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小说 > 妙手生香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糖水(上)
        大雨淅淅沥沥地砸在回廊里,砸出了小小的水花,飞溅到廊间的青石板上。

        瑞兽销浓烟,镂空的烟洞蹿出两行袅袅的香烟。

        含钏披了件轻薄垂地的外衫,端坐在正对大门的影壁后,四周油被烧得滚烫,翻涌出一股油亮又闷人的味道,熊熊燃烧的火把在这模糊漫长的黑夜里是让人心安又温暖的存在。

        死士蒙着脸,一身黑衣隐没在黑夜之中。

        王府中的护卫身披铁甲,头戴寒盔,手执红缨枪,齐刷刷地对着王府正门。

        甚至,府中的宦官都穿上了盔甲,白净的脸上眉目肃杀。

        站在宦官最后一列那个小孩子,含钏认识。

        是小肃认的干弟弟。

        才十岁,净身入宫不到两年,素来爱跟着小肃,在外院跑来跑去,机灵一双眼滴溜溜地转,就像一只藏着坏心思的小松鼠。

        如今,他却拿着一只比人身还高的刀戟,眉眼间怀抱着欲死还生的决绝,坚守在秦王府大门之后。

        含钏喉头微动,一只手放在腹间,一只手搭在太师椅把手上,站起身来,眸光坚定,环视一圈,高声道,“...今夜,你们在,秦王府在!秦王府破,我,贺含钏,与你们同在,绝不独身苟活!”

        小双儿眼中噙着泪,为了不叫眼里的泪落下来,侧过身来,拿手背轻轻擦了擦眼角。

        什么煦思门外起狼烟,自家掌柜的就和薛老夫人前去通州上船...

        自家掌柜的,根本没有这个打算!

        什么行装都没有收。

        什么包袱都没打。

        是死,是生,就在此夜了。

        含钏一番话落地生根,话音刚落,又紧跟着朗声再道,“若咱们能看到明日黎明,我承诺,府中所有人!我是指所有人!若想求得自由身,直管来百花院取身契!我亲赠黄金百两,送你衣锦还乡!”

        诸人颇为动容。

        领头的死士一把红缨枪剁在地上,“我们在!秦王府在!”

        “我们在!秦王府在!”

        “我在!秦王府在!”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彻秦王府上空。

        小双儿捂住脸,眼泪从指缝中蹿了出来。

        水芳凑近递了张帕子,泪眼盈盈地笑她,“得了吧,就冲您这花脸猫没出息的样儿,等小世子长大,嫁人出府的铁定是你!”

        ......

        更漏簌簌往下砸,夜越来越深。

        满城的灯火通明,接二连三,府邸都亮了起来。

        胡同巷口外一会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传来铁链砸地的声音,一会儿传来人们急促而大声的呼喊,那几声呼喊好似刚刚张嘴,便被人紧紧捂住,之后的余声全都吞咽进了血红的喉咙。

        死士头子一身劲装,急急来报,“...一队人马自保定而来,从西山大营合围包抄,直接将大兴与房山撕开了一条口子,如今煦思门大开,这群人正照着六部的名录,挨家挨户地进府拿人!已经到了红灯胡同了!”

        “可有死伤?”含钏低声问。

        死士头子摇摇头,“没看到见血,来人先拿圣人的名头敲门,若府门开了便只拿了当家的官吏,用布条封住嘴,推上了马车!如若府门不开,便在大门口放下火,呛得里面的人没法子——这是草原上人们拿火把藏进洞里的野禽熏出来的办法!”

        含钏扬了扬头。

        果然...

        草原来的。

        北疆快马加鞭至北京,预计一个月的时间。

        若是要从四川乔装入京,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至少两个月,向前回溯,两个月前正好是圣人下达西山大营与草原人对决比武的旨意。

        这就是说,圣人下手逼迫曲赋将西山大营的掌控权交出。

        这是助推曲家下定决心要反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于,这队人马为什么要从四川乔装入京?

        含钏抿了抿唇,大约是因为恪王妃许氏的父亲,现任定远侯,正任职四川布政使司。

        “...把人熏出来之后,蒙着脸的那群兵卒只拿了每家在朝中做官的当家人,给他们嘴上绑上了布条,推搡着上了马车。”死士头子埋头道,“在红灯胡同,小的数了数,现已有四辆马车。”

        至少四家人了。

        含钏定了定心神,心里过了一遍——英国公一家还在通州别庄,来人暂时顾不上这家人;徐慨一走,她就让人去左家和尚家报了信,让他们赶紧做好准备,要么在府中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去,要么趁乱搬到不为人知的偏宅去躲着。

        在府中不出去,来人也不敢硬攻。

        曲家只是想扶持老三上位,并不是想北京城血流成河。

        杀官吏,不过头点地,可杀了之后怎么善了?

        若不是被逼到绝境,这群西陲军是不可能对朝廷中人动手的。

        且,若是家家都强攻,这一晚上恐怕也虏不到几个人...

        含钏一颗心稍微定了定。

        刚放下心来没多久,便听见东堂子胡同外“踢踢踏踏”一阵极其整齐的脚步声,隔了一会儿便听见大门被“吨吨吨”三声敲得响亮!

        含钏浑身一凛,目光如利剑般投向黑黢黢雨淅淅的那扇门。

        门房手里握着菜刀,高声道,“来者何人!”

        “开门!宫里出事了!圣人有谕,秦王妃也进宫去!本官奉旨来接王妃!”

        门外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

        咬字不太准,有点北边的意思。

        门房老头儿是含钏从曹府带过来的,老头儿是码头上的老油子,声音尖利,毫不掩饰地桀桀笑起来,“可别放屁了!您这本官,连官话都说不准!一股子黄泥沙味儿!还比不上我从江淮来的老油头呢!”

        门外稍稍安静片刻后,如暴风雨般的砸门声报复一般“咚咚咚”响了起来。

        “开门!不开门,我们就硬闯了!”

        秦王府内,所有人都目光炯炯地看向大门,双手紧紧握住利器,随时准备来一场硬碰硬、刀对刀的绝杀。

        秦王府外,东堂子胡同狭窄逼仄的巷子里,一辆清漆华盖马车尴尬地卡在门口。

        一个蒙着面的将士拱手对着马车,沉声道,“秦王妃不肯开门,您一声令下,众将士便开始攻门了。”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马车中传来回答,将士有些不耐烦地将身子站直了些,加上一句,“王妃,这是王爷的命令,京中的官员府邸都不能见血,唯独秦王府,生擒秦王妃,屠尽府中人...”

        “本宫说了不准吗?”

        马车里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

        许氏举止优雅地下了马车,头戴帷帽,将手轻轻搭在了身旁女使的腕间。

        待站直后,许氏轻轻抬了抬头,透过黑纱一般的帷帽环视一圈,眼神定在了距离秦王府大门五丈远的墙角,眯了眯眼,又若无其事地将眼神移开,“攻吧,扔火球、射箭、扔掷铁球...王爷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吧。”

        将士得令,意气风发地转过身来,胳膊向上猛地一抬!

        就像是进攻的号角一般!

        无数个火球在秦王府外的天空划出数道漂亮的弧线,“砰”地一声砸在了府内的地上!

        秦王府隐没在黑夜中的五十个死士,整齐划一一声“咻”——王府高墙之上顿时立起了十来块刚刚锻造而成的铁盾!五十死士就在铁盾之后,右手统一自腰间拿出一支长长的、小小的东西!

        只听“砰砰砰”数声,府外便顿起一阵沉闷的血肉砸地声!

        含钏后背生出一股不知是惊,还是喜的冷汗!

        是火铳!

        是藏在曹家甲字号库房的火铳!

        五十死士,一人一把!

        一轮完毕后,所有死士都藏在铁盾之后,弯腰更换火铳中的弹药!

        火铳射程不长,故而在战事中使用频率并不高!兼之打完一发,需要人立刻更换弹药!这在争分夺秒的战争里无异于就像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可如今,如今是使用火铳的最好时刻!

        火铳的使用者站在高处,被瞄准的对象就在不远处的巷子里!

        铁盾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更换弹药!

        而火铳造成的伤亡,足够拖延来犯者进攻的步伐!

        怪不得徐慨敢将她一个人留在府中。

        他将五十个死士都留给了她!

        将火铳留给了她!

        徐慨一早便预料到了今夜之犯。

        锻造好的铁盾、备好的火铳、充足的弹药...徐慨默不作声地将秦王府一点一点打造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他孤身入宫,却将她放在了温室之中。

        含钏动了动鼻尖,克制住了眼眶中的泪水。

        此时,不是哭的时候!

        含钏站起身来,在火光弹雨中,扯开嗓子高声道,“我府中数百筐弹药!八百名护卫!能行者便可运送弹药,能站者便可充抵木桩,能动者便可手持利器!就算府中唯余一人可动可行,你们就攻不破秦王府!达不到龃龉目的!颠不倒大魏的大好河山!”

        巷子中,谁也想不到秦王府竟有火铳!竟能将火铳运用到如此地步!

        女子的声音清朗开阔,在这火光血光中,相得益彰。

        许氏立在马车旁,藏在帷帽后的嘴角轻轻勾起,隔了一会儿方朝贴身的女使招招手,压低声音耳语,“...趁乱,趁无人注意,绕到大门后五丈外,拿东西把秦王府墙根下的那个洞封住...”

        许氏的声音急促轻缓,“不要让这群西陲军发现了!快去!”

        推荐:<style>.reend&amp;nbsp;&amp;nbsp;a{font-size:15px;color:#396dd4;padding:0&amp;nbsp;&amp;nbsp;10px}</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