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恒神传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佣兵协会
        两天后,飞船顺利的驶出了“巴勒莫雷泽”,船速立即飙升,所有人的心情仿佛也随之舒畅了起来。

        “前边找个地方停一下,我请大家好好放松放松,狠狠搓一顿。”楚骁吆喝着,立即得到了众队员的热烈响应。

        飞船降落在了“奇卡宇宙”一个叫做“花园星”的地方,这里原本也是佣兵们的一个落脚据点,跟“橙子星”没什么区别。他们找了一个高档的饭店要了个包间,楚骁对跑堂的道:“别问,你们这里有名的,好吃的,尽管上,酒就不要了。”不一会儿,一张桌子摆得满满的,楚骁拿出依兰解忧,开始与黄蜂小队的众人狂欢了起来,本就都是江湖儿女,宜兰和霖洛常年身在行伍,酒量岂能不好?这顿豪饮直从中午喝到了月上中天,一个个都有些舌头发短、眼睛发直,有些喝大了。楚骁三人与黄蜂小队之间也更加的熟稔起来,就好像是黄蜂小队又加入了三个成员似的。

        饭后,蛮牛他们要拉着楚骁去“放松”,后者在宜兰和霖洛浓浓的杀气下果断拒绝,陪同众位女士回到旅馆。刚喝完酒,大家都在兴头上,哪里睡得着觉?众人挤在楚骁房间,浓浓的泡上一壶茶,开始闲聊。毕竟算是已经同过生死,女王蜂也不像之前那么高冷,开始在宜兰和霖洛的询问下讲起了当佣兵的生活,以及小队内其他人的事。而楚骁也是说起了自己那堪称传奇的经历,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越聊越是投契,不知不觉间天都亮了,茶喝着喝着不知怎么的又换成了酒,百灵和死神都熬不住睡了,倒是楚骁和女王蜂已经聊到了佣兵协会和他们的“猎人”佣兵团。

        虚无维度雇佣兵这个职业的产生事实上与罗萨族人的崛起是很有关联的,由于罗萨族人的不断扩张,原本那些独立发展从无往来的星域和宇宙被连接了起来,虚无维度中的星际旅行大幅度增多,此外宇宙间的强弱差距有了对比的机会,丛林法则大行其道,治安崩坏,动辄毁灭一个宇宙的行为时有发生,佣兵这个行业自然就蓬勃了起来。单一的强者阻止不了战争,也改变不了一个宇宙的命运,越来越多的强者失去了他们的家乡,仅仅靠自己的实力逃出性命,他们成了虚无维度中的流浪汉,对他们来说出路只有两条,要么做杀人越货的强盗,要么就是去做佣兵,而这些人的家乡,十之八九都是毁在罗萨族人之手。所以佣兵协会与罗萨族的仇恨是根植在骨子里的,没有任何调和的可能。

        随着数十亿年的发展,虚无维度中的佣兵组织越来越多,但在无序竞争之下,收费和服务的标准参差不齐,人员更是鱼龙混杂,更有很多势力是即做佣兵又做强盗,搞得这个行业口碑很差、信誉全无。不少老牌的佣兵组织都发现,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大家就都没有饭吃了。所以最大的五家佣兵组织牵头,纠集了大大小小数百个佣兵组织成立了佣兵协会,统一了行业的运转规则,也规范了服务和收费的标准,如果有佣兵违反这些规则和标准的话,轻则被协会排挤,重则会被协会灭杀。这样一来,这个行业才重新取得了信誉,并越做越大,成为了一个跨星域的大组织。

        由于佣兵协会是个商业行会,表面上组织形式也比较松散,而且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虚无维度中一定的秩序,所以罗萨族对他们的态度是即能接受,又有防范,虽承认这个组织的合法性,但又会时不时的打压一下。而佣兵协会的人虽然不会去公开挑战罗萨族的统治,但通常一般情况下也没少偷偷做违背罗萨族利益的事情。尤其是作为理事的五大佣兵团,其掌权者无一不是与罗萨族有血仇的,所以与罗萨族之间的关系也一直很是微妙。其中“猎人”佣兵团的高层“司空家族”原本所在的“梵天”宇宙便是毁在罗萨族人的手里。“老兵”佣兵团更是完全由被罗萨族毁灭宇宙中的残存老兵所组成,对罗萨族的态度更是不用说了。还有“长剑”佣兵团,核心是被罗萨族毁灭的“奥兰”宇宙第一大势力“剑盟”,这个佣兵团清一色都是剑修,剑修的特点众人皆知,都是高傲、随性、耿直的人,他们也是将对罗萨族仇恨表现得最明显的一群人。“兽神”佣兵团是个纯兽族的佣兵组织,由宇宙中流浪的兽族强者组成,其中许多人流浪的原因无非也是家乡被毁,所以对罗萨族人也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在虚无维度中对兽族有着由来已久的偏见,很多种族都认为兽族野蛮、肮脏、暴躁无礼,甚至将他们当做食物、牲畜的也比比皆是,因此离开家乡的兽族人处境有多么可怜就可想而知了,谋生机会少不说,动辄被更强大的种族奴役,甚至是猎杀、烹食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因此“兽神”佣兵团的人都很团结,几乎所有兽族宇宙的业务都是只会找他们的。第五家佣兵团就更不得了了,这是一个完全由女性强者组成的佣兵团体,“血兰”佣兵团,承接最多的是一些保镖类的任务,尤其是一些保护女眷这样的业务,雇主选择她们会更加放心一些。别看这些都是女人,但凶悍程度比那些男佣兵更甚,疯起来连罗萨族的军队她们都敢动,团长是位强大的天帝级别强者,她们也有狂傲的资本。

        巧得是,现任“猎人”佣兵团的团长司空阳正是女王蜂的义父,这司空阳一生未娶,没有子嗣,因此收养了十几个孤儿作为义子、义女,女王蜂便是由他从小养大的,也是这群孩子中实力比较强的一个,很受司空阳喜爱。

        女王蜂对楚骁说道:“义父那边我可以帮您引荐,不过这是大事,我是没有资格置喙的,而且就算是义父,也不可能在协会里一言九鼎,还要看其他四家的意思,所以事情可不敢保证能成。不过大家对罗萨族有仇这是事实,我想难点你也不难想到,这事风险太大,相当于是赌上了全虚无维度所有雇佣兵的命运,事成固然是好,而失败,恐怕雇佣兵这三个字就将会成为虚无维度中的历史。而且你要统筹和联系的人太多,保密是个很大的难题,就怕还没有到真正开战的时候,便会因为消息泄露而功亏一篑,岂不是冤枉?所以你要怎么说服他们是很重要的问题,你得好好想清楚了。”

        楚骁非常感激的对女王蜂说:“我明白了,谢谢你。”

        “你很特别,如果有人能办成这事的话,或许也就只有你了。”女王蜂意味深长的说道。

        接下来的几个月航程就比较平淡了,再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强盗来拦截楚骁他们的飞船,直到他们进入在“开阳星域”的“暗界宇宙”,降落在“猎神星”上,女王蜂将楚骁三人安排住下,然后便去见她义父去了,第二天才回来对楚骁说,义父要见他。

        见面的地方并非佣兵协会,而是“猎人”佣兵团的总部,一幢宏伟楼房的后面是一座演武场,此刻正有一群强者在这里切磋对练,一眼望去绝大多数都是些神尊境的强者,而神王境的也有不少,一位满脸沧桑的中年人正默默的坐在演武场边上,面无表情的不知在想什么,楚骁能够感觉得到,此人已经达到了神王境的极限,估计只要有一个宇宙本源,就能晋阶到神帝级别。

        “义父,人我带来了。”女王蜂朝着中年人恭敬一礼。

        “你带这两位姑娘四处转转去吧,我跟这位年轻人单独聊两句。”中年人淡淡的说道。女王蜂很乖巧的带着宜兰和霖洛离开了,只剩下楚骁和那中年人。

        “晚辈楚骁,见过司空阳前辈。”楚骁恭敬一礼道。

        “你的事情蜂儿跟我讲了,我对你们宇宙的遭遇深表同情,不过在这片茫茫的虚无维度之中,有着和永恒宇宙相同遭遇的地方太多了,绝大多数都比你们要惨,那些家乡都不复存在了的人们难道就没有和你相同的想法吗?你可知又有多少人倒在了向罗萨族复仇的道路上?我猎人佣兵团天尊级别强者上百,圣人数千,佣兵协会更是天尊数百,圣人数万,连天帝级别强者都有三位,而在罗萨族面前依旧还是蝼蚁,你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如何让我相信你能办得成这古往今来无人能干成的事情?”司空阳言辞犀利,直截了当。

        “前辈,我并非不了解罗萨族的强大,也不是不自量力的非要干一件不可为之事。我明白您的顾虑,也不怀疑您对罗萨族的仇恨,我只是相信,随着他们的倒行逆施年深日久,仇恨他们的人也就会越来越多。这些仇恨终归会有一天到达临界点,届时只要一颗火种,便会燃起燎原大火,将罗萨族彻底付之一炬。而我相信这个时候就快来了,我愿意做那一颗燎原的火种,为了我要誓死捍卫的东西战斗到底。”

        “年轻人,你很有志气,但志气无法让人不死不灭,我自然是没有能力说服你放弃你的理想,但我得为佣兵团和协会的那么多人负责,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愤,而将那些人全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己私愤?整个佣兵协会有几个人和罗萨族没有血仇?这真的只是一己私愤吗?而且血海深仇也不是什么私愤可比,您将这种仇恨当做所谓的私愤,自然可以轻易将其忘记,然后坦然的在仇人统治下继续生活,就连修炼到了天尊的极限,也不敢晋阶天帝。只希望在睡梦中,您不会被那些被罗萨族屠杀之同胞亡魂的哭泣声吵醒。”楚骁说话也毫不客气,故意想要刺激对方。

        “放肆!”司空阳脸色一沉。“你才经历过多少事情?对仇恨二字又能理解多少?你可知我为何一生未娶、没有后代,而只是收养一些义子、义女吗?我的祖父母、父母、妻子还有一儿一女,全都死在罗萨族人手里,这么多年来我依旧苟延残喘的活着,就是因为司空家还有那么多族人要依靠我活着,那些佣兵们也要活着。人都是爹妈生养的,谁又注定天生比谁金贵?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难道血流得还不够多吗?我放弃晋阶天帝,也是因为不想给罗萨族再一次打压佣兵协会创造借口!”司空阳情绪有些激动。

        “前辈,我接触过黄蜂小队的那些佣兵,您对他们的爱护无可指摘,但您问过他们没有,在站着牺牲和跪着生存之间,他们会如何选择?我已经得到了一些大势力的支持,普通的宇宙我们也联合了近百,接下来我们还会去继续寻找那些不愿意跪着生存的人联盟,只等罗萨族内部出现问题,整体走下坡路的时候,一举将其击溃。不管佣兵协会参不参与,我都会将这件事矢志不渝的进行下去,并将其做成。我想告诉您的是,既然您知道有些事情只是借口,那就说明您不管是否晋阶天帝,罗萨族要收拾你佣兵协会还会缺少借口吗?”

        “把事情做成?年轻人,你好大的口气,你的自信是来源于你的实力吗?既然你我都无法说服对方,那好,你只要打得赢我,我便将你介绍给其他四位理事认识,并代表猎人佣兵团支持与你联盟,但如果你输了,便离开暗界宇宙,永远不要再来这里。”司空阳提议比试,不知是他觉得自己肯定能赢楚骁,还是想要为自己找一个足够的理由接受和楚骁结盟的提议。

        “好,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来拜访,届时再请前辈指教。”说完,楚骁便转身离去了,之所以要明天再交手,是因为楚骁已经到了晋阶的临界点,他要利用这一天时间晋阶到神王境高阶,并且将雷系规则突破天道极限,取得天道赐予。这样再挑战司空阳,把握会更大一些。

        “谈得怎么样?”女王蜂和霖洛、宜兰见楚骁出来,忙上前询问。

        “明天比试一场再做决定,蜂姑娘,可否给我安排一个修炼用的静室,我要为明天的比试做做准备。”楚骁朝女王蜂微笑道。

        “比试?你跟义父?这是什么操作?”女王蜂有些懵。

        在静室中,楚骁开始沟通这片宇宙的雷系天道,猛然间整个“猎神星”被乌云笼罩,无数各色闪电在乌云间翻滚涌动,雷声滚滚,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猛然间一道粗如水缸的红色闪电自空中直劈而下,径直落到楚骁头顶,接着雷电天道印记烙印在楚骁背后,然后隐于体内,随后一个巨大的能量旋涡凭空形成,无数雷电和乌云被席卷着灌入楚骁体内,为了加快吸收速度,他竟然将手插入地面,疯狂的抽取着星球内核的力量,好在“猎神星”非常大,楚骁抽取的这些能量还不至于影响星球内核的稳定。庞大能量的汇聚场面非常可怕,由于楚骁吸收的速度过快,能量风暴在快速旋转间发出尖锐的鸣叫声,仿佛是无数哨子同时吹响,哪怕在数千里外都能听到。能量压缩聚集所产生的高温将密室彻底熔化,楚骁盘坐在一层光罩之内,就如同是一位上古神灵一般浑身散发着令人不禁想要顶礼膜拜的强大威压。

        女王蜂和黄蜂小队的人在不远处目瞪口呆的看着闪闪发光的楚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而宜兰和霖洛则是面色平静的站在一旁,他们对这种情景早就习以为常了。

        将近一天的时间楚骁才完成了晋阶,此刻他的实力又有了一个不小的飞跃,双眼中甚至都有着丝丝电芒在闪动。一切就绪,就等着与司空阳的这场大战了。

        第二天,楚骁在女王蜂的引领下,带着宜兰和霖洛来到了猎人佣兵团的总部,在那片演武场上,司空阳手持一柄六尺长柄大刀,已经在等着他了。“昨天的动静是你搞出来的?怪不得你要约在今天比试呢,真是个狡猾的小子。”

        “前辈言重了,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和我做相同的选择。”楚骁将背上的寒影刀取下,握在了手中。

        “你不会是想要我一个老头子先动手吧?”司空阳笑道。

        “岂敢如此对前辈不敬。”楚骁猛然抽出寒影刀,反握在手中,身影一晃便出现在了司空阳面前,一刀削向对方的脖子。

        司空阳瞳孔一缩,楚骁的刀法很是怪异,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有些错愕。“贴身肉搏?还真是怀念呢。”司空阳毕竟是血雨腥风中泡出来的老油条,岂会害怕玩儿命?只见他右手握住大刀长柄的最前端,以此为力矩,大幅度缩减了长刀挥舞的半径,斜向一抹,便打算格挡开楚骁的那刀。然而楚骁这招却是虚招,根本不待招数用老,便是狠狠一个下压,本是横抹脖子的一刀就变成了自上而下的劈向锁骨。司空阳也是格斗经验丰富的人,这种情况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斜抹瞬间改为上挑,一串火花亮起,两把刀擦出了一连串的火星。猛然间,寒影刀凭空消失,司空阳暗叫不好,这是动用了时间规则的标准体现,此刻的寒影刀必然已经出现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而究竟什么时候会砍向什么位置,就只有天知道了。司空阳没有采用通常的做法向后急退,因为一旦后退便会落于下风,在近身格斗中一旦被人抢到先手,翻盘是非常困难的,他单手持刀,右拳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猛然朝楚骁的胸口轰去。毫无征兆的,寒影刀出现了,竟然是精确砍向司空阳出拳的手臂,后者大惊,难道楚骁早在出刀前就预料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破他的“一刀斩未来”吗?这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刀已砍下,不收拳这条胳膊就别想要了,司空阳只能撤手,然而此时楚骁另一只手食指上带着紫色的电芒已经离他后撤的拳头不到三寸了,正是楚骁母亲亲传的“紫电指”。“完了!”司空阳心中猛然一阵抽搐。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