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 402、大资本家
        妖王玄牝珠这种东西,的确不适合一下拿出来太多,暂时收在炼妖壶中是最稳妥的。见华真行将金葫芦揣好,杨老头笑道:“这回你倒是什么都不缺了!”

        华真行苦着脸道:“怎么不缺?我感觉什么都缺,既缺人又缺钱,都快穷得叮当响了!”

        柯孟朝:“你现在是几里国首富,假如连你都哭穷,别人的日子还咋过呀?”

        华真行本人缺钱吗?他什么都不缺。身为几里国的公民,他是这个国家无可争议的首富,身为修士,法宝、丹药、符箓乃至于各种神器都不缺,缺钱的其实是几里国与欢想实业。

        几里国百废正兴,这些就不不必多说了。欢想实业接下来要打造真行邦,华真行得到了这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想让它们发挥最大用处,还要打造很多座碧空洗大阵。

        很多人都有一种疑问,那些大富豪明明已经赚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为什么天天还在绞尽脑汁想赚更多的钱?

        可是站在资本的角度,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增值就是资本最本能的冲动,而且追求的是最大化的、最快速的增值方式,务求控制与垄断所有资源,就像在炼化一个世界!

        这就像一名修士,追求更高境界的修为、更超脱自在的身心状态也是一种本能。但修士的这种本能并不是排他性的,至少还可以做到独善其身,但资本的本能却必然是排他性的。

        资本需要占据资源、占据市场、剥削劳动力、用种种手段挤压与吞并竞争对手不断扩张。

        华真行是一名修士,他可以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成为与自己一样的修士,比如通过推广养元术,就看每个人的天赋与努力程度。

        可是华真行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成为他这样的大资本家。众人的天赋再高、再努力也不行,因为这个模式就注定了只有少数人才能成功。

        华真行不喜欢这样的成功定义,三位老人家也都不喜欢。可是华真行拥有风自宾的身份,若从个人角度说他已经很富有,但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缺钱。

        这并不是大资本家的冲动,而是他需要调集更多的资源去打造一个理想的世界,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他已能完全能理解世上的很多现象,也能理解如今的罗柴德这类人。

        难道可以去告诉罗柴德,你已经足够有钱了,不必再想着赚更多的钱吗?假如是那样,罗柴德亲手建立的金融帝国,只会被他的同类挤垮与吞并,造就另一个更成功的“罗柴德”。

        罗柴德勋爵已经不再是罗医生,哪怕他收购与控制了奥海姆医药集团,也不再亲自研制药物、治疗病患,甚至不再经营任何具体的产业,他是一个金融资本家,只是在玩增值的游戏。

        从医药本身的功效来看,所追求的目标无非有两个,同样的疗效追求最小的代价,同样的代价追求最佳的疗效。

        可是现实中的医药项目,资本投入的目的只有一个——谁最挣钱。其目的绝不是以最小的代价、最佳的疗效去治疗病患,而是在每一位病患身上尽量压榨出更多的利润。

        你可以说它不道德,而这恰恰是资本的天性。

        罗柴德也是一位大慈善家,世上很多大资本家同时都是大慈善家。除去很多为了避税而转移资产的行为,也有人是在真正做慈善。

        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停止贪婪是不可能的,停止剥削和压榨是不可能的,他们在做什么样的事情,每个人都心如明镜。这时的慈善行为,就成了个人价值的一种补偿,至少是心理上的补偿。

        华真行又不禁想起了洛克。洛克和罗柴德,都经历过生死之间最残酷的大考验,这种人怎么可能活得不明白,他们都已经大彻大悟,只是彻悟的方式不同,而后追求的目标也不太一样。

        华真行不可能指望每一个人都成为洛福根,这世上更多的人还是罗柴德。举目望去,这还是一个资本世界,所以华真行也必须将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看得更透彻。

        华真行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推广养元术,当然也是在给他的各种项目培养合格的人才,但其本质目的,还是在完善每一个人的身心状态。

        打造碧空洗大阵,当然也是在给春容丹的产能扩张做准备,但其本质,这样的开放式大型法阵,就是在改善人居环境。

        至于炼制春容丹,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让这世界上一半的人青春常驻。那么另一半呢?可以去练养元术啊!只要养元术修为达到六级水平,就相当于服用了全部功效的九盒春容丹。

        华真行没有把欢想实业当成一个投资项目来做,从来都没有,三位老人家将那么多资源都交给了他、还帮了那么多忙,也不是为了这个目的。

        但是另一方面,欢想实业又必须是一个成功的投资项目,他才有资本去实现真正的目的。

        华真行是这个资本世界中的异类,异类总是会受到排斥与攻击。而他现在的力量还很渺小,所以要有很好的伪装与掩饰,尽量不引人注意,或者说不引起敌意。

        所以风自宾这个大资本家的身份是必须的,不仅要有,还要努力做到最好。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那么也要精通与掌握敌人的武器,熟悉与了解对方的手段与规则。

        华真行处置了壶中世界的收获,在三个老头面前哭了一番穷,又以大资本家的身份来了一番感叹,而三位老人家已经带着东西走了。

        竹亭外的雨停了,华真行又返回了炼妖壶中。先前的壶中世界,他炼化了多大一片区域?不多不少,就是其本人容身的那么一片空间,连形状都跟他的身形一样。

        想当初系统任务让他炼制纯金,要求是与他自己等体的数量。如今他炼化炼妖壶,还真的祭炼出了一个等体空间,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在这个空间内是允许生机存在的。

        墨大爷进来带走了所有的妖王遗骸,并没有干别的,但是杨老头也祭炼了一片空间,形状就是杂货铺。怎么形容呢,看上去就像把杂货铺搬进来又挪走了,原地却留下了一片可容纳生机的空间。

        华真行祭炼的空间就在“后院的荔枝树下”,杨老头帮他又往外扩充了一番。这一片空间华真行也需要重新祭炼,但比直接祭炼壶中世界要简单多了。

        华真行估算,以他目前的修为想彻底炼化壶中世界,得需要上万年!他当然不可能这么做,最佳的选择是提高自己的修为,而非一味花时间去慢慢磨。

        杨老头进来一趟,就祭炼了杂货铺那么大的空间,假如华真行将来有杨老头的本事,平日抽空炼化壶中世界,恐怕也用不了几年吧?

        如今的炼妖壶,对华真行来说就是一件特殊的空间神器,比普通的空间神器使用起来更费劲,受到的限制也更多。

        目前合适存取物品的空间,也就是杂货铺的大小。其他的地方虽然也能放东西,但会被磨灭生机,种子一类的物品就不行了,收存春容丹估计也不合适。

        假如华真行愿意,也可以搬运一些建筑材料进来,在壶中世界造一个杂货铺,或者按照自己的意愿建一个小院,空间杨老头已经帮忙祭炼好了。

        华真行站在这片空间中,展开神念观望死寂的壶中世界,杨老头难道是让自己在这里也打造一个杂货铺,然后在祭炼的过程中,再造一个非索港吗?他不禁被这个念头逗笑了,完全没这个必要。

        从壶中世界出来,华真行的元神忽有反应,“欢想国任务系统”又给他发布了两个新任务——

        任务十七:将养元术大成功诀传授司马值,让司马值以碧空洗大阵炼制春容丹,暂不使用妖王玄牝珠。

        任务奖励:养元术教研任务完结。

        任务十八:将妖王玄牝珠置入碧空洗大阵,让曼曼借助大阵炼制春容丹。

        任务奖励:春容丹研制任务完结。

        华真行很惊讶,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从个人角度,他已经实现了曾经梦想中的成就。

        莫名出现的系统,迄今为止除了给他颁布了十六个分步任务,其实还有两个一直存在的、带进度条的长期任务,就是养元术教研任务与春容丹研制任务。

        将养元术大成功诀传给司马值,让司马值能利用现在的碧空洗大阵炼制出春容丹,就证明司马值已经达到了养元术的大成境界,而且这就是华真行设想的高级养元术大师的考核标准。

        可是华真行并没有将养元术修炼到尽头,他本人也仅仅只是一名六境修士,怎么养元术教研任务就完结了呢?

        如今他已然明白,任何一门法决达到大成修为后,每个人修炼与感悟的情况都不一样,继续破关精进的机缘都是独特的,师长能做的只是境界上的点拨与机缘上的点化。

        到了这等境界,就不可能再有什么统一的教材,也不可能再搞什么大规模的集中培训班了。华真行总结的所谓大成功诀,其实只是一种应用方式。

        到了这一刻,华真行才可称养元术的开创者,而养元术也成为了一套完整的修炼秘诀。

        当初的养元术是杨老头教他的,他一边修炼一边总结,一边教授他人,还不能完全算他自己开创的秘法。

        杨特红没有修炼养元术,因为他老人家早已菁华诀大成,所以才让华真行去尝试,能否成功并不完全在于法决本身,还在于华真行的修证。

        直到今天,养元术才真正成为一门完整的传承,已经不再依赖杨特红所授,而是华真行本人的修证总结,所以养元术教研任务已可完结。

        养元术的修为境界究竟能有多高,将来就要看华真行自己了,还有那些同样以养元术为修为根基的学员与导师们。

        那么春容丹研制任务怎么也完结了呢?需要注意系统任务的要求,将妖王玄牝珠置入碧空洗大阵,让尚未有大成修为的曼曼去炼制春容丹,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炼制春容丹的所有步骤,在华真行所建立的体系内都能够独立完成了,完全摆脱了对九转紫金炉大阵的依赖。

        碧空洗大阵就是他主持建造的,曼曼的养元术就是他教的,从原材料的生产与采制,到最终的成丹工艺,华真行本人所打造的这个体系都可以完成了,所以春容丹研制任务也可完结。

        接下来要做的,无非就是生产中的各个环节如何改进与优化,尽量降低生产成本与工艺要求,那就是春容丹中心未来要负责的工作。

        最新的两个系统任务,是华真行正要去做的事情,也是他已经可以做到的事情。这是一段历史的总结,意味着他的梦想可以成真,且已经成真——

        他真的开创出了可以在普通人中推广的养元术,他真的研制出了可以大规模量产的春容丹!梦中那个未来欢想国种种愿景,都是建立在这两者成功的基础上。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