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 第684章 地图
        唐赢这个时候索要地图,让刘敖等人均是呼吸停顿了一下。

        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尤其还是在敌人的地盘上面。

        一份完善的地图,绝对相当于一条命。

        这是妖族的地盘,随意走,或者随意的动用神念,都有可能会把自己坑死。

        但是如果有地图,那安全性就会大大的提升。

        可是这相当于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刚过来就开始讨要,刘敖他们都觉得有些不妥。

        燕北王听了唐赢的话,眼睛微微一眯,语气不疾不徐的说道:“你觉得我凭什么要给你一份呢?”

        唐赢,道:“因为我们这么大的目标,一起行动太危险了。

        我们必须要把人分散开行动,这样顺利到达目的地的可能性才更高。

        没有地图的话,我们乱走的话,危险性太大了。”

        顿了一下,唐赢继续道:“这些人都是我带过来的,我带他们过来是发财来的,不是带他们送命来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为他们的安全,负上一份责任。”

        听了唐赢说的这番话,不管是刘敖和秦朗,还是其他人都觉得心中暖烘烘的。

        从唐赢收钱开始,他们就没想过,唐赢还会为他们的性命考虑什么。

        而且他们过去的行动经验来看,也不会有人会去关心别人的性命安危。

        都是自己顾自己,如同唐赢这样,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尤其是当唐赢面对的,还是与他们父辈、祖父辈一样存在的燕北王。

        如果换做是他们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有勇气,去这样要求燕北王的。

        燕北王听了唐赢的话,毫不客气的揭穿唐赢道:“你打算用本王收买人心,你还嫩了一些。”

        唐赢摇摇头,态度坚决的道:“前辈误会了,我这不是收买人心。我想要收买人心,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

        我只是单纯的不想看着人族的高端战力,白白的丢在这里。”

        燕北王眼睛眯了眯,盯着唐赢,似乎是想要看穿唐赢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

        可是他从唐赢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清澈、透明。

        眼中没有丝毫的杂念,更加没有任何一点自私的贪念。

        可是不管唐赢说的多正义,做的多正义。

        这些都与燕北王并没有什么关系。燕北王想要的不是这些。

        这些人损失不损失,与燕北王又没有什么关系。

        “你说的这些本王并不在乎。”燕北王毫不犹豫的说道。

        唐赢点点头,道:“那我就说些前辈在乎的事情。等前辈听完晚辈说的,再决定是否要杀了晚辈。”

        燕北王听到唐赢的话,眼底闪过了一丝的精光。

        “好敏锐的感知力。”燕北王的心中暗暗的说了一句。

        燕北王的确是打算除掉唐赢了。

        人已经被唐赢带过来了,所以在燕北王看来,唐赢的存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相反继续留下唐赢,对燕北王来说,反而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

        除掉唐赢的话,燕北王完全不相信,刘敖他们能泛起什么浪来。

        而且燕北王相信凭借自己这些年的威望,想要压住刘敖他们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只是自己这边还没有动杀机,唐赢这边就已经提前预料到了。

        这还真的是让燕北王惊诧了一下。

        听到唐赢说出的话,刘敖与秦朗,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唐赢的那一边。

        曹雄等人,虽然没有直接站到唐赢的身后,但是从趋势上来看,同样也是向着唐赢的方向。

        这样的发现,更是让燕北王觉得,唐赢不能留。

        不过燕北王,还是愿意给唐赢一个说话的机会。

        现在人为鱼肉,他为刀俎,燕北王不着急。

        “你说吧,本王听着。”

        唐赢丝毫不慌乱的说道:“前辈这一次过来,应该是不想再空手而归的吧。

        这一次对前辈来说,应该是最好的一次,攫取资源和收获的机会了。

        所以我想前辈一定是想,收获什么,然后再离开这里。

        可是凭借前辈一人的努力,我想应该不可能成功。

        毕竟如果要成功的话,上一次就成功了,也轮不到这一次了。”

        “说重点!”燕北王不悦的皱皱眉头说道。

        唐赢笑了一下,继续语调平稳的说道:“现在就是重点了。”

        “我们这些人两次诛杀妖族的能力,前辈应该已经看到了。

        我想有我们这些人的配合,前辈获得资源的概率一定更大。

        而这个就是晚辈凭借的,与前辈做交易的资本。

        没有我们这些人,前辈想要获得前辈想要的东西,一定非常的难。

        而想要保留我们最大程度的攻击力,就需要保证我们完整,这个就需要前辈手中的地图才能办到。”

        燕北王并没有否定唐赢说的,而是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这一次的确是不想再空手而归。”

        话锋一转,燕北王逼视着唐赢,道:“可是就算你说的都对,这些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唐赢继续有条理的说道:“且不说,前辈未必能够一击杀了我。就算是前辈真的能杀了我,还能凭借实力压服他们。

        但是前辈觉得,他们在你的手下又能发挥出多少的战斗力?

        前辈就不怕关键的时刻,他们直接反水,坑死前辈吗?”

        燕北王冷笑一声,道:“按照你的说法,你也不过是把他们当成筹码而已。”

        唐赢并不否认,直接非常坦诚的道:“前辈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把他们当成筹码。

        我跟他们见面的时间,全部加起来就几天的时间。

        我说把他们当成兄弟,那才是奇了怪了。

        虽然我把他们当成筹码,但是我当的是保我命的筹码。

        所以对于这些筹码,我非常的珍视。”

        有的时候,实话才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比如说唐赢这样一番大实话下来,曹雄他们,对唐赢心中那最后一丝芥蒂,反而是消失了。

        他们现在的确不可能成为兄弟,但是能够成为唐赢保命的筹码,那对他们来说,也是值得了。

        燕北王现在有些后悔让唐赢开口了。

        他一早就应该知道的,唐赢的话术如此高明。

        只要让他开口,那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主动权已经到了唐赢的手中,燕北王也不再做多余的抵抗。

        这里不是自己的地方,多耽搁一秒,危险就多一分。

        既然已经输了,那就不如谈谈具体的事情。

        “你又如何能够保证他们不反水呢?”燕北王幽幽问道。

        唐赢知道燕北王这是妥协了,现在就是看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是否能够让燕北王放心了。

        “因为同样的道理,我也是他们保命的筹码。

        他们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就要靠晚辈。

        而且如果他们在关键的时刻想要反水,那晚辈完全可以易如反掌的镇压他们。

        这个过程,绝对比前辈镇压晚辈容易的多。”

        燕北王点点头,对于这一点,燕北王是相信的。

        唐赢的实力摆在这里。

        三招两招,燕北王是真的没有把握,镇压唐赢。

        但是燕北王却相信,刘敖他们在三两招之间,就会被唐赢给镇压了。

        沉吟了一会,燕北王拿出了一张地图。

        不过地图明显并不完整。

        在最关键的区域,完全是一副空白。

        “这张地图足够让你们,通过各种路线,安全的抵达这个地方。”燕北王在地图上的一个点,指了一下说道。

        以众人的实力,记下这样一张地图并不是难事。

        “这张地图为何不完整?”曹雄突然开口说道。

        不待燕北王说什么,唐赢就开口道:“你这么问,不仅仅是挑战我的智商。

        更是在挑战燕北王前辈的底线。

        这么明显的问题,你是瞎的吗?

        我们信不过前辈,凭什么要求前辈信得过我们。

        那最后区域的地图,一定是在前辈的脑子里面记着呢。

        如果你想拱火,找死的话,去一边找死,不要拉上我们这些人。”

        曹雄听了唐赢的话,直接吓的冷汗涔涔。

        连忙拱手,一礼到地,对燕北王道:“晚辈知错了。”

        “哼!”

        燕北王瞪着曹雄,直接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在别人的耳中,只是普通的冷哼。

        可是听在曹雄的耳中,那就是夏日惊雷。

        隆隆的雷音,直接撕裂了曹雄的耳膜。

        咕咕的鲜血,从曹雄的七巧当中流出。

        同时五脏六腑,皆是被震荡的不轻。

        一大口鲜血喷出,曹雄的气息,直接萎靡了下去。

        看着曹雄,唐赢一点都不可怜他。

        这种人就是自以为有点小聪明的蠢货。

        燕北王明显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呢。

        连续的被自己呛声,燕北王心中的怒意,早已经到了一个极致。

        这个时候曹雄还敢上来触霉头,燕北王留下他一条命,那都是他幸运。

        而且曹雄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唐赢敢挑衅燕北王,主要靠的是脑子。

        唐赢可不觉得,是因为自己无惧燕北王,所以才不停的在作死的边缘反复的横跳。

        曹雄这个,就是真正的作死。

        “还不谢谢前辈不杀之恩。”唐赢看了曹雄一眼催促说道。

        “咳咳!”

        曹雄重重的咳了两声,又咳出了好几大口的鲜血。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曹雄虚弱的说道。

        燕北王又是一声冷哼,不过并没有动用任何的攻击手段。

        这就算是原谅了曹雄了。

        看了一眼曹雄,又看了一眼唐赢,燕北王评价道:“圣皇殿当中的这些天骄二代,与你相比,差的太远、太远。

        圣皇殿自他们开始,没有希望了。”

        燕北王这话一半是真,一半纯粹是为了出口气,挑拨一下唐赢与刘敖他们的机会。

        可是燕北王却没想到唐赢完全是个混不吝。

        直接接下了燕北王的这番说辞,打趣的说道:“前辈说的太对了。

        我也觉得,圣皇殿没有什么希望了。

        我早就跟他们说,希望在我们神州这边。

        早点加入神州,递上一个投名状。将来能够获得的好处,一定超过他们的预期。

        可是他们非要教条,觉得他们还能挣扎一下。

        完全不相信,他们的圣皇殿已经垂垂老矣。”

        说完之后,唐赢对刘敖他们说道:“我之前说的你们不相信,现在燕北王前辈。圣皇殿的创世人之一,都这么说了,你们还不醒悟吗?”

        没有人搭理唐赢,只当唐赢是在自说自话的表演。

        又被唐赢轻易的挡了过去,燕北王也没再继续挑拨什么。

        到了他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能够主动屈尊做一次,这样的事情,已经算是极限。

        跟一个地痞无赖一样,不停的挑拨。

        那真不是燕北王的风格。

        燕北王在圣皇殿的名声不好,那不是指的燕北王无赖。

        只是说燕北王为了利益,可以随时抛弃伙伴。

        无赖的事情,燕北王可没脸做。

        那些圣贤书,燕北王可不是白读的。

        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唐赢对众人道:“刚刚的地图,大家都看到了。能够安全抵达的路线,一共是有六条。

        大家各自选择一下吧,现在路线是什么情况,谁都不能断定。

        所以选择那个都是凭运气,大家就不用客气了。

        为了表示公平,我等你们选完之后我再选择。”

        大家都不是那种墨迹的人,何况在人家地盘上墨迹,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最终六条路当中的四条,被刘敖他们十二个人给平均的分配了一下。

        三个人或者四个人一条路,这样在保留最大攻击力的同时,还缩小了目标。

        “前辈剩下两条路,前辈选择一条,剩下的就是晚辈的了。”唐赢主动对燕北王说道。

        “你先选吧。本王不想让你觉得,本王再坑你。”燕北王冷漠的说道。

        唐赢笑了一下道:“前辈都多少年不来这边了,现在这边什么样,前辈应该也确定不了。

        所以晚辈是真的不在意,这些细节的。”

        燕北王也不废话,直接选择了一条路。

        把最后一条,距离相对最近的路,留给了唐赢。

        路线分配完毕,接下来大家出发就是。

        “在出发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跟大家说。”

        “首先,大家要想的是活下去。

        毕竟你们只有活着,才有被前辈利用的价值。

        其次,你们当中如果谁想要跟秦苏传递消息,记得千万不要让他走我选的路,因为见到他,我一定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