……你们是我的从者?我是你们的master?”

        缘一点点狗头,杀生丸平静地打量她。早在开进魔法阵起,俩兄弟基本懂了圣杯战争的规则。

        片刻,缘一转过头汪了两声:【兄长,她的魔力撑不起我们的供给。】

        杀生丸:【天生牙会给她续命,不用可惜她。】

        缘一:……

        “啊啊啊!”远坂凛双手抱头,狂抓双马尾,她真是万万没想到,耗光了所有宝石召唤的从者居然是两条狗!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召唤的不该是saber吗?

        她绝望地发问:“你们的职介是什么?”

        求求了,就算是assassin都行!

        圣杯战争中,召唤的从者各有不同,职介一般是saber(剑士)、archer(弓兵)、lancer(枪兵)……七位从者与七位魔术师将进行圣杯之战,最后的胜者能得到圣杯。

        狗兄弟是中途进来的“冒牌货”,七位从者会的技能都会,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定夺。

        于是,杀生丸不打算理人,阖目养神。唯有缘一伸出爪子,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单词:brother。

        远坂凛:……

        她想,她的圣杯战争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狗兄弟是卡池中的究极金卡!

        第一天,他们干翻了杀手、魔法师;第二天,他们搞定了狂战士和美杜莎;第三天,远坂凛顽强地给自己挂上葡萄糖,绑上氧气瓶,带上速效救心丸,看两只狗一波送走了枪兵和剑士。

        第四天,远坂凛看着金闪闪大战两只狗,不料被两只狗送回了英灵王座。最后,两只狗放了光炮,给予圣杯致命一击!

        远坂凛安详地躺平,被卫宫士郎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远坂同学,你振作一点!你振作一点啊!”

        远坂凛挂着氧气罩,体内的魔力一干二净。躺在病床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远坂凛不禁落下了“感动”的泪水。很好,她不负远坂的魔术师之名赢下了圣杯战争,可是,远坂的名声靠狗子来拯救,真的很不对劲。

        看到狗,她的魔术回路就好疼!

        远坂凛:“因为是狗,所以不会怜香惜玉吗?”

        他们打圣杯真的一点也不会顾及她的魔力受不受得了啊!挂着葡萄糖和氧气瓶、坐着轮椅打圣杯,谁能比她更惨?

        “汪呜呜!”缘一嗷呜着,远坂凛,我们要走了,这次玩得很开心!

        远坂凛竟然听懂了:“再见!”

        如果圣杯没有被污染还可以许愿,她想创造一个没有狗的世界。对,没错,她对狗产生ptsd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红a:我刚钻进魔法阵,就被两只狗踢出去了!我做错了什么要被狗踢?

        ps:写番外好快乐啊!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3)(ε ̄  *)!!!

        ps:感谢在2021-09-14  22:04:19~2021-09-15  01:50: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踏笛声过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霏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呱呱呱  113瓶;小你敏  100瓶;35717708、若许春风  80瓶;踏笛声过桥  25瓶;氵工、Истина  20瓶;21267993  15瓶;轮回、33420041、游鱼尺素、五条悟、浮生、衣服又瘦了  10瓶;云思、羊羊  8瓶;隰有荷华  5瓶;小小墨雨  3瓶;执拗、柠檬不黄  2瓶;宁宇、重鸣、咸鱼不翻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