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 400、小财迷
        假如未得神器传承,就像丁奇那样利用独门秘法勉强开个后门,也发现不了葫中世界还有这些玄牝珠,更别提把它们拿出来了。

        华真行倒是能把它们拿出来,但炼妖葫毕竟不是空间神器,洞天内外的搬运之功对修为法力要求也极高,所以他每次只能勉强取出一枚,里面还有很多。

        所谓很多,要看是什么东西,九十九枚玄牝珠,这已经超出正常的概念了,自古以来好像就没听说过有谁一下子能搞到这么多,所以华真行来了一句“遍地都是”。

        华真行取出一枚后里面还有九十八枚,杨老头却骂他不识数。华真行则暗暗咂舌,杨老头一次就把这九十八枚全带来了,仅看这一手修为,他是也望尘莫及啊。

        “九十九枚玄牝珠,难道这还少吗?”华真行感觉自己的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了。

        还是墨大爷说话厚道:“确实很多了,简直闻所未闻!”

        华真行:“怎么会有这么多?”

        墨尚同解释道:“你所得传承并不完整,除了神魂烙印,还有正一祖师的御神之念。炼妖葫是上古帝君打造,但镇妖塔可是正一祖师建的。

        那批人当年镇压的妖邪无算,也并非是正一祖师一人之功,而是整个昆仑修行界两代高人,将为祸天下的妖邪几乎尽数镇压。

        散行戒,缘起于彭泽令禁绝淫祠野祀,但当年变乱所及很广,很多事发生在那很久之后了。我估计只有脱胎换骨以上的妖修,才会被收入炼妖葫中,以镇妖塔去磨灭生机。”

        脱胎换骨修为的妖修,那就是八境啊!华真行现在是有几把刷子了,可是碰到一位八境妖王,假如不是在自家大阵中,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跑得掉?

        柯孟朝皱眉道:“千年前正一祖师等人镇压的妖邪,比葫中这些只多不少,昆仑人尽皆知。可是黄子山镇妖塔之事,却未见丝毫记载,至少我们都没听说过。”

        杨特红:“这种事情怎能记于典籍?假如传出半点风声,难免会有人起别样心思、有所图谋,当是绝对隐秘。

        黄子山就在芜城境内,千年来正一门估计也有看守之责,可能只有历代掌门知晓此秘,无动静就不必声张。直至数十年前,此事终于了结。

        丁老师将金葫芦送给小华,看似是他自作主张,但正一门有可能不知情吗?假如不是通过正一门之手,他有可能送出来吗?”

        华真行一头雾水:“为什么要把这些妖王收到炼妖葫中镇压,而不是直接斩杀了它们?”

        杨老头有些出神:“如此滔天杀业,没有一人可轻易承受。陨落于当时天下变乱的高手,不仅是这些妖王,人间修士更多。

        当年为定散行戒,正一祖师召集天下修士当场自决恩怨,也不知殒落了多少大修,至今回想起来,仍令人胆寒啊。”

        华真行:“直接斩杀那些妖王,不比抓住它们送进炼妖葫更简单吗?”

        杨特红摇了摇头:“很多妖王应该是自愿进去的,按帝君手段,可能是给了它们两个选择,要么被镇压入炼妖葫中,要么就被斩杀当场。

        这炼妖葫中不仅有八境妖王,还有不少已突破九境、堪称不死不灭之妖修。想斩灭这种大修很麻烦,而炼妖葫中生机灭绝,想夺舍都找不到对象,这是逼得它们自斩啊。

        这等大妖自恃神通广大,皆是桀骜不逊之辈,被收入炼妖葫还能保留一线生机,以待脱困或被人解救。

        结果正一祖师更狠,居然又打造了镇妖塔,以千年岁月磨灭生机,生机不灭而镇妖塔不毁……这些也是我的推测,无法断定具体的细节。”

        听了这番解释,华真行才勉强能够接受。他本人这三年来每年干掉一位大神术师,约高乐都直呼太“费人”,炼妖壶中留下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又是怎样的情景?

        这肯定不是某一地之事、某一人之功,千年之前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才逼得众高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动用了如此雷霆手段?

        华真行本能地又想起了当初的非索港和几里国,这就相当于新联盟清扫各大黑恶势力、建立新秩序吧……以他的认知,这倒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

        墨尚同又问道:“小华,葫中的御神之念应是正一祖师所留,他称东华为师尊吗?”

        所谓御神之念,不是面对面直接发送的神念,而是留在某个时空中给后人的信息。

        这些信息往往并非语言文字,因为语言文字总会有变化甚至可能失传,大多就是直接的意念,再化为每个接受者所能理解的意思。

        华真行想了想才答道:“好像并没有师尊的意思,只是先生或前辈一类的含义。”

        墨尚同点了点头:“那就能对得上了。”

        杨特红接着方才的话题道:“那些妖王被收进炼妖葫时,应该皆被封禁了神通变化,退藏元神于玄牝珠中以待转机。我估计九境大妖最终都自斩而去,而那些八境妖王,则是生生被磨灭了生机。”

        华真行又想到了什么,提醒道:“葫中世界还有很多东西!”

        杨特红:“我看见了,无非是天材地宝而已,你本人用不上,也不必贪心”

        葫中有八境妖王的遗骸,还有不少九境妖修的原身,那可是举世难得的天材地宝,甚至是打造神器的材料。华真行知晓这些玄牝珠的来历后,也立时想到了这茬,不禁很是激动。

        柯夫子笑道:“小华呀,假如你对天材地宝感兴趣,就不说我和你墨大爷了,仅仅是老杨这些年攒的身家,也足够你本人取用了。切勿沉迷宝物,误了自身修行。”

        墨尚同也说道:“外物毕竟是外物,九转紫金炉大阵你都没有搞明白呢,亲手打造的碧空洗大阵更是如此。东西再好,贪得无益。”

        这倒是实话,甚至是一盆凉水。对华真行而言,天材地宝再多又有何用?从小在杂货铺长大的他,缺这种东西吗?

        九转紫金炉大阵就是以九口神器丹炉布成,他虽得到了阵法传承,但还没有彻底玩转其妙用呢,首先是因为修为不足。

        所谓天材地宝,通常是打造各种法器的材料。就算有再多这种东西,他也不可能用无穷的精力去祭炼,有那工夫还不如用心琢磨自家的神隐枪与扶风盘。

        就连新近得到的这个金葫芦,以华真行目前的修为,想初步祭炼完成,估算一下恐怕得几千上万年吧!

        所以就算葫中世界有再多多天材地宝,哪怕其中还有不少打造神器的材料,对他本人来说也没有太大意义。他如今也没本事打造神器,就算将来有那个本事,也未必能打造成功。

        有朝一日他真正有了不可思议的修为境界,反倒也不必太过借重外物了。这一点可以看看墨大爷,他老人家平日随手削竹木为器,今天是头一回揍他,才难得挥出一根神器拄杖。

        华真行多少也能明白,并非拄杖为神器,墨大爷才随身携带,恐怕此物原本就是墨大爷的拄杖,拿在手中久了已被炼化为神器。此为因人成器,而非因器成人。

        华真行转念一想,又说道:“就算我自己用不上,可它们将来也有大用啊!假如碧空洗大阵的妙用符合预期,几百年后想让春容丹行销全世界,还不得打造上百座碧空洗大阵?”

        一座碧空洗大阵,就算有大阵修士坐镇,且日夜不休炼制春容丹,极限年产能也不到三万盒。而在华真行那个梦里,五百年后的世界,春容丹的年产能接近三百万盒。

        那样就需要上百座碧空洗大阵了,他一个人干不了这活,可以带着大家一起干,但布阵所需的各种天材地宝上哪儿去弄?现在不就是解决了一批嘛!

        华真行可真敢想,上百座碧空洗大阵,要解决的问题绝不仅是布阵材料,那只是最基本的前提,更重要的是其他各种人力、物力的巨大投入。

        就算华真行目前不缺天材地宝、养元谷也不缺人手,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布成第二座碧空洗大阵。

        此等大阵,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布置的。目前的碧空洗大阵,是依托北洛河流域改造工程、结合了洛福根水电站的建设,绝非仅靠养元谷中的这批修士就能搞出来的。

        假如是百座大阵,不说别的,华真行如今买下的地域,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合适的地方,哪怕整个几里国境内都远远找不到,更别提打造时的各种投入了。

        就算能打造成功,养元谷有那么多高手可用吗?就算人手足够,又怎么解决春容丹的原材料供应问题?这一点都不现实,听上去完全就是一种妄想!

        可华真行偏偏就这么想了,因为他的规划是以百年计,甚至是以五百年计的。更关键的是,他也正在这么做。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首先要有一个远景蓝图,人们才会知道现在做的事是为了什么、在朝哪个方向努力、是否正处于接近目标的过程中。

        对话真行而言,更注重“谋其未兆、治其未病”的道理,无论未来的理想有多远大,就从眼能做到事情做起,将能做到事情都尽量做好。

        至少他已经成功打造了第一座碧空洗大阵,有了第一座,就可以有第二座与更多座。

        柯夫子这回没有泼冷水了,反而点头道:“这倒也是!前辈留此物于人间的用意,或许就是如此。这等事不少人都会妄想,但只有你这等人才能真的做到。

        假如这炼妖壶的东西落在别人手中,无非是藏器阁中珍宝,又或变成修士随身的法器,却不知君子藏器所为何,终究无裨世事。”

        华真行虽已有大成修为,但心态跟三位老人家还是不一样,他正发愁欢想实业的钱不够花,养元谷的人力、物力资源太薄弱。

        如今拿到了炼妖葫这种好东西,难免一副小财迷像,不可能像三个老头那样淡定,他又指着上空漂浮的玄牝珠道:“这些东西呢?”

        墨尚同居然笑了:“你还真能用得上,正可拿去布置碧空洗大阵。”

        墨大爷给了他一道神念,与阵法和器法都有关,以华真行取出的第一枚玄牝珠为例,告诉他怎么改进与布置碧空洗大阵。

        那是一枚九境妖修留下的玄牝珠,也是打造神器的材料之一,但华真行没有必要去耗费无穷精力以之祭炼神器,更何况他还没有那个本事,直接拿来用就行。

        将之布置于碧空洗大阵中,就当成大阵中枢碧空亭的亭顶之珠,可以发挥两种妙用,其一是增添大阵的防护手段。

        原先的碧空洗大阵的防护手段主要是春雨剑阵,而这枚玄牝珠则是一名水族大妖所遗,布阵成功后即可增强春雨剑阵的威力,更有其他的神通变化。

        其神通究竟有多玄妙,既要看主持法阵者的修为,也要看布置阵法者的手段。华真行倒可以慢慢来,先布置成功了再说,然后再一步步改进完善。

        碧空洗大阵本就模拟了九转紫金炉大阵的很多妙用,所以墨尚同教他的布阵手法,与九转紫金炉大阵也有相通之处。

        假如将碧空洗大阵就视为九转紫金炉大阵,那么就将玄牝珠视为风环扇上的九转紫金丹,而碧空洗就相当于那柄风环扇……华真行立时就明白了。

        “难道这些玄牝珠,比九转紫金丹还要珍贵吗?”这是华真行的最新疑惑。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