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 399、下雨天打孩子
        这根藤条太眼熟了,就是杨老头从小教育他的工具,华真行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尽量一扭身让过屁股,同时伸手去格挡。

        突破大成修为之后,他的本事确实大了很多,以前都是挡不住也躲不开的,此刻居然把屁股给让过去了,被藤条结结实实抽在右手小臂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杨老头喝骂道:“东华炼妖葫,你也敢往里钻?不知天高地厚!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这记吃不记打的熊孩子!”

        假如是普通的藤条打在身上,对现在的华真行来说跟挠痒痒也没啥区别。但这根藤条可不同,不仅抽得他生疼,就连正要施展的法术都给打断了。

        这里是养元谷洞天,洞天依托扶风盘大阵而建,而华真行就是扶风盘这件神器之主,在养元谷洞天中,他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结果还是让杨老头给抽了。

        依托养元谷大阵,在洞天笼罩的范围内,突破大成后的华真行已可任意穿行,只要神念所及,下一瞬间就能出现在那个地方,勉强算得上一种瞬移了。

        这需要先沟连大阵催动扶风盘妙用,他方才见势不妙想开溜,正欲施展的就是这种手段,谁还能在这里打中扶风盘之主?

        可这世上还真有不信邪的,杨特红就办到了,谁叫他老人家此刻也在扶风盘大阵之中呢。还手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华真行也不能干站着挨揍。

        柯夫子曾教过他“小受大走”的道理,既然无法穿行大阵空间,凭借身法冲出去就是了,只要施法不再被杨老头打断,他下一刻仍然可以瞬移跑掉,等杨老头消气了再说。

        杨老头这边不行,他旋身企图从柯夫子那边绕过去,步伐极其灵活,身形快的就像一道幻影。柯孟朝不愧是夫子,他不像杨老头那么激动跳脱,只是脸色微微一沉,已经扬起了手。

        柯夫子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根戒尺,华真行再想躲都来不及了,被戒尺啪的一声正打在脑门上,虽然没有受伤,但也是形神震动、眼前金星乱冒。

        柯夫子低喝道:“君子闻过则喜,你怕什么?”

        华真行怎能不怕,杨老头的藤条他还用手挡了一下,而柯夫子的戒尺根本连挡都没法挡,他等于是自己把脑门送过去的。

        杨老头的藤条、柯夫子的戒尺,华真行从小可没少领教,如今已知它们都是如假包换的神器,他居然是被神器揍大的,说出去谁信啊?

        华真行也是相当了得,已挨了神器两击,居然还能抱头转向,冲向了墨大爷站定的方位,企图从杨特红和墨尚同之间蹿出去。

        墨尚同平日不苟言笑,令人感觉不好亲近。但华真行却很清楚,墨大爷的脾气最为敦厚,小时候调皮捣蛋虽也受其训斥,但墨大爷却从来没有动手揍过他。

        墨大爷是个手艺人,好像各种日用器皿都会制作、什么东西都会修、什么工具都会用,但却从来未见过他老人家动用过法器,估计也没有藤条、戒尺这种吓人的东西吧?

        可惜华真行想错了,只见墨大爷伸手一顿,一根拄杖亦凭空出现,淡然道:“错了就要面对,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根拄杖看上去就是剥了皮的树棍,有鸡蛋粗细,似是已被盘玩很多年,表面就像已盘出明黄色的包浆,只有齐肩长短。

        墨大爷将它在手中挽了个棍花,精通五式棍击术的华真行甚至看不清他老人家是怎么发招的,拄杖抡起来就打在他的左肩上。

        没有发出声响,好似也没有练家子那种劲力,墨大爷举重若轻,这根棍子碰到肩膀时是轻飘飘的,华真行感觉甚至没打实。

        拄杖打中的好像不是肩膀,而是他的形神,他仿佛被一座看不见的山给压住了,就连神气法力都运转不畅,别提施展身法开溜了,向后一屁股又坐回了小板凳上。

        墨大爷的拄杖如影随形,始终就搭在他的肩上没有离开,那座无形的山也等于始终在压着。华真行这才注意到,亭外的养元谷不是何时已下起了小雨。

        这一系列变故说起来有点复杂,其实也就在眨眼间,以华真行的大成修为、这么灵巧的身手,扭个屁股再转身接着变个向,又能用多长时间呢?

        坐在小板凳上起不了身,杨老头的藤条和柯夫子的戒尺又再度扬起,华真行只能哀叹,被三位这样的高人围住了抡着三件神器混合揍,别说是他了,孙悟空来了也顶不住啊!

        “你们快看这是什么!”

        急中生智的华真行飞快第从葫芦里倒出来一件东西,看姿势反正是从葫芦里倒出来的,但是葫芦那么小巧,而此物看上去比葫芦还大一圈,吸引了三个老头的注意。

        华真行嫌说话的速度太慢,发送的是神念。又是啪啪两声,藤条和戒尺还是打中了,但三个老头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暂时收了手,也收起了吓人的家伙。

        华真行手中的东西,看形状和色泽很像一枚五气丹,却在透明与半透明之间变换不定,因为其色泽如气韵流动,在动态中构成了圆珠的形状,给人虚幻不实之感。

        华真行扭了扭肩膀和脖子,暗运法力舒缓形神,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感觉就像那天说的大成妖丹玄牝珠。”

        大年初三那天,华真行突破大成修为,三个老头都在杂货铺,曼曼也来了,午饭时做了一桌菜喝酒庆祝,聊了很多事情,从狓兽麒麟聊到了妖物修行,也提到了妖丹。

        所谓妖丹,并不能以普通人的常识去理解,并非妖物的肚子里真有一颗玄丹,但也不能说没有,它是妖物假形修炼的一种特征。

        所谓假形修炼,通常是指化为人形,自古志怪文学中有很多这样的描写。假形只是化为人形而已,并非真正的修成了人身,其原身还是各类妖物。

        通常四境妖修才有这等手段,假形修炼不是一种简单的法术,也不是幻象。比如华真行的幻形神术,也可以给自己变一个样子,但与妖物的假形不同。

        如果是一种简单的术法,也不可能经年累月持续不断地施展,那样别说是一位四境妖修了,就连华真行也顶不住啊。

        原身之外的神气法力所凝,就是妖丹,原身变化人形倚仗的亦是妖丹,这是一种妖物特有的神通。

        所以并不是说妖怪肚子里有颗内丹,妖丹与形神一体,就是一种修为境界,宛若丹道所言的元神与元气相合。

        变化人形的妖物,平日便以人形处世修炼,并不需要消耗神气法力维持这种变化,所以常人很难分辨。

        但是妖丹也可凝聚成形,甚至祭炼成本命法宝。比如很的志怪传说中描述,狐狸精口中吐出一道白光,对着月亮化为滴溜溜的圆珠,而大美女变成了一只毛狐狸。

        失去妖丹的妖修,相等于修为受损,就会被打回原身,失去妖物特有的变化之能。妖丹合于形神是无形的,当成本命法宝祭出来的时候,才是近似显形。

        有喜欢抬杠的可能又要问了,妖物能化为人形,那么人就不能化为妖形吗?比如大活人变成一匹马可以飞奔,变成一只鹰可以飞翔……

        华真行就是这个喜欢抬杠的孩子,他当时在酒桌上就问了,结果还真有这样的上古法诀。

        华真行修炼的养元术传承自上古菁华诀,而在菁华诀出现的年代,也有上古修士修炼另一门法诀,名为吞形诀。

        吞形之妙,在于体察万物生灵之变,可模拟种种妖修的本命神通,据说修到高深境界,还可以化为各种妖物的原身之形,从而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

        当时曼曼又问了,妖物假形修炼需要凝炼妖丹,那么人假借妖形,难道要凝炼人丹吗?凝炼妖丹方便,通常只有假借人形这么一种情况,而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妖修,那得凝炼多少种人丹啊?

        三个老头都被她逗乐了,各自开口解释了一番。

        吞形诀确实有这个弊端,有各种不同的吞形之法,比如吞虎之形与吞马之形便有区别,需要分别去修炼。至于各种吞形之法,可以神念师传。

        曼曼继续追问,既有神念师传,那必须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师父掌握了,二是师父也有大成修为。那么一代代往上追,总有个源头吧,最早的吞形之法是怎么来的?

        答案当然是高人自悟自创,很可能源自某种突发奇想,就像华真行起初问的那个问题。其实就算吞形之法可得自师传,也最好能借助一样东西领悟,就是玄牝珠。

        所谓玄牝珠,就是大成妖丹,听着好凶残啊!而后世吞形诀渐渐不再显传,因为秘法修炼的体系越来越完备、越精妙,用不着这种繁琐却有很大缺陷的方式。

        修炼吞形诀的限制条件太多,其实用处也不大,各种妖物的神通,其实也敌不过修士高明的术法手段,况且它在提升修为境界方面并无太大帮助。

        华真行这才知道了什么是玄牝珠,但是想得到这种东西可太难了。大成妖物不可能将这种本命精华凝聚成形再给别人,至于杀妖取丹,很多情况下更是想都别想。

        普通的妖物若是被斩,妖丹是留不下来的,随形神齐消,大成妖修被斩的情况也是一样的,甚至可以通过自爆玄牝珠的方式来个同归于尽。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有一丝可能得到玄牝珠。其一是有大成妖修将玄牝珠当本命法宝祭出攻敌,这时瞬间斩灭其原身,而玄牝珠未及收回形神。

        这样的玄牝珠,也会随着大成妖修被斩而化为精气散去,所以还需要立刻以神念封禁,并以特殊的手法祭炼成形,方可保存下来。

        玄牝珠有什么用?这就很难说了,它本身就是一种特别法宝,假如融入法器,其妙用可具备该妖修的本命神通。

        还有一种方法可以得到玄牝珠,那就是妖修自愿将玄牝珠留下,至于原因就很难讲了,而且只有妖王以上的修为才能办到。

        所谓妖王,是指八境以上的妖修。八境修为已脱胎换骨,其实是超脱族类了,他们不仅仅是假借人身修行,甚至可以化为真正的人身,此时的玄牝珠,又蕴含了原身的神通玄妙。

        假如妖王被斩杀,元神可退藏于玄牝珠中,这就等于将玄牝珠留存于世了,也等于给自己留下了一线生机。

        假如有人得到这样的玄牝珠,可千万要小心,未必是福缘也可能是凶祸,持之者很可能受到妖物元神的蛊惑,甚至被其直接夺舍。

        至于华真行取出的玄牝珠,当然并无妖物元神退藏,因为它来自一个生机灭尽的世界,就算其中当初含有妖休残魂,如今也早就磨灭无存。

        杨老头伸手把这枚玄牝珠接了过去,皱眉道:“还真是玄牝珠,葫中世界拣来的吗?你可真胆大,这东西你也敢随便乱拣!”

        玄牝珠一到杨老头手中,立刻就消失不见了,其实它还在,只是普通人看不见。华真行方才是用类似御器的手法激发才令其显形,此刻虽不显形,但以神念却可查知。

        华真行陪笑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葫中世界已生机绝灭,假如它是玄牝珠,当然也没有什么凶险,我就是拿出来一枚让您老掌掌眼。

        就算有问题,区区妖物残神,还能在您几位面前翻出什么小浪花吗?我刚才在葫中世界,可没有随便动这些东西。”

        杨特红:“还算你有分寸!这些东西?难道里面还有吗?”

        华真行:“还有老多呢,遍地都是!”

        “葫芦给我!”杨特红一把拿过金葫芦,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就见一只小巧的金葫芦悬停在他老人家刚才手握的位置。

        柯夫子哼了一声:“刚教育孩子,怎可擅入东华炼妖葫?结果一转眼,自己就莽进去了!”

        墨尚同:“已从小华这里得到神器传承,清楚了里面的状况,小华都能出入无恙,老杨当然也没问题,这不算莽……”

        华真行:“杨总动作太快了,我还有话没问完呢。”

        柯孟朝:“你还有什么问题,问我也一样。”

        华真行:“东华先生镇压妖邪,那是一千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杨总说东华曾为其师、指点过他修炼菁华诀,也算是我的祖师……那么杨总究竟多大岁数了?”

        两位老人家对视一眼,柯孟朝笑道:“谁说千年之前的古人,就不能指点今人?其实说起来,你刚才也算是得到了东华先生的指点,否则怎能得到炼妖葫传承?”

        华真行:“哦,这样也行啊?确实是这个道理!”

        墨尚同又补充道:“你已是大成修士,这种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定风潭的镇山瑞兽墨麒麟,还是千年前创派祖师白子旺的坐骑呢,司马值也见过它。”

        两个老头肯定没撒谎,但也没说某些话,可惜华真行还嫩,此刻并没有听出来。

        华真行方才进炼妖葫大概待了一个时辰,而杨老头只进去了几分钟,身形便突然又出现在刚才站立之地,还是手握金葫芦的姿势,仿佛根本就没离开过。

        杨特红出来之后左手一挥,亭中三人的上空就出现了一片玄牝珠,各具神彩宛若星辰,他老人家却扭头呵斥华真行道:“你不识数啊?什么遍地都是,总共只有九十九枚!”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